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深海大领主

第二百四十一章 事有转机    文 / 南宫尉缭 更新时间: 2017-08-19 16: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陈天赐这一次重伤,又耗去了几个月的时间才恢复了过来。?  但他也因祸得福,竟然进级到了一阶九级的程度。陈天赐思来想去,最终将原因归结到了他当时不顾一切地运转金身诀上。

    “呼,还好我命大。”陈天赐想到当时惊心动魄的那一刻,心中也不由地感到后怕了起来。当时,如果没有落秋及时的出现,恐怕他早就已经身殒了。

    那名刺客的强大,陈天赐此时想来,还心有余悸。沈紫衣坐在陈天赐的床头,缓缓拨开海荔枝的硬壳。海荔枝是在深海当中培育出的新的荔枝品种。

    但因为生长环境的变化,这种原本外皮柔软的6地美味水果,到了海里,却长出了一副坚硬的外壳。力气稍小些的人,都必须要借助锋利的工具才能破开它硬实的外皮。

    沈紫衣却是不用做那么麻烦的事情。她不仅修习了幽影身法这等奇异诡秘的身法,还专门研习了一种强大的指功。

    她细嫩的手指,只是轻轻一抠,就能破开海荔枝的外皮,娴熟地剥掉了这层常人难以剥掉的坚硬外壳。“祖奶奶前几天和我说了一件事情。”沈紫衣喂陈天赐吃了一颗海荔枝,缓声说道。

    陈天赐应了一声,用尽全力对付着嘴里美味的水果。这东西,虽然在海里产生了异变,长出了坚硬的外壳,但它内里的果实却着实美味。唯一让人感到遗憾的,就是嚼起来有些费劲。

    陈天赐一边吞咽着嘴里硕大的果子,一边聚精会神地听着沈紫衣讲述。那神情像极了一个顽皮的孩子。沈紫衣掩嘴一笑,掏出手帕替陈天赐擦了擦嘴角。

    “她说,等你伤好了,就进府见她吧。”沈紫衣缓缓地说出了这个重要的消息。

    “嗯?呃!咳、咳!”陈天赐一怔,一个不小心,被嘴里的果肉给噎到了,呛得他连声咳嗽了起来。沈紫衣慌忙起身,拍打着陈天赐的后背,替他顺着气。

    陈天赐缓了好久,才总算是缓了过来。“真的?”他犹有些不太相信地追问道。

    “当然是真的了。”沈紫衣白了陈天赐一眼,解释道,“咱们抓住的那名刺客,供出了一些事情,祖奶奶很重视这件事。她听说是你帮忙抓住的,所以就同意接见你了。”

    陈天赐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在抓刺客这件事情上,他哪里有出过什么力啊,分明就是一个受气包而已。他瞧着沈紫衣,眼中的意思很是明了。

    沈紫衣微微一笑,说道:“怎么着,你要怎么感谢我啊?”

    陈天赐嘿嘿一笑,调侃道:“以身相许怎么样?”

    “去你的。讨厌死你了。”沈紫衣脸色顿时变得绯红。她眼中波光流转,瞧得陈天赐心神猛然一荡。但不等他们有点什么进展,房间的大门就被人猛然推开了。

    这一次,不论是沈紫衣还是陈天赐都没有去看房门口的那个人。因为他们就算不看,也知道进来的那人是谁。

    “落秋,什么事?”沈紫衣头也未回地问道,伸手拿起了一粒海荔枝,继续剥了起来。

    陈天赐躺在床上,朝着站在门口的落秋眨了眨眼,很是调皮。落秋白了陈天赐一眼,急急地对沈紫衣说道:“小姐,那人死了。”

    沈紫衣一惊,急忙回头,追问道:“谁死了?”

    “那个刺客。”落秋回道。

    沈紫衣大惊,霍然站起,问道:“他怎么会死呢?那个地方防守那么严密。到底是怎么回事?”

    落秋理了理思路,快说道:“我今天带人去查了他说的几个地方,结果现那些地方都已经转移了。所以,我刚才想再去问些情报出来。结果,我才走到牢门前,就现他已经被人勒死了。”

    沈紫衣眼中顿时闪过了一道寒光。“给我查。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情,这个人一定要给我找出来。”她冷声说道。

    落秋应了一声,瞟了一眼沈紫衣手上剥到一半的海荔枝,转身快离开了。陈天赐瞧着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的沈紫衣,心中也在思考着。

    什么人能够在沈紫衣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杀掉那名被俘的刺客呢?陈天赐想了想,开口对沈紫衣说道:“这个人一定是你们城主府里的人。否则的话,他没有机会接近俘虏的。”

    沈紫衣却是摇了摇头,否定了陈天赐的猜测:“这很难说。那个人竟然敢这么做,那就说明,他不怕。他不怕被人追查。这样的情况,我觉得只有两种可能。”

    陈天赐听沈紫衣分析的有些道理,顿时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沈紫衣缓缓地继续分析道:“第一,他是易容改装混进来的。这种情况的话,只要查一下那一段时间里,都有哪些人擅离职守就能知道了。另外,也有可能是狱卒被人调包了。这种情况的话,那这个被掉包的狱卒很有可能会有异常。他或者是失踪,被人灭口了。也有可能会是有短暂的失忆。”

    “那第二种呢?”

    “这第二种,就危险了。第二种的可能,就是城主府里的某些大人物亲自动的手脚。这种情况,如果真的存在的话,那恐怕会引出更多的事情出来。若是一个处理不好,甚至会造成更大的动荡。”沈紫衣说道这里,脸色不由地更加难看了起来。

    “你觉得第二种可能性会更大?”陈天赐试探性的询问道。

    沈紫衣摇了摇头,不再继续和陈天赐讨论这个话题了。她话音一转,对陈天赐说道:“先不要管这个了。这事落秋会去查的。你接下要做的就是养好精神,好好打扮一下,准备去见我祖奶奶吧。”

    “我怎么有种要见家长的感觉啊。”陈天赐调侃着说道。他敏锐地觉沈紫衣不愿意在第二种可能性上过多地讨论,这让他留了心。

    沈紫衣脸色一红,轻捶了陈天赐几下。他们二人嘻嘻闹闹,继续闲谈了起来,丝毫没有受到之前那件事情的影响。

    但陈天赐却是从沈紫衣勉强的表情上,敏锐地现了一些异常。“紫衣心里一定有事。这件事,难道和她讲的第二种可能有关系?”陈天赐在心中暗自猜测道。

    (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