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科学家异世修真实录

第二百三十八章    文 / 剧毒术士 更新时间: 2017-08-22 12:0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乱糟糟的场面很快变得更加乱糟糟,由原来的大家都抢着押注变成了两帮不同支持者之间的对骂,不过整体还是相对理性的,并没有动手。  

    天放则研究着甲号给的规则,这地方就是一个实力为尊的地方,当然有一点点重要的就是,这里有一个执法者,所以,尽量不要在执法者在场的情况下搞出事情来,当然要是在某个阴暗的角落,被人阴死了,这是活该了。

    ***的黑暗一面在这里表现的淋漓精致,所以天放三人还是决定,现阶段尽量就在广场上级广场周围的几个主要建筑之间晃悠,坚决不去那种容易死人的地方,虽然三人各自有底牌,即使仙人来搞也不怕,不过,底牌用在这样的地方,也太浪费了。

    很快在嘈杂的氛围之中,擂台两边的通道打开,一号魔族如黑色旋风一样,从通道中冲了出来,跳上擂台,凶横的击打着地面,他的支持者们被带动起来,一个个像疯子一样怒吼着干掉狂刀。

    狂刀没有太多的气势,就是很平稳的从通道之中一步步的走了出来,但是随着走出来的步法,天放看得眼睛一缩。

    这狂刀是个高手,狂刀每走一步都像是精确丈量过的,步频,步伐全都一样,刀斜跨在跨边,右手反握着刀柄,随着一步步走上擂台,狂刀的气势也在上升,这是蓄势步伐,可以想象,在狂刀出刀的那一刻,必然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双方入场,那个热情洋溢的主持人又出现了:“很好,也不废话了,大家最爱看的还是血肉横飞,拳拳到肉,所以,决斗开始!”说完就跳下擂台,快步离开。

    这个时候魔族已经安静下来,全身戒备的看着狂刀,而狂刀则站的笔直,就像一把出鞘的宝刀,释放着知己的气势,战事一触即。

    现在两方正在进行气势的比拼,一旦气势比拼长时间陷入僵局或者某一方取得优势,必然是一次致命的进攻,天放和杨潇看得目不转睛,台上的两方明显都是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这样的战斗可比学府特权区那样过家家的打斗方式好多了。

    观众席上面已经吵翻了,一个个肆意释放着自己的黑暗面,一边和边上的人问候着对方祖宗十八代中的所有女性,一边骂着台上自己支持的一方怎么还不上去干架。这些人已经完全失去了一个修真者的冷静,天放看着这些大多数都有出神期或者转仙期的人,现果然***是个大染缸,在这黑拳场所时间就了,一个个都会被同化,引动出来身上最黑暗的一面。

    台上,魔族的手臂稍微颤动了一下,天放眼神一凝,随之而来的是一道璀璨的白光,狂刀出鞘了,仿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仓促之间,牛头魔的双手飞快的挥动起来,但是天放知道这是最后的补救措施,刚刚魔族手臂这一个颤动,是因为在气势上被狂刀压过了,引动了一次假象攻击,就这一瞬间,狂刀抓住了机会,或者说是,狂刀自己制造了这次机会,然后是果断的出刀。

    魔族像是一个黑色的石头,而狂刀就像那汹涌奔流的江水,在一瞬间激烈的碰撞了。

    然后,擂台就归于平静,狂刀出现在了魔族的背后,还保持着反手握刀的姿势,刀身光亮如新,光华流转入水,这是灵力加持的后果,刀也是一把好刀,能够让灌注上面的灵力进行流转,增加攻击力。

    魔族保持着挥拳的姿势,但是已经完全没有了动静。

    两边都像是定住了,上面谁也没看清到底是谁胜利了。

    “嘶!”魔族的脖子处开始喷洒出来黑色的血液,随着血液的喷洒,头颅也从脖子上掉了下来,咕噜咕噜滚了老远。

    狂刀噗呲一口鲜血带着一些内脏碎片喷了老远,这是魔族知道比反抗必死之下爆凶性以后采用的同归于尽的打留下的,但是魔族先机已失,同归于尽的打最终只是给对方留下了一道重伤。

