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九十四章 覆灭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21 10:5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皇家海军的灾难并没有就此结束,英国本土舰队历史上规孽星号却选择了向左转向,因为阿基里斯号正在减,如果海王星选择同一侧转向一定会与姊妹舰相撞。海王星号的这个动作导致了轻巡洋舰编队的崩溃,后续的三条轻巡洋舰根本不知道前面究竟生了什么问题,编队陷入了短时间的混乱。

    热心号正在与希佩尔海军上将号激烈的炮战,德国炮弹对其造成的影响比一开始估计的要大,现在她只有后部烟囱可以正常工作,前部的烟道与抽排气系统已经完全损毁,前部机舱里的温度到达了人体能够承受的极限,轮机兵们完全是凭借着个人意志继续坚持在各自的岗位上,许多人已经陷入了严重的中暑以及脱水状态。

    热心号操舵室内的舵手现了前方舰队的异动,还未等他向舰长出报告,海王星号就突然向左方转向了。这时候舰桥上的军官也看到了正前方两条纠缠在一起的重巡,以及一左一右向两侧规避的先导轻巡。于是选择地狱从天而降。究竟是转向左侧跟随海王星,还是转向右侧继续跟随领舰。

    反应过快的航海长与舰长做出了相反的判断,矛盾的命令几乎在同时被布了下去,让操舵手一时陷入了茫然不知所措之中。再次确认的舰长命令被紧急传达了下去。操舵室连忙拉动了车钟命令机舱减,却现没有获得机舱任何的反馈,这时候用通话器联系已经来不及了,她只得保持着最高的航向着右侧急转,伴随着可怕的金属扭曲声。热心号的舰体向着内侧倾斜了过去。

    下一秒,热心号舰桥的军官们忽然惊恐的现,原本紧跟在热心号身后的曼彻斯特号正在自己的侧面高逼近,其航向正好穿越热心号现在的航线。

    “拉碰撞警报!”热心号的舰桥上,舰长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声命令,还未等水兵拉下警报器的电闸,曼彻斯特号就已经拦腰撞上了热心号。曼彻斯特号锋利的舰艏狠狠的从热心号舰桥正下方的位置插了进去,随即船头高高仰起,几乎把那座小小的舰桥从船壳上撬了下来。

    剧烈的碰撞使得两条轻巡洋舰甲板上所有没有捆扎固定的东西都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其中包括了数十名正在炮位上奋力作战的水手。人体被高高的从平台上抛起,然后重重的摔到坚硬的上层舱室与甲板上,不少人尖叫着落入了大海,只挣扎了两下就再也没有浮起,舱室内的水兵更是头破血流骨断筋伤,此起彼伏的哀嚎声犹如海潮般响起,回荡在两条轻巡的舱室过道里。

    曼彻斯特号收到了领舰的无线电命令,她知道了前面究竟生了什么,所以在热心号转向之前就已经偏转了船头离开了原本的航线。这两条轻巡抽调自两个分队,并未在一个舰队里服役过。也从未进行过编队配合。曼彻斯特号一心以为热心号也收到了同样的警告,必定会觉自己的动向,所以丝毫没有减慢航。她一心一意要赶上前面的纵队领舰,继续她的战斗。

    曼彻斯特号没料到热心号上下已经焦头烂额。既没有收到领舰的警告,也没人去注意后面的友舰,机舱的恶劣环境使得水兵没能及时接收到舰桥的命令,慌张的舵手把舵轮转了太多的角度,结果直接横在了曼彻斯特的航道上。

    热心号的舰长在撞击生时正在舰桥右侧,结果剧烈的撞击把他抛到了舰桥的另一头。额头正好撞在舱门的把手上,鲜血顿时喷溅了出来。海军中校掏出手帕紧紧按住了额头,他觉一侧的肩膀可能脱臼了。强忍着眩晕,中校站起身来,趴在舰桥一侧的窗框上开始呕吐,此时在他眼角的余光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中校喘息着抬起头,随即就看到了他终身难忘的一幕。

