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七十一章 朴茨茅斯港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17:1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法国海军絮库夫号,四千三百零四吨的满载排水,全长一百一十米,装有2o3毫米口径主炮,37毫米高炮和13.7毫米高射***,配有55o毫米和4oo毫米鱼雷射管,搭载有一架水上飞机,续航能力一万海里,度十件和人员往返于埃及与法国本土。这条船没有多大作战价值,为了避免会打草惊蛇,英国人轻轻的放过了这条船,并没有做出任何拦阻的行为。

    殊不知,这条小小的船上不但携带了那份关键的文件,而且还携带了戈德弗鲁瓦的书面报告和遗书。

    在17日下午六点,达尔朗收到了突尼斯基地的电报,顿时大吃一惊。一开始他怀疑这是不是德国人的阴谋,但是却想不出德国人能够从中获得什么好处。

    在电报里戈德弗鲁瓦信誓旦旦,除了了完整的文件还附上了英国人的动向以急人员,汇总起获得的英国海军情报,再对那份文件进行一番对照与推断,最终认定这应该不是德国人搞出来的假情报,英国人确实是要对他们控制范围内的法国海军战舰下手了。

    那可是三艘战列舰,四艘巡洋舰和六艘驱逐舰,整个法国海军的三分之一兵力。

    达尔朗顿时勃然大怒,他想起了丘吉尔最后一次到达波尔多访问,临走时在机场对他说的话。

    “达尔朗,我希望你千万不要把舰队交出去。”丘吉尔握着达尔朗的手诚挚的说道。

    “我绝对不会这样做,这违背法国海军的传统与荣誉。”达尔朗记得自己是这样回答的。

    “我相信你,将军。”丘吉尔微笑着上了飞机。

    很明显,丘吉尔根本就不相信自己,他不相信任何人。现在为了防止法国海军的军舰落入德国人的手里,他竟然从背后向着法国海军下了毒手。

    法国还没有宣布投降呢,从法律上讲。法国和英国依然还是盟友关系,丘吉尔你就这样的急不可耐吗?

    但是达尔朗现,自己和戈德弗鲁瓦一样,对此完全无能为力。这些军舰都停在英国人的军港里,根本无法快起航。同样达尔朗也对这份文件抱有一些保留态度,如果其中有假,法国舰队大动干戈岂不是要弄假成真。

    最终,在当天晚上七点。达尔朗做出了决定,他向停在两个英国港口的法国战舰出了一份措辞含糊的警告,警告里说明:有迹象表明,英国海军在今晚伦敦时间九点,可能会使用一些手段接管法国海军的舰艇,如果事情真的不幸生,为了维***国海军的荣誉,各舰艇可以自行选择突围,或者自沉。

    朴茨茅斯港内的法国海军舰长们在紧急会商之后,决定坚决的执行海军总司令的命令。而且还加入了自己的决断,巡洋舰与战列舰由于前面所述的原因,已经无法突围了,这些舰长不愿意白白的自沉,他们准备就地开火进行自卫,同时掩护能够快启动的舰艇强行突围,冲出港口返回法国,而战舰则在港内死战到底,绝不不战而降。

    由于收到消息已晚,召集各舰军官就花了半小时。等商讨完毕,时间已经接近晚上件地图以技胱柿戏祷胤übr />
    絮库夫号趁着港内一片混乱之际,向着港外冲锋,同时用它艇上的两门37毫米高炮向着四周围上来意图拦截的英国武装快艇展开轰击。就在突出港口防波堤开口的时候,防波堤防空塔上的机关炮与高射***调转了***口对着这艘潜艇洒下了一片弹雨。絮库夫号在一片火花闪烁中冲出了海港,慢慢的开始下潜,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我保证,我们一定会回到那里,向英国人讨回血债!”奥普里中校眼含热泪,轻轻的合上了副艇长拉斐尔少校微睁的双眼,用手指拂去了战友惨白色脸颊上斑驳的血点。

    “艇长!布鲁诺列兵和拉沃什少尉已经断气了,他们的尸体是不是也放到住舱去。”信号兵马库斯站在休息室门口向着里面张望着,双手紧紧地握着他的蹦蹦帽。

    这间平时作为娱乐室使用的漂亮舱室现在犹如一座屠宰场,漂亮的******靠背椅被堆叠到了舱室的一角,餐桌被推到了一边,卓上的白色桌布已经被染成了深褐色,粘稠的血液顺着桌布的刺绣花边滴在了墨绿色的羊毛地毡上。地板上平放着四具尸体,上半身覆盖着灰色的毛毯,双腿露在外面,藏青色的呢子裤管和锃亮的军官皮鞋上满是血迹。

