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六十八章 反扑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17:0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三千米高空往上望去,大气层就像一块无暇的蓝色水晶。向着天边极目远眺,天空的色彩随着高度不断的变幻,越接近地平线的地方色彩越淡,碧蓝化为了翠绿色,而后又变成一种耀眼的白色。

    “五百米高度有一些碎云,但是不密集,***手注意观察,我们要离开6地了。”耳机里传来了领航员戈斯下士慢条斯理的声音。

    英国皇家空军列兵杰布森连忙从***塔的开口边缩回了头,扣紧了帆布氧气面具的扎带。

    “***准备完毕,请求准许试射。”通过面具里的话筒,杰布森向机长出请求。

    “等待命令。”机长冈特上士歪过头望着编队前方的长机,看到长机的机背***塔正在转向侧面,接着就看到了***口火花和横过编队上空的曳光弹弹迹。随之侧面的僚机的***塔也开始了试射。

    “好了,试射吧。”冈特上士下达了命令。

    杰布森坐在气压联动座椅上,双手扶着电动炮塔的操纵杆,炮塔在滋滋的电机声中转向了侧后,杰布森看着准星里空旷的天空,按下了击按钮,7.7毫米的贝德福德***喷出了长长的***焰。一个五连射,两个三短点射,曳光弹笔直的飞向远处,最终呈抛物线慢慢往下落去。

    “射击完毕,一切正常。”杰布森大声的报告,他伸出手摇了摇弹壳收集袋的软管接口,随后扳动操纵杆将***塔转回了正后位置。

    布伦海姆轰炸机群平稳地在云层上飞行,***手往上拽了拽白色高领毛衣的衣领,***塔是布伦海姆轰炸机上最冻人的岗位,为了获得良好的视线,这个***塔竟然是半敞篷的,除了顶部和后方有玻璃风挡,正面是整个敞开的,除了***边有一块巴掌大的跳弹钢板,可以说毫无阻挡。

    ***手的座椅下有液压升降杆,座椅与***的***架由联动结构连接,可以随着***的俯仰自动调整座椅高度,保证射手的瞄准线始终能与***保持水平,当***在***塔里放平时,座椅升到最高位置,此时***手几乎半个身体都在机身之外,只要在***塔里轻松的转转头,就能获得上半球的全向视角,堪称英国皇家空军最佳观景台。

    吉布森在***塔里左右张望了一下,编队里的同伴们正在紧张的注视着天空,他耸了耸肩膀,放低了座椅,缩回了机舱里。

    “安娜丽丝有个小秘密。。。”吉布森哼着小调,靠在狭小的机舱壁上,从挂在墙上的杂物箱里取出了他的热水瓶。

    “给了他一个吻啊。。。”吉布森拧开热水瓶的内盖,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一起跳起了舞。。。”吉布森放好热水瓶,双手捧着杯子小口的喝了起来。

    “杰布森那家伙一定又在偷懒。”领航员靠坐在轰炸席的舱壁上,用红蓝铅笔在导航图上标示着到达转向点的时间。

    “要不是他那种懒散的性子,他早就升为下士了。他的***法不错,只要开始战斗,他可以令人信任。至少我相信他。”冈特盯着带队长机,轻柔的调整着油门。

    “冈特,这次任务不会像那群家伙说的那样轻松,德国人不会傻傻的等着我们去轰炸。不知道这一回有多少人能够活着回去。听说昨天晚上雷德希尔出动的那两个威灵顿中队的事情了吗?昨天白天还是排的满满的机场,今天早上空的像个牧场,两个中队一架都没有回来,整个机场只剩下一群地勤和文职军官。”戈斯下士爬起身来,从机舱里探出头望着机长说到。

    “我听说的更糟糕,昨晚出动的不只是两个中队,而是东区和南区所有的威灵顿都出动了,还有北面的五个汉普顿中队,据说遭遇了德国人的夜间战斗机拦截,被打得很惨。”冈特瞥了一眼领航员,往前推了推并排的油门杆。

    “不知道他们的战果怎么样。”

    “很悬,所以今天我们必须要完成任务,德国人已经***了大量的船只,他们随时都会登6,只要摧毁他们的集结港口和船队,我们就能打乱他们的计划,拖延他们的登6,获得我们建立起防线的时间,英国现在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就靠我们的布伦海姆,还有那堆汉普顿。我们连护航战斗机都没有。”

    戈斯从一开始对这次行动持反对意见,他认为这完全就是在派他们去***,但是为了不被送上军事法庭,同时不愿意担起抛弃同伴的逃兵这种骂名,最终还是硬着头皮爬上了飞机。

    “喷火和飓风的航程都不够,南部前沿机场都被摧毁了,十一航空队已经被打垮,从十二航空队机场起飞的战斗机飞到法国海岸后就必须返航,这种护航还不如没有。”冈特说完,突然紧张地捂住了耳机。

