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二十三章 劫掠(下)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11:1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凶狠的希佩尔改进型重巡洋舰舔着嘴角还未拭去的血迹杀气腾腾的向猎物逼近。

    可是南安普顿级轻巡谢菲尔德号明显没有老老实实的成为德国海军猎物的觉悟,它现在正在沉浸在能够与强大对手同归于尽的强烈***中不可自拔。

    谢菲尔德号是南安普顿级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城级初期型中的三号舰。

    为了对抗钻了华盛顿条约空子的日本最上级和美国布鲁克林级轻巡,英国海军部设计建造了这一级条约型轻巡洋舰,犹如她在大海两头的竞争者一样,英国人在最标准的条约型轻巡洋舰体上配备了最大限度的武力。

    不过总算英国人还保持着作为一个老牌海洋大国的理智,而且多年积累的丰富造舰经验也使他们能够比那些竞争者们更能冷静的看待这个问题。

    所以她并没有像那两级夸张的轻巡洋舰那样在自己全身插满炮管,而是在保持足够的防御力情况下安装了自己能承受的最大武力配置。

    可惜的是,自以为老奸巨猾的英国人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其实已经被那两个海军后进给耍了。

    大英帝国一贯自傲的大脑有时候会间歇性的僵化一下,她一直以为全世界只有她才有权力***,她明显低估了自己那两个学生的水准,她没有想到那两个在自己眼里粗鲁落后的帝国其实都在各自的舰艇吨位上做了手脚。

    不过,无论如何,南安普顿级轻巡洋舰都不失为英国海军造舰史上的一个杰作,在九千三百多吨满载一万多吨的排水基础上不但拥有了能和那两级轻巡洋舰匹敌的火力而且还拥有相当完备的防护力,在这点上甚至过了一些条约级的薄皮重巡洋舰,比如现在的舰队旗舰约克号。

    当约克号被沙恩霍斯特号和格耐森诺号的齐射轰飞舰桥时,作为本土舰队精锐主力的谢菲尔德号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

    这条强大的轻巡洋舰当时正处于舰队第三位,紧跟在利安德级轻巡猎户座后面开始向右舷转向。

    在一开始,谢菲尔德号和***战舰一样都没有意识到这个舰队已经失去了指挥,舰队司令部在开战初就全体阵亡这种事情在世界海战历史上都是少见的。

    于是这条轻巡洋舰还是坚定的服从着旗舰最后的命令,保持舰队阵型向右侧转向,甚至还在眼巴巴的等待旗舰向自己传达炮击目标的参数。

    不过当约克号冒着滚滚浓烟开始进行她的死亡回环时,开始感觉到旗舰的不对劲的谢菲尔德号现了问题的所在,那条庞大的旗舰的舰桥已经被炸烂了。

    这个情况让当时的谢菲尔德号有点手足无措起来,但是这条战舰毕竟是长期在本土服役的精锐,而且她的舰长瑞诺上校也是个经验丰富的军官。

    瑞诺立即开始判断现在舰队的形势,作为舰队的二号主力舰,瑞诺当机立断的决定谢菲尔德号立刻接手舰队的指挥权。

    就在瑞诺上校向部下公布自己的决定时,谢菲尔德号正前方的猎户座号正在遭受两条德国战列巡洋舰的蹂躏,那条本来性能就一般的轻巡洋舰在两条强大敌人面前才坚持了一个回合就被打成了残废。

    猎户座号舰长完全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还未来得及向后方的谢菲尔德号出警告就直接一个左侧大回环脱离了原来的航线,随后拖着滚滚的浓烟划着歪歪扭扭的尾迹向着舰队左后方狼狈逃窜,把跟在自己身后的谢菲尔德号晾在了两条已经杀红了眼的德国战列巡洋舰面前。

    沙恩霍斯特号放过逃窜的猎户座号后立即毫不留情的对谢菲尔德号展开了轰击。

    但是第一次轰击并没有获得理想的战果,只有两近失弹给谢菲尔德号造成了一些轻微的损伤,这让沙恩霍斯特号的舰长冯。罗严克拉姆海军上校大为不满。

    不过还未等这位海军上校出自己的抱怨,谢菲尔德号的还击开始了。

    四个三联炮塔十二门152毫米主炮同时喷射出复仇的火焰,一百八十米长的舰体整个的被金色的炮口焰笼罩了起来,这条漂亮的轻巡洋舰现在看上去就像是一条愤怒的火龙。

    谢菲尔德号英勇的还击让沙恩霍斯特号受到了在这场海战中第一次实质性的伤害,而在此之前的战斗中这条战列舰几乎是毫无损。

    除了被约克号的1o2毫米副炮在舷侧的坚固装甲带上凿出了几个小坑之外就是被猎户座上的4o毫米防空机关炮在战舰上层建筑的无装甲位置留下了一堆弹孔而已。

    谢菲尔德号的152毫米炮弹命中了沙恩霍斯特的主炮a炮塔,上层舰桥和右舷甲板和舷侧装甲带。

    命中a主炮塔正面的那152毫米炮弹拿德国战列舰炮塔恐怖的355毫米装甲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无奈中只得按照德国设计师预计的那样被当场弹飞落入了舷侧的大海里。

