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幻界大武侠

第172章 幻魔老母    文 / 马良与美人鱼 更新时间: 2017-08-19 11:1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武幻魔女和嗔圭魔王,先前还是趾高气扬,现在却如坠冰窟。万万没想到,他们心中那最尊第一的魔尊,居然会化为一具尸骸。落得如此悲惨!这怎么可能!?

    可是,在经过一番详加辨认后,从头到脚,从衣服,身体,到面部,直到最后看到魔尊五指紧握的幻魔令牌上,刻着的那个独特的“魔”字时,魔女和魔王,最终确认无疑,彻底被震颤。被惊得热血喷张,目露癫狂。

    看到这令牌,嗔圭魔王更是目露精芒。心中震颤。

    武幻魔女虽然样子古怪阴森,可他毕竟是个女人,看到***如此下场,不由的泪眼汪汪。哭痛起来。和嗔圭魔王,跪拜在地。

    嗔圭魔王颤抖着,从魔尊死去的五指中,拿出那枚幻魔令牌后,不由愤怒的站起身来。更是双手举过头顶,嘶声咆哮,复仇之心冲天而起,他面对这凄惨之状,他极为不甘,不由将仇恨的目光看向了三丈开外,闭目打坐着的神僧。

    就连枯木,蟹霸天,参天海,何一凡,天罡,在见到魔尊尸身后,也是心生惊恐,这实在太过恐怖,这到底是何人所为,竟能灭杀魔尊?这种难以表达的怯意和畏惧之感,使得他们的心情,瞬间翻江倒海,心里怦怦乱跳。

    可表面上,却尽量保持着平静之态。使的他们虽然是武幻界中排名前十的高手,同时又是九大联盟的成员。虽然久经沙场,历久弥坚,可是,看到最尊第一的魔尊的下场后,他们不由得面面相窥,齐齐将目光对准了打坐着的清佛神僧。

    贵皇后,黄象祖,李岚的心中震撼,恐惧,可也有惊喜。因为他们是背叛九大联盟者,若魔尊活着,他们难逃魔尊惩罚,此刻魔尊已死,他们自然惊喜。

    清佛神僧依旧在调养生息,刚才双手聚拢,口诵佛号之威,已消耗了他刚刚复原的一些武幻力,使得他仍要继续打坐修养。

    此时,神僧他只是用一种极为低微的声音,向着在他身边不足一丈之距的墨羽飞吩咐道:“墨羽飞,此刻你须护我全身,寸步不离。至少一炷香时间,不能令来犯者,伤我之身!否则为师我修养不足下,若被眼前强敌伤到,必有生命之忧!所以,切记护我身躯一炷香时间!”说罢,神僧不再言语。

    墨羽飞听到神僧之言,尽管这番话极为细微,此刻又距离一丈之远,可他依然听的非常清晰。因他念力强大,听力也自不弱。听到神僧叮嘱,也是双唇嗫嚅,用极微弱的细小声音回应神僧道:“徒儿谨遵师尊指示,我墨羽飞定当竭尽全力,保护师尊至少一炷香内,不让来犯强敌,侵犯师尊之躯!”说着墨羽飞便拉着李珊珊胳膊,快奔向神僧身前。

    这番话,在传到神僧耳中后,神僧微微点头。其身躯如陷入僵凝之态,极度收缩,此刻,很显然他已安心入定,全力调养心神。

    魔王魔女,蟹霸天,枯木等修士的目中,已尽显出对于墨羽飞和神僧的仇恨之意,和无限杀机。

    见此情状,墨羽飞冷哼一声,距离神僧近前,护住其身。显得极为警惕。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容神僧之躯,在他调养生息的这段时间内,受到丝毫伤害。

    李珊珊刚才还一头扎进墨羽飞怀里,此刻见危机当前,更是不再露怯,从墨羽飞怀中探出头来,一股从未有过的正色之态,一时流露在她脸上。为了助墨羽飞一臂之力,她真的没什么可在乎的。