    狂刀从储物戒之中掏出一颗极品的疗伤丹,一口吞了下去,就地开始运功疗伤。

    实际上,随着修为层次的提高,人体的恢复能力越来越强,这些内脏破碎的伤势不一定成为致命伤,只有最主要的部件比如说心脏被完全打爆,头颅被砍掉,才会一击致命,当然如果是修士的话,丹田被打爆然后在受到像这么重的伤的话,基本上也会死。

    像是捅穿喉咙这样的伤势,已经算是小伤了,一会儿就会恢复过来,除非从喉咙穿过,直接打碎脊梁,或者穿透脑袋。

    天放沉浸在那一刀之中,这已经达到了人刀合一的顶峰一击,甚至有可能已经突破人刀合一,这是天放来到这世界之后,看到的用兵器的大家了,天放修为不足,如果要是也是转仙期的修为的话,天放绝对要上去和这个人干一架,好好探讨一下兵器的真谛,但是现在,天放上去就是一招的命。

    杨潇也是在回味着刚才那惊险的一招,时机、角度、凶狠程度,都是一等一的,若有所得。

    天放和杨潇两个人都是***,尽然能够大体看清楚这刀的路线还有变化,特别是天放,剑心通明之下,看的很清楚,但是天放知道自己反应不过来,看清是一回事,身体跟不上反应是另一回事。

    胖子则是完全懵逼状态:“这就结束了,说好的大战三百回合,精彩纷呈的肉搏大战呢?”

    周围的人则由那一瞬间的全体静音变得嘈杂了起来,就像是一辆高行驶的汽车突然头魔这个***,枉我还压了三个亿,真是***!”

    “哈哈哈,我赢了,哈哈哈,你刚刚不说说牛头魔必赢的么,怎么,说你眼光差还不信,最早狂刀来的时候,你就一直买他输,你那次押中了,所以说,你就是个二货!”

    “***,你骂谁二货呢,你们全家都是二货,你祖宗十八代都是二货!”

    “他喵的,竟然骂我祖宗,我跟你拼了!”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这个时候,万恶的支持人又出现了:“啊,一场非常精彩的决战,我们的狂刀再次获得了胜利,先要恭喜狂刀,获得了三十连胜,获得了三十亿紫晶币的奖励!我们会尽快为他安排下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大家期待吧!”

    “接下来是我们的新人挑战赛,今天的新人实力不低哦,先是转仙初期,代号飞刀!”主持人介绍到:“现在有请我们的飞刀选手入场!”

    “然后是我们的转仙初期,代号快拳!有请我们的快拳入场!”

    天放和杨潇关注的重点来了,天放和杨潇想要在这里锻炼实战能力,在生死搏杀之中取得突破,那就必须要遵守这里的规则,那就是先要进行新人挑战赛,只有成功的通过了新人挑战赛,才能开始进入真正的擂台排序,开始接受各种各样的挑战。

    而新人挑战赛则是彻彻底底的血肉场,每个新人进来,必须要在拳馆的安排下,打满四场全都是新人之间的较量,也就是说,十六个人里面才能选出来一个,进入真正的擂台赛。

    两个人分别入场,都带着鬼脸面具,看不***面目,不过从装饰上面很容易就分辨两人的身份,一个人腰上,背上,大腿上挂了十几柄飞刀,飞刀是插在特制的皮具之中,只露出刀柄还有那闪烁着幽幽寒光的刀尖。

    另一个人则是带着拳套,黝黑的拳套看起来朴实无华,但是是不是闪烁的灵光,展现了它的不凡。

    两人的称号倒是和他们的装扮能够对上,让大家一眼就知道哪个是哪个。

    “两位都是新人,还在进行新人赛,他们的战绩都是三连胜,今天将要决出到底谁能够成为我们竞技场的驻场赛手!”主持人说道:“现在,让我们大家踊跃投注,支持一下各自的对象吧!”

