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225章 我的目标是你的上司    文 / 迪巴拉爵士 更新时间: 2017-08-19 14:1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爷,您不吃饭吗?”

    谢文通出门时,他的妻子诧异的问道。? ?? 

    “我有事出去一趟。”

    谢文通的脚步虚浮,刚出大门就看到了一辆马车。

    方五鬼魅般的又冒了出来,“谢大人,我家少爷就在车上。”

    谢文通想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就上了马车。

    车里的方醒正在看书,书的封皮是‘尚书注’,让谢文通的心中暗自敬佩。

    看看人家方醒,明明断了科举之路,可依然是勤学不辍,怪不得能当皇太孙的老师啊!

    “来了…”

    方醒念念不舍的合上书,书本合上的瞬间能看到几个字:奴体力不支,亲哒哒……

    这文人写书,果然是荡而不yIn啊!

    比以后那些通篇的嘶叫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谢文通忐忑的假笑道:“方先生此时还在城中钻研学问,真是吾辈的楷模啊!”

    方醒把书收起来,掀开车帘看了一眼外面,这才缓缓的道:“谢大人,你的死期到了!”

    “!”

    谢文通心中大骇,急切之下就想起身,结果就撞到了车厢的顶部,让方醒有些心痛。

    玛德!回家得检查一下被他撞裂了没有。

    谢文通一***坐下后,马上由坐改为跪,作揖道:“方先生,下官不过是听从上官的安排,罪不至死啊!”

    这时候的谢文通,满脑子想的就是朱瞻基。

    皇太孙要想寻个罪名干掉他,那真是太容易了。

    方醒看到这厮的嘴脸,不禁感叹着大明官场的堕落度之快。

    哪怕是老朱当年杀***杀的人头滚滚,可人的贪婪却是杀不绝的。

    大明现在有清官吗?

    肯定是有的,不过人数在以令人感动的度中不断减少。

    谢文通自己的***不干净,再加上有把柄落到了方醒的手中,所以连尊严都不要了,直接下跪求饶。

    丑态毕露啊!

    方醒捂着额头道:“你的手脚不干净,你的认罪书还在我的手里……”

    谢文通一个激灵,马上就俯身道:“还请方先生饶我一次,下官此后定当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色厉内荏的家伙!

    方醒担心夜禁,于是就道:“我不瞒你,这事我是不准备轻易放手,而目标就是你的上司……”

    原来目标不是我啊!

    死里逃生的谢文通来不及擦去冷汗,就赶紧表达了自己的忠心。

    “方先生,林致远此前用各种手段,曾经逼垮过三家酒楼,罪不可恕啊!”

    才三家?

    方醒以为起码得有十几家才对,不过林致远只是一介普通人,不值得在他的身上耗费精力。

    “口说无凭……”

    方醒幽幽的道,同时拿出了纸笔。

    谢文通接过纸笔,舔饱墨汁后,毫不犹豫的开始写苗远的罪证。

    方醒看着伏在车厢里奋笔疾书的谢***,不禁觉得人果然是开不得头。

    如果说谢文通的第一次交代是雏,有些艰难和麻烦,那么第二次他的表现的就像是个久经沙场的妇人,主动性多了不少。

    谢文通是苗远的亲信,不然这等凭着官身来讹诈人的事也不会让他来干,所以他对苗远同样是知之甚深。

    当看到一张纸都不够写后,方醒又递来一张纸,然后拿起写好的那张仔细看了起来。

    啧啧!好记性!

    上面写着苗远受贿,以及利用职权倒卖光禄寺物资的事项,细致到了一只鸡,一坛酒。

    而且上面连行贿人的名字和出处原因都有,简直都可以直接拿去审案了。

    谢文通用了三张纸才写完,签字画押后,他满心期待的抬头,却看到方醒正用一种毛骨悚然的眼神在看着自己。

    真***的恐怖啊!

    方醒相信平时谢文通在苗远的面前一定是谦恭而忠诚的,可当面对着威胁时,这人马上就换了副嘴脸,变化之快,让人吃惊。

    谢文通被这目光盯着有些难受,半饷才忐忑的道:“方先生,下官……”

    方醒面无表情的道:“你辞官吧,可保你无事。”

    任何一人看到这份罪证后,都不会认为苗远还能活下去,而作为他的亲信,谢文通当然难免殃及池鱼。

    谢文通从话里听到了不祥之意,顿时鼻涕就下来了,哀求道:“方先生,我真是冤枉的啊!这些事都是苗远做的,下官不过是经手了几次而已……”

    这人居然只流鼻涕而没有眼泪,让方醒有些恶心。

    “去吧,就按照我说的做。”

    方醒挥挥手,就像是赶走一只苍蝇。

    如果没有前面的一份签押罪状,方醒觉得谢文通今日不可能会交代。

    这就是钓鱼啊!

    一步步的把谢文通钓到了自己的手心里,最后重重一击,让他心神失控之下,只得屈服。

    包括今天在光线比较差的马车中见谢文通,这些细节都是方醒来前想好了的。

    和谢文通的失魂落魄相比,朱瞻基最近显得有些意气风。

    自从朱棣答应带他去北征后,同时也让他参与了一些政事。

    “德华兄,那些人虽说言语尊敬,可却对我有些轻视……”

    朱瞻基有些苦恼的道,顺手在盘子里拿起一块柿子干,用力的嚼着,一脸的深仇大恨。

    方醒懒洋洋的道:“在那些人的眼中,你不过是名新丁,***臭未干,如何能服众?所以啊,最后还是要用手段来说话。”

    朱瞻基努力的吞下香甜的柿子干,皱眉道:“可我初介入政事,不好大开大合,难啊!”

    方醒笑道:“你马上就要去北方,在走之前,给他们一个惊喜倒是不错。”

    听到方醒的话中有些言外之意,朱瞻基喜道:“德华兄,可是有什么好主意吗?”

    方醒呵呵笑着,拿出了两份供状递给朱瞻基。

    朱瞻基接过供状,开始看的是谢文清勒索威胁的那一份。

    “啪!”

    看完后,朱瞻基激愤的拍打着桌子,只是方醒却瞥到他拍桌子的手在微微颤抖,显然是拍疼了。

    “***之尤!”

    看到朱瞻基这般气愤,方醒在‘老怀大慰’的同时,也是劝道:“这种事到什么时候都少不了,平常心即可,你再看看其它的吧。”

    等朱瞻基翻看着谢文通的第二份供状后,顿时就傻眼了。

    居然是光禄寺?

    光禄寺是个油水丰厚的部门,每年里面产生的耗费不菲,有人从中肥私当然是不可避免的。

    “居然是苗远?”(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