    李岚看到爱女,这副为了情郎不顾一切的疯狂举动,他瞬间无语了!因为他看到了,他和珊珊他妈曾经的那段爱情史,正也有着,和此刻的墨羽飞和李珊珊的似曾相识之处。甚至更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岚无奈叹了口气,他本想阻止李珊珊站在墨羽飞身边,并把它叫到自己这边来的。可仔细一想:“还是我过去吧!我对这对年轻人投降了。另外,估计着魔尊极有可能被神僧所杀!我此时过去,和墨羽飞,珊珊,护住神僧。说不定,神僧静养下,突然威,就可灭杀蟹霸天诸人。这么做,才明智!”想到这,他大步果断的也走到神僧近前,无奈的瞪了李珊珊一眼。

    “爹爹,你终于肯过来相助神僧前辈了,其实神僧前辈是个好人,我们助他不会吃亏的。”李珊珊惊喜说道,话语间,带着聪颖。

    李岚扳起脸,低声训斥道:“这个道理不用说,我也知道。不过,珊珊你太任性了!怎么可以轻易随着墨羽飞的意思,也不通知我一声,就随他到这保护起神僧前辈来了,万一出现什么危险,你叫我怎么对的起,你死去的娘呀!”说到这时,李岚声色俱厉。

    李珊珊看到爹爹生气了,因为生起内疚感,忙说道:“是女儿一时鲁莽,以后不会这样冒失了!”

    墨羽飞也赶紧充满歉意回应道:“李前辈,这事不怪珊珊,真的怪我墨羽飞,想的不够周全。刚才走到神僧这里时,若是把珊珊,交付给李前辈手中,就对了。”

    李岚白了墨羽飞一眼,本想教训墨羽飞几句,可看到墨羽飞一脸虔诚之意,他话到嘴边,终究咽了下去。只是淡淡回了一句:“你明白就好。”然后不再多说。

    此时,黄象祖,贵皇后,也是快奔到神僧身前,他们已是涉世老手,对于形势的分析,确是相当的准确。他们也唯有靠近神僧,和神僧站在一处,才可能对抗蟹霸天,枯木,等强敌。

    而那些清佛***们,更是护在神僧的最前面。打起精神来。

    “神僧前辈如此高强的实力,又何必用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来保护?我看你们还是先保护好自己吧!”说话的正是嗔圭魔王。他此刻脸现仇恨,双袖一挥,随风转动间,一股八级巅峰的武幻力,已迎风招展,扑向护在,神僧最前面的那群清佛***面前。

    这些一路被追杀的清佛***们,虽然都不低于七级,可是,他们一路被追杀的体能大耗,狼狈不堪。此刻被嗔圭魔王的强力一袭下,最前面的十来个和尚,尽管奋力抗击,竟招架不住,而如同被狂风卷起千堆雪般,一个个再次狼狈的被卷在半空中,数息后,才重重摔落在地,口喷鲜血。

    后面的众多***们,虽然后续攻上,或拳或掌的极击出。可是,他们先前组成清佛念力阵,围困诸多区主时,武幻力几乎消耗绝大多数。再加上一路奔波的体能大耗下,虽然都是七级,却在战力上不足***。

    在武幻魔女和嗔圭魔王同时联手下,这些***们,显然脆弱太多。不多时,这近百众的清佛***们,全部被魔王,扫荡地下。一时伤痛下,不得起身。

    因,魔王魔女仇恨下,下手狠重,不留丝毫情分,这才使得他们瞬间,击败上百清佛***。

    眼见这一幕惨状生,护在神僧近前的墨羽飞面色阴沉,更为警醒。但他已被神僧吩咐,不允许他离开神僧躯体,否则,他早已不顾自己武幻力为零之躯,就算冒着生命之危,也得厮杀一番。

    可眼下,他只得乖乖的站在神僧背后。密切凝神观察着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

    可是,魔王魔女俩,已是恨意滔天的一步步逼近身前,蟹霸天,枯木,参天海,何一凡,天罡,也是紧随其后的大势压来。

    蟹霸天悻悻道:“想必清佛宗门的掌门,清佛神僧,此刻已是他神识和身体静养的关键时期,这一点,恰好说明,是他先前杀死了武幻魔尊。否则,这神僧,绝不可能就地打坐,调养生息。”

    这一语如惊天霹雷,听在武幻魔女和嗔圭魔王耳中,机灵灵打个冷战。他们俩,也早已怀疑清佛神僧了,可是,若不经神僧亲口吐露,印证出来,他们绝不会贸然寻仇。因他知道,清佛神僧武幻力之强大,除了死去的魔尊可与之相抗衡外,现场的这些众区主们,没有一个可以和神僧抗衡的。