    “战斗机!九点钟方向!数量好多!”与此同时,后舱传出了杰布森的嚎叫。

    “保持阵型,保持阵型!所有飞机都留在各自的位置上。”带队指挥官在无线电里大喊着。

    “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我数不过来了!”吉布森喊道。

    “他们冲过来了!1o9!六点位置!在上面。”随后机舱里就充满了***连射的***声。

    “下地狱吧,***!看这边!德国佬!噢,见鬼!”杰布森熟练的扳动着***塔的操纵杆,双联贝特福德7.7毫米******在空中扫出了两条闪着白光的***锁链。

    杰布森瞄准正在从尾后接近的一个德军四指编队中间的长机疯狂的连射,随着他熟练的微调,曳光弹的弧线弹道飞地向着敌机的机影靠了过去。

    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爆鸣声想起,杰布森惊慌地转头望去,只见在五十米外紧跟着冈特机编队飞行的一架布伦海姆,动机喷出了一团火焰,滚滚的黑烟瞬间遮住了轰炸机的机身,在尾后拖出了长长的烟柱。

    杰布森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架可怜的轰炸机机身上不断爆着的闪光和机身被***撕裂后飞散的铝片和油漆涂层,背部***塔的顶部风挡被打成了碎片,***手头部歪靠在一边的风挡支柱上,颈部扭曲着,仰面向着天空,身旁碎裂的风挡玻璃上涂满了鲜红色的液体。

    杰布森慌忙抬头看去,一个BF1o9双机编队正如同闪电般从机群编队上方近乎垂直的插了下来,还未等杰布森反应过来,这两架喷射着曳光弹的恶魔就在冈特座机右侧,距离轰炸机翼端不到十米的地方穿过机群,一无反顾的向着海面冲了下去。

    “注意!十一点方向,1o9!”耳机里传来领航员的尖叫,他的机舱没有***,只能瞪眼看着敌机接近。

    杰布森向着正从尾部接近的德国战斗机扫射着,对于领航员的指示完全无能为力。德国战斗机的数量远远出了轰炸机群的抵抗能力。

    “保持队形,所有飞机都留在编队里!”领队长机里的空中指挥官还在大声喊叫着。

    “这个喝生血的***!***!”领航员大声的咒骂起来。

    一架德国战斗机划着优雅的弧线从机群的外侧掠过,做了两个利落的横滚之后歪着翅膀开始重新爬升。于此同时,最外侧的一架布伦海姆动机冒出的白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杰布森看着这架可怜的飞机挣扎着脱离了编队开始下降,四架BF1o9如同非洲草原上看到受伤牛羚的鬣狗一样围了上去。

    “可怜的安德森,他们完了!”杰布森转过***塔对着一架从右侧接近的德国战斗机,那架1o9毫无顾忌的穿过了右侧轰炸机的弹幕,笔直的对着机群尾部的三机编队冲锋。

    “来啊,你个小纳粹!让杰布森叔叔来好好疼爱你!”杰布森操控着那挺双联***,钢板瞄准具里的准星压住了战斗机的整个机身。杰布森狞笑着按下了射钮,但是其中一挺***只鸣叫了两声就嘎然而止。

    “噢!狗屎!”杰布森用力地踢了一脚***架支柱,继续使用剩下的一挺***继续射击。

    梅塞施密特在***的曳光弹幕中穿行,犹如一支轻巧的雨燕掠过海浪。眨眼间,BF1o9擦过了杰布森的座机,冲出了***的射域。

    杰布森连忙转动***塔,但是为时已晚,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架战斗机冲进了尾后的三机编队里。战斗机机翼上两门2o毫米机关炮的炮口闪动着危险的火光,机炮炮弹从长机的一侧机翼开始一直犁到了僚机的驾驶舱。德国战斗机一掠而过,两架布伦海姆机头一沉,一左一右的向着两个方向向下坠落。

    “保持队形!保持。。。。”整个机群已经损失过半,但是指挥官依然顽固的要求保持编队,编队的飞行员们一边忍受着德国战斗机的折磨,一边诅咒着自己的指挥官。随后,那架该死的带队长机就在所有编队飞行员的面前,如愿的炸成了一团火球。

