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少年大将军

第六十八章 斩杀怀王    文 / 水刃山 更新时间: 2017-08-25 14: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落看着怀王,眼神平淡,仿若无物,沉声道:“军中沉疴宿疾难除,将不知兵,兵不知命,如何能守住大甘边塞。    w?w?wcom今日行军一路该说不该说的都要说出来,谁若敢走出这个大帐,武塔,”

    “到,将军。”武塔起身说道。

    “守住帐门,若有人想要出去,不必留情,若能在你棍下不死,算他运气。”

    “俺知道了。”说完武塔从地上捡起铁棍,几步走到帐帘处一站,铁棍触地,出一声闷响。没见过武塔兵刃的全都大惊,刚来时还以为是帐内撑顶的柱子,没想到是武塔的兵器。

    “楚影儿。”李落接道。

    “属下在。”楚影儿冷声应道。

    “若有人敢破帐而出,按行刺主帅论罪,格杀勿论。”

    “是。”

    除了刘策,帐中诸将尽都骇然,观帐中情形,李落真是要做一个了断了。

    怀王脸色阵青阵白,转念又自怪笑道:“好,好,既然大将军都这么说了,那本王就再听听。”说完回去坐下。

    李落说道:“监军大人,方才呼察将军所言,你在营帐之中寻欢作乐,作何解释?”

    怀王打声哈欠说道:“哪有,都是前个月被你处死的那几个侍卫偷偷带在军中的,只是这些个女子实在娇弱,本王也无法看她们自生自灭,一时没有闲人可送她们回去,没办法,只好带在身边。可能是在帐内谈笑,声音大了些,才被军中将士误以为本王在寻欢作乐吧。”

    帐中几个将领都出冷哼之声,呼察冬蝉气得美目圆睁,说不出话来。

    李落哑然道:“不知道上次***监军帐中,那几个人还没死,怎么监军已经和这些女子一起狎戏了?监军莫不是不知道军规么?”

    怀王嗤笑一声,装作睡着,闭上眼睛不理会李落问。

    李落轻轻一笑,长出一口气说道:“我也是,年少无知,出了卓城,怀王便主动请缨,沿途打理地方事物都由你来操办,说替我分忧。其实我知道,怀王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收取钱财,只是我竟允了,想着怀王收取一些也就算了。”

    话还没有说完,怀王冷冷说道:“李落,虽说你是军中主帅,但本王也是御赐的监军,如果你也这般中伤本王,休怪本王在皇上面前参你一本,免了你这西征主帅一职,等你回了卓城,本王倒想看看,你靠什么来邀功。”

    李落淡淡说道:“怀王,一路行军,你该说的话不说,不该说的卉让旁人信服。”

    “怀王,我不会再行审你麾下侍卫,今日之事,就在这个大帐中了断。”

    怀王大笑道:“好一个初生牛犊,本王还倒要看看你怎么做一个了断,私定皇族王爷的罪名,怕就是李承烨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李落径自说道:“这一路行军,怀王借西征之名,强取豪夺,欺占民女,更置数人惨死,在军中不尊军纪,仗势欺人,挟权谋私,侮辱军中将领,众将可有异议?”

    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李落想怎样,一时谁也不敢说话。窦胜脸色阴沉,不知在想什么。怀王气急败坏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待在这里实在是辱了本王的耳朵。侍卫,随本王回营,若有人阻拦,杀无赦。”说完起身,众侍卫簇拥着向帐外走去,刚到帐帘处,武塔铁棍直指,瓮声说道:“不许出大帐。”

    “反了,敢阻本王,不怕本王要了你的脑袋。”怀王尖声喝道。

    武塔嘿嘿一笑道:“你是谁?俺都没见过你,怕你干啥?”

    怀王气得脸色青,厉声喝道:“侍卫,给本王杀了这个逆贼。”

    侍卫吆喝一声,看看眼前的铁棍,犹豫半响,就是不敢上前,呼察冬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怀王气道:“钟国,给本王杀了他。”

    钟国眼见躲不过,只好咬牙上前,武塔嘿了一声,铁棍横扫,钟国刚用剑一架,一股大力传了过来,惨哼一声,连人带剑都被扫了出去,倒地不起。余下侍卫看见武塔神威,更不敢上前。

    怀王怒极回头,看着李落说道:“李落,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就不怕军中将领不服?”

