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夜幕杀机

253.有区别    文 / 没有彩蛋 更新时间: 2017-08-19 12:4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冷面抵达案发现场的时候,一旁收音机里传出了女高音歌唱者高亢动听的音乐,给血淋淋的凶杀现场制造了一种诡异恐怖的气氛。

    双目无神的周雅***儿妞妞孤零零一人坐在客厅的餐桌旁边,仿佛吓傻了一般,面对他人的询问一言不发。

    书房内,血液从书架上滴落,浸湿了下面铺散一地的书籍。

    周雅美的尸体平躺在地,双手捂在了已经瘪下去的空荡荡胸口,脸歪向一边,皮肤纸白,双目圆瞪呈死不瞑目状。

    “把那个该死的收音机关掉。”

    刑侦队长烦躁的冲手下吼道,然后脸色麻木的进入案发现场,虚拟游戏中短短的两天时间之内,他已经见证了四起死状恐怖的凶杀现场,这在他近30年的人生当中,还是第一次碰到。

    案发现场就位于周琛明的家中,如果王富春的案件只是让冷面初步锁定了周琛明就是本次案件的主谋,那这次周雅美的死,就让他确定以及肯定了自己的这个怀疑。

    死者和凶手之间的关系是父女,受害人都是凶手身边的人,包括前面死亡的3人,他们都因为***而联系在了一块儿。

    事实上,冷面在后续的一番调查后得出,被害人与被害人之间也是同样存在交集的,比如:在陈升的‘借钱人’名单中,就出现了老板王富春,而金兰心又是王富春的***之一,周雅美更是和***三人都认识。

    如果他们一开始就能将注意力集中在寻找逃生者队友,那局势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一边倒。

    可话又说回来,***和他们逃生者一样,也有着一层身份做为掩护,而且就位于几人所认识之人的名单之内。

    因为这一点,每一位逃生者其实都会心存一定的疑虑,怕自己贸然的去和他人建立联系,会很不凑巧的正好撞上由***扮演的角色,那就等于是自己撞上刀口。

    所以,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加上受到出现的角色支线任务吸引,导致了所有逃生者都在各自为战,这就失去了组队对抗***的这一层优势。

    ……

    “死者周雅美,死因是心脏中刀,后被凶手将整个心脏挖出,死亡时间应该是发生在三个小时之前。”

    负责尸检的警员已经完成了手头的工作,向冷面汇报道。

    在三个小时之前……

    那会儿冷面都还未接到上一个死者的报案***呢,而根据当时尸检接过,被害人王富春的死亡时间也就在警方抵达现场前一个小时左右,当时是由进入办公室催促老总前去开会的女秘书发现并报案的。

    凶手作案的频率有点高,看似有种完全不用去顾及对手侦查的霸气,可实际上他作案的过程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一切给人的感觉都像是老早就策划好的一般。

    尤其是在杀人顺序的安排方面,对方做的就相当的有心机,明明身为凶手女儿的目标近在咫尺,理应是最容易下手的对象,但考虑到首先处决身边最亲近的人会更易招致警方怀疑,***因此狡猾的将这个目标排在了后两位处决。

    这些细节在冷面的细想之下浮出水面,让冷面内心再不敢小瞧对手,并觉得这个扮演凶手的***玩家心思缜密的令人可怕!

    “现场还发现了这两样东西。”

    有手下将古代书籍和那份遗嘱交到了冷面手中。

    古书上的内容只能看懂一小部分(就是被阳花之语破译的一小部分,逃生者之间可以共享),书中扯到了‘道教’、‘飞升’之类玄之又玄的内容。

    而遗嘱上,受益人的名字栏签的是一个叫做‘周扬’的名字,根据调查得知,这个周扬是嫌疑人周琛明领养回来的养子,现年28岁,是外省某著名考古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

