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少年大将军

第六十七章 辕门溅血    文 / 水刃山 更新时间: 2017-08-25 14: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落在中军大帐,挑灯看着从卓城传回的密件。???  w?w?w? c?o?m?

    与武塔试***的当天晚上,李落写了一份密函,命倪青加急送到淳亲王和枢密院杨万里手中,不许过第三人之手,大军驻扎沙湖的第三日,卓城之中传信回来,倪青取了密信悄悄呈给李落。

    看完密件,李落微微一叹,将信件装好,吹熄了灯,一个人坐在黑暗之中。

    第二天,李落召集众将和怀王至中军议事。

    怀王这几天在营帐中纵情声色,军中已经有不少将士知道,再加上怀王和窦胜两人平日里趾高气昂,虽说途中李落整顿了几次,但最后都不痛不痒,草草了事,军心多少有些浮动。

    刘策眼见如此,小心暗示过李落,早些采取措施。

    不过李落仅是下了严令,命军中各部修建营寨,若不合格者,所部将领营前受罚,大军须在第一场大雪之前建好大营。

    大营是军中几位将军勘察之后所选之地,大军驻扎在两个山包上,中间的谷地有一条宽许五尺左右的小溪,水量充沛,正前方五十里就是狄杰所设的防线要塞,两地之间一马平川,天气好些,能看到前方要塞中升起的袅袅炊烟。

    定寨之时,怀王百般阻挠,想让大军后撤五十里,李落只是不允,怀王暗暗衔怒,军中诸将除了窦胜无人附和,李落脸色如常,对怀王的无理取闹只作不见,军令下达后着三军即刻修建营寨,不再理会怀王鼓噪。

    怀王随后又找了李落一次,催促李落早些回都,不愿在西府久待,李落这几日也在军中帮忙筑营寨,听到怀王在耳旁絮叨,只是笑笑,也不答应。

    怀王无奈,只好回了帐中每日里寻欢作乐,自然少不了恶语重伤李落,让自己受着风沙之苦,还要担惊受怕。

    等到怀王到中军大帐的时候,诸将都已经到齐,自从第一日的中军会议之后,怀王便每次都是最后一个来,众将除了窦胜戚邵兵外都很不满,不过主帅李落未见不愉,众将只好暗自诽谤,怒气却渐积厚。

    怀王一进中军大帐便出言不逊道:“西府这破天气越来越冷,晚上水都结冰了。本王在这里吃苦受冻,戍卫边疆,王城那些闲散无能之辈这会不知道窝在哪里喝花酒呢,咱们还不快些回去,要是营中将士冻伤了可如何是好。”说完往监军将位上大模大样的一坐。

    几位将军都脸色不善,呼察冬蝉更是显于颜表,自从过了七泉府,怀王有事没事就招呼察冬蝉过去,说些不合监军身份的话。

    有一次呼察冬蝉被烦不过,在监军大帐和怀王与窦胜喝了几杯,以往呼察冬蝉的酒量不小,不知为何当日没喝多少就有些醉了,头晕眼花,恰逢李落过来有事和怀王说,顺便就将呼察冬蝉送回了前军。

    第二天起身头痛难忍,歇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侍卫看见呼察冬蝉都是一脸窃笑,呼察冬蝉以为是侍卫笑话自己酒量不佳,也没有生气。

    过了没一会,呼察冬蝉便觉得似乎有些不对,监军帐中喝的酒恐怕其中有诈,随即气冲冲拿起星宿剑去找怀王。

    途中转念,又去找李落,李落一脸惊诧,只作不明呼察冬蝉话中含意,气得呼察冬蝉差点咬碎了银牙,不过无凭无据,只好作罢。

    至此再见怀王,呼察冬蝉都是一脸怒色,杀气暗含,怀王心中也有些毛,刚到西府就催着李落早些定下回都的日子。

    怀王接着说道:“皇侄啊,今天过来又有什么事?快些说完,早早散了吧。你这大帐之中怎么这么冷,也没叫人多加几个火盆,下次中军议会不若就在本王帐中开吧,还能暖和点。”说完裹了裹身上的狐皮锦裘,缩成了一团。

    怀王这个样子,众将已是司空见惯,李落端坐在帅位上,身穿素服,只加了一件棉衣。李落看了看营中诸将,平静说道:“招诸位到中军大帐,只为一件事,今日要做个了断。”

    刘策心中一动,望向李落,突然微微一惊,往日中军议会,李落多带那位沈姓老者,有些时候楚影儿也会在场,不过今天除了这两人外,武塔也在帐内。

    李落不等众将应声,径自从怀中取出一份信函,打开后看了一眼,缓缓说道:“这是从王城枢密院传来的,宗伯杨大人亲手所书,请诸位仔细听好。”

