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七十五章 皇家方舟的末日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19 17: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法国38o毫米被帽穿甲弹,简称apc,弹重844公斤,在四包各74公斤的射药包的推进之下,出膛度达到了83o米每秒,最大射程417oo米。一个一千六百斤重的大铁砣子,以接近三千码的时对着你飞过来,想一想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而英国人现在已经不用去想象了,他们马上就要真实的感受到这种恐怖。萨默维尔站在皇家方舟号高大的舰桥上,看着正在飞向着舰队航线前方穿插的法国巡洋舰,心中一片冰凉,皇家方舟号这回很可能跑不掉了。

    英国皇家海军h舰队本不该落入这种绝地,一切的一切全都是由于此次任务的性质所造成的。可以说,责任算到最后,是被伦敦白厅和那只胖子给坑了。

    为了保证突袭。。。。伦敦是死都不会承认偷袭的,他们有一万个理由证明自己行为的正义与正当性,错的只能是法国人和这个世界。为了保证这次突袭成功,并且防止法国人有所准备,这次空袭必须与英国夺取驻港法国舰队的行动同时进行,所以行动定在了夜间。由于是夜间航行,防止联络断绝与掉队,舰队的队形必须收缩,船距也要靠近到可以相互目视并且能够使用灯光联络的距离。

    再因为无论英国人怎么掩饰,这次任务的本质就是偷袭,舰队指挥层面统一抱有做贼的心态,那就是我看不到别人,别人也就一定看不到我,更是刻意的缩小了搜索范围。萨默维尔将舰队编队收拢在一起,连按照规定,前出侦查的舰艇都没有派遣,因为他担心侦查舰或许会被某条路过的商船或者巡逻艇撞上,暴露舰队的行踪,影响到这次任务的完成。

    另一个客观上的原因是,这支舰队规模实在太小了。在丘吉尔的计划里,这次行动十拿九稳,根本不会遭到法国人的抵抗,只要跑到那里,空袭,然后撤退就行了,简单的像是一次巡游。这片海域除了法国人就没有***海军力量,而法国人自始至终都死宅在港口里不动弹,所以舰队里用不着编入太多的护航战舰,只需要最低限度的防御就足够了。丘吉尔正在努力在本土集中海军舰艇,怎么还会舍得往外派遣。

    所以这支号称是分舰队编制的舰队,其实加起来也就只有四条军舰。一条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一条肯特级的康沃尔号重巡洋舰,以及两条a级驱逐舰,连后勤补给船都没带。这种阵容,就算萨默维尔有心外放侦查也无力做到,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那种打算。

    最终,等到英国人现法国舰队踪迹的时候,法国人已经接近到了可以目视识别的距离。

    当法国舰队觉面前的舰队里有一条航空母舰时,对方的身份已经暴露无遗。眼前的这些,就是卑鄙***、背信弃义,向着自己盟友背后插匕的英国狗!从特拉法尔加海战那时起,啊不,从百年战争那时起,一件件新仇旧恨同时涌上心头,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止法国人泄他们的愤怒了。

    三条法国猎豹级驱逐舰高突进,直接对着两条英军a级驱逐舰冲了过去。法国的猎豹级驱逐舰是著名的美洲豹级大型驱逐舰的改进型,这三条全都是刚服役的新舰,排水量两千四百吨,装有4o倍径138毫米单装炮五门,双轴推进,航35节,放到***国家都能归类轻巡洋舰了。

    而英国的a级驱逐舰就寒酸的很了,只有一千三百吨的小身板,装了四门12omm mkIx单管炮,最高航35节,不过,这两条驱逐舰都是服役1o年的老船,其中最新的热心号也是3o年4月服役的,船体已经老旧,主机也损耗严重,早已经跑不出最高航。

    在月光下,面对着气势汹汹扑来的法国驱逐舰编队,两条英国驱逐舰根本不知道该做出何种反应,他们被法国战列舰的齐射给打蒙了。虽然弹着点与他们相差甚远,但是那种排山倒海般的威力,却着实吓破了英国水手的胆。这两条驱逐舰都一直在北大西洋参与护航活动,到当天为止,也就扔过十几枚深水***,连一炮都没放过,更别说遭受什么炮击了。看到一公里外猛地树立起一座高耸入云的水柱森林,一些新兵差点吓尿了裤裆,这种恐怖的威力,一就能让他们这种小船化为废铁。

