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二十一章欧根亲王号(上)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10: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现在轮到约克号领教十秒钟前猎户座号所遭遇到的那种恐怖了。

    大副的惨叫声还未从站在舰桥上惊惶失措的官兵们耳中中消失,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就已经在他们身边回响起来。

    两根巨大的水柱突然出现在英国海军官兵们惊恐的目光里,体积庞大的让人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巨大的水柱轰鸣着冲天而起,水柱边缘只距离约克号的船舷不到十米,就像是座冰山一样巍然耸立。

    没有人能在这种充满着暴烈气势犹如神迹般的景象面前能够保持自己的冷静,站在露天舰桥上的人们有的惊叫着四处寻找着自以为安全的隐蔽物,还有些人则死死的抓住所有他能抓住的东西随后大声的向上帝祈祷,而更多的人则和尼克尔森一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们就站在原来的岗位上张着嘴呆呆的望着眼前这壮观的一幕。

    没有人能够说出当时那些水柱的高度究竟有多少,因为它们距离约克号实在是太近了,近到让人觉得似乎一伸手就能够摸到,它们实在是太庞大了,庞大到让人不由自主的感到敬畏。

    那些水柱显示出的那种巨大力量和背后蕴涵着的死亡威胁给目击者心理上施加的强大威压致使当时竟然没有一个人胆敢在它们面前仰起头来。

    水柱就这样突兀的耸立在战舰四周,让人不由得产生了也许它们会永远这样耸立下去的错觉。

    约克号没有中弹的迹象,只是舰体似乎稍微有点右倾,但是站在甲板上的水兵们已经感到了那种巨大的能量,舰体出了恐怖的***声,甲板上趴满了由于剧烈震荡而站立不稳的水兵。

    直到水柱开始慢慢下落,官兵们这才从那种极度惊惧中反应过来,大家都在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来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但是两秒钟后,英国官兵们知道自己错了,噩梦这时候才刚刚开始。

    数百吨的海水猛的倾泻回大海产生的力量是无法估量的,当海水开始狠狠的砸进约克号四周的水面时,所产生的巨大的浪涌几乎将约克号的舰体托出了海面。

    战舰猛的向左舷飞倾斜过去,度快的让人感觉她似乎就准备这样翻过身去,这不由得让战舰上的水兵们再一次出一阵绝望的惊叫。

    就在所有人都惊惶的望着自己的战舰不可救药般的倾斜并且束手无策时,战舰飞的左倾却奇迹般的停止住了。

    那些惊魂未定的水兵们还未来得及为此向上帝表示感谢,就现自己已经陷入了另一场恶梦之中。

    阻止约克号倾斜的不是上帝,而是战舰左侧同样巨大的浪涌。

    海浪猛的撞到约克号坚硬的左舷外壳上,飞溅起的浪花形成了一面数十米高的水墙竖立在英国水兵们的面前,随后猛的砸在左舷甲板上。

    左舷甲板上没有来得及固定自己的水兵被海浪卷起并狠狠的砸向身后坚硬的舱壁,甚至有几个可怜的家伙被海浪高高的甩起随后哀嚎着被卷入大海。

    巨大的力量把约克号向右舷方向压了过去。约克号庞大的舰体在这种恐怖的扭力下出了***的尖叫,战舰来回摇摆着挣扎着,让人牙酸的金属扭曲声回荡在整条战舰上空。

    从第一炮弹落入战舰身边的海水里直到约克号停止那可怕的摇摆舞,前前后后才只不过持续了半分钟,但是这半分钟在那些英国海军官兵心里实在是比半个世纪还要难熬。

    尼克尔森准将终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有一段时间他脑海里产生了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眼前这似曾相识的景象勾起了他心底里那段永远无法忘怀的痛苦回忆,那段无数次出现在他噩梦里的画面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眼前的这一切给他心灵上带来的那种震撼是旁人无法体会的。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在史诗般恢弘的日德兰海战中,他在他所服役的驱逐舰沉没之前最后看到的那一幕景象,那和现在是多么的相似。

    “报告损失情况!舰长!舰长!威尔森!”

