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我的邻居是女妖

第两百零五章 你们成亲吧!    文 / 傲无常 更新时间: 2017-08-19 14: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旭日东升,清澈的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晒在床上。

    王焱一把将小雪貂从脖子上扒拉了下来,这小东西,真是越来越没睡相了。王焱伸着懒腰,脑袋还有些昏沉沉的,看来昨晚喝得实在太多了。

    他依稀记得,和小兔妹妹还有闻人蔷薇一起玩三人斗地主,赌注是农民输了罚一杯酒,地主输了罚两杯酒。而且大家都只能靠体质硬扛,不准用法力啊真气之类的玩意散酒。

    一开始大家玩得还很矜持,结果越玩越奔放。喝到最后红酒不过瘾了,开始换度数高的洋酒。幸好玩到深更半夜时,小兔妹妹率先扛不住了,现出了原形。

    她变成了一只可爱的大白兔,然后在房间里蹦来跳去,玩得很嗨。

    呼!

    王焱吐出了一口浊气,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不由苦笑了起来。这小日子过得,可真是精彩啊。一想到昨晚小兔妹妹现出原形后的可爱憨态,他的嘴角就忍不住微微抽搐。

    “吱吱~”昨晚一起疯玩的小雪貂,也是有些宿醉未醒,撒着娇扑到了王焱怀里,挂在他脖子上不肯下来。毛绒绒的尾巴在他脸上扫来扫去的挠痒痒。

    “嘿,你这小东西还真是越来越皮了。”王焱哭笑不得的拎起了它尾巴,幸好这小东西道行还浅,将来要是化了形还得了?

    蓦地,一个苍老悲愤的声音陡然响起:“臭,臭,臭小子,你你你,你放开本王的乖乖孙女。”

    那声音,就像是一道惊雷般在王焱耳畔响起。

    吧嗒!

    小雪貂掉在了王焱肚皮上,然后它“吱”得一声高亢的尖叫,嗖得一下钻进了毛毯里。它那模样,像是听到了这世界上最恐怖的声音。只是,这小东***得也没水准了。半截***和尾巴,还露在外面呢。

    王焱也呆住了,这是什么情况?生了什么事情?本王,本王是谁?与此同时。一把重型战锤出现在了他手中,坐在床上,目光警惕地四下扫量,精神力全启,将整个房间都笼罩了在内。

    不过。说话的人呢?

    偌大的房间里,空空荡荡,没有半个人影子。难道,对方会隐身术?

    “臭臭臭小子,你眼睛长天花板上了吗?”床沿下,传来那个苍老而愤怒的声音,“本王在这里。”咄咄,两下木棍戳地板声响起。

    王焱翻身一瞅,表情瞬间凝固了。

    只见一只肥嘟嘟的大号松鼠,正站在床边。用很愤怒的眼神盯着他。

    如果仅仅是只大松鼠倒也罢了,关键是它还穿得挺人模狗样。衬衣、马甲、领结一样都不少,下半身是一条笔挺的西裤和铮亮的大头皮鞋。那张松鼠脸上,左右对称的长着三根长长的胡须,胡须明显精心打理过,油光贼亮,须尾微微向上翘起。

    它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老式的无框眼镜,头顶一撮黑色的毛向后梳了个油亮亮的大背中分头。一爪背负在身后,一爪拄着根绅士拐杖。眼镜片下的眼神。愤愤地盯着王焱。

    虽然它外表是一只大松鼠,可浑身上下,充满了***时期留洋老学究的范儿。

    “这个……”

    王焱揉了揉眼睛,纳闷的自言自语:“难道昨晚喝得实在太多了。我现在还在做梦?松鼠?真是很奇怪,我的梦境里怎么会出现一只大松鼠?真是太……”

    “啪!”

    大松鼠气得六根胡子一翘,也不见它有什么动作,拐杖就敲在了王焱的脑袋上,苍老的声音愤愤地说:“大松鼠?本王揍你这个没大没小的臭小子。”

    “哎哟!”王焱摸着脑袋,摇头疑惑道。“很痛的样子,难道真不是在做梦?我说,你是哪位啊?就这么出现在我房间里,真是很没礼貌啊。”

    “你这臭小子才没礼貌呢。”大松鼠拐杖又一扬,啪得一下又打在王焱脑袋上,抬着下巴,一脸傲娇地说,“这天大地大,本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还用你这臭小子来管吗?”

    王焱的脑袋虽然吃痛,但心里却一寒。第一棍子倒也罢了,权当自己没看见。可这第二下,王焱明显已经觉察到大松鼠动了手,却还没来得及反应,脑袋上就又挨了一拐杖。

    高手!

    看来这只自称本王的大松鼠,真的不是一只简单的大松鼠。凭自己如今纯阳神功第二层,综合评价大概达到c+级的实力,竟然连对方怎么出手的都没瞅见。

    “这位,呃,前辈……”王焱不敢造次,弱弱地低声问,“请问您造访我家,所为何事啊?”

