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科学家异世修真实录

第九十二章 连环阵    文 / 剧毒术士 更新时间: 2017-08-19 10:4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轰隆隆声伴随着耀眼的白光冲天而起,烟尘和枯枝烂叶随着蘑菇云抛洒到高处又噼里啪啦掉下来,阵法的爆炸和化学物的爆炸有异曲同工之妙,连爆炸产生的形态也几乎一样。㈧  ㈠Ω中文网

    冲击波扩散而去,剧烈的震动带动了赵五在周围布置的四个联动攻击阵法,又是四声剧烈的爆炸,范围内已经一片狼藉,参天大树大多数都已经倒下来,特别是写字的那一棵,已经尸骨无存。

    老铁脸色憋得通红,待爆炸结束,一口老血喷薄而出,将前面的盾牌给染成红色,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盾牌倒是没有事,但是持盾牌的手已经断了。鹰钩鼻和老路也好不到哪里去,主要是老铁的盾牌只是形成一个三角形,还没有完成组合,就已经爆炸了,除了老铁手里那块盾牌,另外两块早就在第一次爆炸的时候被炸到哪里去都不知道。

    要不是鹰钩鼻和老路反应快,顶着爆炸的轰鸣声赶紧做出防御手段,说不定就要交代在这里了,但是即使做出了防御手段,两人也受了不轻的伤势。

    “呸,”鹰钩鼻吐出嘴里的一颗碎牙:“想不到这个赵五还有这样的本事,他的修为也和我们一样,但是他布置的阵法威力太大了,要不是我们小心,说不定就交代这里了。”

    “老铁,你怎么样,伤势如何?”老路看着老铁把盾牌丢到一边,无力的坐下,赶紧上去问问,三个人共事很多年了,虽然都是小人物,但是小人物的友谊还是不错的。

    “死不了!”老铁从储物戒之中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枚丹药,赶紧吞下:“但是伤势不轻,已经没法运转灵力了,看来这次追捕我们是失败了!”

    “人没事就好,失败就失败吧,我们也算保持了这个星球的记录了,但是总有失败的时候,好好养伤,不要多想,看来我们要信号让捕头出面了。”老路不无遗憾。

    “这里已经一片狼藉,基本上赵五的踪迹被抹去了,看来只能通知捕头了,我们没有神识,接下来的追捕已经很困难了。”鹰钩鼻看着周围的场景,有点感慨。然后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一块玉牌,送了几条讯息,完以后就把玉牌揣在怀里。

    “算了,也别追了,好好养伤吧。”鹰钩鼻也拿出一颗疗伤的丹药,吃了以后赶紧盘膝而坐,老路也一样开始疗伤,老铁更不用说,现在已经进入深层的入定之中,他的伤势最终,三块盾牌都是他在操控,所以挡住的冲击波几乎就是直接作用在他身上,直接就是五脏六腑位移,紧跟着两次爆炸,虽然有两人在背后挡住,但是冲击波还是狠狠地给他来一下,导致伤上加伤,已经差不多失去行动能力了。

    三人刚刚入定,赵五的第二个后手又来了,周围四个专门用来掩盖痕迹的阵法延迟爆,威力不大,但是范围极广,枯枝烂叶一股脑儿全部像四周飞去,而他们三人又在四个阵法的中央,受到特别的照顾,被枯枝烂叶飞了满头满脸,半个人都被埋起来了。

    三个人也顾不得清理周围的环境了,枯枝烂叶没有威胁,抓紧时间疗伤才是王道。约莫过了半天,一只巨鹰出现在天际,在上空盘旋了两圈,降落下来。

    巨鹰在天上看不出多大,但是停到下面以后,就大多了,高度约有两人多,体型巨大,毛色***,眼睛充满了睥睨天下的气势。

    从巨鹰背上跳下来两个人,看起来都是中年的样子,一个人全身黑色,另一个除了腰带白色***也是全黑。两人神色比较肃穆,但是脸上的傲气逼人,一看就是***哄哄有后台的主,鹰钩鼻和老路老早就现了巨鹰,估摸自己讯息的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虽然内伤没有好利索,但是马上就收了功,迎接两位。

    鹰钩鼻和老路单膝跪地:“拜见捕头副捕头,属下等无能,让贼人给跑了,自己等还受了伤,我和老路内伤不重,很快就能痊愈,但是老铁为了保护我们,内伤较重,不能迎接两位大人,请大人恕罪。”

    “无妨,跟我说说你们最近几天的追踪情况,这里有颗丹药,给老铁服下吧,这么重的伤,平常丹药回复太慢,还有可能给落下病根!”其中穿着全身黑色的拿出一颗丹药丢给了鹰钩鼻。

    鹰钩鼻慌忙接住丹药,走到正运功疗伤的老铁身边,轻轻的撬开老铁的嘴巴,将丹药给塞了进去,并没有中断老铁的疗伤。老铁只感觉一股清流至舌尖而,瞬间沿着经络不断蔓延,最后覆盖全身,内脏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度进行着修复,约莫一盏茶时间,内脏就已经好了七七八八,接下来就是静养的问题,不是丹药能够解决的了。

    老铁睁开了眼睛,赶紧单膝跪地:“属下参见捕头、副捕头,谢捕头赐药!”

