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

第四十七章 把地狱炸上天    文 / 一吨大苹果 更新时间: 2017-08-19 14:1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东洋大阪,午夜时分。 大阪城中心外七十公里。

    这里有一座非常传统的古堡,据说是在东洋战国时代就已经流传下来的。白色的外墙与青色的琉璃瓦这么多年来不断的粉刷换新,让这所日式城堡看起来还是完好如新。

    这所城堡修建在重山之间,在原本的战国时代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地方。也是兵家必争之地。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所古堡的用处也逐渐被人所遗忘。不知是人为还是真的是人类本就是容易健忘的动物。

    这座漂亮的城堡明明距离东洋的繁华城市大阪并不远,但是却名声不限。

    绝大多数东洋人都不知道这座古堡的所在。也许是因为这座古堡在重山之间的关系?谁知道呢。

    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这座古堡的主人身份不一般。

    这座古堡的所有权在一个流传了近八百年的组织手上,而这个组织名称则是东洋地下世界大名鼎鼎的手和会。

    在东洋有一句话,白天的东洋由***管理,而夜晚的东洋由地下***负责。

    在东洋两大地下组织完成了对整个***的地下架空,让东洋***只能在白天行使自己的权利,而夜晚则是他们的天下。

    其中一个是管理着整个关东地区的矢志田财团,表面上是合法公司,但是实际上却是东洋地下***的领军人物,而这个集团的领袖矢志田真理子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另一个则是关西地区的领袖手和会。原本的领袖应当是吉昌刚信,但是这个倒霉鬼已经死在了纽约,在兽的事件中已经被李杰一掌打死。

    原本矢志田财团想要吞并手和会的一切产业,包括这座古堡。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手和会的原本领袖死了,但是新上任的领袖却更加厉害,手段也更加残暴。

    而手和会新上任的领袖,则是李杰一直在苦苦寻找的家伙,这个名叫金并的男人。

    身材高大的金并站在站在手和会古堡的天守阁上极目远望,仿佛在等待什么人的光临。

    “他还没有到吗?”金并询问着旁边的人。

    “还没有得到他到来的消息。”回答他的是金并的得力助手,靶眼。这个在自己的额头眉心纹了一个***靶的家伙性格中有一点扭曲和***。

    但是却是金并最好用的助手,也许两人在某个方面来说都是相同的。

    “你在等待谁的到来,金并。”一个威严而沙哑的声音从金并的身后传来,随着传来的还有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不知何时,这个天守阁内出现了九个人。

    领头之人身穿着绿色的披风,穿着一套全金属制作的战甲。这并不是托尼的钢铁战甲的设计。没有托尼斯塔克那样的花里胡哨,只是朴实的铁色。

    这件钢铁战甲的设计来源于它的主人,从里到外全是独立设计。

    冷清的月光照射下,战甲泛着寒冷的幽光。钢铁的面具遮住了这个男人的面容,只有一双眼睛还能透过面罩的缝隙看见。

    那种不带人间感情的眼神让像靶眼这种家伙都感到有些害怕。

    来的人正是拉脱维利亚之王,国君杜姆。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他的近卫队,身穿着强大的钢铁战甲。

    “欢迎光临,杜姆总统。我一直在等待着您的到来。”金并的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完全看不出他是美国地下世界,同时现在也统治了半个东洋地下世界的王者。

    “那么现在我来了,你准备好了吗?”杜姆的声音还是威严而冷漠。

    “而且相比于总统的称呼,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为博士,我是一名科学家。”杜姆纠正了一下金并的称呼。

