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我的邻居是女妖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你的眼神,让我很不放心!    文 / 傲无常 更新时间: 2017-08-19 13:0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王焱喘着粗气,缓缓醒神过来。咳嗽了两声,虚弱地说:“安歌姐,辛苦你了。”他很开心乌雅安歌没有头脑热,冲动行事。而是克制住了一切情绪,隐忍到了最后,动致命一击,成功解决了危机。

    “傻瓜!”乌雅安歌强忍着落泪感,低声轻斥,“你太拼命了。”

    “呵呵,不拼,不拼我们都得死。”王焱咧嘴轻松地笑了笑,颤巍巍地掏出了块大白兔奶糖。

    乌雅安歌一把抢了过去,亲手剥开后塞进了他嘴里。

    甜甜的滋味,让王焱的情绪松弛了些,强烈的疲惫感潮水般地袭来。躺在乌雅安歌怀里,很柔软,很舒服,昏昏欲睡。

    “吱吱~”小雪貂不依了,趴在王焱胸口上,舌头在他脖子上不断地舔着。毛绒绒的尾巴,在他胳肢窝里挠来扫去。

    “好痒好痒,我投降了。”王焱边抿着大白兔奶糖,边哭笑不得的投降说,“咱们家小雪也很辛苦。”

    吱吱~喳喳。小雪貂这才傲娇地横了乌雅安歌一眼,以示挑衅。

    妖女小三,听到木有?大哥哥说的是咱们家小雪~~本小姐的正房地位,是坚决不会动摇的。

    ……

    “哗啦啦~”

    寒潭里传来一阵水波激荡声,一大一小两道人影浮上了水面。被尸童子弱小身躯顶在上面的尸道人,面色惨白至极的一把揪住了寒潭边的杂草,回身向尸童子抓去。岂料这一抓,却是捞了个空。

    尸童子孩童般的身躯,缓缓向寒潭内沉去。

    寒潭的水十分清澈,尸道人清楚地看到尸童子的脸上,洋溢着一丝满足而欣慰的表情。但是那副表情,已经彻底凝固在了他的脸上。

    “师兄!”尸道人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一跃而下要将尸童子捞上来。

    “唉~”一声叹息中,金甲尸将及时赶至。揪起浑身湿漉漉的尸道人,将其甩在岸边,“你不准动,***救他。”

    言罢。金甲尸将跃进了寒潭里,不多会儿,寒潭水面炸裂,水珠纷纷如落雨。金甲尸将抱着尸童子冲出寒潭,落在了岸边。伸手一探尸童子的气息。

    “金师叔!”虚弱无比的尸道人,紧张万分地连爬带滚而来,“师,师兄他,他怎么样了?”

    “唉!”金甲尸将神情复杂地重叹了一声,“回天乏术了。”

    尸道人如遭雷轰,嘴唇颤抖着摇摇欲坠←你最近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等待局里对你的处置方案。”

    金甲尸将嘴动了一下,却最终没有说话,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安歌姐,其实若非金前辈暗中放水,恐怕结果难以预料。”王焱打圆场劝说道,“尸童子才是罪魁祸。所有的一切祸端都是他惹出来的。”

    顿了一下,王焱从安歌那里拿来了“玄尸舍利”,嘿嘿一笑说:“金甲尸将,还不快快听令。”

    金甲尸将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手一扬,凌空将‘玄尸舍利’擒了回来,嘲讽说:“你这小子真是诡计多端。炎尊大人如此一个高风亮节,刚正不阿的大英雄,怎么会教出你这么个徒弟?”

    这句话,差点就把王焱给呛死。你说我足智多谋倒也算了,可炮叔哪里高风亮节?哪里刚正不阿了?说得跟真的似的。他老人家干的那些勾当,说的那些话,就连自己这个晚辈都觉得无地自容,好羞耻好羞耻!