    “把少尉抬到这里来。把布鲁诺用毯子包好安放到他的床位上,告诉大夫,我马上过去。”奥普里中校提起毯子一角,将毯子盖住了副艇长的脸。随后拿起少校的军帽,放在了尸体的胸口。

    顺着垂直舷梯爬上了一层甲板,奥普里走进了指挥舱。

    “艇长进入舰桥!”水手长大声的喊道。

    “情况怎么样,朱里安中尉。”奥普里对着站在海图桌边的副航海长问道。

    “我们正在向着法国海岸航行,艏部鱼雷舱的漏水已经堵住了。电池还能坚持二十分钟,现在我们已经离开了英国人的警戒区。长官,我们真的要去瑟堡港么,那里可是被德国人占领了。”。副航海长回头看了看坐在舵机前的两个舵手,而后在转过头看了看舱室另一边的水手长和几个水兵。

    “我们现在只有一台电机可以使用,已经在负荷运转,主动机也受到的损坏,燃油也所剩不多,英国人一定在搜索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在天亮之前。到达一个法国港口靠岸。我们现在唯一能够到达的就只有瑟堡了。希望达尔朗将军说的是真的,德国人会给我们提供修理和补给。五分钟后我们上浮,全航行,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奥普里从海图卓上拿起了他的军帽。

    “我为安东尼的牺牲感到遗憾,他是个优秀的海军军官,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我想这个东西应该由你来保管。”奥普里戴上军帽,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盒子放倒了中尉的手里。“这是在他上衣口袋里现的。”

    “这是他在伦敦买的戒指,他准备回到土伦后就向弗朗索娃求婚的,这些该死的英国人。”副航海长紧紧的捏着那个小饰盒。

    “毕竟是他的遗物。我认为你应该把这个转交给弗朗索娃小姐,并且请向她转达我的慰问。我们会向英国人讨还这笔账的。”奥普里拍了拍朱里安的手臂,随后弯腰穿过圆形防水门向着前舱医务室走去。

    “艇长离开舰桥了。”身后传来水手长的喊声。

    “大夫,情况怎么样。”奥普里走到医务室门口对着里面问道。

    艇医达蒙上尉正在给一名肩膀受伤的水兵做创口缝合。

    “情况很糟。艇长,情况很糟。”达蒙利落的在创尾打了个结,而后拿起剪刀剪断了缝合线。

    “去找内马尔下士,让他给你一卷纱布,他那里应该还有。等到了港口后我们再送你去医院,你身体很强壮。会没事的。”军医把士兵扶下狭小的卧床,而后交给了一旁的助手。

    “这是最后一个了,我们有十四个重伤员,五个轻伤,拉沃什少尉你已经知道了,我没能救活他,非常抱歉。”

    “这是上帝的意志,我们都是军人。。。。”

    “他们应该死在保卫祖国的战场上,死在与敌人作战的战场上,而不是倒在盟友的***口下,六个军官,十七名士兵,其中两个被***撕成了碎片,我们都没能找齐他们的尸体。”军医激动的对着艇长怒吼着。

    “我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我只知道这些勇敢的人,死在了法国的盟友手里。他们不该这样死去,不该。。。。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艇长。我会交给你一份详细的报告的,现在我想休息一下,我感觉很累,抱歉。”军医摇着头,后退几步坐到了他的医疗床上。

    “我明白,大夫,我想海军部一定会给我们一个交代。你休息吧。我们马上就要上浮,天亮前我们就能回到法国了。”奥普里向着军医点了点头,随后拉上了医务室的门。

    回到指挥舱,奥普里下令潜艇上浮,他竖起衣领,缓缓的爬上舷梯。穿过上层指挥室和操舵室。奥普里转开了头顶的防水舱盖,登上了潜艇的指挥塔。

    指挥塔里的积水正在顺着泄水口往下流淌,奥普里走到了罗经柱前,从口袋里掏出卷烟,点燃后猛地吸了一大口。

    在苍茫夜色里,奥普里回过头向着朴茨茅斯的方向望去,那个方向上天空整个和云层笼罩在红色的光芒之中,依稀间还能看到一阵阵的白色的闪光,在那片云层之下,法国战舰正在为了最后的尊严而奋战着。(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