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谋杀?(上)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11:5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徐峻非常愿意继续完成这场已经演变为个人表演的检阅,但是将军与元帅们却没有这种想法,他们绝不允许德国的领袖再继续待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中,徐峻只好无奈的放弃了自己的打算。

    谁都看的出检阅现场的秩序现在已经处于失控的边缘,没有人敢保证在那群狂热的军官群中没有潜伏着另一个想要谋害元的英国间谍。

    在周围将军元帅们的极力溶给那些军官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机会。

    在被一群将军与官员们簇拥着离开那片空地之前,正在拼命散着“王者之气”的帝国***者再一次回过身来向那些军官们挥手告别,脸上还带着那种灿烂的微笑,结果让那些狂热的军官们当即全体“虎躯一震”随后再一次出了海啸般的欢呼声。

    帝国领袖对自己最后表演的效果非常满意,他洋洋得意的带领着在那些军官眼里已经沦落为路人甲乙丙丁的将军和元帅们扬长而去。

    由于生了那种严重的“意外”,统帅部原本准备的***后续活动当即就被全部取消了。

    原本冯。布劳希齐元帅打算让元立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甚至准备亲自带队护送元前往统帅部大本营,但是被徐峻以突然感到有些累想休息一下为理由一口拒绝了,于是所有将领和官员们只好陪着帝国元回到他的专列上休息。

    “嗨。莱茵哈特!”

    站在徐峻办公车厢门口的警卫旗队士兵利落的持***敬礼。

    徐峻冲那个年轻的卫兵点了下头,年轻的士兵连忙走上一步为元打开了车门。

    “哦?你怎么在这?事情都处理完了吗?”

    徐峻走进车厢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办公桌前沙上的魏尔勒,这位参谋长阁下现在正悠闲的捧着一杯咖啡阅读着放在茶几上的几份文件。

    “欢迎您回来,我的元!”

    见到徐峻进来,魏尔勒连忙放下手里的咖啡杯从沙上站起身来点头致意。

    “坐,魏尔勒,你那边的事情都解决了吧。”

    徐峻把军帽摘下来递给了一旁侍立着的生活副官冯。帝森豪芬,随后一边解着军服的纽扣一边快步的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就像我们计划的一样,我的元。”魏尔勒微笑着回答到。

    “是么,我很高兴。”

    徐峻脱下了军服随手往办公桌边的文件柜上一扔,然后一下子瘫坐在那张精美的古董椅上。

    “这回可真是把我给累坏了。”

    “我的元,是否要我给您泡杯茶或者咖啡?”

    忠实的生活副官走到徐峻的身边从文件柜上拿起了那套漂亮的元帅服随后恭敬的问到。

    “哦,我现在想喝点酒,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再弄点冰块过来。”徐峻舒服的靠在柔软的椅背上懒散的回答。

    “遵命,我的元,还是您昨天喝的那种吗?”

    徐峻点了点头,生活副官优雅的点头致意后走出了车厢。

    “我的元,我想我现在应该向您表示祝贺了,您再一次掌控住了一切,而且还是用这种乎常人想象的方式,我对您的勇气与智慧感到无比的钦佩。”魏尔勒坐在沙上微笑着说到。

    “不用再奉承我了,参谋长阁下。这和我事先想的完全不一样,我从来没有想到这次要冒的风险竟有那么大,说实话,我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了,这种运动实在对心脏不好。”

    徐峻拿起办公桌边的手巾抹了把脸随后站起身来向着魏尔勒走去。

    “我的元,不管怎么说,您还是成功了,我想我们现在可以考虑怎样从这件事情上再榨取更大利益的问题了。”

    魏尔勒欠了欠身给徐峻让出了位置。

    “先让我喘口气,魏尔勒。你不知道当那两个***对着我冲过来时我心里有多紧张,虽然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当我现自己面对着两支***喷火的***口时,任何准备都是无济于事的,我当时差点就要落荒而逃了。”徐峻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随后在魏尔勒身边坐了下来。