    不过,事无绝对。此刻的神僧非常反常,必是重伤在愈之际。

    想到这里,武幻魔女和嗔圭魔王,身体微微颤抖着,嗔圭魔王更是激动开口,大声质问道:“神僧前辈,我师尊武幻魔尊,是不是被你所杀?由于我们没有亲眼所见,我们必须求证一下,还请明言相告?”这话中,虽称神僧为前辈,可语气中却带着无比的强硬感。

    嗔圭魔王更是,在耐心等待,等待着清佛神僧,一经开口承认是杀魔尊之凶手后,他自会当其冲的冲上神僧身前,用它致命一击,将神僧给灭杀,以报他***魔尊被杀之仇。

    当然了,嗔圭魔王也不是毫无心机,他早已清楚的看到神僧旁边的众多护持者。嗔圭魔王也已想好了,要利用蟹霸天,枯木,参天海,何一凡,天罡五位区主,对付贵皇后,李岚,黄象祖,墨羽飞,和李珊珊。

    哪知,神僧不言不语,如入死寂之境。

    嗔圭魔王和武幻魔女不禁瞬间大怒。他们等了半天,却等来了神僧的沉默相对。而且,神僧身体僵硬,面无表情。似是毫不理睬。

    气的嗔圭魔王再次嘶声咆哮道:“清佛神僧,你明明杀了我师尊,现在定是在和我师尊厮杀时,重伤了心神。你不肯承认,那好,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嗔圭魔王冲着蟹霸天,枯木,参天海,何一凡,天罡五位区主冷笑道:“各位区主身为联盟,这次也该帮我师尊之死,来复仇了。更何况,眼前天雾区,武鬼新区,棋幻区已成联盟叛逆之区。这些区主尤其该杀。你们不妨先帮着把贵皇后,黄象祖,李岚,墨羽飞和李珊珊这五个给灭了!剩下的那个神僧老头,就交给我和我师妹了!”说着,嗔圭魔王看向武幻魔女道:“你觉得如何!”

    武幻魔女眨了眨眼,忽然也是明白了些什么,冷声道:“很好,师尊的仇恨,就该由我们两个来处理。就让这些联盟区主们,把那些叛逆者,以及那个活腻味了的墨羽飞给处理了吧!”

    “好大的口气,你们两个无知小辈,以为我们会听从你们的随意指挥,你们按照辈分,都该称我们一声师叔,师伯才是,此刻应该我来指挥你们才是!”说话的正是蟹霸天,他纵声狂笑起来,紧接着又道:“况且我身为武幻界第三大区,巨蟹区区主。有我在这,岂容得你们两个小辈,在这胡乱指点。虚张声势!”他说着,又是大笑。

    可是,他的笑容刚刚弥漫开来,那嗔圭魔王似乎早就知道他们绝不服气。更不会听从指挥。所以,早在他说出指挥这些区主们的话时,他早已暗中捏碎那枚幻魔令牌。

    原来,这枚令牌不仅是身份象征,更是一枚指令玉简,通过捏碎之后,可传出出幻魔区的紧急指令来。

    正当他捏碎这令牌时,一道浑浊的青光,化作无数丝丝缕缕的光线,从这令牌上散出来。片刻就消失远去。

    直至这丝丝缕缕的青色光线,在传入到幻魔区内,一处阴森幽静的山洞内时,竟一直钻入这洞穴之内。

    这洞穴空旷巨大,洞穴上之山,正是幻魔山。洞***,那无数的丝丝缕缕的青光,正步入这洞穴深处,钻入一处极为隐秘的府邸之中。

    这府邸中,幽冥昏暗不见光亮。一位老妇正盘膝打坐的静养其身。她面目模糊,看不清任何表情。

    可那,无数的丝丝缕缕的青色光芒,瞬间钻入其内,映入她心田内时,这老妇,双目顿时精芒大闪,怨气滔天。

    她那原本毫无表情,模糊不清的苍老面孔,此刻,竟因为这无数的丝丝缕缕的青芒,所传达的讯息,给瞬间扰的心神大乱。使得她在这一刻,看起来狰狞无比,那怨憎恶毒的表情,无比清晰的被勾勒出来。

    此人,正是幻魔区区主,武幻魔尊的母亲:幻魔老母!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