    尼克尔森奋力的从舰桥甲板上站起身来,他扶着罗经仪上的护栏稳定住身躯后大声的喊叫起来。

    “威尔森舰长!”

    听不到部下的回答,尼克尔森不禁感到一股怒气从心底里涌起,他环顾四周,想找到前面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舰长的身影,结果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一张张犹如信纸般苍白充满着恐惧和惊惶的面孔。

    “你们还像是光荣的皇家海军吗,又什么好惊惶的!舰长在哪里?威尔森呢?”

    尼克尔森愤怒的斥责着那些惊魂未定的部下们。

    “啊,舰长!舰长受伤了!”

    随着一声惊呼,大家都现了瘫软在舰桥一角的威尔森舰长,他们同时也看到一股血红的液体正顺着舰长的额头慢慢的流淌下来.

    “快,立即把他送到医护室去。”

    尼克尔森急切的命令到。四个水兵连忙七手八脚的抬起昏迷的威尔森跑下了舰桥,望着部下在舰桥光滑闪亮的柚木地板上留下的一溜血迹,尼克尔森不由得感到一阵心寒。

    “科特斯特先生!”

    尼克尔森转过头望向站在一旁的大副。

    “啊,在,司令官阁下。”

    大副正在望着舰长刚才躺着的位置楞,尼克尔森的叫声把他吓了一跳,大副猛的打了个冷战接着挺起胸向着冷着脸的司令官立正。

    “你不要忘记自己是个光荣的皇家海军军官,你现在看上去就像只受了惊的鹌鹑。”

    尼克尔森冷冷的说到。

    “非常抱歉,司令官阁下!”

    大副羞愧的低下了头。

    “现在威尔森舰长受伤,我命令由你来接替舰长的位置。这条战舰现在就由你来指挥了,我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科特斯特中校。”

    “遵命,司令官阁下,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大副连忙大声的回答到。

    “立即搜索敌人舰队的方位,一定有两条以上的大型战舰。立即调查舰队损失情况!”

    尼克尔森大声的命令。

    “全舰队准备战斗!警报!所有人都进入战斗位置!向海军部电,我们遭受袭击,可能是德国大型战舰。”

    尼克尔森终于找回了他的冷静,丰富的作战经验促使他马上进入了战斗状态。

    命令被一个一个快的传达了下去,尼克尔森端起望远镜焦急的搜索起海面。

    别动舰队除了那两条跟在最后的货轮,几乎每一条战舰都遭受到了各种程度的炮击。

    不过形势并没有尼克尔森一开始预料的那样糟糕,除了猎户座中了一炮弹之外,翡翠和谢菲尔德号也都中了弹,不过看上去损伤都不十分严重。

    敌人的炮弹虽然爆炸力十分惊人,奇怪的是却没有一能够穿透战舰主甲板,虽然那三条战舰现在都浓烟滚滚看上去伤的不轻,但是实际上火势已经得到了控制。

    约克号则由于近失弹的原因造成了一部分水线下舰体损伤,有几个地方外装甲板铆钉断裂造成一部分舱室进水,不过都不严重,经过损管这些进水也都已经得到控制。

    那些伤都只算是皮肉之伤,舰队现在还保持着战斗力。现在最让尼克尔森郁闷的是,到现在他都不知道敌人的炮弹是从哪里飞过来的。

    各条战舰报告上来的情况竟然没有一个相同的,什么方向的都有。尼克尔森现在有点无所适从,他还从来没有打过如此郁闷的仗,被敌人用大口径炮弹狠狠的砸了一顿后竟然找不到敌人的方位。

    更奇怪的是,炮击结束的和它出现时一样突然,而且整整五分钟过去了,再也没有一炮弹向舰队飞过来,敌人是谁,为什么停止攻击,那些炮击究竟来自哪里,这种反常的情况让那些海军舰长们感到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尼克尔森倾向于炮弹是从舰队右侧的海面上打过来的,因为舰队左侧是桑岛,再往前就是斯考普兰海峡,过了那条十公里宽的海峡就是法罗群岛的主岛了。