    就在距离热心号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利物浦号正在全从热心号身旁掠过。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艘轻巡的舰桥向着前方塌了下去,舰桥下方开了个触目惊心的大洞,正在滚滚的往外冒着浓烟。利物浦号上的水手此时正在惊慌的甲在板上跑来跑去,热心号的舰长看到有些水兵***在救生艇甲板,正在奋力的推着那两条长艇。

    海军中校有些奇怪利物浦号上水兵的行为,他呆呆的看着这条轻巡劈波斩浪飞的越热心号,继续向前疾驰。热心号的舰长视线跟随着利物浦号,他现这条轻巡洋舰根本就没有做任何规避动作,就这样保持着最高航对着两条重巡洋舰扑了过去。

    “上帝啊。”舰长终于明白了利物浦水手的奇怪举动,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条轻巡一头撞到了两艘重巡洋舰之间的夹缝里,剧烈的碰撞声就连他这里都能清晰的听到。

    利物浦号的前部舰桥与操舵室遭到了彻底的摧毁,最终接手舰艇指挥的是这艘轻巡洋舰上的鱼雷长,他跑进了战舰后桅旁的备用舰桥,那里有一套备用指挥与操舵设备,为的就是应付目前这种情况。

    后部舰桥没有前向视野,鱼雷长命令一名军官预备生爬上舰桥顶部的露天望台,使用舰内***向他转达领舰的指挥信号。并且时刻注意舰队的航向,保证自己在队列里的位置。

    当时曼彻斯特号转舵让出了前方的航道,以为对方出故障的利物浦号毫不犹豫的加顶上了前者的位置,随即热心号也开始突然转向。军官预备生直到最后一刻,才现正前方生了事故。

    那个军官预备生连忙用***向鱼雷长报告新的情况,却现***无法接通。死心眼的预备生来回折腾着那台***,等到他想起或许应该亲自跑一趟的时候,甲板上早就陷入了一片混乱。

    先现情况不对的是前部主炮的炮手们。这些炮手全都是新兵,最大的年纪不到十七岁。正在奋力开炮的水手们无意中看到了前方横在远处海面上的重巡洋舰,他们当时对这壮观的场面叹为观止,同时不禁为那两条可怜的战舰上的水手祈祷与表示哀悼。

    此时所有人都还以为下一刻战舰就会转变航向,但是随即他们就现自己错了,战舰的航向没有丝毫的改变,利物浦号正在以24节的高正对着那两堆钢铁前进。

    炮塔指挥官想要询问情况,却现与备用舰桥的联系中断了,随即他们就看到了热心号与曼彻斯特号的碰撞,承受不住压力的炮手们一窝蜂的跑出了炮塔。他们认为战舰已经失控了,所有人都向着救生艇甲板冲去。

    德国海军在远处目击了这场史无前例的连环撞船的全部过程,整个德国舰队上下全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甚至都忘记了继续向对方射击。这种场面简直是百年难得一见,在短短的一分钟里,五艘英国战舰交替着撞到了一起,幸存的军舰盲目的开始转起圈子,陷入了慌乱之中,英国海军舰队的战列线在一瞬间崩溃了。

    雷德尔从惊讶中先反应过来,看着一片混乱的英国舰队。德国海军总司令不禁喜出望外,这或许又是那位上帝使徒的神迹展现,上帝站在德国海军的一边,现在不乘机痛打落水狗还要等到何时。

    德国海军编队立即转换了航向。直挺挺的向着英国残余的舰队扑了过去。

    “冲散他们,分割他们,包围他们,打碎他们,消灭他们。”雷德尔给手下下达的命令简单明了,但是舰长们都感受到了这条命令里蕴含着的那种力量。

    德国舰队开始***成三个纵队。全向着英国战舰展开突击、包抄与迂回。

    英国舰队此时却陷入了极端的混乱,各个分队此时已经失去了统一的指挥。幸存的战舰尽力向旗舰编队靠拢,正常的编组已经不复存在,轻巡洋舰完全失去了队形,只能以单舰各自为战。