    “当然,杜姆博士。非常感谢您的支持,如果没有您在背后的支持,恐怕我们的计划不会这么顺利。”金并跟在杜姆的身边,而靶眼则被杜姆的近卫队拦住了。

    金并带着杜姆沿着天守阁的台阶一路下行,一直走到这座古堡的深处。之后则是乘坐特殊的电梯下行了近五公里的深度。

    这里是手和会这么多年的秘密所在,也是他们所信仰的真神兽的所在。

    杜姆缓步走出电梯,这里有一个巨大而开阔的地下空间。手和会的阴阳师们有些颤抖的站立在两旁。

    一个巨大而深不见底的地洞在这空间的中央。

    数根巨大而粗壮的特殊铁链横亘在地洞的上方形成一个特殊的法阵,铁链上贴着密密麻麻的符。

    这些都是手和会的阴阳师们历代以来的秘传。

    “让我来看看他们的能耐。”杜姆站在地洞的边缘如此说道。

    “尊贵的大人,这样做很危险,现在我们已经失去兽了。这里没有能够***下面那些厉鬼的东西了。”一个年长的阴阳师说道。

    “我的命令你只需要执行,而不是质疑。”杜姆的声音冰冷。

    随着他话语行动的则是他带来的那一群近卫队,他们都装备了杜姆特别研的武器,热熔***。

    一***下去足以将一个人类瞬间汽化。哪怕是俄罗斯正面部队最强大的钢铁洪流都不可能对抗这种武器。

    因为热熔***击中装甲后所产生的热辐射足以杀死坦克内的车组人员。

    十个穿着这些装备的近卫队,足够干翻俄罗斯的一个坦克营,而且可以完胜。

    八名近卫队举起了自己的武器,这些阴阳师看起来知道这些家伙的厉害,很可能之前就已经见识过了。

    那些阴阳师战战兢兢的将封印在地洞上的铁链与符撤销。阴暗而残暴的气息开始从地下的深处涌现。

    仅仅是站在地洞的旁边都是一种折磨,因为地洞内散的能量有一种催人狂的意味。

    手和会的阴阳师们接起了结界,勉强的抵抗着从地底涌现上来的负面能量。

    但是看起来收效甚微,阴阳师们的抵抗越来越弱。当最后的结界破碎,地洞深处仿佛传来了恶鬼的嚎叫。

    也许并不是仿佛,而是真的有来自恶鬼的嚎叫。

    “看起来是真的,这里确实是地狱的一处入口。”杜姆丝毫没有担心自己安危的意味,他走到地洞的边缘向下张望。

    忽然一只红色的恶魔突然从地洞内出现。它长着神话传说中一样的蝙蝠翅膀,头上顶着恶魔的弯角。

    健壮的手臂和壮硕的身材,还有一条长长的恶魔尾巴。唯一和神话中不同的是,他并不是红色的皮肤而是黑色的。

    但是这一点都不能掩盖其***的本质。“人类的味道。”恶魔的嘴角挂着口水,口齿都不清楚了。

    不过即便是清楚也没用,因为他说的是恶魔语,在场之人恐怕并没有几人能听懂。

    不过杜姆不需要听懂这个恶魔再说什么。因为恶魔接下来的举动已经表明他要干什么了。

    他张开自己的双翼,呼啸着向离他最近的杜姆飞来。

    近卫队们的热熔***早已经整装待,在恶魔刚刚开始行动的时候,八支热熔***就已经火力全开。

    热熔***开始全功率的运行,嗡嗡的轰鸣声从***膛里传了出来。紧接着就是红色的死亡光束划破空气,在空气中留下一道被能量灼烧后的气味与轨迹。

    “人类的武器对恶魔没有任何作用。”红色的恶魔如此的想着,它根本没有想着躲闪那些疯狂涌来的死亡光束。

    “可笑的恶魔。”杜姆说着可笑,但是却一点笑容都没有。

    他冷静的看着原本想要扑向他,但是最后却被热熔***的射线瞬间分解的恶魔,眼神里全是不屑。

    地洞内传来的动静越来越大了,杜姆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一个小小的金属圆球,就这样直接丢入了地下。

    原本还狂暴不安的地洞瞬间平静了下来。

    “封起来吧。”杜姆说道。那些阴阳师如蒙大赦,加紧时间将这处地狱的路口封死。

    “博士,请原谅我的好奇,您刚刚丢下去的是?”金并跟在杜姆的身边,两人准备乘坐电梯返回地面。

    “一些灵魂而已。”杜姆回答道。“如果想要真的去地狱,我们需要足够多的灵魂作为敲门砖。”

    “十多年前我在中国的青藏高原,见过一群密修的僧侣。他们曾经教会我许多大学里学习不到的知识。”

    “我可听说过您在拉脱维利亚的治理,虽然外界有所质疑,但是现在的拉脱维利亚可是非常的和平。”金并有些怀疑杜姆灵魂的来源。

    “没有战乱,也没有饥饿。已经不是当年苏联解体的时候,那个战乱频的国家了。”

    “是的,拉脱维利亚是我的祖国。虽然我对这个国家并没有太多的热情。但是我的母亲曾经为这个国家的安宁付出过生命。而我将秉承我母亲的意志。”

    杜姆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今晚唯一一次有情绪表达的时候。

    “所以这些灵魂来自于东欧的前线,没有什么能比战争更好的收集灵魂了。”

    “这是我见过最疯狂的疯子,简直比我还疯狂!”靶眼在自己的心里暗骂道,他知道自己已经很***疯狂,但是没有想到杜姆更加疯狂。

    为了自己的计划,甚至可以将上百万人的生命作为筹码牺牲。

    “从斯坦尼奇家族的岛上,我们已经将大部分的核废料处理完毕了。”金并很理智的没有接杜姆的茬,因为恐怕说什么都是错的,还不如岔开话题。

    “知道了我会让人把那些东西运过来。”杜姆的情绪收敛的很快,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他的情绪波动了。

    “虽然有些无理,但是我还是想知道,那些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处理核废料可是很危险的。”金并在杜姆面前姿态一直放的比较低。

    作为世界级的黑帮大佬,他很清楚在什么人面前应该摆出什么姿态。

    “我相信我们今天走到一起都是有相同理由的金并。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那些是武器,不过还没有完成最后的组装。”杜姆没有拒绝回答金并的问题。

    “曾经有个人来到我的面前,询问我是否愿意与他进行一场交易。”

    “我拒绝了,因为没有人可以在我的面前做空手套白狼的交易。哪怕是所谓的恶魔也不行。”

    “那个家伙太看得起自己了,也太小瞧我了。”

    “他认为我会和一个言而无信的恶魔做交易?然后听从他的摆布?”

    “他离开了,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所留下了破绽。他不应该让我知道他的世界,或者说作为一个魔神,他认为人类可以随他摆布?”

    “任何交易的第一条都是等价交换。也许作为恶魔他并不理解人类世界的这一法则。”

    “而我会深切的教育他,和什么样的人做什么交易,应该摆出正确的姿态。”

    “如果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或者拒绝了我的条件。那么我将把整个地狱炸上天。我杜姆说到做到。”(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