    “这是人的本能反应,如果当时换做是我的话,我不敢保证自己能做的比您更好。再说,您不是没有逃跑么,光凭这一点就足以向大家证明您拥有越常人的勇气了。何况您从这次经历中所获得的回报也足以弥补您所受到的惊吓,我相信凭借这次经历,您在德**队和人民中的威望将达到一个更高的层面,事后您从这次刺杀中所获得的***利益也将是无法估量的。”魏尔勒神采飞扬的说到。

    “呵呵,魏尔勒,我刚刚现原来你竟然这么会安慰人。”徐峻笑着拍了拍魏尔勒的肩膀。

    就在这时,车厢的门轻轻的被敲响了。

    “元,冯。布劳希齐元帅与约德尔将军想见您。”门外卫兵大声的通报到。

    “请他们进来。”徐峻站起身来拉了拉自己有点褶皱的衬衫,一旁的魏尔勒也连忙跟着站了起来。

    “我的元!”

    冯。布劳希齐与约德尔两个一进门就恭敬的立正敬礼。

    “我的总司令阁下,作战局长阁下,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徐峻点头还礼后微笑着问到。

    “这个。。。。”

    冯。布劳希齐看了看身旁的约德尔,随后一脸尴尬的说到。

    “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只是想来看看您,向您表示衷心的慰问。”

    “是啊,在统帅部组织的欢迎会上竟然生了这种可怕的事情,我和总司令官阁下都担负有无法推卸的责任。我的元,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来向您表达我现在心中的那种内疚与惶恐之情。”约德尔接着说到,作战局长饱满的额头上现在挂满了汗珠。

    “嗯,这件事情的性质非常的严重。”徐峻淡淡的望着他们,两个人的额头顿时就冒出了更多的冷汗。

    “但是。。。。”

    徐峻故意顿了一顿,冷眼瞟了一下两个部下,约德尔的神情还算镇定,不过徐峻现他的裤腿正在不正常的抖动,而德国武装部队总司令冯。布劳希齐元帅那张紧绷着的脸也已经有了间歇式抽筋的迹象。

    “你们并不用担心需要承担什么责任,毕竟我还站在这里,并没有被那两个刺客杀掉。”

    “我的元,这个。。。。”

    “我看我们不要站在这里了,两位先坐下吧。”徐峻打断了冯。布劳希齐的话,他回过身走到沙边坐了下来。

    “谢谢,我的元。”

    一直站在一边的魏尔勒为战战兢兢的总司令官和作战局长拉过了两把椅子,两个将领拘谨的坐在了徐峻的面前。

    “啊,魏尔勒将军,你也在这里,真是好久不见了。”

    冯。布劳希齐和约德尔这时候才现魏尔勒的存在,看来他们真的是过于紧张了。

    “呵呵,总司令官阁下,作战局长阁下,好久不见了。”魏尔勒微笑着点头致意。

    “好了,大家都很熟悉,所以不用再客套了,现在说正题吧。”徐峻打开面前茶几上一只镶嵌着精美银质花边的楠木雪茄盒,从里面拿出了一支雪茄。

    “最上等的雪茄,从一条英国运输船上缴获的,只弄到三盒一百五十支,海军专门给我送了过来。”徐峻把雪茄盒递向忐忑不安的两个下属。

    “这个。。。。谢谢,我的元,我很久没有吸这种烟了。”冯。布劳希齐恭敬的从盒子理拿了一支雪茄。

    “谢谢,我的元,这几天我有些感冒。”约德尔摇着手拒绝了。

    “那要注意身体啊,约德尔将军。好了,我知道你们现在非常紧张,换做是我也会一样。”

    徐峻把盒子递给身边的魏尔勒,随后拿起桌上的一只打火机点着了雪茄。

    “我不会为此而责怪你们的,我从来就不曾怀疑过你们两位对我的忠诚,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你们是我在统帅部里最信任的人,我怎么会因为这种蠢事而处罚你们,而且在以后很长一段日子里我还要依靠你们的能力与忠诚来完成德国复兴的事业呢。”