    “小子,我宗传承宝贝‘玄尸舍利’的确能强制命令我。但有个前提,他必须是我玄尸宗的***。”金甲尸将把‘玄尸舍利’戴在了昏迷的尸道人手指上,叹息说,“我宗人才凋零,只剩下这一根独苗了。希望他能振作起来,把玄尸宗扬光大。”

    这一幕,看得王焱眼馋不已。这一次尸道人虽然损失惨重,却是得了一个a级的尸傀,实力反而飙升了一大截。真是叫人既同情又羡慕。

    “好了,本座要去处理尸童子后事了,两位请自便。”金甲尸将一手抱起尸童子尸体,一手扛起尸道人,神色有些凄凉道,“你们放心,本座断然不会离开玄尸谷。之后敬聆国非局的处置方案,是生是死,绝无怨言。”

    “等等!”乌雅安歌出言阻止,“嘶”的一声,她毒蝎般的尾巴竖了起来,脸色冷漠道,“尸童子的尸体由你去安葬,我没有意见。但是在此之前,我必须彻底检查以确定他的真正生死。另外,他的所有随身物品都属于我们的战利品。”

    “你!”金甲尸将勃然恼怒,“你莫非不信本座?”a级强者的气势,陡然暴起,铺天盖地的威压向乌雅安歌席卷而去。

    乌雅安歌被压得***半步,表情却浑然不惧,扬着凶厉的蝎尾说:“信与不信又有什么用?我们国非局做事,自然有我们的规矩。尸童子犯下弥天大案,如果我不能真正断定他生死,就任由你把他带走。这既不合情,又不合法,更对不起死去的同事。金尸傀,如果你执迷不悟,我就只能选择把尸童子尸体带回局里了。”

    金甲尸将脸色阴晴不定,最终还是妥协了。把尸童子的尸体,先放在了地上,冷哼不满说:“你尽管检查吧,不过回头我会向国非局总局写信,投诉你野蛮执法,戮尸泄恨。”

    “随便。”乌雅安歌冷漠地回了一句,扬起蝎尾狠狠扎中了尸童子的心脏,致命毒素一股脑儿注入了他心脏。如此一来,不管他是真死还是假死,都肯定是彻底死透了。

    她这才舒缓了下凝重的表情,尾针一挑,把尸童子的储物戒指勾了过来。

    这是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战利品,怎么可能浪费?乌雅安歌收好了储物戒,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本来按照道理,我得拿他项上人头去祭奠孙兄的。不过我们是国家公务员,行为处事要合情合法。哼,就当是便宜这头恶魔,死了还能留个全尸。金前辈,你可以带这***的尸体走了。”

    “哼!”金甲尸将不满地哼了一声,扛着尸童子和尸道人,飞身离去。

    等他走了之后,乌雅安歌再也撑不住了,虚弱着摇摇欲坠。王焱和她互相扶持着,一起坐在了寒潭边上的一块青石上,各自松下了最后一口气。

    所有的危机,都已经彻底解决了。

    两人就像是劫后余生一般,回想起来仍旧心有余悸。今天这一战,可谓是惊心动魄,凶险之极。只要稍有差错,就极有可能全军覆没,还给***带来巨大的隐患。

    王焱和乌雅安歌互相对望了一眼,俱是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惊魂未定之色。

    “安歌姐,你先吃块奶糖定定神。”王焱剥了粒奶糖给她。

    乌雅安歌没有接奶糖,俏脸微微一红,媚眸俏生生地横了他一眼,轻啐说:“你这么心急做什么?”

    “唔?”王焱瞪着无辜的眼睛,表情微微错愕,自己心急什么了?

    “你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吧?”乌雅安歌妩媚的脸颊上,浮上了两抹醉人的红晕,星眸在他赤~裸的胸膛上轻轻一扫,声音轻颤而有些犹豫。

    王焱被她看得一激灵,急忙把胸脯拍得啪啪作响,干笑着说:“安歌姐你放心,我年轻,身体倍儿棒。”拍胸的动作,扯动了受损严重的肌肉组织,疼得他心底直抽抽。只是基于男性好强的本性,他不能在安歌面前示弱而已。

    “唔,那就好。”乌雅安歌贝齿轻咬着嘴唇,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轻轻俯下娇躯,玉唇轻启,含住了那枚奶糖。舌尖在嘴唇上轻轻一撩,随后媚眼如丝般地勾了过去,呢喃说,“小焱,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你放心。”

    嘶~王焱倒吸了一口冷气,上半身后仰,小心肝噗嗵噗嗵乱跳了起来。安歌姐,拜托!你不用每次吃奶糖,都吃得那么**暧昧吧?还有,什么叫你放心?你这眼神和动作,实在叫我很不放心啊。

    乌雅安歌娇躯往前一压,隔着几公分就要压到王焱身上了。指尖在他胸膛上轻轻画着圈。丝丝麻痒的感觉,如电流般地涌向王焱心头!让他内心深处,禁不住地一阵颤悸。

    ……(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