    李落一脸漠然,看着怀王说道:“监军大人罔顾军中法纪,我若任你进出中军大帐,不听军令,军中将领怎会服我这个军中主帅?”

    怀王转过身,一脸的怒意,一字一句说道:“李落,看来今***是不想与本王善罢甘休了。众位将军,将李落这个逆贼给本王拿下,等回卓城之日,本王一定奏请皇上为各位将军加官进爵。”

    几位将军一动不动,呼察靖讥笑道:“监军大人,你这可是鼓动军中将领***,按律当斩的。”

    怀王狠狠的看了呼察靖一眼,转头对戚邵兵喝道:“戚将军,还不动手!”

    戚邵兵看了怀王一眼,起身跪倒道:“大将军,监军大人将沿途所收贿赂和索取的钱财都着末将和窦帅藏在五处,末将一一记下,请大将军过目。”说完从怀中掏出一物,双手呈上。

    怀王惊怒交加,哆嗦着手指指着戚邵兵说道:“戚邵兵。”

    正在这时,窦胜突然拔出长刀,闪电般投向李落,身子往后一滚,向大帐抢去,手中擎出匕,挥手向大帐划去,突听得一声冷冷叱喝:“回去。”

    刀刃相击,窦胜闷哼一声,退了回来,一脸痛楚,鲜血顺着指缝留了下来,楚影儿俏立在一旁,眼中寒芒,死死的盯着窦胜。刺向李落的长刀已被沈向东轻轻一拂,掉在一旁。

    怀王被场中惊变吓呆了,半响喃喃说道:“胜儿,你干什么?”

    窦胜忍痛道:“舅舅,你还不明白吗,李落要杀你我二人。”

    “啊!”怀王颤声叫道,看着李落哆嗦着嘴唇说道:“玄楼,你要杀皇叔?”

    李落看看怀王窦胜二人,缓缓点了点头。怀王似是抽空了全身的力气,瘫软在地,脸色苍白。帐中众将在窦胜刺杀李落时都站起身来,呼察冬蝉纵身跃到李落身前,石冲和邝立辙阻住了怀王侍卫,窦胜刚***回,呼察靖已抢到窦胜身前,蓄势待,刘策轻移几步,将中军大帐之中的薄弱空隙挡上。

    此时听到李落要杀怀王,众将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呼察冬蝉惊呼一声,回看去,李落一脸平静的坐在帅位之上。刘策忙道:“大将军,请三思。怀王有违军纪,末将派人将他二人关起来,等到回了王城,再交于皇上落。”

    李落摇摇头说道:“不必了。”

    邝立辙也接道:“大将军,此事还需三思后行,怀王毕竟是先帝钦赐的王爷,如果死在军中,对将军不利啊。”

    李落站起身来,走到怀王身前道:“这一路,我数次劝阻王爷,万事须得有度,只是我没想到的是王爷竟然这样看轻人命,是我错了。”

    怀王突然爬前几步,一把抱住李落双腿,痛哭流涕道:“玄楼啊,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你皇叔啊,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我就抱过你,我每次见到你都疼爱有加,每年我还送贺礼给你父亲,你不能杀我,对,你不能杀我,我手中有万隆帝亲手写的圣旨,你不能杀我。”

    “圣旨上可有写我不能杀你么?”

    怀王一愣,突的又尖声喊道:“李落,我是你皇叔,还是大甘的王爷,你若杀我天地不容,军中将领我看谁敢杀我。”

    “不错,你是王爷,军中诸将都不能动手杀你,这欺师灭祖的罪名就落在我身上。皇叔,祸不及妻儿,你放心去吧。”说完李落手轻轻拂向怀王面门。

    怀王大惊,喊道:“李落,你可知道,我得的银钱,你父也拿了一大份,朝中王公大臣人人都有,你若杀了我,就不怕朝中有人找你的麻烦,对了,是不是你父让你来杀我灭口的,天杀的李承烨,我给他的可是最多的。”说完大声的哭嚎起来。

    李落一顿,沉声缓缓说道:“皇叔,你送出去的钱财李落必会想法要回,还与百姓。”说完轻轻在怀王脑门一拂,怀王面容一僵,身子慢慢的倒了下去。众将看着死去的怀王,都呆在场中,一时谁也没有注意到李落身负高绝内功。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