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二十三章 劫掠(中)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11:1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英国驱逐舰的那次未遂鱼雷突袭把欧根亲王号上上下下都吓得够呛。

    等到惊魂初定后,这条重巡洋舰被英国驱逐舰的攻击彻底的激怒了。

    自己刚才差一点就被那些英国人射的鱼雷糊里糊涂的炸飞,这个事实让那些反应过来的德国官兵感到个人尊严受到了严重伤害。

    在这些德国海军官兵眼里,虽然英国人是光明正大的向自己进攻,这种勇气的确让人钦佩。

    但是,海上的战士应该大大方方的互相用大炮轰击,用鱼雷偷袭实在是太***了,简直是懦夫的行为。

    于是在这些光荣而骄傲的日尔曼海上骑士们眼里,英国人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偷袭狂,***的谋杀犯,不是真正的战士,简直算不上真正的男人,是只会在一边卑鄙的施放暗箭的盗匪等等等等。。。。

    可怜的英国海军官兵的人品不但被这条德国重巡洋舰官兵打翻在地还被接着踩上了一千几百多脚。

    而这些德国人也不想想自己和那两个小小对手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么巨大,而且德国海军同样也善于鱼雷攻击,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有在鱼雷攻击前提前给对方打招呼这个习惯。

    其实这些德国海军官兵是在对自己之前的失误寻找心理安慰,毕竟作为一个骄傲的海军军人差一点被这种弱小的对手杀掉,这种感觉很不好,既然找不出自我排解的理由就只能把所有过错推给敌人了。

    恼羞成怒的欧根亲王号向旗舰出允许脱离编队攻击英国驱逐舰的请求,同时一边向那两条在炮火中疯狂逃窜的英国驱逐舰倾泻着满腔的怒火,一边开始缓缓转向准备为跟在后面的旗舰舍尔海军上将号让出航道。

    吕特晏斯将军几乎没有经过考虑就干脆的答应了这条重巡洋舰的要求。

    这位大洋舰队司令之前还正在为那条战舰死赖在战列线里头疼,为了向德国伟大的年轻元表示忠诚,他必须要竭尽全力保证正在那条战舰上的元特使人身安全。

    更麻烦的是那条船上还搭载了几乎半个帝国海军军校,这些海军预备军官都是帝国海军未来展的宝贵财富,如果这些士官生在战斗中产生严重损失德尔海军元帅会不沾佐料生吃了自己。

    吕特晏斯从一开始的计划里就把这条战舰放在安全的战略预备队位置上,可是没想到一开战那位元特使竟然提出了参加战斗的要求,为人一贯谨慎的吕特晏斯当然不敢拒绝元特使的请求。

    于是可怜的海军中将在指挥着舰队战斗的同时还不得不分出注意力关注着那条战舰的安全。吕特晏斯真是心里有苦都说不出,只能祈祷上帝保佑那条贵重的战舰别出什么状况。

    英国驱逐舰之前的亡命突击深深出乎他的意料,这些驱逐舰现在的确已经对舰队阵列的侧翼造成了威胁。他正想从后面的轻巡洋舰编队里调出一条战舰来收拾这些讨厌的小船,保护舰队战列转向时的侧翼安全。

    既然现在这条死赖在危险的炮击队列里占着自己位置的重巡洋舰提出了这种要求,他没有不同意的理由。

    吕特晏斯还不知道欧根亲王号刚从英国驱逐舰的鱼雷攻击中逃出生天,在这位舰队司令眼里这条重巡洋舰虽然是条新舰,但是那些英国驱逐舰除了那些鱼雷之外根本无法对她构成什么威胁,凭借这条战舰的火力收拾那几条小驱逐舰只是时间问题。

    为了表示对下属的关心,更多是为了让在那条战舰上的元特使展示自己的丰富经验,吕特晏斯在答复欧根亲王号请求的同时还在最后加了一句“要小心对方驱逐舰的鱼雷攻击”。

    司令官这句普通的忠告使欧根亲王号上军官们的自尊心再一次遭受到沉重的打击,战友的关心在他们眼里变成了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讽刺。