    在国非局里待久了有一样好处,就算生了再不可思议的事情,也不会觉得大惊小怪。别说一只大松鼠了,就算是头霸王龙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王焱觉得自己也能坦然接受。

    “所为何事?本王还想问你,你这坏小子赤身裸~体着,和本王的宝贝乖乖孙女一起躺在床上所为何事?”大松鼠似乎很激动,六根胡须都高高翘起,扬着拐杖气得浑身抖。那模样,仿佛王焱如果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拐杖就得敲下去,让他尝尝苦头了。

    “前辈且慢动手。”王焱举手投降,汗然说,“误会,这一切都是误会。我床上就我一个……呃……”

    话才说了一半,王焱就停下来了,然后眨着眼睛看了看大松鼠,转过脑袋瞅了瞅缩在毛毯里,半截***还露在外面的小雪貂。他的嘴角,开始微微抽搐了起来。过了几秒钟后,他才一把拎起了小松,不,小雪貂的尾巴,硬生生的把它给拽了出来。

    “吱吱~”

    小雪貂羞答答地叫了两声,两只毛绒绒的爪子捂住了脸。

    “呃……呵呵。”王焱额头一滴冷汗滑落下来,嘴角抽搐着干笑,“这个,前辈。您说的宝贝乖乖孙女,不会是指这只吧?”

    “啪!”

    王焱话音刚落,脑袋上又是挨了一下。惹得他心头也毛毛的,紧握战锤。如果不是顾念着,这老怪物有可能是小雪貂的家人……

    手一松,小雪貂挣脱了出去。

    它吱吱喳喳了两声,像一道闪电般的飞扑进了大松鼠怀里。一对前爪张得开开的,紧紧抱住了大松鼠,然后嘴里蹦出了一连串抑扬顿挫吱吱喳喳声。

    “哼!你,你还知道有这个爷爷?”大松鼠老脸板着,全身都在颤抖,显然被气得不轻。用拐杖连连戳着地板,咄咄咄个不停。

    王焱眼角微微颤抖,这只大松鼠再戳下去,这实木地板就得报废了。

    “吱吱。”小雪貂身躯一窜,啪啦到了对方后脖子上去了,小脸蛋挂着迷人可爱,讨好的笑容。在大松鼠脸颊上亲昵的蹭着,“喳喳。”

    这种撒娇方式,是小雪貂常用的招数。但是很明显,对这只大松鼠特别管用。没过几秒钟,那只板着脸准备生会儿闷气的大松鼠就宣告投降,拐杖一丢,回头宠溺地抱住了小雪貂:“我的宝贝乖乖孙女哟,爷爷也好想你。”

    王焱眼神有些直,还真是……小雪貂的爷爷!

    前些天好像还听炮叔提过,管小雪貂的爷爷叫貂爷。看来,这只大松,不,大雪貂应该是只生猛的角色。

    两只雪貂,亲昵了会儿后。貂爷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一板,咳嗽了两声,威严地说:“小雪,先给爷爷下来,爷爷有话要问你。”

    小雪貂似乎还是有些畏惧大雪貂怒的,老老实实地跳了下来,双爪负在背后,扭扭捏捏地站在了地板上。

    貂爷捡起拐杖,一手驻地,一手背负。眼神很严肃的盯着小雪貂:“爷爷问你,你和这臭小子是怎么回事?”

    说话的同时,“唰”地一下,拐杖头指到了王焱脑门子前。出手度之快,王焱依旧难有反应,不由心头惴惴,一滴冷汗从滑向了鼻尖。不过心头倒是不怕,这貂爷只是误会了而已。

    自己向来对小雪貂照顾宠爱有加,当做宝贝一样呵护的。说不定因为自己宠爱小雪貂,人家貂爷一高兴,赏自己件神器装备呢。呵呵!

    “吱吱~”小雪貂娇羞地捂住了脸,扭着腰背了过去。羞羞地,轻轻地喳喳了两声。

    王焱脸上的笑意僵住,嘴角微微一抽,心头直凉,你这小东西这是什么表情?别整得一出好像是某个千金大小姐,对穷小子芳心暗许的羞人模样啊?貂爷会误会的!

    貂爷全身颤抖不已,拐杖缓缓地放了下去,仰着头看着天花板,良久之后悲呼了着:“苍天啊,大地啊。我大雪山一脉,怎么会出了你这么个!这么个!这么个,唉!”

    一连三个惊叹号,充分表达了貂爷心中的悲愤不平和道不尽的委屈苍凉。最后那个“唉”字一声叹息,充满了对乖乖宝贝孙女的不忍斥责,又哀其不争。

    王焱汗水滴答,脸颊上的肌肉不停地抖动,这,这是什么情况?

    “唰!”

    貂爷拐杖又是指向了王焱的额头上,貂爷一脸威仪,不容置疑道:“臭小子,换做本王年轻时候的小暴脾气,你纵然有一百条命,现在也已经尸骨无存了。给你一个机会,你们成亲吧。”

    成,成亲吧!

    这三个字,就像是道惊雷打在了王焱耳朵边上,隆隆回音不绝,久久缭绕消散不去。

    ……(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