    他半小时前还与法罗群岛的驻军司令联系过,法罗群岛现在还在英**队的控制下,何况没有哪个***会把那种大口径重炮布置远离大6的海岛上的。

    尼克尔森现在相信自己遇到了德国的大型袭击舰,按照那种火力来看,至少有两条大型战舰。

    “不会是我们自己的舰队误击。”

    虽然一开始尼克尔森曾经有过这种怀疑,但是却马上被他自己否定了。自己航行的是秘密航线,这片海域应该没有一条皇家海军的战舰,而且按照那种火力来看,绝对过重巡洋舰,不是战列舰就是战巡,现在皇家海军也没有哪支舰队能够达到这个标准。

    “难道是德国舰队偷偷出港了,还是。。。。”

    突然一个让他感到恐惧的想法出现在尼克尔森的脑海里。

    “难道德国人知道了自己的任务,特意在这里伏击自己?”

    但是下一秒,他又否定掉了这个想法。这次行动的机密程度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德国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得到这次行动的任何情报。

    “看来更像是意外,可能德国人想要避开皇家海军的巡逻舰而选择了这片海域,看来海军情报部的那群***们又被德国人给耍了。”

    尼克尔森在心里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开始暗自咒骂起海军情报局的无能来。

    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都可以有合理的解释了,德国海军一向习惯于偷袭,而且他们的袭击舰火力都非常凶猛射程也非常远,这就可以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毫无预兆就遭受了袭击。

    而德国海军袭击舰一贯不愿意和皇家海军舰队正面交战,一旦他们现自己可能也会遭到损失,就算那些战舰有多么强大也都会放弃攻击而选择逃避,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炮击没有继续下去。

    德国人一定现了自己这支舰队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消灭的,所以就放弃了继续作战。现在那些敌人一定已经撤退,而且已经跑出了自己的视线范围。

    尼克尔森对自己推理出来的结论很满意,他觉得事实一定就是这样。

    “命令舰队保持队形,注意搜索海面,航向不变,我们到托尔斯港修整。”

    尼克尔森放下手里的望远镜,冷冷的向代理舰长命令到。尼克尔森现在已经决定如果在十五分钟后还找不到敌人的踪迹或者再没有遭受到袭击的话就解除战斗警报。

    “我们还要停靠托尔斯港吗?司令官阁下。”

    代理舰长犹豫的问到。

    “当然,我们有伤员,必须要到岸上治疗。不过我们现在的行踪已经被德国人现了,我们不能再滞留太多时间,要加快装卸度。我敢保证天黑后这片海域将会挤满闻讯赶来的德国潜艇,多得像金***鱼群。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遵命,长官!”

    “敌舰!正。。。。正前方现德国战舰!”

    站在舰桥边的了望手突然疯般的吼叫起来,几乎在同一时刻,两艘先导驱逐舰的信号灯开始对着约克号疯狂闪动,现敌舰的旗号同时在那两条驱逐舰的桅杆上慢慢升起。

    “什么!”

    尼克尔森飞快的端起望远镜向着前方望去。这时候英国舰队已经快接近斯考普兰海峡了,最近的两艘先导驱逐舰距离海峡出口不到五千米,而由于猎户座号受伤而转为舰队一号舰的旗舰约克号则距离海峡出口七千米。

    一边是桑岛三十米高的悬崖,另一边则是浩瀚的北大西洋。一块巨大的岩石单独矗立在桑岛和海峡出口处的转角上,舰队只要拐过那块岩石就能看到海峡里的情况。

    而现在一条庞大的舰影正从那块岩石后面飞的冲了出来,高耸的桅杆远远出了那块岩石的高度,桅杆上飘扬着的火红色铁十字军旗透过望远镜头清晰的显现在尼克尔森的面前。

    “德国战舰!战斗准备!该死的,雷达怎么没有现海峡里的敌舰!战斗警报!”

    尼克尔森差点就扔了手里的望远镜,他现在已经顾不上后悔或者自责了,敌人已经进入了自己这么近的距离,这绝对是一场短兵相接的血战。

    “是沙恩霍斯特!上帝,我认出了那个舰徽!是沙恩霍斯特号战列巡洋舰!”代理舰长吼叫着。

    “我们竟然让沙恩霍斯特接近到一万码内,该死的,立即瞄准敌舰开火!”