    羚羊号的舰长总算反应了过来,他现旗舰从法国人开炮那时起就没有再出任何指挥灯号,作为驱逐舰编队领舰的指挥官,他只得硬着头皮按照海军军校里学到的标准应对方案展开行动。

    他已经看出来,驱逐舰已经失去了向法国战列舰动鱼雷攻击的条件,对方的大型驱逐舰已经盯上了自己,二对三,几乎没有胜算,目前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尽力自保,引开对方的驱逐舰编队,为航母减轻一些压力。

    羚羊号做出了一个他认为最正确的选择,它向着尾随在侧后位置的热心号出跟随领舰的信号,随后急转向,对着法国驱逐舰编队打出了零星的几炮之后,两条驱逐舰向着东北方高逃跑。法国驱逐舰获得的命令是歼灭英国驱逐舰,看到对方想要跑,当然不能就此放过,三条大型驱逐舰立即转向斜对着英国驱逐舰的航线追了过去。

    看到护航的两条驱逐舰竟然不打一声招呼,突然就转向逃跑了,这实在让正从后方加赶来的康沃尔号重巡大吃了一惊。

    什么情况,皇家海军什么时候开始抛弃主舰不战而逃了。哪怕对手是战列舰,也要勇敢的向对方冲锋,这才是英国皇家海军的传统。康沃尔号一边咒骂着两个懦夫,一边向旗舰送灯光信号,报告这个突情况。但结果回过头一看,旗舰却早已经不在原来的航线上了,皇家方舟号已经调转了船头,向着反方向高撤离,全船关闭了照明,望过去漆黑一团,丝毫没有回复康沃尔号的意思。

    那一刻,康沃尔号舰长的内心是崩溃的,他现自己被抛弃了,甚至可以说被出卖了。虽然在英国皇家海军战例上,不乏有这种牺牲一条战舰,保护友舰和大部队撤离的战例。在军校研读的时候,皇家海军军官们普遍都对这种牺牲表示理解与支持,甚至有大肆追捧成功者为战术大师运筹帷幄用兵如神之类的。

    但是,真到了自己成了那个用来换取友舰逃跑的牺牲品时,那种感受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而是一种沮丧与寒心←,皇家方舟号已经服役五年,一直没有入船坞大修,机器已经有所损耗,船底也很久没有清洗,想必已经结满了藤壶,这条船已经跑不出32节的极了,现在底舱锅炉已经加压到了危险的功率,但是船依然在29节左右晃悠,而对方的航怎么看都过了3o节,自己的打算已经彻底落空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反抗,英国皇家海军绝不会向法国人低头,也让法国人知道,皇家方舟号绝不是毫无抵抗能力的羔羊,绝不是可以肆意玩弄的猎物。距离已经接近到了四千米,皇家方舟号右舷后侧的两座双联114毫米高平两用炮的扁圆形炮塔先出了反抗的怒吼,四41公斤重的半穿甲弹正对着黎塞留号砸了过去。这个距离在海战中已经不是打不打得中,而是打不打得准的问题了。

    已经测距瞄准许久的四炮弹,果然全部命中,两打中船舷的炮弹当即就被厚重的装甲弹飞了,连个火星都没有打出来,另外两则命中了甲板和船。英国人看着法国战列舰的舰艏和舰桥底部猛的绽放起两团明亮的火球,在火球的照耀下,可以清晰的看到法国战列舰舰桥那蓝灰色的涂装以及舰艏爆炸飞扬起的碎片碎渣,甲板上和舰桥上的英国水兵见状禁不住欢呼雀跃,大声的为炮手喝起彩来。

    但法国战列舰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两炮弹似乎根本没有给她造成任何伤害,她依旧沉默地缓缓接近,那种可怕的压迫感慢慢笼罩着整个航母的甲板,英国水兵的欢呼渐渐消失,很快就变的鸦雀无声。

    英国人的炮弹其实还是伤到了法国人,一条堂堂的战列舰被英国人用四支水***射了一脸,虽然无关痛痒,但是伤到了自尊。拉波尔德海军上将在舰桥内暴跳如雷,喷了马赞舰长一脸的口水。

    “为什么故障还没有排除!这是失职!是犯罪!工程师应该立即拖出去***毙!***毙!我就知道自动装弹机这种新潮玩意儿靠不住!要是放在以前,我们早就把那条天杀的英国趸船打成碎片了。命令a炮塔指挥官,如果在三分钟内再不能把炮弹塞进炮膛,我就把他们塞进炮膛打出去。”拉波尔德狠狠的挥舞着手臂,吓得马赞连忙缩了缩脖子。