    欧根亲王号飞快的回复旗舰一句“明白”,随后猛的转过舵来拉着汽笛就向着那两条狼狈逃窜的英国驱逐舰扑了过去。

    欧根亲王号全体官兵都决心用英国人的鲜血清洗自己的耻辱,虽然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没有人认为英国人在哪里羞辱过他们。

    “开火!开火!撕碎她们!只要她们还漂浮在海面上就不要停火,让这些英国佬看看挑战德国海军军官尊严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封锁敌舰甲板,我不希望还在上面看到有人活动,除非对方明确表示向我方投降〖前不断的观测着一边自动航路仪记录下的战舰航迹并按照火炮观测室来的敌舰位置参数在航海图上标注着双方的相对位置和航迹。

    两条英国驱逐舰在遭遇到德国海军*般凶狠的拦阻射击后就已经放弃了继续接近敌舰进行近距离炮击的愚蠢念头。

    舰体周围不断升起的水柱总算使那两个疯狂的驱逐舰长冷静了下来。

    其实在看到两条战列舰都把火力对准了自己时,他们就应该知道事无可为了,但是为大英帝国献身的狂热信念使他们失去了对局势正确的判断能力。

    在德国炮火中挣扎的穿梭五分钟后,英国海军官兵心中的热血开始慢慢的冷却了下来。

    也许是因为他们已经成功的对那条敌舰动了鱼雷攻击,在这个时候没有一个英国人会料到这次攻击会是那种让人目瞪口呆的结果,这些英国海军水手们觉得自己为帝国为国王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而德国海军的炮火也开始越来越密集,在这种情况下,人类本能的求生yu望开始慢慢的压倒对帝国对国王的效忠之心,不管怎么说,他们为国王做的已经比想象中的多的多了。

    但是他们清醒的太晚了,一个难缠而强大的敌人已经盯上了他们。

    两条驱逐舰现在的表现用惊惶失措来形容非常贴切,她们拼命的做着避轨动作,来回交叉着航线,意图躲避后面那条疯狂逼近的恐怖敌人的炮火。

    这两条驱逐舰都已经受了伤,已经跑不出她们的最高航,但是还是能保持3o节的度疯狂逃命。

    按照这个度,甩开一般的德国战舰还是能够做到的,可惜的是,她们遇上的是同样以度自豪的欧根亲王号,更可惜的是,她们冲的离德国舰队实在太近了。

    当这两条驱逐舰调转航向开始向着自己舰队方向逃跑时,欧根亲王号已经犹如一条愤怒的暴龙喷射着火焰向着这两个冒犯了自己的弱小敌手压了上去。

    这条一万八千吨的重巡洋舰灵活的就好像是条一百多吨的雷击舰,还未等那两条驱逐舰作出什么反应,挂着骷髅旗的杀神就已经占据了她们的左后侧阵位,开始用所有能够够的着她们的武器慢慢蹂躏起这两个让她受到羞辱的对手起来。

    欧根亲王号的两个2o3毫米双联前主炮塔各自选择了一条疯狂逃窜的驱逐舰作为目标开始愉快的平射轰击。

    由于是驱逐舰,并不在必须俘虏的名单中,所以欧根亲王号可以用任何她认为合适的方式去动攻击。

    不过由于德国人冲的太猛,以至双方的距离实在太近了。

    英国d级驱逐舰的舷墙出了名的低矮,而欧根亲王号作为在北海海域作战的袭击舰拥有的舷墙又非常高。结果欧根亲王那四门威力强大的主炮把瞄准点不约而同的放在了驱逐舰高大的舰桥上,因为由于射角不够的原因除了那里他们实在没地方可以打了。

    而在欧根亲王号右舷的三门1o5毫米高平两用炮却有了用武之地,这种二战中非常著名的优秀舰炮最适合这种中近距离的射击。

    于是六门1o5射舰炮开始以每五秒一的度向近在咫尺的英国驱逐舰甲板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轰击。

