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226章 他这是想把光禄寺给一锅端了吗?    文 / 迪巴拉爵士 更新时间: 2017-08-19 14:1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苗远这人长相很是儒雅,一看就是学问精深、道德高尚之辈。? ? 

    曾经见过他几次的朱瞻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人看着很和气,怎地居然会贪腐成了这模样?”

    方醒呵呵道:“这不奇怪,道貌岸然者并不少见,只不过你还缺乏认识而已。”

    此时的朱瞻基英气勃,可却少了些阅历,所以才会这般的惊讶。

    方醒缓缓的道:“人生而不同,有的人平日里修路怜老,有的人看着气质儒雅,让人如沐春风……可当他们脸上的面纱被摘取后,真面目能吓到你做噩梦!”

    来自信息爆炸年代的方醒在教导着朱瞻基。

    “不可被外表所迷惑,面丑心善者比比皆是……”

    朱瞻基点头道:“是了,以前被查出贪腐的官员,大多都是相貌堂堂之辈,可惜暗地里做的事却是肮脏得很!”

    “不过无需失望。”

    方醒起身拍拍朱瞻基的肩膀道:“当监察不力时,各种丑恶都会慢慢的出头,这再正常不过了。”

    朱瞻基初触政事,一下就被苗远的罪证给惊到了,心中有些不渝。

    “此等蛀虫,当诛!”

    明初对待贪腐的态度比较强硬,等到了朱高炽这里态度就有了很大的变化,他的心比较软,对待文官的态度也比较和气。

    方醒当然不奢望能影响到朱高炽,只是在朱瞻基这里,他却需要及早的熏陶。

    朱瞻基恨道:“怪不得我说光禄寺的饭菜几十年不变,原来他们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啊!”

    好吧,这娃看来对光禄寺的膳食已经是深恶痛绝了。

    方醒笑眯眯的道:“那还等什么?在走之前,把这只鸡给宰了吧!”

    杀鸡儆猴从来都是警告的最佳手段,朱瞻基心领神会的走了。

    书房里的方醒静静的坐着,想起林致远那笃定苗远一定能丙你这个冬天能过的不错吧!”

    “掌柜的,今日客人又少了一成。”

    林致远正想着晚点去一趟苗远家,把方醒的威胁告诉他,好及早应对,闻言就怒道:“别拿这等事来烦我!滚!”

    想到皇帝要带着朱瞻基出征,那么……

    天高皇帝远啊!

    林致远想劝苗远趁着这个机会把第一鲜给端了,等皇太孙回来时,事情已经尘埃落地,难道太孙殿下还会为了个酒楼不给苗远的面子吗?

    至于方醒,林致远摇头鄙夷道:“不过是个举人,仗着自己会些厨艺就以为了不起,难道你还真以为皇太孙是个贪图口腹之欲的人吗?”

    在林致远看来,贪图物欲的人是没有资格继承大统的。

    朱瞻基今天到了宫中,因为朱棣一直在处理政务,所以他干脆就到了太***中去混饭吃。

    见到大儿子到来,太子妃笑的连眼睛都看不见了。拉住他后,一迭声的吩咐人去看看小厨房。

    婉婉也巴巴的看着朱瞻基问道:“大哥,方醒可还忙吗?”

    最近几天太子妃没让她去方家庄,借口是方醒要参加北征,家里正忙着收拾行装,没时间陪她。

    朱瞻基心中有事,就敷衍道:“忙着呢!”

    婉婉噘起小嘴,拉着太子妃的袖子就不依。

    太子妃笑道:“罢了罢了,明日送你去一趟可好?”

    看到婉婉消停了,朱瞻基才问在边上装菩萨的朱高炽:“父亲,我这里有份供状,您看看吧。”

    朱高炽笑眯眯的接过几张纸,没过多久,那脸色就变了。

    在供状上,苗远贪掉的东西大到银钱和虚构采买数量,小到家禽肉类不一而足,反正就没有他不能贪的东西。

    蛀虫啊!

    睁开眼睛,朱高炽就摇摇晃晃的想起身,朱瞻基急忙上前扶着劝道:“父亲,这事还是交给我吧。”

    朱棣处理这种事肯定是快刀斩乱麻,可朱高炽却希望能不牵连***人,那么矛盾就产生了。

    朱高炽欣慰的拍拍朱瞻基的手,犹豫道:“你皇爷爷怕是要清理光禄寺了!”

    朱瞻基问道:“父亲,一个苗远必然不能独自贪腐,难道光禄寺就不该清理一下吗?”

    朱高炽苦笑道:“可终究太过了啊!”

    仁君!

    朱高炽从小就被儒家教育包围了,那些老师们在经历了朱元璋和朱棣的残酷手段后,都希望能把他培养成一代‘仁君’。

    朱瞻基不服气的道:“父亲,可放纵和宽恕却会助长这股子邪气,长此以往,将国之不国了!”

    朱高炽想起自己以前为那些官员求情,最后反而是适得其反的经历,就叹道:“也罢,此事你去和你皇爷爷交涉吧。”

    果不其然,当朱瞻基找到机会把供状递给朱棣后,宫殿内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

    良久,朱棣的目光从供状上转移开来,问道:“这些东西是谁给你的?”

    朱瞻基老老实实地道:“是方醒。”

    朱棣是担心孙子给人利用了,听到是方醒,再一结合这件事情的来由,心中不禁生出了些哭笑不得的味道。

    合着为了你一家酒楼,你居然就想把整个光禄寺端了吗?

    睚眦必报啊!

    不过这种性格朱棣喜欢,所以他当机立断道:“来人!”

    马上有侍卫出来躬身听命。

    “拿了光禄寺寺丞苗远!”

    朱瞻基有些好奇的问道:“皇爷爷,您为何不召锦衣卫呢?”

    等侍卫去了之后,朱棣才教导道:“凡事不可倚重于一人,当分而治之。”

    这就是分散权利和牵制的意思,朱瞻基想起太祖高皇帝杀胡惟庸的事件,心中有了些感悟。

    胡惟庸是丞相,权利很大,可这个权利却让他有些飘飘然了,最后生出了异心。但他面对的是开国皇帝朱元璋,这位历史上罕见的,以白手起家成就帝业的皇帝当然不会容忍,于是胡惟庸案就爆了。

    朱棣看到孙子一脸的沉思,就说道:“若是你看重一人,必不可让他置身于大权掌于一身之境地,否则……”

    胡惟庸当年就是大权系于一身,被这甘美的权利给***的想更进一步,最后只能到阴曹地府继续自己的大业去了。

    朱瞻基想起方醒,嘴角浮起一抹笑意,道:“孙儿知晓了,皇爷爷,这就是您不肯重用方醒的原因吗?”

    朱棣的表情愕然,然后抓起镇纸,想想会砸破脑袋,又换了支毛笔扔下去,喝道:“赶紧滚!记得晚膳和朕一起吃。”(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