    而且由于撞击力过于强大,炮弹的弹底引信都被撞飞了出来,那炮弹连水花都没能溅起半朵就乖乖的沉入了北大西洋碧蓝的海水中。

    命中上层舰桥的那炮弹穿透了外层装甲后在罗经舰桥左侧位置爆炸了,弹片摧毁了左侧的了望台和半个舰桥,由于大部分航海与指挥人员都进入了下层的装甲舰桥,所以并没有造成很大的伤亡,只造成了一名下级军官阵亡两名水手重伤。

    让人意外的是最靠近爆炸点的四名水手竟然只受到了轻微的擦伤,而那名军官距离爆炸点最远却被一片弹片打碎了脑袋,这不得不让人感叹战争的奇妙。

    命中甲板的那炮弹在距离沙恩霍斯特号右舷双联前副炮防盾两米的地方上爆炸了,大部分的弹片裹挟着被炸碎的木质甲板碎屑犹如骤雨般打在那门15o毫米双联副炮的装甲防盾上。

    但是这些东西对于那层足足有14o毫米厚的副炮防盾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正在副炮炮塔里奋力战斗的水兵除了感觉到一点震荡外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不过四散飞舞的弹片给正在副炮炮塔后方四联防空***巢里对着英国战舰叫骂的***手们造成了一些麻烦,一名倒霉的***手躲闪不及被一片擦过副炮炮塔的弹片打成了重伤。

    早就等在掩蔽舷墙后的后备人员立即冲入那个***巢把受伤的***手替换了下来,伤者被抬了下去,替补队员接替了那个倒霉蛋的岗位用更加雄壮的气势和嘹亮的嗓音向对面英国海军官兵的各位女性家人表示着自己的慰问。

    谢菲尔德号***的炮弹大多不是在海面上无谓的制造出几个水柱就是被沙恩霍斯特厚实的35o毫米装甲带弹飞,没有给这条战舰造成多大的伤害。

    但是,谢菲尔德号的还击还是激怒了那条强大的战舰。

    沙恩霍斯特号犹如雨点般的炮火立即向谢菲尔德号倾泻了下去,德国人已经修正了自己的弹道,于是大大小小的火球开始在这条勇敢的轻巡洋舰的甲板上爆炸开来。

    谢菲尔德号已经在自己的桅杆上挂起了司令旗,这条代理旗舰在经验丰富的舰长与水手的操纵下在德国战列舰的炮火中穿行着。

    瑞诺舰长一边指挥战舰向沙恩霍斯特号奋力的还击一边命令信号兵向***舰船下达了最后的舰队命令。

    “舰队解散,各舰立即分头脱离这片海域。本舰决心战斗到最后一刻。上帝保佑你们,大英帝国万岁,国王陛下万岁,皇家海军万岁!”

    谢菲尔德号带着满身的硝烟开足马力向着沙恩霍斯特号扑了过去。

    没有想到那条轻巡洋舰遍体鳞伤后竟然还死战不退,沙恩霍斯特号舰长齐格菲。冯。罗严克拉姆海军上校不由得出了由衷的赞叹。

    这才是真正的勇士,这才是值得与自己交战的对手,可惜的是现在谁都看的出双方的差距有多么巨大,这不是光靠勇气就能够转变的,那条战舰的命运其实早就已经在第三帝国海军司令部的会议桌上被决定了。

    看到谢菲尔德号以一副玩命的姿态向自己冲过来,虽然冯。罗严克拉姆有心和这个勇敢的对手好好较量一番,但是他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完成。

    何况看对方的那种架势明显是来拼命的,德国海军还没有骑士到愿意与勇敢的对手同归于尽的程度。

    冯。罗严克拉姆上校已经现英国舰队后方的一条老式轻巡洋舰已经带着两条货轮转变了航向开始掉头向战场东南方向撤退,剩下的三条驱逐舰则正在向向着西南方向一路逃窜下去的猎户座号靠拢。

