•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八章海德拉(上)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09:2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突击!”斯乃德笔直的站在坦克指挥塔上咆哮着,他带领着自己仅存的十三辆坦克冲进了那团浓密的烟雾中,在那层浓雾后面是四十辆强大的法国坦克。

    在冲进那片雾墙的瞬间斯乃德的心底浮现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刺鼻的浓烟,火光,金属的撞击,士兵的哀号,眼前一幕幕景象让他感到如此的陌生又是如此的熟悉。他突然觉得现在的情景好像以前曾经经历过,他曾经参加过相似的战斗,在祖父的怀中,在那泛黄的书页上,在他的梦里。

    一百名日尔曼武士身批着外罩兽皮的铠甲,挥舞着锋利的大剑和沉重的战斧咆哮着扑向罗马重装步兵的千人方阵,在他们身后是部落里正在撤退的老弱妇孺。为了自己的家人和族群,战士们义无反顾,每个人心底只有一个念头,在自己倒下之前必须要让敌人流下更多的血。斯乃德和他们在一起,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当罗马制式短剑刺入身体时那刹那间的安详与宁静。

    五百名日尔曼骑士跨着他们的战马,穿着坚硬冰冷的铁甲挥舞着骑士重剑挺着长矛咆哮着冲锋,雪白的批风上黑色的十字架随风飘扬,在他们面前是两万***精锐骑兵,身后则是耶路撒冷残破的城墙。为了骑士的光荣,为了守护那些他们必须守护的东西,日尔曼骑士们毫不迟疑的迎着死神突击,斯乃德和他们在一起,为了信仰而浴血奋战,只到被一柄镶嵌着华贵宝石的波斯弯刀斩于马下。

    斯乃德心中的热血开始沸腾,犹如他的祖先们,他身上流倘着的是相同的刚烈勇武的血液,他不会退缩,为了战士的荣誉,为了伟大的祖国,他就像他的祖先们一样,冷笑着向着死神冲锋。

    “长官!我们终于赶到了,前锋部队来报告,现法国装甲部队,我们的那个连还在战斗!”道根从他的机电员座位上回过头来大声的报告到,他的声音里充满着兴奋与欣慰。

    “喔?是吗?”徐峻慢慢的睁开双眼,非常没有风度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息。

    “把通讯接过来,我要跟卡斯乃特说话。”德国元坐在坦克狭小的车长席上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伸着懒腰:“这一觉睡得真舒服啊!”

    徐峻现在现了一个不但可以泄自己精神上的压力还能顺便活跃大脑活动的好办法,这位德国年轻的元狂热的迷恋上了坐坦克。坦克那种密闭的环境,轰鸣的动机,浓郁的机油味,甚至在行驶时车体沉稳的颤抖,都让徐峻感到了一种家的感觉,熟悉而又亲切以及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更让他的那些部下们感到无法理解的是,在那个能把他们全身骨头都抖散的钢铁怪物里,自己那位年轻的主宰者竟然能够安然的入睡,这让他们不得不再次对这位长官的特异资质赞叹不已。

    自从徐峻觉坦克的好处之后,统帅部给元准备的那些豪华重型轿车几乎处于半下岗状态,只要不是赶时间,这位德国元拒绝乘坐坦克之外的交通工具。对于元突然产生的奇怪爱好,没有人对此表示反对,甚至还有大批军官对此表示了非常的欢迎,其中包括徐峻的席副官汉斯准将.对于汉斯来说,元挑选了一种最让他放心的交通工具。说起来好像的确是这样,对于徐峻这种已经被暗算过好几回的人,没有比坦克更安全的交通工具了。徐峻的副官团对此全体举双手表示赞同,虽然汉斯他们到现在还没有适应乘坐这种夸张的车辆。

    而统帅部的那些古板的元帅将军们也奇迹般的没有表示任何的反对。在他们眼里,徐峻先是所有军人的表率,是军人中的军人,随后才是一个元。而对于一个功勋卓著的德国元帅来说没有比一辆威风凛凛的坦克更合适的坐架了。6军总司令冯。布劳希奇元帅还表示要不是他们几个的老骨头实在是再也颠不起了的话,他们早就想每人搞一辆上街拉风去了,也不知道这老家伙到底是说真的还是想借机拍拍马屁凑凑近乎,不过看老东西那一脸的奸笑,徐峻感觉后者可能性居多。

    “卡斯乃特少校,我是莱茵哈特。”徐峻戴上了他的耳机把话筒拉到了嘴边。

    “立即报告前方情况。”

