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深海大领主

第二百九十四章 遇阻    文 / 南宫尉缭 更新时间: 2017-08-22 12: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陈天赐疾步冲前,正要接下叶枫的战斗,不料,就在这时,他身侧忽而冒出了一个人。?  那人身穿素白忍者服,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来到的陈天赐身侧。

    陈天赐一惊,身体条件反射般地在空中一扭。一把利刃擦着他的身体,被他险之又险地避了开。“喝!”陈天赐的身体在空中一弓,仿佛一把拉满弦的长弓一般,猛然反弹。

    “哼。”一声闷哼,身穿素白忍者服的人,和陈天赐硬拼了一记,各自后退了几步。

    陈天赐落地,凝神戒备,仔细一打量对方,惊讶地现,阻拦他的竟然是一名女子。这个人身材纤细,手上拿着的是一把不同于一般忍者使用的倭刀。

    她的刀看起来更狭窄,更纤细,但却让陈天赐感觉到了压力。他低头看了看,在肋部的位置看到了几条划痕。若不是他的金身诀已经大成,能够自动护体,恐怕刚才那一下,他会吃大亏。

    “你不要过来。”女忍者用娴熟的华夏语对陈天赐说道,“这是武士之间的公平决斗。你不要过来妨碍他们。”

    “公平决斗?”陈天赐侧头看了一眼以一敌三的场内情况,冷笑了一下,“你们倭寇就是如此公平决斗的吗?”

    “我们不是倭寇。”女忍者出离地愤怒,对陈天赐怒道,“我们是出日国的武士,是天皇座前的侍卫。请你收回这种带有侮辱性的称呼。”

    陈天赐微微一怔。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很奇特。出日国是倭寇国家正式的称呼,但陈天赐自懂事以来,就一直听父辈们称呼出日国为倭国,自然的,出日国的武士们也就被称为了倭寇。

    但这种称呼是数千年前的华夏人们对出日国人的称呼,延续至今完全是因为两国之间化解不开的仇恨。出日国挑起了数次侵略战争,华夏当其冲。

    两国人之间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而出日国的政要们,又从来不正视历史,也从未对过往的罪孽有过深刻的反省。他们将战争犯供奉在神社当中,当做英雄来供养,来怀念,这更是极大的伤害了华夏人民的感情。

    核大战爆之前,两国间就因为种种的问题,陷入到了即将要擦***走火的程度。大战爆后,仇恨更是使得出日国几乎完全灭绝。

    这段过往的历史,在陈天赐的脑中急闪过。他奇怪地看着女忍者,说道:“这就奇了?你们称呼我们为***,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称呼你们为倭寇?”

    女忍者狠狠瞪了陈天赐一眼,说道:“我没有那么称呼你。”

    陈天赐一愣,仔细想了想,现对方确实没有使用那样的称呼。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我不管你们在进行什么公平决斗,你现在给我让开。”陈天赐冷声说道,“我不打女人,但你要是继续阻拦我,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武士的精神不容亵渎。”女忍者双手握刀,十分坚定地说道,“他们正在进行公平决斗,这是你的同伴自己要求的。你不能妨碍他们之间的决斗。否则的话,你先问过我手中的刀同意还是不同意吧!”

    他们交谈的这个过程当中,宫本一郎和他身旁的人一直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仿佛这里的一切,和他们都没有任何关系一般。这虽然让陈天赐感到有些奇怪,但他现在只关心叶枫的情况,对于***的事情,他无意去深究。

    “呵,有点意思。”陈天赐咧嘴一笑,身子猛然消失在了原地。

    “呀!”女忍者见陈天赐动了,当下也毫不留手,举刀便砍。

    她的刀快若闪电,尽取陈天赐下三路,异常狠辣。陈天赐和她对战了几个回合,惊讶地现,他竟然无法占得上风。

    对方的刀法不仅诡异,而且身法更是若风一般快捷,陈天赐几次抓住对方刀法当中的破绽,但都被对方灵活地闪躲了过去。

    “哼!”陈天赐战得心头火起,加之叶枫的情况越危险,他再顾不得对方是个女人,体内元气急调动,悍然动了威力强大的憾山掌绝技。

    “吃我一掌!”陈天赐怒喝了一声,身上金光一闪,不避不退地硬接下了对方手中长刀,一掌横拍了过去。

    他这一掌虽然蓄势未久,威力比起全盛时期的憾山掌也差了许多,但若是拍中对方,也定然会让对方身受重伤。若是救治不及,陨落是必然的事情。

    女忍者在陈天赐身上冒出金光,硬接下她手中长刀的时候,便惊得花容失色。陈天赐一掌拍出,她更是来不及闪躲。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间插入到了陈天赐和女忍者之间。“嘭”一声巨响,三个人影迅朝着三个方向急***。

    陈天赐***了六、七步。而女忍者和突然出现的那人,却是一人***了数十步才堪堪停了下来。陈天赐抬眼一看,现替女忍者接下致命一击的人,竟然就是一直在做壁上观的宫本一郎。

    宫本一郎的脸色此时极为难看。他忽而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晃了几晃,但并未倒下。“惠子,你没事吧。”宫本一郎未理会自己的伤势,反而急切出声询问起了女忍者的情况。

    陈天赐惊讶地现,宫本一郎用的竟然是华夏语。而被宫本一郎称呼为惠子的女忍者,也是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

    她朝着宫本一郎摆了摆手,抬头瞧向陈天赐。“你是谁?”她的声音略微有些颤抖。

    “惠子,你受伤了?”宫本一郎急急地跑向女忍者,伸手便要搀扶。被称呼为惠子的女忍者微微闪了闪,避开了宫本一郎的搀扶。宫本一郎眼中闪过了一丝痛楚,却是没有再做什么,只是静静地站在惠子身旁,用一种狠厉的目光瞧向陈天赐。

    “你管我是谁。”陈天赐毫不客气地说道。刚才那一瞬间,他虽然一掌逼退了宫本一郎和名为惠子的女忍者,但他的情况其实也不好受。

    他体内此时犹如沸腾的开水壶一般,在不断地翻腾着。但他修习的柔水诀在此时自行运转,竟然渐渐地压制下了他体内沸腾的情况。这也使得陈天赐看起来似乎一点事情都没有。

    惠子惊讶地看着口齿清晰,表情轻松的陈天赐,双眼微微眯起。她忽而一言不,朝着身后挥了挥手。几名隐身在暗处的忍者便在此时集体出现,迅朝着陈天赐围了过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