    “我们可以先用B炮塔起攻击!”马赞提议到。

    “我想看到的是齐射,全主炮齐射!否则我们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我要亲眼看着那条英国趸船在我面前被撕碎!”法国公海舰队司令官咆哮着。

    “长官!a炮塔报告,故障已经排除,可以立即射击。”副舰长站在舰内***边拿着听筒报告到。

    “那还等什么!打开探照灯!开火!开火!主炮齐射!干掉英国人!”拉波尔德大声的命令到,他拿起望远镜,兴奋的跑到战斗舰桥的望孔前,向着英国航母望去。

    黎塞留号已经接近到了一千五百米,两座四联装主炮平平的指向皇家方舟号的舰体。突然,黎塞留号舰桥边的大型探照灯射出了一道耀眼的光柱,将近在咫尺的皇家方舟号照的雪亮。英国航母的甲板上想起了一片惊呼声,英国水兵被突如其来的强光晃晕了双眼,很多人都下意识的背过身去或者躲进了背阴的暗处。

    就在下一刻,法国战列舰的八门巨炮对着皇家方舟号打出了一次齐射。八重弹几乎以水平的射角打入了航母的舰体,直接就把这条航母的后半截打爆了。

    两炮弹直接穿入了半弧形的船尾,其中一斜着砸穿了辅机室,撞碎了右轴齿轮组后弹入了舵舱,随后在舵机舱底部爆炸了,直接摧毁了操舵机构和上方的螺旋桨浆轴,并且还在船底开了个八米宽的口子。

    另一枚穿过了后部回廊和围壁直接穿过甲板打入了右轮机舱,接着用剧烈的爆炸与弹片在那里制造了一场死亡风暴,密集的蒸管道瞬间爆开,滚烫的开水和蒸汽充满了整个舱室,在舱内的人员全都当场阵亡。

    这两炮弹给皇家方舟号的绞索打上了最后一个节,这条船已经在劫难逃。

    剩下的六炮弹横扫了整个底层机库,其中一打爆了隐藏在船体里的主烟气道,导致底舱锅炉房温度开始急提高,另外两横扫了停机库,撕碎了存放着的备用飞机和值班的地勤人员。

    最致命的一打中了一个航空汽油库,那枚巨大的弹头轻松的砸穿了两层二十毫米厚的装甲板后,就在油舱里爆炸了,一瞬间火焰就犹如风暴席卷了整个底层甲板,冲击波吹开了每一扇紧闭的防水舱门,火舌从船体每一个开孔中喷射了出来,与火焰同时喷的还有被气爆吹出的杂物以及浑身着火的船员。

    皇家方舟号的船飞快的降了下来,从船体下层各个舱口和窗口冒出的火光将船体照的通亮,这条船在夜色里就像一个古怪的射着橙色光芒的大灯笼。

    黎塞留号减慢船,开始与皇家方舟号平行,尾部的副炮炮群终于可以派上了用场,法国水兵兴致勃勃的操纵着副炮一个一个敲掉英国航母舷侧的双联炮塔。

    伴随着船体内一串串剧烈的爆炸,皇家方舟号的巨大船体出了沉闷的哀鸣。用肉眼就能看得出,这条船正在向着后方倾斜,尾部的窗口已经贴近了水面。

    英国水兵已经放弃了抵抗,他们***在航母灼热的甲板上茫然的站立着,恐惧的望着近在咫尺的法国战舰。上层机库已经开始冒出浓烟,刺鼻的烟雾笼罩住了航母的舰艏甲板,所有人都开始向着舰尾躲避。

    由于下层救生艇甲板火焰猛烈,这些人已经无法使用救生艇或者救生绳逃生,少数人直接抱着救生圈或者穿着救生衣跳下了十几米高的甲板,在火光的照耀下,只看到人体被救生用品缓缓托出水面,却没有看到谁重新再游动起来。

    “主炮继续装弹,副炮与***手警戒,让损管人员和6战队上甲板,舰长,尽量靠过去。”看着皇家方舟号的惨状,拉波尔德上将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向着马赞下达了命令。

    “但是,司令官,那条船可能随时会爆炸。”马赞提醒到。

    “我们还有多少水龙带,尽力向那条船浇水,抛缆绳过去,放下救生艇,舰长先生,战斗已经结束了,我们是光荣的法国海军,不是海盗。”拉波尔德摆了摆手,随后背着手站在了舷窗前,马赞上校隐约的听到,上将好像在轻轻的哼着一歌。(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