    此时的一直伴随在舰队内线一侧的英国驱逐舰展现出了惊人的勇气,他们并没有获得旗舰布的命令,但是驱逐舰分队的指挥官认为此时必须要有人挺身而出,为舰队争取到重新编组的时间。

    这位驱逐舰分队指挥官认为战势已经无可挽回,英国皇家海军的此次战役已经完全失败,眼下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量保存幸存下来的战舰,为皇家海军保留最后一丝脸面。

    四艘J型驱逐舰排成纵队从内线切出,她们把航提升到了36节,一边利用所有火炮向着德国舰队射击一边开始高冲锋。驱逐舰队斜着掠过战场,同时释放着雪白的化学烟雾,很快就在德国海军面前制造出了一面六十米高四百米长的烟墙,遮蔽住了德国战舰的视线。

    “射击!干掉那四条驱逐舰!”雷德尔在指挥塔里暴跳如雷,他怎么可能容忍就在自己收获最终胜利的那一刻遭到他人的阻碍,更何况对方还是四条小小的不自量力的驱逐舰。

    下一刻,几乎所有德国战舰都开始向那四条英国驱逐舰动了攻击。英国驱逐舰瞬时间就被密密麻麻各种口径的炮火包围了起来。驱逐舰指挥官冷静的带领编队飞快的左右机动,甚至试图动鱼雷攻击,但是无论他的技术如何精湛,也无法弥补数量上的差距,他做了所有他能够做的,最终一283毫米炮弹结束了这位勇敢的海军军官的奋力一搏。

    四条驱逐舰相继中弹沉入了海底,其中两条还生了鱼***大爆炸,断折的舰体十几秒钟内就沉入了海底,那两条驱逐舰上的舰员无一生还。

    托维此时已经完全放弃了希望,当坎伯兰撞上贝里克号时,他还依然有信心继续战斗,但是当第二第三次撞击生之后,他知道大势已去,自己与英国本土舰队的最终时刻已经到来,但是绝对别想让他就此认输。

    “向伊丽莎白女王号下令,立即全向多佛尔海峡突围,我们会为她缠住德国舰队,如果突围成功,命令伊丽莎白女王号继续完成计,哪怕是向着德国登6船队打出一炮弹,也是英国皇家海军的胜利,我们为了帝国尽到了自己的职责。”托维站在舰桥里向参谋长下达了命令。

    “司令官,肯特号还能继续战斗。”舰长站在一旁挺胸报告到。

    “很好,现在信号,所有舰艇向旗舰靠拢,旗舰将带头起冲锋,挂起Z字旗,大英帝国需要每一个水手都坚守岗位。”肯特号调转船头,带领着剩下的三条轻巡洋舰,排着不成形的队列,一边释放着烟雾,一边向着德国舰队起了冲锋。

    伊丽莎白女王号则缓缓调转航向,在烟雾的掩护下,笔直的向着多佛尔海峡方向全前进。

    “伊丽莎白女王号战列舰正在突围!”早就盯着这条战列舰的冯.罗严克拉姆舰长向雷德尔报告了这个情况。

    “别管那条船了,她冲不进多佛尔海峡,那里有一群老朋友在等着她。命令舰队,包围那四条英国巡洋舰,全力攻击,把她们全都送进海底!”

    仗打到现在这种程度,雷德尔觉得大局已定,获得如此辉煌的胜利,德国海军始终没有沉没一条军舰,这已经是出乎意料的幸运,没必要为了一条困兽犹斗的战列舰造成不必要的损失,雷德尔的心态已经生了转变,保住现在不沉一条战舰的记录直到最后才是他目前最想要的。

    就在多佛尔海峡外宽阔的航道里,三条庞大的战舰正在严正以待,海平线上隐约出现了一个孤零零的舰影,伴随着刺耳的电***,巨大的炮塔开始缓缓转动,粗大的炮管慢慢的仰了起来。。。。(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