    现在必须立即完成对这支舰队的包围圈,必须拦住那些逃跑舰船的退路,这是沙恩霍斯特号舰长脑中唯一的想法。

    谢菲尔德号现在在冯。罗严克拉姆上校眼里开始变得越来越讨厌起来,他现在明白了那条战舰的想法,对手想和自己纠缠在一起迟滞德国舰队包围圈的完成。

    怎么能够让她得逞,冯。罗严克拉姆虽然对对方舍弃自己掩护战友的行为很赞赏,但是想要靠这样来阻止他完成任务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沙恩霍斯特号立即先向旗舰报告了英国舰队的动向,随后对谢菲尔德号动最后一次齐射后转舵加前进,庞大的舰身横越过谢菲尔德的航线,向着正在向着东南方向移动的那几艘英国船舰扑去。

    沙恩霍斯特号决定甩开那条死缠着自己拼命的轻巡洋舰,把她扔给了后面的格耐森诺号解决。

    谢菲尔德号一看沙恩霍斯特号准备脱离战斗继续追赶撤退中的友舰,就知道自己的打算可能已经被德国人看穿了。

    眼看着计划要泡汤,瑞诺舰长不由得一边痛骂着德国人都是懦夫一边急急忙忙的命令战舰转舵追上沙恩霍斯特号。

    作为一艘轻巡洋舰,谢菲尔德拥有度和机动能力上的优势,追上沙恩霍斯特号应该没有问题,何况双方距离已经拉近至两千多米了。

    可是还没等谢菲尔德号转过舵来,格耐森诺号主炮的炮弹已经落到了她的四周,这条轻巡洋舰又一次被笼罩在高大的水柱森林中。

    “完了,德国人的炮击队列跟上来了。”

    瑞诺舰长顿时感到心头一阵阵的无力,和德国舰队相比,自己这方实在是太弱小了。

    望着格耐森诺身后的舍尔海军上将号以及紧跟旗舰的希佩尔号高大的桅杆和舰不时闪现的巨大炮口焰,谢菲尔德号已经绝望了。

    她知道无论自己再怎么战斗都无法给德国人造成阻碍,再也无法转变自己这个舰队的悲惨命运。

    虽然从目前情况看来别对舰队的下场已经注定,但是作为一个光荣的皇家海军军人,绝对不会容忍自己就这样束手待毙,就算自己会战死也一定要让敌人付出同样的代价,不到最后一刻决不允许放弃。

    瑞诺舰长命令战舰转舵,不去关注***德国战舰对自己的攻击,开足马力全向沙恩霍斯特号冲击。

    这一次冲击不再是前面那种虚张声势,而是真正的突击,瑞诺上校决心要撞沉沙恩霍斯特号。

    格耐森诺号没有料到那条已经遍体鳞伤的轻巡洋舰竟然作出这种疯狂的决定,等到她反应过来,那条轻巡已经调转船头向着沙恩霍斯特号冲了过去。

    格耐森诺号感觉到了那条敌舰的意图,大吃一惊之余开始拼命的向那条疯狂突击的轻巡洋舰射击,想要在她给沙恩霍斯特造成重大损伤前把她拦阻下来。

    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必须俘虏的命令了,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姊妹舰陷入危险之中。

    沙恩霍斯特号也现了正在高接近的英国轻巡洋舰得不良意图,于是也开始把所有能够使用的上的火力向着谢菲尔德号倾泻下去。

    虽然沙恩霍斯特号拥有三百五十毫米的装甲,但是冯。罗严克拉姆心中很清楚,一大口径炮弹与一条一万吨的巡洋舰是两回事情。

    谢菲尔德号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她原来漂亮的外貌,曾经光滑整洁的战舰甲板上现在到处都是燃烧着的火焰和鲜红的血液,四个曾经威风凛凛的三联装炮塔现在已经都成了扭曲着的残骸,高大的舰桥只剩下下半截而且还在冒着滚滚的浓烟。

    船舯部的封闭式围廊已经千疮百孔,后侧尾楼边四门副炮也只剩下了左舷的一门,尾部桅杆倒塌了,现在斜倚在舰尾主炮炮塔上,机库已经被撕碎,两架水上飞机被烧的只剩下焦黑的骨架,现在还在烈焰中吱吱作响。

    德国人的俘虏企图帮助了她,德国人到现在为止对所有英国巡洋舰的攻击都只限于水线之上,大多数都集中在对英舰舰桥,上层建筑和炮塔火力上。

    德国海军的计划是只要对手不沉没就行,哪怕是打成趸船都可以,而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些舰长的确是彻底的坚定的执行了这个命令。

