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二百八十七章 字据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19 17: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到天子的封赏,李植跪在地上,大声喊道:“皇恩浩荡,臣感激不尽!”

    朱由检笑道:“爱卿平身!”

    朱由检又看了看李植身后的武官们,说道:“李植的下属,也有升赏。 ”

    朱由检一挥手,一个太监站了出来,拿出一份圣旨宣读:“天津左卫卫指挥使,范家庄守备李兴,此番立下杀奴大功,升为都指挥同知,实授范家庄游击。李兴前任的范家庄守备一职,撤销。”

    朱由检知道范家庄是李植的老家,知道李植是要守住这里面的产业的,所以在范家庄设了个游击的职位给李兴担任,并同时把李兴此前担任的范家庄守备一职撤掉了。

    李植在范家庄赚的银子都用来养兵,都用来帮朱由检守天下了,朱由检乐见李植守住范家庄。

    李植听到天子的任命,十分欣喜。

    李兴跪了下去,接旨谢恩。

    那太监又念道:“天津左卫卫指挥佥事郑开成,杀奴有功,升为正三品卫指挥使,仍带李植家丁。”

    郑开成伏地磕头,叩谢皇恩。

    这次青山口大捷有功人员四百多,那封赏的名单十分的长,那太监读了好久...

    ####

    回到范家庄,李植还没有去天津总兵府上任,就迎来了一波客人。天津巡抚查登备带着天津各路兵备,赴范家庄官厅拜访了李植——如今李植已经贵为太子太保,查登备不等李植来拜访自己,就主动来拜访李植了。

    一大堆人带着礼单,浩浩荡荡坐在范家庄官厅的大堂内。

    李植让这些人等了一会,才姗姗来迟。步入大堂后,李植笑道:“诸位来得这么整齐,是有大事啊!”

    诸官没有回答李植这句话,而是一一上前,把礼单递给了李植。李植收下了那些礼单,见这些兵备出手都颇为大方,尤其是巡抚查登备,竟然给李植送了二百两银子的礼物。要知道这可是巡抚,说起来是李植这个总兵的上级。

    李植把礼单放在桌子上,笑着看着这些文官们,等他们说话。

    查登备咳嗽了一声,打开了话匣子,说道:“总兵任天津西路参将时候,在天津西路收了商税。”

    李植笑了笑,知道这些文官的来意了,他们是来集体质询李植是否收商税的。

    明末的官僚亲属,文人士绅广泛经商,可以说是官商一体。李植在天津西路收了商税,算是从官僚士绅的口袋里抠银子出来。所以李植在天津西路收取商税时候引起了巨大的反弹,整个大明的官场都震动了,清流士绅们纷纷把李植视为敌寇。

    李植费尽力气收了几万两商税,还要上缴给天子不少,结果得罪了那么多人。而李植如今有了“盘剥商贾”的名声,到了天津总兵任上立即就引起了天津文官们的警觉,这些文官们集体到范家庄来找李植,要乘李植没有难之前先让李植说清楚,到底会不会在整个天津收商税。

    如果李植说一句“要收”,估计这些文官士绅们立即就会集体出手,用各种手段攻击李植了。李植这个总兵还没有上任,对天津各地的情况不了解,手上也没有天津诸文官的把柄。说起来,总兵的职权是管理自己的几千营兵,节制各路兵马,并没有管理民事的职权,更没有操办税收的职责。李植如果为了收商税和这些文官厮杀起来,李植纯粹是违法的。

    李植笑了笑,把手上的礼单一一还给各位文官,说道:“各位的大礼,李植不敢收纳,还是还给各位吧!”

    一众文官你看我,我看你,一个个把脸黑了下来。查登备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么说总兵还是要在天津收商税?”

    李植笑道:“不收,谁说我要在天津收商税!”

    听到李植的话,文官们面面相觑,一下子竟反应不过来。这个盘剥商贾的李植,一下子变性了?

    其实对于天津的事情,李植心里自有一张计划书,要一步步慢慢来,倒也不想一上来就以总兵身份对抗整个天津的官僚系统。如果和这些抱团的文官对抗的话,李植在天津的根基就会十分脆弱,那李植一刻也不敢离开天津。

    商税,李植迟早是要收的,但不是现在立即就收。要一步步来,先在天津把根基站稳,把情况摸清楚,把这些官僚的把柄都抓住了,然后再和这些官僚集团开战。

    那些文官对视了几眼,有些得意。众人抱团,气势汹汹而来,还是吓住了李植,让他不敢收取商税了。

    不过这个李植素来狡猾,撒过的谎多了去了。现在他还没到天津总兵府上任,根基未稳。口说无凭,过一段时间他站稳脚跟了又开征商税怎么办?

    众官坐在大堂上,交头接耳地嘟囔了起来。

    李植只当作没看见这些官员的小动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清洌的龙井,哈了一口气。

    众官最后形成了统一意见,和查登备汇报了。查登备侧着耳朵听了下属的话,点了点头。

    等那个汇报的兵备离开,查登备咳嗽了一声,说道:“左都督大人,我等都是堂堂正正的朝廷命官,本不该提非份要求,然而是否收取商税一事实在事关重大,我们不能不上心。既然总兵说不收商税,可否白纸黑字写下来。”

    听到这话,李植把脸上神色一变,便要作了。

    他啪一声用力把手敲在茶几上,大声喝道:“白纸黑字写下来?你们当本官是随你们摆弄的市井小民么?”

    “收不收商税,自有朝廷的决策,不是我等官员可以决定的。让本官写这样一个字据,岂不是让本官冒犯皇权?”

    李植又啪一声敲在茶几上,大声喝道:“查登备,你居心何在?”

    查登备被李植一拍桌子,吓得脸色惨白,差点就跪在地上了。

    李植说的话是什么道理查登备没听明白,但李植怒了,这件事后果很严重,查登备明白。

    李植是什么人?太子太保!骑马入宫门!那是一般的总兵能比的么?青山口大捷之前,他一句话就击败了杨嗣昌。如今他在青山口又获大捷,天子对他是十二分的信任。天子为了帮李植守住范家庄的产业,专门在范家庄设守备给李植的弟弟李兴担任。等李兴升官了,又把守备官职撤了弄一个游击官职给李兴。

    查登备相信,只要李植一封奏章,天子就会把自己这个巡抚撤了。

    如果说天津的文官抱团起来还能给李植形成一点压力的话,查登备一个人是无论如何对抗不了李植的。

    查登备脸色白,陪笑着说道:“大将军息怒,息怒!”

    “这字据,不写也罢!不写也罢!”(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