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166章 沉默的国子监    文 / 迪巴拉爵士 更新时间: 2017-08-19 10:4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下一章在中午十二点以后。? 

    ......

    这个人一下子就点燃了那些心存侥幸心理的师生,于是大家都纷纷的表示要重新来,而且时间还得延长。

    洪炳正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轻松,陈茂也是暗自擦了一把汗。

    “我没那闲工夫陪你们瞎扯淡!”

    方醒伸个懒腰,直接指着洪炳正没回答上来的那道题目说道:“这道题目你们居然都不认识,国子监的学生还敢说自己博览群书吗?”

    听到这话,大家就问视力好的人,可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难道这是什么人出的题目?”

    方醒呵呵一笑,走过去在黑板上开始解答。

    渐渐地,那些质疑的人中有人惊呼道:“这不就是刘徽的割圆术吗?”

    “刘徽是谁?”

    有人就问道。

    几乎是整齐的声音说道:“刘徽就是九章算术注的作者啊!”

    提到九章算术注,就算是对算术不感兴趣的学生都知道,于是……

    “好了!”

    方醒把粉笔一丢,然后转身道:“刘徽的割圆术在实际运用中作用不小,大家学一学,此后受用不尽。”

    说完方醒就去找刚才那个说自己年轻,洪炳正年老,所以要重新比试的家伙。

    “人呢?”

    那人已经消失了。

    不过冤有头,债有主,只要是洪炳正没走就好。

    “洪先生,你自诩算学大家,敢问对于刘徽的割圆术有所研究吗?难道做这种题目您还得思虑再三?”

    洪炳正面色惨淡的不说话,可大家都知道其中的道理。

    就像是一位儒学专家,等他到了洪炳正这般的年纪时,一旦有人问他什么大学,中庸的,保证能神的应答。

    这不是年纪的问题,而是知识积累的优势。

    到了此时,方醒不再遮掩,而是火力全开。

    “前段时间我遇到了那个偷窃我习题的秋菊,就在聚宝山下。可奇怪得很,在那种权贵云集的地方,居然有人贩子要对一位女子施暴,也不怕给人现。”

    看到洪炳正闭眼不言,方醒继续说道:“当时我觉得很奇怪,可秉承着仁慈之心,我救下了她,并且收留了她,可最终是什么呢?那个女人和贼人里应外合,窃走了自认为宝贵的习题。”

    大滴的汗水从洪炳正的下颚滴下来,他听着方醒的话,觉得这就是丧钟,为自己而鸣的丧钟。

    “洪先生大概是得到了我的习题,然后研究了一番,以为我不过是如此,于是就倒打一耙,反过来说我偷了他的秘籍。”

    “秘籍啊!我以为是能让人***成仙的东西,可没想到……”

    看到连陈茂都是冷汗直冒,方醒就敲下了最后一根钉子。

    “知道我为什么敢断定是你偷了我的习题吗?”

    方醒指着洪炳正出的那十道题目中的第五道说道:“这道题目当时我在练习册上面注明了无法解答,所以洪先生大概是觉得可以凭此难倒我,对吗?”

    “可你没想到我只是想着这道题对于我的学生们来说难度太大,所以不要求解答。洪先生,你把题目改头换面的出给我,你确认你此行不是来游玩的吗?”

    方醒不屑的把自己的书翻到了那一页,递给周围的人看。

    “果然是一样的啊!只是换了个名目而已。”

    “啧啧!做方先生的学生可真不简单!你们看这些题目,真是让人看着都头疼!”

    柳溥差点就泪流满面了,真想高喊一声‘兄弟,你真是哥的知己啊!’。

    “噗!”

    就在大家都被这事突然的大反转而震惊时,就只见陈茂张开嘴,一口老血就吐了出来,人也栽倒在地上。

    “学勤先生!”

    大家都为之一惊,可有人的动作更快,那就是洪炳正。

    只见这货的脑袋跟着一歪,然后就趴在了石桌上。

    “呵呵!”

    方醒不是农夫,所以不会同情对手。他不顾倒地昏迷的陈茂,对着同样‘晕倒’的洪炳正说道:“洪先生,别装了好吗?你摊上大事了!”

    方醒看到家丁去收拾黑板了,就当是闲扯,坐在石桌边说道:“你涉嫌盗窃我的习题,还涉嫌污蔑我的名声,并且我的习题中有的知识能用于军伍。所以洪先生,奉劝一句,你还是好好的保重,相信在牢里,以你这身细皮嫩肉,一定会受到那些苦熬男子的宠爱!”

    “方醒赢了?”

    “方醒赢了!”

    “怎么可能!我的钱啊!”

    国子监外面已经是一片鬼哭狼嚎,那些下注在洪炳正身上的人都怒火冲天的守在外面,准备等洪炳正出来后收拾这位‘大儒’一顿。

    这时几个穿着锦衣卫服装的男子从外面走过来,大家看到后都是为之噤声。

    贾全早就等在外面了,他奉朱瞻基的命令,随时准备接应方醒,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

    这时得知洪炳正输了,而且还涉嫌偷窃方醒的习题,以及污蔑,贾全当然不会轻松的放过他。

    “你就是洪炳正?”

    洪炳正终于‘醒来’了,他看到一身锦衣卫服装的贾全,惊骇的道:“你们这是要想干什么?我们只是在辩难而已!”

    贾全冷冷的道:“你盗窃方先生东西的时候怎么不说是辩难了?你污蔑太孙殿下老师的时候怎么不说了!走!”

    当那个老汉从顺通楼的人手中接过本金和盈利时,人群中间多了几道危险的视线。

    “诸卿,都散了吧!”

    朱棣得知结果后,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

    方醒赢了,而且赢得漂亮,可朱棣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而最高兴的就数朱瞻基,他不顾婉婉一起出去的要求,偷偷的从后门溜走了。

    方醒在国子监众人沉默的瞩目下,带着人走了出来。

    “少爷。”

    看到方醒出来,方杰伦对着那个壮汉拱拱手,谢道:“大兄弟,多谢了,回头我家少爷会在贾百户的面前代为致意。”

    那壮汉就是贾全安排的,专门保护投下大注的方杰伦。

    “他就是方醒?”

    “好年轻啊!”

    方醒出来后,和贾全告别,然后就上了马车,在家丁们的保护下一路朝着方家庄而去。

    人群中,几个大汉盯着马车说道:“大哥,要跟上去吗?”

    “玛德!那可是一千两啊!”

    “跟个屁!你们不知道方家庄的家丁在聚宝山千户所里都是教头吗?咱们这几个人过去,还不够人家马队冲一下的!”(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