    由于这个原因,谢菲尔德号的动力系统没有遭到什么损伤。轻巡洋舰疯狂的以三十节的度向沙恩霍斯特号冲击。

    由于距离太近而且对手处于高运动中,再加上那条船上滚滚烟雾的遮蔽,格耐森诺号和沙恩霍斯特号的拦阻炮火竟然大部分都失的了,而在轻巡洋舰四周轰出的那些巨大水柱则更加阻碍了他们瞄准的视线。

    齐格菲。冯。罗严克拉姆上校这时感到情况有点不妙,沙恩霍斯特号上的所有轻重武器全都在向那条恶魔般的轻巡洋舰开火,大口径主炮和副炮炮弹不断的落在对方的四周和残破的舰体上,三十七毫米和二十毫米的机关炮弹犹如一条条火蛇舔拭着那条英国战舰残余的舰桥,疯狂的扫射着对手的甲板,但是这一切现在看来全都是徒劳的挣扎。

    沙恩霍斯特惊惶失措的想要转舵避轨,但是对手就像是个幽灵一样死盯着自己不放,无论沙恩霍斯特号如何避轨,那条轻巡洋舰锋利的犹如剃刀般的舰始终对准着她。

    双方距离接近到一千五百米,而且由于沙恩霍斯特的避轨动作而不断飞拉近。

    “命令全舰做好碰撞准备,拉警报!”

    冯。罗严克拉姆上校咆哮着命令到,他作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条轻型巡洋舰逼到这种地步。

    “舰长!快看!那是。。。。。那里是。。。。是欧根亲王号!”

    就在凄厉的碰撞警报声在舰桥上回响起来那一刻,了望手也同时疯狂的叫喊起来。

    冯。罗严克拉姆连忙冲到装甲舰桥的了望孔前向着了望手手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在弥漫着硝烟的海面上,一条战舰犹如从天而降般出现在谢菲尔德的右舷,并且以让人难以置信的度疯狂的向着那条同样疯狂突进的轻巡洋舰冲去。

    漂亮的碎块黑白迷彩,高大的舰桥,桅杆上一面血红的帝国海军旗和一面漆黑的骷髅旗迎风飘扬。

    “冯。赫斯,你想干什么!”

    冯。罗严克拉姆上校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天啊!她想撞击谢菲尔德!欧根亲王号想撞停她!”

    一个副官反应过来后狂呼起来。

    谢菲尔德号甲板上已经没有活着的水手了,而且舰桥中的幸存者们现在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个近在咫尺的目标身上,舰桥上甲板的了望手这时也已经伤亡殆尽,所以没有一个英国人觉正在拦腰向自己冲来的德国重巡洋舰。

    欧根亲王号的主炮沉默着,犹如一条幽灵船一般一声不响的向着谢菲尔德号扑去。

    在距离谢菲尔德号舰体不到一百米的时候,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欧根亲王号突然拉响了所有的汽笛,随后舰桥上警报器出的尖利刺耳的碰撞警报声响彻云霄。

    被突如其来的巨响惊动了的瑞诺上校连忙跑到战舰右舷的观察孔前向外望去,进入他眼帘的是一艘庞大的德国战舰锋利的舰和巨大的炮塔。

    “啊,上帝!”

    瑞诺舰长颤抖着出了一声绝望的惨叫。

    下一秒,欧根亲王号的舰就狠狠的劈进了谢菲尔德千疮百孔的躯体。

    巨大的撞击力所造成的破坏就连沙恩霍斯特号上的水兵都能感觉得到。

    刺耳的警报声伴随着剧烈的金属断裂扭曲声,碎裂声回荡在海面,谢菲尔德被猛的横移了三十多米的距离,激起的海浪犹如一堵水墙高高耸起。

    欧根亲王号的舰深深的插入英国巡洋舰的舰桥下面一点的位置,扭曲的舰装甲钢板犹如怪兽的利齿一般向天空矗立着。

    所有人都被眼前惊天动地的一幕惊呆了。

    “万岁!”

    不知道谁先起的头,先是一两个,随后是几十,几百,最后整条战舰都沸腾起来。

    水兵们激动的向镶嵌在一起的两条战舰挥舞手臂。甲板上的水手忘了战斗还在进行,他们在战位上跳跃着激动的吼叫着。

    沙恩霍斯特上的军官们全体笔挺的站在各自的岗位上向着欧根亲王号高耸的舰桥敬礼。

    “万岁!欧根亲王号,万岁!”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