    徐峻悠悠的吐出一团清烟后笑着说到。听到徐峻不准备追究他们的责任并且还保持着对他们的信任,冯。布劳希齐与约德尔同时松了一口气,现场的气氛顿时缓和了下来。

    “您真是个仁慈的领袖,我誓会我将竭尽全力来帮助您完成您伟大的事业,我的元。不过,您真的不对这件事情感到生气吗?要知道这可是英国人策划的专门针对您的有预谋的卑鄙刺杀,您准备怎样报复那些卑鄙的英国人?而且按照我的经验,这件事情一定还牵涉到我们内部的某些叛徒,因为这种刺杀如果没有内应而想要成功的话完全是不可能的。您就对此这么不在乎吗?还是您有另外的打算?”

    冯。布劳希齐似乎想试探一下徐峻的态度。

    “我非常在乎,我的总司令官阁下,我不但在乎而且还为此感到无比的愤怒。前面我还在与魏尔勒参谋长谈论此事,我认为那些与此有关人员的责任必须要追究,而且还要施以最严酷的惩罚,对英国人,也对我们内部的叛徒。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到德意志的尊严!一个由外国***策划的针对于一个帝国元的刺杀就如同当着全世界的面在这个帝国的国民脸上抽上一个耳光一样,这是对德国全体人民的侮辱,也是对于我们高贵的战斗精神的公然践踏,对于这件事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罢手,必须要让那些罪犯受到应有的惩罚。”

    统帅部两巨头连忙表示对元决定的强烈支持,虽然他们现在并不清楚元嘴里那些罪犯究竟是什么人,不过估摸着应该是那个岛上的某些***吧。

    “我已经布了严密调查此事的命令,现在宪兵部已经开始对所有在场的军官展开调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我的元,我们一定会揪出所有和此事有关的罪犯,我向您保证,我会亲自来负责此事,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冯。布劳希齐大声的说到。

    “是的,我的元,我们已经把所有在场的人都控制起来了,我们在外围防御的部队内部的侦询也正在展开,竟然让这些刺客这么公然混进宪兵队列,冯。博克将军已经下令逮捕了他的宪兵指挥官,必须要有人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我的元,请您给我们一些时间,我们一定会将这件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这也关系到德国6军的荣誉。”约德尔接着说到。

    “不过,有个问题从一开始就困扰着我。。。。”

    冯。布劳希齐有些犹豫,他一边说眼睛还一边瞟着约德尔。

    “我的总司令官阁下,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徐峻微笑着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随后看了一眼魏尔勒,魏尔勒立即微笑着对着徐峻点了点头。

    “你想问我为什么在那种射击下都没有受伤是不是?”

    “这个。。。。我实在很疑惑,我的元。”冯。布劳希齐恭敬的点头回答。

    “呵呵,我想有同样疑惑的人一定不止你一个吧。”

    “的确,虽然我当时用神迹来解释这件事情,不过您也知道。。。。”冯。布劳希齐苦笑着说到。

    “我的总司令官阁下,看来我不得不告诉你***了。神迹。。。。呵呵,这怎么可能。不过元帅阁下的急智在这件事情上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徐峻站起身来走向办公桌。

    “神迹,如果真有神迹存在,这个世界上也就不会有战争了。”

    徐峻打开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盒子和一个文件夹。

    “冯。布劳希齐元帅,约德尔将军,下面你们所听到和看到的都属于***,这件事情只有我最信任的几名手下和参与此事的人知道,全德国加起来都不到十个。所以请你们必须严守这个机密,因为这件事情如果泄漏出去将会给德国造成非常严重的损害,这一点你们必须记住了。”徐峻把那份文件和小纸盒放在了茶几上。

    “我的元。我明白***的含义,请您相信我的忠诚。”约德尔大声的说到。

    “元就是因为相信我们的忠诚才会把这个机密告诉我们的,约德尔将军。我们应该感谢元对我们的信任。”冯。布劳希齐接着说到。

    “好,你们可以把桌上的东西打开看了。”

    徐峻向两人扬了扬下巴。

    “这个是。。。。***?”

