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宋末之乱臣贼子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一箭双雕    文 / 堕落的狼崽 更新时间: 2017-08-19 15: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恩相,这是宋江麾下人马,约有十万众,只要恩相一声令下,这些人都能为恩相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宋江陪同宿元景上了金沙滩,只见金沙滩上密密麻麻的尽是大军,三关之上,也多是精锐,这些大军虽然有的穿着盔甲,有的穿着布衣,甚至有的人脸上都有一次菜色,但身上的气势却是很彪悍,丝毫不下于宿元景带来的禁军士兵。

    宿元景听了面色一变,冷哼道:“宋江,有些话不是这么说,这是官家的军队,听从的也只是官家的圣旨,不是我宿元景的。”

    “是,是,宋江失言了,还请恩相恕罪。”宋江面色一变,露出一丝惶恐来,他猛然想起宿元景身边还有不少的禁军侍卫,这样的话一旦传扬开来,恐怕宿元景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宿元景虽然表面上训斥着宋江,心中还是很高兴的,谁不想手下多少一些心腹呢?只是有些话不能说出来而已,当下说道:“朝中多奸佞,有些不话不要说出来。”

    “恩相教训的是,宋江知道了。”宋江这才松了口气,改口说道:“宋江麾下感谢天恩,愿意为官家效命,征讨不臣。”

    宿元景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看梁山贼寇点了点头,说道:“倒是一批精锐之师,虽然不如李的振威军,但是这精气神却是差不了,等加入了朝廷军队之后,必定不差李的振威军。”

    宋江身边的卢俊义听了之后,心中有些不忿,正待说话,却见一边的吴用摇摇头,只能是将心中的一点愤怒收了回去,这个时候,宿元景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谁也没有办法反对。

    “去见高俅。”宿元景摆了摆手,大声说道:“你也是运到,京中蔡京不希望高俅死,不然他就少了一个盟友,李不希望高俅死,否则的话,他就少了一个靠山,否则的话,大军攻山,你必死无疑,就算不会进攻梁山,围上你几个月,你也会因为缺少粮草而死。”

    “恩相所言甚是,恩相乃是我梁山上下的救命恩人,宋江及众位兄弟感谢恩相救命之恩。”宋江听了之后,顿时停下脚步,大声说道。

    “多谢恩相救命之恩。”吴用、卢俊义等***声喊道。

    “公明,你要谢的不是我宿元景,而是官家,也只有官家的仁慈之心,才会允许宿某前来招安,否则的话,就算谁被俘虏了也没有任何用处。从今日起,你就会成为朝廷的人,一切都要以忠君为己任。”宿元景正容道。

    “宋江明白。恩相,请。”宋江赶紧说道。

    宿元景点了点头,跟着宋江上了忠义堂,让人下了御酒,自己却是绕过了后厅,很快就来到高俅修养的地方,只见房间之中温暖如春,只有药味很浓,隐隐的还有一丝恶臭,让宿元景皱了皱眉头,当他看见躺在床榻上的高俅的时候,面色变了变。

    高俅当初也算是玉树临风,否则的话,对相貌要求很高的赵佶,也不会让他留在身边,并且现在成为和自己一样的太尉了,但是这个时候,躺在床榻上的高俅已经瘦的像皮包骨一样,若非胸膛处的一点起伏,还以为已经去世。

    “恩相,高太尉虽然现在还有一丝风寒,但是伤口已经结痂,想来没有什么大事。”宋江指着高俅的肩膀说道。

    宿元景忍住了恶心,望了过去,果然看见高俅露在外面的伤口上,的确已经结痂,虽然还能看见白色的脓状物体,但是结痂是肯定的。他只是随便看了一眼,当下摆了摆手,说道:“高俅一日不能耽搁了,我先带高俅回李大营,整个郓城郎中都在大营里,御医,让人准备一番,立刻抬走。”

    宋江正准备说话,就听见宿元景身后的一个御医出言说道:“太尉所言甚是,高太尉看上去已经结痂,但是体表高温,体内恐怕是五内俱焚,在这里恐怕很难痊愈。”

    此话一出,宋江顿时不再说话了。那宿元景看了宋江一眼,宽慰道:“公明,今日来的匆忙,明日再来宣读圣旨,你梁山上下也要准备一番,也好明日招安之后,就要交上军民本册、钱粮数量等等,明日正午,我自当前来。”

    “是,宋江与梁山众位弟兄等候恩相前来。”宿元景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宋江自然是无话可说,更何况,他能感觉到宿元景对招安的诚意,当下与众人望着宿元景和其麾下人马抬着高俅离开梁山大营,朝郓城而去。

    冰面上,八人抬着一个床榻缓缓而行,上面躺着的高俅一动不动,忽然之间,一道血箭喷上天空,高俅一声惨呼。

    “痛杀我也!”然后就动也不动,只有鲜血缓缓的从疮口流了出来,瞬间就染红了整个棉被,那些抬着床榻的士兵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是飞报宿元景。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啊!”宿元景早就下了轿子,面色阴沉大踏步走了过来,不怕行走在冰面上摔倒,高俅对他太重要了,也千万不能死在这里。

    等到他感到高俅床榻边的时候,面色更加阴沉,整个锦被上都是鲜血,原本面色潮红的高俅,这个时候面色青灰,一边的御医早就站在一边,低着头,宿元景顿时就知道事情的结果了,高俅,已经没得救了。

    “高俅,你,你很好。”宿元景整个人都好像苍老了许多,不管高俅是怎么死的,这笔账都会记在宋江头上,现在高俅死了,自己的招安大计也就失败了。一个太尉的死,不灭宋江那是不可能的。

    “太尉,高太尉的伤口实际上被并没有结痂,而且伤口已经有腐烂的迹象,下官看了一下,所谓的结痂只是用药物做出来的表象而已,高太尉房间内,温暖如春,实际上并不适合治疗,更不要说,腐肉未曾挖除,结痂之后更是差。”御医赶紧说道:“想来是梁山上的郎中医术不行,不知道这里面的道理所导致的。若是早日送下山,哪里有这样的事情。”

    “走吧!回去吧!”宿元景心中苦涩摇摇头,甩了甩袍袖说道。

    远处李大营之中,李望着手中的白纸,只见上面写着:“行军草,主伤口结痂,忌三七。”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顺手将白纸丢入火盆之中,瞬间白纸燃烧的干干净净。只有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声。(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