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一百九十七章 宴席庆祝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19 12:2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一次,李植的十六个营长基本上都升为了百户,五十多个连长全部升为总旗。㈧ ㈠中文』网李植的下属们分到了新的官服腰牌,当了更大的官,都是一阵兴奋。几十个下属换上了新官服站在院子里,看上去济济一堂。

    李植让人买来了羊肉、***肉、蔬菜和烧酒,又从酒楼里雇了个厨子来做菜,晚上大家大吃了一顿庆祝。

    酒过三旬,李兴喝得醉醺醺的,搭着李植的肩膀说道:“大哥,我从来没想过我能做个正四品的大官哩,真是吓死我了!那时候家里还不上肖家的银子,我还以为自己下半辈子就是做仆人的命了!”抬起头来怔怔地看这夜空,李兴说道:“都正四品的大官了哩!我也该找个媳妇了,大哥帮我相一个?”

    李植说道:“我也不知道谁家有好姑娘,你自己找媒婆去说!”

    李兴看着李植问道:“大哥,以后还会升官不?”

    “很快又要升了!”

    李兴喃喃说道:“那我得找个门当户对的。”

    二叔李道夹了一口菜在嘴里咬着,侃侃说道:“李兴你说的对!娶妻要慎重!这正妻一娶,再娶女人就是妾了,正经出身的姑娘都不愿意嫁做妾的!想再娶个好的也娶不到了!我要是知道自己这么快就升官,我就不娶我家里那位了,该找个更漂亮的!”

    李道的话引起众人一阵声讨,众人都说这话说得不对,糟糠妻不可弃!要罚他酒。尤其是郑开成,叫得最响,要李道喝三杯烧酒。

    李道斜着眼睛看了看郑开成,骂到:“郑开成你敢说你没有后悔?你要是知道自己这么快升千户,你会娶你媳妇?不找个更好的?”

    郑开成啐道:“我早就算到跟着大人会有今天,娶媳妇时候就一切尽在计划之中!哪像你这样骑驴找马?”

    众人听到这话都楞了楞,琢磨郑开成这么高风亮节?说的是真是假。

    郑元喝了一口烧酒,感慨说道:“跟着大人!如今的日子以前真不敢想啊!我家媳妇又怀孕了!说不定这次我要儿女双全了!说出来不怕大家笑话,以前我家穷,和媳妇都不敢合房。结婚十年都没有孩子!”

    郑开成啐道:“如今你是千户了,不但可以合房,还可以娶个小妾了!”

    众人又是一片哄笑。

    刚升为百户的薛三库举杯朝李植说道:“师长,以前我是家族里最穷的一个,一直没钱娶亲。如今跟着你干,如今我是家族中最出息的一个,媳妇都找好了,亲戚们都羡慕我。师长我敬你一杯!”

    李植把酒杯盖住,说道:“别!你们自己喝,别敬我!”

    薛三库不放过李植,说道:“师长你喝半杯,我喝一杯。”

    “半杯也烧肚子啊!”

    到了最后,李植还是被下属们敬了几十杯,喝了不少酒,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起来。

    第二天晚上,李植又振作精神,去赴兵部尚书杨嗣昌的宴。

    杨嗣昌家在城西一个巷子里,那一片附近都是朱门华屋,峻宇雕墙,显然都是高级官员的宅邸。李植找到杨嗣昌家递上名帖,便被门人带着进了杨府,到了正堂。

    正堂上,杨嗣昌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李植,杨嗣昌站起来迎接。李植见兵部尚书这么客气,赶紧上去和杨嗣昌行了礼,把礼单送了上去。

    杨嗣昌接过礼单看了看,见上面有近千两的财货,笑着说道:“家中宴席,参将何需如此破费?”

    李植笑道:“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两人分宾主坐下,说了些闲话。第二次见面,两人不怎么熟悉,说的都是些场面话,没什么内容。等了一刻钟,保定巡抚丁魁楚也来了。

    三人这才入了宴席,开始晚宴。

    晚宴十分丰盛,有鱼翅羹、炙蛤蜊、酒糟蚶、烧鹿肉等,看得李植很有食欲。

    杨嗣昌和丁魁楚倒是熟悉些,说得话也比较有内容。丁魁楚是个极会说话的,席上拐弯抹角地拍杨嗣昌马屁,让杨嗣昌十分高兴。丁魁楚说到最近的安o庆大捷,把功劳都安在杨嗣昌的运筹帷幄上面,倒把坐在一边的战将李植忽略了。

    李植也不计较这个,埋头吃菜。他吃了半天,突然听到杨嗣昌问道:“参将带兵打仗实在是威风,老夫佩服。参将觉得如今形势,如何才能平靖四方?”

    李植愣了愣,咽下一口鱼翅,斟酌着用词说道:“如今武官**,无心提高战力。要整顿风气,选取合适的清官带兵,让武官少吃空饷少喝兵血,让士兵能够后顾无忧专心训练战斗。同时要改变军中私分战功的陋习,让优秀的将领能够脱颖而出。这才能提高军队战斗力,平贼退奴。”

    听到李植说反对军中私分战功,杨嗣昌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李植,沉默了许久才说道:“参将所言有理,然而整顿风气阻力重重,非一蹴而就。如今征剿缺饷,此又如何?”

    李植想了想说道:“要向商人、士绅和宗室要钱。如今穷人承担全国的税赋,而商人不纳税,士绅宗室不交赋。奸民都把田产‘诡寄’在士绅宗室名下,也不纳田赋。而这些诡寄的田地该交的田赋全部压在老实农民身上,更让穷人困苦。如此下去,不但朝廷收不到税赋,而且还会逼迫穷人投贼。”

    “只有让商人交税,国家才富。要让士绅和宗室一体交赋,田赋才能公平,穷苦百姓才能逃脱破产命运,不再从贼。”

    杨嗣昌听到李植的话,笑了笑,说道:“参将所言有理,但是让商人交税让士绅宗室交赋,运行起来更是阻力重重啊!”

    李植拱手说道:“这便是大司马和朝中诸公该解决的事情了。”

    杨嗣昌哈哈大笑,没有说话。

    李植笑道:“我说的是酒桌上的玩笑话,大司马听了付之一笑也就算了。”

    说完这话,三人就不再议论国事。李植又敬了杨嗣昌和丁魁楚几杯,便起身告辞了。那杨嗣昌十分看得起李植,一直把李植送到门口才回去。李植见兵部尚书这么重视自己,也十分高兴,和杨嗣昌作揖告别。(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