    “遵命,阁下。” 卡斯乃特大声的在耳机里报告到:“前方现法国坦克群,数量在四十辆之上。战场上烟雾很大,但是我们还是能够分辨出那一定就是法国装甲团的主力。我们的那个坦克连正在与法国坦克展开近战,他们已经冲进对方的阵型。现在我们还不清楚他们的损失情况,我正在尽力联系他们。请求指示。”

    “立即动攻击!必须把那些法国坦克全部歼灭,绝对不能让他们逃掉一辆。你带领的前锋立即向敌侧翼迂回过去。”徐峻淡淡的命令到。

    “遵命,阁下。不过那个坦克连怎么办,是否让他们先脱离战斗撤回来。”

    “绝对不能这样做!你想让他们在法国人面前暴露自己脆弱的尾部吗?”徐峻的声音高昂起来,他大声的命令到。“联系上他们后,让他们全力突击,穿透法国人的坦克阵型,从法国人的背后脱离战场。剩下的就是我们的表演了。”

    “遵命,阁下。”

    “给我接古德里安将军。”徐峻对着道根命令到。

    “遵命,长官。”道根快的操作着电台。

    “联系上了,长官。”

    “很好。”徐峻拨动了耳机电线上的通讯器开关。

    “古德里安将军,我是莱茵哈特。”

    “元阁下,我是古德里安,请求指示。”古德里安大声的回答到。

    “哎呀,哎呀,我的中将阁下,你就不能放松一点。”徐峻挠着头苦笑着说到。徐峻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古德里安一见到自己就紧张,每次都绷的像根弓铉一样。徐峻深怕哪一天这位德国装甲天才会绷断了,这对自己来说将是一个无法估量的损失。

    “抱歉,我会尽力,我的元。”古德里安还是那样大声的回答到。

    “看来这家伙是没治了。”徐峻苦笑着摇了摇头。

    “将军,我想我也不用来向你交代什么了。开始战斗吧,让我看看你这位深受士兵们推崇的装甲兵总监的真正实力。”

    “遵命,元。我不会再让您失望的。”古德里安斩钉截铁的回答到。

    “那就好,我期待着你的表现,我的总监大人。”徐峻微笑着切断了通讯。

    “我看古德里安阁下这次是认真的,我还从来没听见过他用这样坚定的语气来允诺什么。就在***方案实施之前也没有见过他这样。”道根大声的说到。

    “是啊,看来这次法国人要受苦了,我看这回我们这位总监大人一定会把他在此之前积累的所有怨恨一次性的在这些法国人头上泄出去。哈哈,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伦道夫坐在驾驶座上一边奋力的拉动着操纵杆一边笑着说到。

    “开你的坦克,对于将军你还没资格来评论,你还是小心别让我们掉到坑里去了。”道根阴森森的插了一句,声音里带着露骨的威胁,要不是他与伦道夫之间隔着电台和动机仪表板,道根上校真想给伦道夫头上来一下,这家伙越来越没大没小了,竟然胆敢在元面潜长要与您通话,他想知道他的部队什么时候投入战斗。”道根对徐峻喊到。

    “接过来。。。。哦,是魏尔勒吗?我是莱茵哈特。”徐峻大声的说到。

    “长官,我的部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请求下一步的指示。”魏尔勒在电台那一头志得意满的说到。

    “哈哈,我没想到你也这么好战。”

    “别这么说,阁下,现在不是正好赶上了么。何况我还从来没有指挥过这么强大的火力,听说前面那些法国人数量不太多。。。。”

    “正因为数量不多,所以就不用我们动手了,那些法国人我已经交给古德里安去收拾了。我们还是轻轻松松的在后面看着吧。”徐峻脸上露出了微笑,没想到这位一贯以阴险狡猾的老狐狸形象出场的参谋长大人竟然也有热血的一面。

    “哦,我明白了,一切按照您的意志行事。”魏尔勒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丝失望。

    “失望了吗?我的参谋长大人。”徐峻笑着问到。

    “哪里有,我的元。我只是觉得这么强大的部队不能参加战斗,感到有些可惜,呵呵。”老狐狸用干笑掩饰着。

    “放心吧,我们会有机会出场的,只要穆勒他们能够按照我的计划完成他们的转向,我们就可以对法国人动最后的致命一击。到那时候有的是战斗的机会,像现在这种规模的战斗,就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还用不着我们出手。海德拉毒牙的位置永远都应该在敌人的要害上。”

    “我明白了,元阁下。看来是我心急了,的确像您说的,现在这些小角色还轮不到海德拉出手,我只是太想看看它向敌人露出毒牙的样子了。哈哈哈哈。”老狐狸奸笑着结束了通讯.