    距离欧根亲王号距离最近的防御者号驱逐舰当其冲,虽然那些勇敢的英国水手用舰尾那两门12o毫米舰炮奋力还击,但是双方实力的差距实在太远。

    在遭受欧根亲王号四次近距离攒射之后,防御者号成了一堆燃烧着的废铁。

    她的舰桥在德国战舰第三次齐射时被彻底摧毁,那个轻装甲的盒式建筑被高爆榴弹从它的基座上彻底抹平了,只留下了一堆熊熊燃烧的扭曲的残骸。

    部的两座主炮已经和楼一起炸飞,前部烟囱只剩下了下半截,而后部烟囱则已经无影无踪,扭曲的蒸气管疯狂的向空中喷射着浓烈的蒸气和滚烫的水柱,驱逐舰已经完全失去了动力开始慢慢的减。

    战舰甲板上已经看不到一个活动的人影,到处都是焦黑残缺的尸体。

    中部的救生艇甲板已经找不到一条像救生艇的东西了,它们已经被暴雨般的37毫米炮弹撕成了碎木片。

    曾经差点就把欧根亲王号直接从这里炸到冰岛去的两座四联装533毫米鱼雷射管已经烧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可惜的是它没有装填鱼雷,否则说不定这条战舰痛苦早就在一声轰鸣声中结束了。

    舰尾的y炮塔成了一堆燃烧着的篝火,x炮塔的位置上现在是一个正在往外喷涌着火焰的大洞,深水***释放轨上的深水***可能已经被英国水手扔下了海,否则又将是一场灾难,两台深水***射器也是一样情况,只留下光溜溜的射杆在熊熊烈火中若隐若现。

    防御者号已经成为了一个燃烧着的钢铁棺材,英国皇家海军官兵现在能够选择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躲在燃烧着的舰体里随后被直接火化或者海葬,第二条路是拼死爬上甲板随后被德国人的炮火打死然后在那里火葬或者海葬。

    被活活烧死是一件相当恐怖的事情,何况这条战舰正在慢慢下沉,德国人一定在这条船的水线下凿开了不少的洞,海水飞快的淹没了锅炉和轮机舱,连在欧根亲王号的甲板上都能听得到锅炉进水时出的那种恐怖的爆鸣声。

    欧根亲王号上面的双联37毫米机关炮群和四联2o毫米机关炮群终于停止了对那堆残骸的扫射,而各种大中口径火炮早就已经把火力转移到另一条正在逃窜的敌人身上。

    这时候在防御者号的楼出口处突然冲出了十几条人影,这让那些德国水兵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想不明白那些英国水手究竟是怎么在那种恐怖的攻击中在这个燃烧着的火葬炉里幸存下来的。

    一个四联2o毫米机关炮手兴奋的拉动炮闩想要对那些人影开火射击,但是被站在他身后的炮群指挥官用一个标准的民用手势阻止了,他的后脑勺挨了那个军官狠狠的一巴掌。

    “你这个***究竟想干什么?他们已经没有抵抗力了,我们是光荣的德国海军军人,不是屠夫。”

    那些英国水兵先是连滚带爬的冒着甲板上滚滚的浓烟向舰尾跑去,等到他们跑到舰舯时现救生艇已经成为一堆碎木后,又开始跌跌撞撞的向船头跑,而船头这时候也已经烧成了一团火球。

    有几个人的身上的军服突然被高温引燃了,他们惨叫着翻出船舷跳入了漂浮着浓厚浮油的水面,***人也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于是一个接着一个幸存者跳入了大海。