    黑衣人挥挥手,老铁自觉的站了起来,垂手站到了鹰钩鼻和老路边上。

    “好了,伤势应该没有大碍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们两个接手,你们回去好好休养吧,别到时候落下病根,这重伤最是难治,丹药也不一定够能尽全功。”黑衣捕头说道:“不过走之前,你们三个将这几天的事情给我详细的说下!”

    “那天,属下三人真正城门口不远处的酒楼喝酒,突然听到有***喊,杀人啦,快救命啊,抓住贼人!”鹰钩鼻开始讲述他们的经过:“我们一听也没在意,毕竟还有城卫军在,我们也不太好直接出头。但是事情的展出乎我们的意料,紧接着城门口出了红色的讯号弹,我们就赶紧过去,就现两个守门的城卫军倒在地上,已然受了重伤。”

    “我们又赶紧去刚刚喊杀人的地方看看,才现四少爷躺在地上,流了大量的血,已经死去了。于是我们迅在周边找目击者问清事情,一个蒙面的汉子在四少爷刚刚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突然暴起,一掌打在少爷的头顶上,还顺手捅了少爷几刀,属下观察了,一刀在心口,已经刺破心脏,还有两道都在胸腹,刀刀致命伤,属下分析,这是有目的的仇杀。而且根据两个随从的判断,这个人虽然蒙面了,但是样子应该很熟悉,他们能确定就是我们城的赵五,就是他的道侣被少爷玩死了,他也失踪了,但是想不到他一直就藏在城内,找机会报仇呢。”

    “大人您也知道,四少爷还小,爱玩,这期间犯了不少事情,难免留下一些仇家,但是想不到贼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在城卫军眼皮子底下杀人。而且还成功了,这个贼人杀了四少爷之后,直冲城门,而少爷的两个随从竟然被吓傻了,直到贼人已经进入城门才喊起来,这时候关闭城门已经来不及了,而且这个贼人也狠,为了防止被拦住,下重手将两个城卫军打成重伤,直接出了城门逃之夭夭。”

    “我赶紧放出小灵鼠,让他闻了闻留在少爷身上的刀柄,还有就是两个城卫军受到的掌印,我们三人就开始跟着小灵鼠追踪此贼人。但是想不到贼人精通阵法,我们一开始三人不知道情况,着了道,在城外不远处被不知不觉弄进了一个迷阵,真的是完全没有感觉到变化,知道我们现天色都暗下来了,才感觉到不对,这期间估摸着都过去了四个时辰,我使用破阵符破了阵一直追踪,但是我现沿途有好多阵法,有一些困阵幻阵,还有的纯粹用来警示布阵者的警戒阵。”

    “后来,我们追踪到了一处地方,小灵鼠由于在最前面带路,不知不觉又进入了一个幻阵,在这个幻阵之中,小灵鼠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被我们解救出来后就藏起来,不肯干活了,于是我们只能让老路根据贼人留下的蛛丝马迹追踪。”

    “但是贼人变得越来越狡猾,不仅布置阵法,还会在他经过的地方故布疑阵,我们有两次都走错了路,最后只有往回走,继续找正确的路。而一路走来的阵法太多了,我不得不使用破阵符,一路***阵法,就这样,今天我们追到了这里。”

    “到了这里以后,我现感应阵盘出反馈,但是我已经没有中等的和低等的破阵符放,而高等的比较贵,属下抱着侥幸心理,没舍得用,于是带着老铁和老路准备暴力突破。这次由老铁在头前引路,我和老路跟着老铁,但是想不到走到这个位置的时候,阵法自己就爆了,连环五次爆炸,老铁受了重伤,我和老路也不好过。属下请罪,由于属下不舍得高级破阵符,使得我们的追踪线索断了,这里已经被阵法搞得一塌糊涂,而且整个赵五我不得不承认是个人才,在攻击阵之外,他还设置了四个破坏阵,将大范围之内的痕迹都弄乱了,所以我们三人只能像两位捕头求助!事情大体就是这样。这个赵五根据描述应该是炼身后期修为,但是他擅长阵法。”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