    微顿一下,李落念道:“玄楼贤侄亲启,应贤侄书信所请,愚着枢密院整理,自西征大军离开卓城,经卓州,越贡、泉、胡路三州,终驻扎沙湖,沿途共五郡二十七府,其中三郡一十九府西征大军索要贡奉,合约白银一百八十四万两,侍女共计五十三名,归家者不过四十有六。。还有,西征大军十一万七千余众,冢宰府却接到足够十七万大军的征粮令,余下的我就不再念了。”说完李落将信函放在眼前案几之上。

    大帐中一片寂静,众人或惊讶、或愤怒、或恐惧、或恼羞,脸色千变万化,只听到粗重的呼吸之声。

    沈向东极为吃惊,没有想到李落竟然将此事以如此方式捅了出来,且连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留下。

    李落淡淡说道:“众位有什么想法,都可说出来听听。这西行一路,大军搜刮钱财,都看在朝廷的眼里,更惹得地方百姓深恶痛觉。我们本应是保家卫国,谁知这才不过几日,就全成了祸国殃民之辈。”

    刘策拱手一礼道:“大将军,此事事关重大,还需要小心取证,不如等回了王城之后,再着枢密院详加调查。”

    李落皱眉说道:“刘将军,这一路行军,论到行军布阵,治军严谨,刘将军是我西征大军中的翘楚,就是在大甘军中,以我看,能及得上刘将军的也不多,只是。”

    李落顿了顿,看了刘策一眼道:“到底是什么磨没了刘将军的胆气?从军行伍,是要讲阴谋阳谋,有些时候心狠手辣也不为过,但若血都凉了,从军还有何用?刘将军,我一直想起那个小姑娘,你我总需得是一些人心中的盼头才好。”

    刘策默然,低头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呼察冬蝉看了其兄一眼,站起身来说道:“大将军,冬蝉有话要说。”

    “郡主请讲。”李落点点头说道。

    “西征大军所过一路,滋扰地方州郡,贪赃枉法要查,军中违纪也要查处。若不查清,怎能给军中十万将卒一个交代,军心不稳,这仗还怎么打?要是查不清,哼,冬蝉和牧州前军第一个不服。”

    怀王和窦胜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惧和狠厉之色。

    怀王打了个哈哈说道:“郡主可要小心说话了,言过其实,也容易惹得军心不稳。如此说来,郡主这一路行军,以女子之身领一军,还带着十几位女子侍卫,在军中横冲直闯,若有人看不过眼,便出手教训,这一路下来,军中少说也有成百上千的将士在郡主手下吃过苦头吧。这样一来,军心怎还能稳?也不知道郡主是谁在背后撑腰?”说完看了帅位上的李落一眼。

    “好,不错,监军所言确有生。”李落不理呼察冬蝉一脸怒容,点头应道,“诸位若还有***违纪之事,都可说来,今日一并做个了解。”

    呼察靖站起身来说道:“大将军,监军说末将妹妹在军中行凶,这些人都是见末将妹子长的好看,动了色心,冬蝉才会动手的。若说违反军规,先就是监军,军中不许带家眷婢女,可是监军营帐之中夜夜笙歌,军中将士都有耳闻,这难道就不算?”

    怀王冷哼道:“呼察将军看来对本王颇有微词啊,难道许***妹带得侍女,就不许旁人营中也有侍女么?哼,谁知道前军营中的侍女是做什么用的。”话音刚落,呼察兄妹皆都大怒,呼察冬蝉怒声说道:“李承越,你嘴里干净些,这一路你对我诸多留难,还有上次在你帐中是不是给我的酒里动手脚了?”

    呼察靖一愣,随即狂怒,大喝一声:“老匹夫!”手按上刀柄,就要跃出,李落骤然双目精芒暴涨,将呼察靖逼住,刘策连忙一把拉住呼察靖道:“快些坐下,万事有大将军。”

    呼察靖气极,不过在军中这些时候,对刘策颇为敬重,强压下火气,坐在将位之上。

    怀王睁着三角眼阴声说道:“哼,先不说呼察冬蝉无凭无据,污蔑本王,刚才你口出狂言,本王就能革了你的军职,让你滚回老家放羊去。李落,若没有别的事,本王回去了,乌烟瘴气!”说完给窦胜打了一个颜色,起身就要出帐。

    李落淡然扫了帐中一眼道:“事还没有完,谁也不能离开这中军大帐。”

    “李落,”怀王猝然转身,厉声说道:“本王是万隆帝钦赐的西征监军,更有皇上亲手书写的圣旨,在军中可代天行事,本王要走,谁敢拦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