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190章 挑拨,布局    文 / 迪巴拉爵士 更新时间: 2017-08-19 12:2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方醒和纪纲在神机营的外面碰面的事情没几个人知道,也没人去传播,所以很快就消散了。? ?? 

    天气渐冷,关外的瓦刺人也消停了不少,可朱棣的情绪却一点都没随着局势的缓和而消退,反而是更加的亢奋了。

    “瓦刺缺粮了?”

    朱棣看着跪在地上的纪纲,嘴角抿紧,眼中闪烁着一股火焰。

    我需要战斗!

    大明需要战斗!

    纪纲伏身道:“是的陛下,瓦刺人今年和阿鲁台几次小冲突,虽然取胜,可却因为兵力调用过大,牛羊的长势不大好。”

    报应啊!

    朱棣心中喜悦之极,然后难得的给了送来好消息的纪纲一个柔和的表情。

    纪纲窥看到这个表情后,就装作犹豫的模样说道:“陛下,臣……”

    朱棣嗯了一声,纪纲急忙惶恐的道:“陛下,臣近日听到了一种传闻,恐有侮圣听,不知该说不该说。”

    朱棣最烦的就是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态度,他握着朱笔的手腕都绷紧了。

    “陛下,有人说,聚宝山千户所就在聚宝门外,而且还不是掌握在可靠人的手中,一旦生变,恐皇城……”

    “滚!”

    朱棣的声音听不出喜怒来,纪纲急忙叩,然后***着出去。

    大太监在边上暗自冷笑:你纪纲以为陛下是傻子吗?

    不说神机营就在离聚宝山不远的正阳门外,光是皇城周围的兵力就能让万人以下的敌军突袭不成,倒折把米。

    而且刚才纪纲的话里有挑拨朱瞻基和朱棣之间关系的嫌疑,要不是朱棣对朱瞻基没有猜疑,那就不是一句滚了。

    要知道朱棣是推翻自己的侄子上位的,所以他对宗室的管理很严格,建文帝手中没有完成的削藩在他的手里基本上是大功告成了。

    所以目前的朱棣根本就不会想到会有朱家人敢有谋逆之心。

    大明和唐朝时不一样。

    唐朝时,世家门阀林立,人家根本就看不上所谓的皇家,在编写世家谱时把李家的排名拉到了后面,李世民还没辙,最后还是武则天用铁腕解决了皇家地位不高的问题。

    所以李隆基这位踩着武后扫清的道路上位的皇帝很得意,享受了许久的荫萌,随后却被安禄山把他从梨园中惊醒。

    而大明之前的世家门阀早就被***的铁蹄扫光了,留下了一个相对安稳的环境给施政者。

    李世民干掉自己的兄弟上位,而且还软禁了自己的老爹,这导致他在当时读书人的眼中就是个笑话。

    所以所谓的唐宗根本就不敢展露一点暴戾出来,不然史书上他就是弑兄囚父的渣渣,这也让魏征得以青史留名。

    而朱棣却不同,他是在侄子削藩的逼迫下起兵,而且上位后不断的打击蒙元残余,为以后大明的边疆提供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

    我在为大明戍守国门!

    这就是朱棣的底气所在!

    纪纲觉得自己最近很不顺,所以就去了诏狱。

    诏狱中,解缙依然在读书。由于皇帝还没决定他的生死,所以他得以享受着相对安稳的条件。

    “解学士好雅兴啊!”

    解缙看到纪纲后,把书本一合,叹道:“扰人兴致,果然是不读书!”

    这是纪纲今天受到的第三次羞辱,他的牙齿咬得嘎嘣响。

    “你且好自为之!”

    “你且好自为之!”

    丢下这句话,刘奎觉得有些口渴,只是顾不得喝水,因为夜禁的时间就要到了。所以他赶紧丢开那个痴缠的女人,疾步走了出去。

    刚走出大门口,刘奎被一个匆忙奔跑的男子给撞了个满怀。

    “大胆!”

    刘奎觉得自己的手臂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的生痛,不禁就想抓住这个看不清面目的男子。

    “对不起大爷,马上就要夜禁了,小人急着回家,得罪了。”

    男子把手收在身后,惶恐的解释着,然后在刘奎抓住自己之前,一溜烟就跑了。

    “站住!”

    刘奎想叫人抓住男子,可一想身后院子里的‘风光’,这才恨恨的跺跺脚,然后又顺着屋檐下朝着家中牛车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秦淮河里流光溢彩,随着接近夜禁时间,许多灯笼也逐渐熄灭。

    该走的早就走了,而敢不走的,依然在画舫上流连。

    “快走,晚了就等着五城兵马司的人抓吧!”

    一艘依然大胆亮着灯笼的画舫前,两个男子正满脸急色的朝前走去。

    “怕什么?这条船不就是还亮灯的吗?”

    “你懂个屁!那是因为赵国章在上面!”

    “赵国章?就是那个锦衣卫千户?”

    “他家中的小妾下午跟着人跑了,难道还有心思在这玩女人?真是胸襟宽广啊!”

    两个男子疾步从几匹马的边上走了,引了几声低嘶。在画舫边上守卫的锦衣卫不禁失神,然后又失笑。

    “开什么玩笑,谁敢!”

    锦衣卫的名声赫赫,哪个敢诱拐他们的女人!

    可当一匹马疾驰而来,并且骑士根本就无视这名锦衣卫冲上了画舫后,事情好像不大对了。

    “什么?”

    片刻后,衣衫不整,愤怒的赵国章从画舫上下来,匆匆的上了那匹被那两名男子靠近过的马冲了出去。

    牛车在缓缓而行,刘奎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有些亢奋,而且似乎看到了佛祖来接引他。

    难道这就是我平时虔心于供奉佛祖的好处来了?

    刘奎躺在车里嘿嘿的笑着,目光没有焦距,脸上带着癫狂之色。

    “时间对得上吗?”

    夜风中,方醒就在崔八巷的巷尾阴影处站着,身边的是辛老七和方五,还有几名家丁正在巷子口隐藏着。

    辛老七低声道:“少爷,时间上应该是刚好,就算是出现了偏差,我们也能延缓一方的度。”

    “很好!”

    黑暗中,方醒的眸子隐晦不明。

    “那个小妾真的跟着自己的情人跑了?”

    方五答道:“少爷,本来那小妾就是赵国章抢占的,这次有了我们在暗中的帮助,她当然愿意逃出去,此刻***概已经出城很远了吧。”

    方醒笑道:“果然都是人才啊!”

    热衷于权势者,鲜有不好女色的。

    而赵国章和刘奎显然不是例外,两人都是其中之恶鬼,不然方醒也不会想着顺手把刘奎拖进来。

    远处突然闪了几下光,辛老七沉声道:“少爷,他们来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