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少年大将军

第七十八章 宁厄尔峰    文 / 水刃山 更新时间: 2017-08-25 15:0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六撕声大喊一声紧随着冲了出去。  w?w?w?com

    一支利箭,划着刺耳的尖响,小六看到时,已经刺穿了身边一位几刻之前还和自己开玩笑的袍泽兄弟的脖子,血飞了出来,溅慢小六的脸颊。

    小六失神愣在了当场,便在这一瞬间,伍伯大喊一声,飞身过来推到了小六,等到小六清醒过来,伍伯已经倒在了地上。

    一名西戎武士举起马刀,就要砍下去,小六哭喊着,挥舞着长刀,全然不顾的朝着西戎士卒合身扑上。

    这名武士吓了一跳,不过看到小六杂乱无章的刀法,耻笑了几声,数招过后,小六左支右绌,若不是悍不畏死,就已经倒下了。

    伍伯蠕动着嘴唇,想告诉小六快跑,只是不出一点声音,渐渐的伍伯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小六的影子也越来越淡。

    突然,伍伯努力的睁开了双眼,拼尽最后一点力气看去,也是一支利箭,这次却准确的刺入了西戎武士的胸口,身旁传来喜极的呼喊:“援兵到了!”

    伍伯一笑,想伸手拉住扑过来的小六,只是眼皮越来越沉,最后什么也再看不到了。

    小六哭着爬到伍伯身上,摇动着伍伯的身体,想叫醒伍伯,没有理会已反身杀回的西戎骑兵。

    两名西戎武士看到痛哭流涕的小六,疾步掩了过来,挥刀斩下。

    眼看小六就要命丧刀下,突然从旁边伸出一条漆黑的长棍,挡在小六头顶,刀斩落在棍身上激起了几点火星,只是长棍却纹丝未动。

    刀身刚一弹起,长棍横扫过去,两名西戎武士急忙回刀格架,不料棍身沉重,连人带刀都被砸飞,跌退回去,趴在地上半响也起不了身。

    一个巨塔般的壮汉立在小六身边,手中提着儿臂粗细的铁棍,扫了战场一眼,挑起脚边的一把长刀塞到小六怀里,瓮声说道:“小兄弟,小心些,躲到我后边去。”

    “俺不躲!”小六站起身来,一把抹过眼泪,抓紧手里的长刀,狠声说道:“俺要杀光这帮牲畜。”

    撕心的怒吼让巨汉一愣,随即哈哈一笑道:“好,那你跟着我。”说完大步流星的朝着西戎部众走去,宛若洪涛巨石,碰到大汉的西戎将士皆都倒飞而出,一人一棍,在这巨浪中杀出了一条血路,正是武塔。

    小六和一众牧天狼将士紧随其后,朝着西戎部众掩杀过去。

    战局骤然逆转,行风谷东南和西北山坡扬起了牧天狼的旗帜,在风中瑟瑟作响,战旗之下,涌出无数牧天狼的将士,动若弹石,却悄无声息的跃向谷中央,和运送粮草的牧天狼将士兵合一处,与西戎武士厮杀起来。

    宁厄尔峰脸色巨变,大喝一声道:“各部听令,丢掉钱粮,朝谷外冲。探报,快!”

    身旁一位副将愕然道:“大帅,只不过是大甘的一点援军,杀了就是,钱粮咱们好不容易抢过来,还留给他们做什么?”

    宁厄尔峰怒喝道:“愚蠢!你见过翻山过来的援兵么?”

    副将脸色一变,明白过来,正要说话,军中斥候急报而来:“大帅,西南出口有大甘的重骑兵冲了进来,谷中东南和西北都有大甘军队杀出,看旗帜是中垒和步兵两营。”

    “东北谷口情况如何?”宁厄尔峰急急问道。

    “报大帅,没有动静。”

    宁厄尔峰倒吸一口凉气,惊声道:“什么!?”

    斥候一礼,策马匆匆而去。宁厄尔峰脸色阴晴不定,身旁几位副将也已明了事态紧急,慌忙呼喝麾下将士***起来。

    一位副将急声喊道:“大帅,山谷之中,我们敌不过大甘的重骑兵,往东北谷口冲吧。”

    宁厄尔峰脸颊抽搐几下,咬牙说道:“收拢各自部众,向谷东北口撤。”

    几个副将打马而去,大声喊着放下钱粮,撤军。

    西戎军队正围着钱粮马车,有甚者更是打开装着钱财的箱子,哄抢起来,如此主将高声呼喝,才将众部***起来,便在这耽搁之间,屯骑营已与西戎骑兵相接。

    石冲一骑当先,率着过万重骑兵绝尘而来,摧枯拉朽的撕破了西戎骑兵仓促结成的防线。

    西戎军中还是一片杂乱,只是以往行军来去如风,鲜有大甘军队能追得上的,虽说此时中了埋伏,不过还有好些西戎骑兵不以为意,仍在埋头哄抢。

    宁厄尔峰大怒,催马过去,连斩了三四名不听号令的士卒,才将乱局控制下来,三五结阵,堪堪抵住石冲的屯骑营,不过在重骑兵数次冲击之下已是岌岌可危。

    宁厄尔峰急展帅旗,大军开始向东北移动,队列之中的车马却成了拖累,阵不成阵,西戎骑兵无奈只好将马车推到路两旁,抵住两侧步兵的弓箭,俯身急向东北谷口冲了过去。

    眼看再有五百步便可冲出行风谷,突然谷口两侧,漫天的箭雨从天而降,冲在最前的西戎骑兵和战马皆被射倒,余下的西戎部众急忙勒住战马,后退到弓箭射程之外。

    宁厄尔峰脸色阵青阵白,狂喝一声道:“刘策,本帅定叫你血债血偿。”声音远远传开,在谷中回荡。

    行风谷,东南山坡。

    数千的骑兵抖擞的站在牧天狼中军帅旗之后,最前面站着四人,正是李落,刘策,呼察冬蝉和迟立。听到远处传来的怒吼,刘策失笑道:“大将军,这宁厄尔峰看来到死也不能瞑目了。”

    李落微微一笑,没有应声。

    迟立本出自刘策帐下,与刘策半师半友,不见多少拘束,见状开玩笑道:“将军,你可要小心些了,以后这宁厄尔峰可要天天惦记你了。”

    众人哈哈笑了起来,李落眉头突地一皱,问道:“那个西戎猛将是什么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