    竞技场有好几种赛手,待遇最好的莫过于驻场赛手,战斗的时候会有安全保护,即使输了,也不会被遗弃舍弃,而是尽量动用手里的资源进行医疗,实在不行,也能带着一笔伤残补助离开,这个是很多散修最喜欢的投靠方式。当然明眼人都知道,这些驻场赛手是要受到拳会操控的,在某些重要的比赛的时候,就可以操控他们输赢,来让拳会挣大钱。

    还有一种赛手是自由挑战者,他们不受雇于拳会,而是时不时的前来挑战一场,不过这样的挑战者不如驻场赛手有安全保障,一般情况下安排的战斗都是生死不论的战斗,死亡率伤残率极高。

    当然,还有一种是拳会从小培养的核心赛手,这些赛手不知道怎么训练出来的,为了战斗而战斗,在某些重要的时机,会把这些战斗机器派出来,狙击某些人员,特别是当某人的连胜达到很高的时候。

    最后一种,则是拳会找来的各种死囚,魔族,这些算是最多的,但是这里面也不乏高手,而且绝大多数下手绝不手软,与这些人的战斗,基本上十有**要死一个,伤残的机会都很低。

    天放自己更加倾向于第二种,自由挑战者,这样才有挑战,有动力,不过,现在天放只是从甲号给的材料上大体知道了里面的情况,具体是实际战斗情况怎么样,天放自己有不是很清楚,所以今天就是来观察的,这个世界天才很多,像天放这样已经可以接近一个跨大境界挑战的人绝对不在少数,而且实力并不是根本,有些时候使用的武器、护甲,***的***,战斗的时机等等,甚至拼命的程度,都可以左右一场战斗的结局。

    天放准备在这里呆一阵子,看看他们的出神期的战斗是怎样的,出神期的人员战斗力是不是够强,心中有个底以后在上去搞事,什么都不知道,直接上去干,这是蠢材才干的事情,到时候底牌都***出来,那就好玩了。

    台上主持人还在滔滔不绝的忽悠着下面的人进行押注,直到很多人都开始不耐烦了,主持人才热情洋溢的离开擂台,把时间留给两个挑战者,谁最终胜利,将加入到驻场赛手的阵营之中,起码到时候***资源还有战斗经验是不缺了。

    台上两人老早就做好了准备,这样的战斗实际上算是生死大战了,一个分心就有可能***掉,所以在主持人刚刚喊出开始的时候,两人已经交上手了,飞刀手一扬,一柄飞刀如同电光一扬划破短短白多米距离,而快拳则是挥舞了一下手臂,但是挥舞的度太快,而且挥舞完成以后又回到了原位,许多眼里差点,修为差点的人都以为没动,但是原本划破长空的飞刀扭曲之后掉落在快拳跟前,才让人知道,刚刚快拳已经出拳了。

    两个人的风格很像,就是快,飞刀的出刀度快,快拳的出拳度也快,而且他手里的拳套明显不是凡品,这么多飞刀打下来,一点刮痕都没有,还是闪烁着幽幽暗光。

    两人在台子上开始追逃起来,飞刀一边移动一边射击,保持着与快拳一百多米的距离,这是最舒服的出手位置,而快拳则一边打掉飞过来的飞刀,一边逼近飞刀,但是由于各种飞刀的阻挡,一直没有拉近距离。

    暂时,节奏明显被飞刀控制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进行,飞刀的射也越来越快,一开始的一次一柄,慢慢变成了两手同,现在已经是在两手同的基础上变成了两手同两柄,这样的情况下,快拳的动作越飘忽起来,不再是每把飞刀都打掉,而是开始左右闪避,把一些不必要的飞刀让过去。

    天放看着飞刀身上的携具上面的飞刀一会儿全部射空,一会儿有变满,只能无语的看看自己的储物戒指,这家伙和自己一样,吞了一个储物戒指的飞刀吧。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