    冯。布劳希齐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那个小纸盒,结果现里面全是锃亮的******。布劳希齐从纸盒里倒出一***拿在手里仔细观察着,可是无论他怎么看这都是一普通的******。

    “您的观察力真是敏锐,呵呵,这的确是***,我的司令官阁下。“

    徐峻笑着从一脸疑惑的冯。布劳希齐手里接过那***。

    ”不过这并不是普通的***,这是帝国保安局的那些专家们搞出一项没用的明,不过现在看来,这东西简直天生就是为了这次刺杀而准备的。你们看。”

    徐峻捏住那***闪着金属光芒的弹头随后用力一碾,接下来的事情让两位将军元帅们差点惊掉了下巴,那个弹头在徐峻手指的碾压下碎裂开来,一撮撮黑色的粉末在从徐峻的手指间飘落到茶几上。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这是全型空包弹,我的总司令官阁下。”

    徐峻得意的说到。

    “这些***的弹头是由火yao压制成型的,外面再涂上了一层几乎可以乱真的金属色涂层。这种***的弹头在射出***口前就已经在***膛里燃烧殆尽了,没有弹头的***是无法伤人的。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会安然无恙了吧,我的总司令官阁下。”

    徐峻掏出手帕擦掉了手上的火yao残屑。

    “我明白了,我的元。不过您前面说这种***是专门为了这次刺杀而准备的,这一点我有点不明白,您能解释的更具体一些吗?”约德尔从纸盒里倒出一***仔细的放在眼前观察着。

    “因为这种东西除了蒙骗一些愚蠢的刺客之外毫无用处。”

    徐峻笑着说到。

    “这种***原本是准备让那些情报员当训练弹使用的,海德里希那个***认为这种可以以假乱真的外形可以让他的情报员在训练时更加有实战感,而且还可以在某些特定的场合欺骗那些不知情的敌人,有时候这可以让那些情报人员保住一条性命。可是没想到的是由于弹头上的涂层无法让弹头做到彻底的密封,所以这种***根本就无法长期保存,只要遇到阴雨潮湿的天气,这种***就会因为受潮而失去作用。所以这种东西只能被当作垃圾扔到了一边。”

    “我终于明白了,我的元,您一定是收到了有人要冒充宪兵刺杀您的情报,所以早就让人把宪兵武器里的***换成了这种空包弹。这真是让我没有想到,您已经早就做好了准备,看来我们的调查工作也是在浪费精力,我想您一定早就查出参与这件事情的相关人员了吧。”约德尔苦笑着说到。

    “错了,我并没有把所有宪兵的***都换掉,事实上只有那两个刺客的武器里才装了这种***。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的确对这件事情了如指掌,这个刺杀计划从一开始就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中,甚至我还亲自参与了这次刺杀计划的制定。”徐峻淡然的笑着说到。

    “您的意思是说。。。。这次的刺杀完全就是您一手安排的?难道那两个刺客是您的人?我的元。您让我更糊涂了,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冯。布劳希齐听完徐峻的话被吓了一跳,他扬着眉头疑惑的问到。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怎么会安排一场自己刺杀自己的闹剧呢,你难道认为我是这么无聊的人吗?”徐峻冷冷的望着冯。布劳希齐。

    “这个。。。。对不起,我的元。”

    “不过,也不能说你说的完全不对,我的总司令官阁下。确实的讲,我只是从某些方面参与了这次针对我的刺杀行动。不过一开始的策划者与实际的操作者却是海峡对面的英**情6处。这是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现在看来。。。。我是最后的胜利者。”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