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二百零四章 锦衣卫韩金信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19 13:0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坩埚钢的需求,在一点点酵。㈧㈠中ΔΔ文网

    武清县的陶老二是个铁匠,前几天从几个外来客的手上拿到了一小块钢锭,半斤,说是李家精钢,让陶老二试用。还说如果用得好,可以到天o津城东李家的店铺里买更多的,一两五钱银子一斤。

    陶老二用铁锤敲了敲了那块钢锭,觉得质量还不错。他一时兴起,拿这钢锭做刀口,配上几斤毛铁做刀背,做了一把斩骨刀。

    别说,做出来的斩骨刀质量可以。陶老二讨来根***腿骨试了试刀:只看到手起刀落,那***腿骨就被切成了两端。再看那斩骨刀,刀口依旧锋利,没有钝口。

    这李家精钢,确实很不错。一两五钱银子一斤,倒也不算贵。

    陶老二拿着这把斩骨刀去菜市场,找到了卖肉的黄屠夫。

    “黄屠夫,我卖把斩骨刀给你!”

    那黄屠夫眼睛一翻,粗声粗气地说道:“我有斩骨刀!哪里要买你的?”

    陶老二说道:“我这把刀好,节省你工夫!”

    那黄屠夫大声说道:“我的斩骨刀是苏钢做的,你的刀钢能比苏钢好?”

    陶老二笑了笑,把自己的斩骨刀递过去说道:“你试试便知道!”

    黄屠夫接过斩骨刀,左右看了看,就从肉摊上抽出一根***肋骨出来。他一刀下去,就看到那***肋骨被轻松切成了两片。再看那斩骨刀,安然无恙。

    黄屠夫说了声:“还不错!”

    他又抽出一根***大腿骨出来放在案板上,举起斩骨刀瞄了瞄,一刀砍了下去。只听到嘭一声,那刀切开了***大腿骨,切进了案板里。那***大腿骨被切成了两半,断口光滑锋利。

    若是寻常钢铁做的刀,这一刀下去刀口就要卷曲。即便是苏钢做的砍骨刀,这一刀下去刀口也得稍微砍钝了,要磨刀了。但黄屠夫拔出这把刀来看了看刀口,却见刀口上一点卷曲或者砍钝的痕迹都没有,依旧锋利,不由得惊喜说道:“可以啊,陶铁匠,你这把刀不错!比苏钢做的刀还强一点。哪来的好钢?”拍了拍手,黄屠夫说道:“你这把刀多少钱?太贵了我可买不起!”

    陶老二笑道:“不是好刀我能来找你?不收你多钱,一两银子一把!”

    黄屠夫听到陶老二的话愣了愣,也不讲价,从摊位下面摸出一两碎银子交给了陶铁匠,说道:“好说,陶铁匠,以后有好东西还找我!”

    陶老二知道黄屠夫觉得便宜,所以付钱这么痛快。毕竟这刀比苏钢做的刀的还强,而半斤苏钢就要一两二、三钱,做出来的刀具自然也比较贵。李家精钢半斤只要七钱五分,算上几分银子的生铁,做一把刀成本不过八钱,陶老二能赚二钱银子。

    这买卖不赖,一个月做几笔陶老二能赚一两银子。

    不说别的,就武清县这些屠夫和酒楼厨子,恐怕都会喜欢这李家精钢做的刀。陶老二暗道要去天津买他十几斤李家精钢来,做成刀具卖出去。

    ####

    十一月十日这天,天气已经很冷了,晚上水塘里已经结了冰,这一早上还没化。早上天不亮时候下了一点雪星,不过天一亮就停了。李植穿着袄子,正在官厅三堂翻看店铺里的汇报。

    十天下来,李家精钢卖了一千多斤←一个月能卖一万斤,对目前的***不满足。李植正在那里琢磨怎么扩大***,却看到李兴哈着寒气走了进来。

    “大哥,你这里有暖炉,当真温暖!”

    李植问道:“你不去训练士兵吗?怎么有空来找我!”

    “选锋团都是老兵了,每日训练有营长看着就行,不需要我盯着!”

    坐在椅子上,李兴随口说道:“大哥,你知道不知道,井边坊的韩叔媳妇死了!”

    李植愣了愣,问道:“怎么死的?”

    “冻病了,不停咳嗽,后来就病死了,才三十多岁哩!这韩金信以前还是锦衣卫百户哩,如今竟沦落如此。”

    李植想起了这个韩金信。

    这人是天津本地人,听说祖父还是个进士,做了礼部侍郎。不过他父亲挥霍无度,把家里的钱财都用光了。这个韩金信本来依靠祖荫当上了锦衣卫小旗,天启年间他亲近阉党,一路提拔为锦衣卫百户。谁知道天启皇帝一死,阉党土崩瓦解,崇祯皇帝大力清算阉党份子,这个韩金信就被扫地出门。

    韩金信是阉党余孽,名声在外。天津前后两任巡抚贺世寿、查登备都是清流,最恨阉党。贺、查两人掌管天津,天津的体系内外都对阉党余孽极为排斥,恨不得杀之而后快。这个韩金信顶着阉党名号连活计都找不到,全靠典当以前的家当过日子。开始时候他仗着有些家底还能过寻常百姓生活,但想不到朝廷对阉党的仇视十年如一日,他家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十分的凄惨。

    他妻子病死,也算是意料之外却又情理当中的消息了。

    以前这个韩金信没事时候喜欢站在坊里呆,对儿童十分和蔼。李植小时候没少和他玩闹,还吃过他的糖。此时听说他家的惨境,不禁有些同情。

    李植想了想,对李兴说道:“你叫韩金信来,我找个事情给他做!”

    李兴说道:“大哥,他可是阉党!你收留他,巡抚那边会怎么想?”

    李植啐道:“阉党怎么了?你小时候和他玩闹时候怎么不说他是阉党?”

    “小时候不懂事。”

    “你叫他来!”

    李兴无奈,领命出去了。到了下午,李兴就把韩金信带来了。

    那韩金信穿着一身旧棉袄,能看出来那旧袄子外面是绸缎质地的,大概还是十年前做的。此时袄子上面却满是破洞。大概是因为没人接济,家里打补丁的碎布也找不到。他留着长长的胡子,加上长期营养不良脸色黄蜡,三十多岁人看上去和四、五十岁一样。

    大概是因为丧妻,他的神情十分沮丧,目光呆滞。他走路时候驼着背,眼睛一直看着地上。一直走到李植跟前他才抬头看了一眼李植,跪了下去。

    “罪民韩金信见过参将大人!”(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