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天敌?山火?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19 17:0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仅如此,为了降低和清军对射的伤亡,李植这次离开范家庄时候给所有士兵都配备了头盔。  李植这些年缴获了两万多头盔,足够给士兵们一人一顶。

    清军唯一能射杀明军的办法,就是射中五十步外的明军脸面。这对于射术的要求实在太高了。

    百步穿杨只是一个传说。五十步上的弓箭射击,便是遇到一阵风,射出去的箭矢也会偏离目标不少。弓箭手即便练习一辈子,也是无法准确命中这么远的小目标的。

    万里挑一的篮球明星练习十几年,也无法从十四米外的篮球场中场准确投篮,何况是普通士兵顶着几十斤的拉力在七十多米外射箭?

    但如今除了射箭,***没有第二种办法伤害寨垒里的明军。三千清军咬着牙站在壕沟和木刺之间,弯弓朝雨棚下面的虎贲师射箭。

    后排抛射的弓箭全被雨棚挡住了,只有前排一千多枚直射的弓矢能够威胁虎贲师,但七十多米外射击明军的脸面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一千多支箭矢射过来,只有几十枚弓箭射中了目标。

    ***中的辅兵和跟役没有能力威胁五十步外的虎贲师,站在前排射箭的***都是步甲兵和马甲兵。这些清军射手们大概五秒能射一支箭,而雨棚下的虎贲师士兵大概也是五秒钟起一轮齐射。

    比起***射手的力有不逮,虎贲师的射击就杀伤力大多了。虎贲师士兵在七十多米上射击***弓箭手,仿如射击静止的目标,命中率惊人。六百把步***一个排一个排地齐射,一轮齐射就打死了近五百的清兵。

    ***们杂乱地朝虎贲师射了三轮箭雨,只杀伤了两百虎贲师士兵,却被虎贲师士兵用步***轰了三轮。三轮齐射过后,***们有一千多步甲、马甲倒在了木刺阵前。这些都是清军中的精锐。

    鲜血从***造成的伤口中不断流出,让硝石味浓厚的战场上弥散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一个甲喇章京冲到最前面鼓舞弓箭手,却被瞄准他的步***手一***击中了鼻梁。那旋转的***打碎了这个军官的鼻骨,钻进了他的颅骨内大肆破坏,立即就了结了他的性命。甲喇章京像是一根没有生命的木桩,一声不吭地倒在木刺里。

    这个高级军官的死去引起了一片混乱,一些弓箭手被这大***一般的战斗打垮了,受不了了,哇哇叫着往后面溃去。

    但押阵的巴牙喇不放这些弓箭手们后退,用弓箭把溃逃的士兵们射了回来。被射回来的***进退不得毫无斗志,闭着眼睛朝明军的雨棚上乱射。

    伤亡太大了,***的阵前已经仿如是一个混乱的修罗地狱。

    ***的尸体在七百多米宽的阵前铺了一***,以各种姿势死在地上。后排的***要射箭,必须踩在前面死去的***的尸体上才能更靠近虎贲师一些。那些重伤半死的***倒在地上,没有人理睬,甚至还会被后排的弓箭手踩上身体。被踩者出微弱的惨叫声,在***声噼哩啪啦响个不停的战场上却无人听得到。

    有些尸体本来已经不再往伤口外流血,但被后面的弓箭手一踩,血流又从伤口上迸出来。地上到处都是血,血腥味越来越浓,令人作呕。

    李植在七十多米上给***留的这个勉强可以对射的区域,与其说是给***一个机会,倒不如说是一个诱骗***扩大***死伤的陷阱。

    几百比几十的交换比太残酷了,更何况死去的都是善射的战兵,都是清军军中的勇士。清军越射心越虚,眼看着就要崩溃了。

    最后时刻,李植的一百四十门大炮再次开火了。

    虎贲师火炮所在的***台同样设置了层层保护:大炮下半部分用土堆保护,上面建有雨棚,对外只留下一个可以容纳炮口的缺口,***的弓箭也射不进去。火炮的炮兵在雨棚下面从容地给火炮装上***,然后把火炮推到炮台的炮口上,对七十多米外密集站立的***开火了。

    大炮出巨大的轰鸣声,从炮口中吐出火舌。一万多弹丸呼啸着扑向了弯弓射箭的***,撕开了他们遇到的一切盔甲和血***穿***的身体,然后再撕开后面第二具血肉躯体和盔甲,将阻挡在前面的生命全部夺去。

    一千多密集站在阵前射箭的***弓箭手刹那间就被打成了筛子,血肉横飞,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即便是没有被打中躯干,手腿中弹,骨头也立即被铁弹丸打断。甚至整个手、脚被打断,变成断肢飞出去。

    还站着的士兵都是一身的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清军崩溃了。

    这不是战争,这是大***。

    先是阵线西边的一百多弓箭手溃了,那里被***炸得最猛,那些溃兵被***炸垮了,不管不顾地往后面逃去,在后排***的空隙间拼命穿行。这一百溃兵的逃亡很快就带动了整条战线,***崩溃的临界点早已经被***齐射打破,***一有人逃,就全部一起逃了。最前排一千多人已经被***全部打死,后面举着弓箭的一千多***不敢再射,全部化成了溃兵,往阵后逃去。

    这些马甲兵、步甲兵的溃败带动了后面的辅兵和跟役,***们已经丧胆,没有人敢在虎贲师的凶猛火力面前立正挨打。前排一溃,后排跟着全溃了,一万多人撒腿往来路逃去。

    押阵的几千摆牙喇兵再也无法威慑溃逃的***,做逃兵的污名也无法阻止这些心理崩溃的溃兵,他们脑子里只剩下求生一个念头。押阵的摆牙喇挥剑阻拦溃逃的人群,溃兵们干脆一起攻击摆牙喇。前面的几十个摆牙喇被乱兵砍死,毫无意义地死在了拥挤的人群里。

    后排的摆牙喇不敢再阻止这些溃兵,只能跟着溃兵一起往后面逃。

    而虎贲师的阵地上,李植的士兵们还在射击,还在朝逃亡的清兵们倾泻***。溃逃的清兵们每逃几十米,就要抛下几百具尸体。逃跑的***们后排不断有人倒下,前面的人更加慌张,推搡着拉扯着,生怕被******挤到后排去送死。一万多***像是遇到了天敌的山羊,像是遇到了山火的麋鹿,慌不择路,狼奔豕突。他们在木桥上拥挤推搡,不断有人掉入壕沟中。在壕沟中的***惊惶地哭了出来,拼命往上窜,试图爬出两米深的壕沟。(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