    “战斗机!正上方!”冈特透过驾驶舱顶部的透明活门往上看去,之见在碧蓝色的天空背景下,一队黑点排着整齐的队形对着轰炸机编队只扑过来。

    “编队散开!散开!扔掉***,大家各自逃命吧。”耳机里一个驾驶员喊道。

    冈特听不出这是谁的声音,但是却立即作出了反应,他推足了油门,把两个风门杆扳到了尽头。“扔掉***!戈斯!打开弹仓门,我们要降到海面上去,这样才跑的掉。”。

    “知道了!”林航员扑倒在投弹席上扳动了弹仓开启开关,等到绿灯点亮,他毫不犹豫的扳下了投弹开关,弹仓里一阵金属摩擦声响起,飞机瞬间就向上抬升了十几米。

    “所有人都绑好保险带!我们要冲了!”冈特猛地往前推动布伦海姆轰炸机的蝶形驾驶盘,轰炸机机头立即下垂开始向着海面极俯冲。

    “32o英里,35o英里。。。快到极限了。”机身剧烈颤动着,冈特咬着牙死命的按着驾驶盘,他转过脸向着舱外看去,不远处一架布伦海姆正在跟他做着同样的事情,显然那也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和冈特做了同样的选择。

    “是韦恩斯他们,到海面后我们可以和他们编队。”戈斯双手死拉着保险带,探着头向着窗外望着。

    “德国人跟下来了!天啊,度太快了!”杰布森的吼声突然响起,随后就传来了***的开火声。

    “打散他们,杰布森,我们还有两千米。”冈特用力地把稳机身,让***手可以精确射击。

    “哦,上帝!”戈斯喊了起来,冈特往窗外望去,现左侧的那架布伦海姆正在一阵无法想象的密集弹雨中挣扎。拳头大小的曳光弹如同暴雨般砸下,在轰炸机的机翼和机身上爆开了一团团巨大的火花。

    那架轰炸机依然还在俯冲着,但是明显已经失去了控制,冈特看到对方的动机翼根到驾驶舱的位置上一连串火光闪过,整片机翼从机体上被撕了下去,轰炸机开始疯了一样滚转,在冈特上士的注视下开始分崩离析。

    “上帝保佑他们。”冈特没有回头关注那架飞机的最终下场,他确认不可能会有人活下来。

    “上帝,你们看!这是什么战斗机,我从未见过!”杰布森疯狂的扫射着,试图将正在飞接近的敌机驱离,随之他就现跟着他们俯冲的两架德国战斗机不是他所熟悉的梅塞施密特,看上去这种飞机更大,机身也更粗,明显有着一个巨大的平头。

    吉布森奋力的扫射着,随之他就惊讶地现对面那些战斗机竟然在俯冲时也能灵活地改变姿态,他们轻松的滚转着机身将机对准了布伦海姆。

    空军列兵用力按动***射击钮,但是***却突然停止了咆哮,他连忙低头查看,弹箱上的余弹指示器显示着四个零,他已经打完了所有的***。杰布森抬起头,绝望地看着德国战斗机转动着机体高接近。

    傍晚时分,在赤红色的霞光下,一艘涂着灰绿色涂装的大型摩托艇在染成粉红色的海面上缓缓行进着。一名德国6军宪兵上士披着一件短披肩,站在艇端着望远镜四处望。

    “中士,天已经快黑了,我们什么时候返航。”舵手站在操舵室边一手把着舵轮另一手端着个饭盒,一个配着红十字袖标的士兵端着个水壶往饭盒里倒热水。

    “再转一圈就回去。大夫,你给那些战俘喂过热水了吗?”上士端着望远镜大声的问到。

    “全都喝过了,我看其中有两个伤很重,还给他们打了两针***。”医疗兵回过头望向船尾。

    船舱里几个穿着英国空军蓝色毛呢***的男人垂头丧气的靠着船舷坐在地板上,双手被铐在身后,中间躺着两个伤员,蜷着身子暗暗低吟着。在艇尾的平台上,叠放着十几个白色长布袋,有的依然湿漉漉的还在往下滴着水,一堆降落伞和各种救生用品乱七八糟的塞满了船舱的一角。

    “等一下,转向十一点方向,有情况。”宪兵中士大声的喊道,舵手连忙钻回操舵室。摩托艇的动机怒吼起来,开始向着中士指引的方向加。

    “看上去是架轰炸机,准备好武器,有三个活的。”中士大声喊着跳下船头。在舱里坐着闲聊的几名宪兵立即站起身来,中士从一个部下手里接过一支mp4o***。

    摩托艇飞的前进,不远处一架涂着褐绿相间迷彩的飞机在水面上半浮半沉,机尾高高的翘起斜指天空,在倾斜的机身上趴伏着两个人影,还有一个人坐在机身上,一手抓着机身上的天线支柱,另一只手向着摩托艇拼命的挥舞着。

    摩托艇开始减,随后缓缓的在飞机的一旁停了下来。(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