    出现的这两样东西应该都是跟***案情背后***相关的线索,但冷面这时候已经被对手狡猾可怕的作案能力所震慑,搅乱的心绪不宁,他没能做到通过判断阳花之语生前待在这间书房内的目的,来发现古书的破译之法。

    至于这份奇怪的遗嘱,则更让心烦的他感觉到有点没头没脑。

    他现在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根本都没办法安静下来好好思考,其实在他得知自己是这局游戏仅存的逃生者,已经孤立无援时,他就已经变得有些自乱阵脚了。

    “我们还从附近的居民口中调查得知,案发当时他们还听到有人在大声的呼喊救命。”

    这时候,负责向周围人调查案发当时情况的警员也在这个时候回来,向冷面汇报道。

    “是了……周围的邻居,可能会存在着目击者……那么有人知道周琛明的去向吗?或者习惯去什么地方吗?”

    刑侦队长连忙接着询问,但手下警员们却纷纷摇头,表示并没有打听到这方面的线索。

    不知道凶手的行踪这点,在一瞬间又将事情变得棘手起来。

    这个场景的地图虽然不大,除了宁江公园、信义药物公司大楼、警局、周琛明家附近、几条开放的街道外,就还有几名受害人的家或者是一开始的出生点,***玩家再怎么躲藏,也躲不到这几个区域之外的地方,但真要主动去搜查对方所在,那这麻烦还真是不小。

    其实冷面也明白自己并不需要主动去寻找凶手,因为他自己也是四名受害者之一,***想要完成主线任务,迟早是要找到他头上来的。

    可现在这种被动等待对手上门的局面着实有些难熬,冷面更希望的是把游戏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不是像一只羔羊似得,任由对手前来宰割。

    ……

    离开了案发现场,从位于小区的那栋筒子楼里出来,冷面注意到外面的天色已近黄昏,时间大概是傍晚17点钟左右。

    周围围满了前来看热闹的居民,纷纷对着三楼的案发所在地指指点点。

    冷面深吸口气,平复一下内心的烦躁,正准备步入一辆警车,回***局去。

    但就在临上车前的一瞬间,他的眼角余光忽然捕捉到在人群当中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牧师服的家伙一闪而过。

    “这是第三起宗教组织活动吗?也罢,就算这局游戏逃生失败,至少也要把角色的支线任务给完成了。”

    前面就说过,他这个角色的支线任务比较简单,仅仅是驱散出现在宁江市中的3起宗教宣传的活动,这个任务虽然无法让刑侦队长的小弟全权***,却可以找手下警员参与,帮忙一起抓人。

    眼见手底下的人正在忙着驱散现场围观的群众,冷面觉得仅仅是抓住一名信徒也不存在什么难度,便又从警车内走出,朝着人群中那个穿着黑色牧师服饰,背对着他的人走了过去。

    “这里禁止宗教宣传,走,跟我回警局去。”

    冷面上前拿手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另一只手则摸向腰间的***。

    牧师打扮的家伙回过头,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脸上的皱纹深刻,面容和蔼,看上去人畜无害。

    “警官,我不是在这里进行宗教宣传……”

    老者嘴上弱弱的辩驳,但面对刑侦队长递过来的***,还是不敢违抗的伸出了半握成拳的双手。

    “呵……你们这些人我这两天见的多了,不都是跑街上来宣传你们的神怎么怎么的善待世人,让人信教之类的言论嘛,千篇一律,你跟他们又有什么区别。”

    冷面不以为意的冷笑一声,***已经搭在了老者的手腕上。

    “我跟他们是有区别。”

    “哦?你倒是说说区别在哪儿?”

    冷面在一开始听到这话时并没有多想,但等到间隔了一秒钟之后,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猛地抬头看向对方。

    “区别就在于……我是来要你命的!”

    随着牧师打扮的老者一字一句从口中说出了冰冷言语,冷面注意到了对方的手腕猛地一抖一松,一股细微的粉尘便迎面扑了过来。

    糟糕!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