    徐峻推开头顶坦克指挥塔的舱盖,探出上半身向车外望去。中午强烈的阳光照耀在这辆坦克华丽的装甲板上反射出夺目的光彩。他的元直属坦克营总共七十辆坦克排成三列纵队轰鸣着向着前方的战场驶去。

    元直属坦克营的所有装备都是马丁。博尔曼一手操办的,做为徐峻的头号忠犬,这位总管大人这回可是下足了血本。

    博尔曼只是听徐峻随便提了一句想要一队漂亮的犹如骑士团那样的近卫坦克,他以为徐峻只是想要向德国公民们炫耀一下自己高贵的身份,又或者是这位年轻的元想满足一下贵族喜好华丽事物的天性,反正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自己那位年轻的主子也许会真的带领这支部队上前线。结果以能够满足自己主人的要求当***生最高目标的博尔曼博大管家把这支强大的武装部队搞得比仪仗队更像是的仪仗队。

    这个直属坦克营被装饰得无与伦比的显眼,而且是让人看过一眼后一辈子都忘不了的那种。那些原本丑陋无比杀气腾腾的三号四号坦克现在看上去就像是艺术品一样华丽精致,事实上博尔曼还真的去找了一批艺术家参与了这些坦克的装饰工作。

    在那些坦克厚重的装甲板外被裹上了一层漂亮的银灰色薄钢板,每一面都用机器抛光打磨的犹如镜面般光滑闪亮,在那些钢板的边缘还镶嵌了镀了黄铜的长春花边,更让人扼腕的是,就连火炮的炮管上都裹上了这种漂亮的黄铜装饰。巨大的德国战车十字徽章则是用珐琅烧制的,并且用镀银的底盘镶嵌在炮塔的两边。战车的编号是用漂亮的珊瑚红磁漆烤制在炮塔上,显然也都经过了细心的抛光打磨,只到那些编号能映照出人影为止。镀银的冯。施泰德家族的贵族盾形纹章被镶嵌在车体正面装甲板靠近驾驶员观察窗的位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就是这辆坦克的出厂标志,换个反应稍微迟钝点的说不准还得琢磨半天,心想莱茵金属公司什么时候又换了招牌了。

    这些坦克从德国本土用重兵护送到法国前线的临时统帅部,可能那个博大管家到最后还想给自己年轻的主子一个撒扑如爱死(惊喜),结果直到在揭开那层厚厚的帆布前,徐峻还不知道那些坦克被搞成了这种样子。

    于是博大管家成功的彻底的指标的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效果,这些闪闪光的坦克当场就惊掉了整个统帅部军官团的下巴。

    就在统帅部的将军元帅们一个个弯着腰捡下巴时,那位德国元却已经进入了当机状态。博尔曼给他年轻主子这次打击不可谓不深,徐峻瞠目结舌的望着那群闪着夺目光彩的坦克脑子里一片空白。

    博大管家的报告里提到对这些坦克进行了一些适当的修饰,徐峻还一直以为只是在油漆或者标识上做了一点加工。他本来只是想要一队崭新的坦克,用来作为他新组建军团的核心力量。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收到的竟然是这种东西,所谓适当的修饰竟然是这么大的手笔。这些坦克被装饰的像贵族马车一样华丽,让人怎么看都觉得那么的赏心悦目。

    徐峻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服了,彻底的服了,德国人的确是一个能把任何事物都推到极至的民族,武器都能搞成艺术品,这不得不让人顿足捶胸扼腕长叹。

    而他第二个念头就是那个***博尔曼一定是想要害死我,难道他想要谋反?

    让自己带领这样一群坦克上战场,根本就是在向敌***声疾呼向我开炮么,这么显眼的靶子放眼全球也只此一块。望着自己的那些将军元帅们一边用赞叹的眼光观赏着那些坦克,一边还嘴里啧啧有声的小心翼翼的轻抚着那些华丽的装甲板,徐峻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算怎么一回事嘛,难不成自己还真的要开着这些工艺品上战场。徐峻差点就想要把这些坦克扔回德国回炉重造了,但是现在时间又不允许他这样做,无论怎么说这些东西本质上还是精密的杀人机器,而且是他现在急需的一种武器,为了实现目前的计划,徐峻只好打消了退货的念头。

    徐峻一边望着这些闪闪光的大家伙,一边在心里问候着博大管家的历代先人.不过在看了一会儿那堆华丽的艺术品后,徐峻的火气开始慢慢消退了,那些坦克的外形的确讨人喜欢,看上去是那么的华丽漂亮,让他那小小的虚荣心还真的有了那么点满足了的感觉。

    现在这位年轻的***者心里开始觉得还是不用为这些小事情生气了,再说也许这些华丽的大家伙还真的可以在以后的战斗中派得上用场。

    在徐峻这一转念之间,未来海德拉军团中最为华丽的一颗龙头,德**队序列中最显眼的元直属坦克营,就此登上了战争的舞台。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