    “命令驱逐舰立即进行攻击,我们距离太近了,天啊。”

    沙恩霍斯特号已经冲出了海峡,而让英国海军恐惧的是,她好像早就有了准备,三个巨大的炮塔早就已经转向了英国舰队方向。

    现在英国舰队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立即开火,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那条凶狠战舰对自己展开第一次攻击。

    但是让英国人惊讶的是沙恩霍斯特号就这样耀武扬威的横穿过英国人的航线但是竟然没有开火,英国人突然之间又重新燃起了斗志,德国人的轻蔑举动激怒了所有英国海军官兵,巡洋舰的主炮开始缓缓向那条庞大的敌舰转去,他们要让那些愚蠢的德国人知道,小看英国皇家海军的代价将会多么的高昂。

    但是几秒钟后,英国人那些狂热的斗志再一次犹如燃起时那样飞快的熄灭了。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那块岩石后面又出现了另一条同样庞大的舰影。

    “格格。。格。。。格耐森诺号!我们遇到了德国战列巡洋舰编队!”

    尼克尔森听着自己耳边部下们的惊叫,心里凉了半截。

    按照理论一条沙恩霍斯特就足够让自己这个舰队喝一壶的了,就算是她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射程,也足以应付自己所有的攻击。

    而现在再加上一条格耐森诺,尼克尔森已经不想再估计什么了。距离太近,只能交战了。

    看来之前偷袭自己的就是这两条战舰,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瞄准自己的,这已经不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如何才能摆脱目前的困境。

    一想到自己舰队上所装载的货物,想到这些货物对帝国的意义,尼克尔森把心一横,现在只有拼命了。

    现在的情况下舰队就算能够跑掉一艘都是好的,就算是牺牲一半保住另一半也是胜利,总比就这样全交代在这里强。

    但是,还没等尼克尔森下达命令,德国人给他那已经负担过重的心脏再来了一次沉重的打击!

    又一条德国战舰从那块岩石后面冲了出来。这艘战舰比沙恩霍斯特小了整整一圈,但是上层建筑设计的比前者更加的流畅漂亮,闪亮的舰体上涂装着黑白相间的碎块迷彩。

    “希佩尔海军上将号!”

    代理舰长几乎是***着说到。

    “不,不是希佩尔海军上将!这条明显是新船,是德国的欧根亲王号!”

    尼克尔森对德国海军的战舰非常熟悉,不管是在建的还是已经下水了的。

    “我们遇上的是德国海军的主力。。。。”

    尼克尔森喃喃的说到,突然他好像想起什么,他一把拉住代理舰长的臂膀大声的吼到:“快,信号,全舰队转向,右转九十度,命令驱逐舰用鱼雷攻击,德国人占领了我们的T字横头阵位!主炮怎么还没有瞄准,命令所有战舰,瞄准完毕就立即设计,自由射击!”

    尼克尔森终于想到了战列舰战术中最著名的占据T字横头的战术,只怪他担任驱逐舰队指挥官太久了,驱逐舰重来没有使用这种战术的机会。

    “快看,那条战舰的桅杆上好像升起了一面旗。”

    尼克尔森连忙端起望远镜望去。

    “这个。。。。这个是,天啊,欧根亲王的舰长一定疯了!”

    只见欧根亲王高耸的桅杆横衍上飘扬着一面黑旗,黑旗正中清晰的描绘着一只呲牙咧嘴的骷髅头骨,骷髅后面还绘制着一对交叉的大腿骨。

    这是英国皇家海军最熟悉的旗帜,这面旗帜曾经不止一次飘扬在那些英国著名海军将领的舰船上。

    这是一面制作的非常精良,比例非常标准,毫无瑕疵的海盗旗。

    黑色的骷髅旗挂在桅杆的横衍上猎猎飞舞,和桅杆顶上那面血红的铁十字旗交相辉映,德国海军第一次在英国海军乃至于整个世界海军接面前展示出他们的实力,还有那种让全世界都为之震撼的优雅的疯狂。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