    他们没有穿着救生衣,水面上有毒的重油***着他们的皮肤和呼吸道,这些人在粘稠的浮油中挣扎的拼命游离正在下沉的战舰。

    因为那条几乎已经被德国人铲平的驱逐舰正在出一阵阵让人不寒而栗的金属扭曲和断裂声,谁都知道,这条战舰马上就要倾覆了。

    欧根亲王号飞快的从防御者号身边经过,她还有一个敌人没有解决,愉快号在距离她三百五十米外冒着滚滚黑烟拼命向着英国舰队方向逃窜。

    欧根亲王号上的水兵望着正慢慢倾斜的防御者号残破焦黑的外壳感到一种由衷的震撼,但是这毕竟是弥补他们之前失误的唯一捷径。

    战争是残酷的,只要穿上这身军服,那么就要有成为一具残破尸体的觉悟,这一点是所有官兵一致的想法。

    防御者号终于在一声哀鸣后整个翻过身来,随后喷着水雾和水柱向海底飞滑去,还未来得及游出沉船范围的英国水手大声惨叫着被一个庞大的漩涡吸入海底。

    而剩下的十多个幸运儿则在海面上无助的挣扎着,有几个受伤严重的水手开始向正从身边飞经过的欧根亲王号挥舞着手臂哭喊呼救。

    战斗还在进行中,欧根亲王号不可能为了拯救几个敌方落水人员而冒着被当活靶攻击的危险停船施救,但是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活活淹死也不符合德国海军的骑士传统。

    一只大型充气救生筏和几只救生圈从舰尾扔进了大海,望着那些英国人拼命的游向那些宝贵的救生器材,刚刚完成了一次杀戮的德国海军官兵心里感到了一丝安慰。

    战斗还在继续,愉快号终究没有能够跑掉,一命中轮机舱的2o3毫米炮弹结束了她的逃亡之旅。

    蒸气从各个船舱的出口处喷涌而出,这条战舰就像被某种东西绊了一下一样猛的向前一倾,船头几乎埋进了浪峰里。

    愉快号的继续挣扎着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接着又一批德国炮弹准确的砸到这条失去动力的驱逐舰甲板上。

    欧根亲王号冷酷的收割着皇家海军官兵的生命,各种大***的炮弹一次次的席卷过狭窄的战舰甲板。

    不到十五秒的时间,愉快号就像她的姊妹舰防御者号一样成了一座残破的焚化炉,而在此之前愉快号只来得及向欧根亲王号打出两次齐射。

    战舰所有上层建筑都被彻底的摧毁,甲板上烧成了一片火海。

    有了之前防御者号的这个心灵的通风口,欧根亲王号逐渐冷静了下来,在两次副炮齐射后就停止了对那条驱逐舰的蹂躏,德国人准备给那些英国水手弃船逃生的机会。

    可是让德国海军官兵感到遗憾的是,英国人到最后还是没有能够逃生。

    在三秒钟后,那条驱逐舰突然生了恐怖的大爆炸,不知道大火引燃了她舰上的***库还是深水***库。

    巨大的冲击波强烈到用肉眼都能观察的到,各种钢铁碎片铺天盖地的向欧根亲王号的甲板扑来,一挺哈启凯斯***带着它的***架在众目睽睽之下翻滚着飞越了三百多米的距离落在了欧根亲王号的罗经舰桥上。

    越快号就这样在德国海军官兵面前炸成了碎片,残余下来的半截楼带着一门12o毫米火炮的残骸在水面上挣扎了四五秒钟后,以一个漂亮的后滚翻动作一头***了海面,随后消失无踪。

    水面上只剩下一***厚重的污油,各种还在燃烧或者冒烟的残片,以及各种舰船上的杂物向人们证明着这里在数秒钟以前曾经漂浮着一条一千九百吨的驱逐舰。

    欧根亲王号没有减,战斗还在继续,这条战舰还没有时间表什么感慨。

    在贴着愉快号沉没地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擦过,欧根亲王号向左舷做了一个缓角度的转向。

    这艘德国海军最漂亮的重巡洋舰在海面上划了一个美丽的弧线,她没有觉自己在追杀那两条驱逐舰的同时已经离开原来的航线很远了。

    欧根亲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插入了正在与外围炮击阵列奋力戮战着的英国巡洋舰队内侧队形。

    现在这条挂着黑色骷髅战旗的战舰已经找到了她的下一个目标,一个总算看上去比较符合她的身份的对手,英国皇家海军轻巡洋舰谢菲尔德号。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