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三百一十六章 人情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22 12:0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植率领一千士兵,冲进了天津卫城,开始抓捕这次收商税中阻挠、刁难、逼迫自己的文官。 ? 

    天津守备早就听说了查登备一万多兵马的大败,以为李植这是***了。他麾下那些老弱病残哪里挡得住李植的虎狼之兵?他干脆把六百士兵全部收回营,闭门不出,把天津的城防拱手让给了李植。

    李植便顺势接管了天津卫城,将全城置于自己控制之下。

    李植要抓捕的官员中,当其冲的就是天津巡抚查登备,查登备这次为了阻挠李植手段用尽:他早早就让天津文官联名上奏逼天子站队,让天子下旨禁止李植收税。关键时刻甚至不惜调用军队,逼得李植向天津兵马开火。

    若不是查登备的种种布置,李植本来可以以一个大忠臣的身份征收商税的。本来李植征收一点商税,再上缴一些给天子,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但查登备硬生生把李植逼到了***的边缘,让李植不得不做一个挑战朝廷底线的权臣。

    查登备的所作所为令李植十分恼火。既然查登备要向天下文官展示他对抗商税的义举,李植就让他求仁得仁了——李植决定不放过查登备,要他的命。

    李植要让天下的文官看一看,和自己作对是什么下场。

    五百名荷***实弹的荡寇团士兵前后包围了巡抚衙门,开始攻打这座天津最***员的衙门。

    巡抚衙门的大门是一个门楼,有三间房宽,中间开着一个门。那门十分坚固,此时已经死死关上,后面估计还堵着东西。李植让士兵从城外搬来了一颗壮木当攻城锤,去撞击巡抚衙门的大门。

    不过那木头不称手,再加上门后面的人死死用东西堵着门,导致这撞木的效果很一般。几十个人撞了半个时辰,还是没有把大门撞开。

    李植想了想,回范家庄调集了两百枚海军水兵使用的***来,点燃二十枚扔进了衙门大院。

    二十枚***一枚接一枚的炸开,李植感觉地面都颤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轰隆作响,惨叫声随着轰隆声响起,巡抚衙门中升起了一团团黑雾。等黑烟渐渐散去,便只听到院子里传来阵阵伤员的***声。

    李植再让人用木头撞门,一下子就把门撞开了。

    把门撞开后,才看到那门后被***炸得一片狼藉,地上躺着二十多个被炸死的查家家丁,还有十几个伤员在血泊里抽搐挣扎。未受伤的家丁已经退往第二进院子,用家具堵住通往第二进院子的通道,用弓箭在那里防守。

    一个家丁队长躲在家具后面大声喊道:“李植,你率众攻击朝廷巡抚的衙门,这是***。我劝你及时收手!否则朝廷定你为反贼,九边强军一到,玉石俱焚!”

    李植冷哼了一声,让人往家具后面扔了十颗***,便把那些家丁炸得鬼哭狼嚎。那个喊话的声音再没有响起,大概是被炸死了。

    虎贲师的士兵踢开那些拦路的家具,冲进了第二进院子。

    院子里的家丁这下子才知道李植武器犀利,知道今天是抵挡不住了,便护着查登备往后门逃。但巡抚衙门后门早就被李植的人堵住了,查登备哪里逃得出去?被荡寇团的士兵一逼,查登备又躲回了巡抚衙门里。

    似乎知道再抵抗只是徒增伤亡,查登备的家丁们绝望了。他们一个个放下了武器,让李植的士兵们顺利进入了三堂。

    三堂里,查登备已经脱了官服,只穿一件搭护跪在地上,老泪纵横。查登备的身边,查云克也跪在地上,低头不语。

    看李植走了过来,查登备已经没有了一丝往日威风,哭着说道:

    “大都督!不,太保!太保不要杀我,我老了,没有用了!只是一条贱命!太保不杀我,可以向天下展示仁德!”

    李植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如今知道怕了?我以为你还要向天下文官展示你的铁骨铮铮,博取清名呢!”

    查登备哭得稀里哗啦的,说道:“查某不要清名,只求大都督饶恕性命。此次抗税,我从头到尾就没有谋害大都督的意思,种种手段只是希望大都督不要征商税。如今太保大获全胜,又何必夺取查某的性命?”

    李植冷冷看着查登备,说道:“你眼中只有私义,可有一丝公德?如今朝廷缺兵缺饷,你们这些文官却为了自己的利益抗税。若是天下人人像你一样,这个***的天下就亡定了。”

    “你确实没有要我的性命,但你要的是天下人的性命。我不为天下人杀你,与天理有亏。”

    查登备听到这话,脸色变得惨白,跪在地上剧烈地咳嗽起来。

    跪在一边的查云克抬头说道:“都督大人,那时候你说欠我一个人情。”

    李植点头说道:“是。”

    查云克说道:“那我便用这人情,求你放过我二叔查登备,留下他的性命。”

    李植笑了笑,说道:“本来你的跑海买卖是依赖查登备的巡抚位置的,查登备一旦被夺官问斩,你的跑海买卖就做不下去。你虽然有四条船,但没有查登备的庇护根本无法出海,你的生意收入将会全部断绝。按照这个思路,我如今就该把你入股我商船的银子还给你,不给你分红。但看在你人情的份上,我允许你继续在我的商船里参股分红!”

    “至于查登备的性命,不是你这个人情可以保下来的。”

    查云克闻言脸色一白,磕头伏地,不敢起来。李植说得对,一旦查登备失势,他查云克就该失去生意收入。但如今李植依旧每年分几万两银子给他,这是天大的面子。一个人情换了每年几万两银子,李植已经十分慷慨,查云克已经无法要求更多了。

    查登备听到查云克求情也没有用,把头抵在地面上,哭得稀里哗啦的。

    很快,抓捕天津下东路兵备道于涛和景州知州梁一寿的士兵也得手了。两个文官是反抗李植商税的急先锋,这些天都随查登备的大军出征范家庄。查登备的兵马溃败后,两人都藏身在天津中路兵备道府中。但韩金信的线人透露了二人的行踪,李植的士兵还是抓到了这两个文官。

    两个文官也被押到李植的面前。(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