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三百五十六章 铁蒺藜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25 15:0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韦老大希望这一战后,他能在***托上多刻几道印记。?  ≠

    韦老大每打死一个***,或者三个生番,就在***托上刻上一个印记。去年年底在***打死了三个生番,他好不容易把***托上的印记增加到两个。但四月份随船回天津后,这个印记的数量就再没有增加。

    虎贲师里流传着一个说法,说只要能打死十个敌人,就能升为班长。韦老大想做军官的愿望一直没有磨灭,他希望能多杀敌人,早日当上班长。因为这个,他甚至一度申请留在***。***的一千士兵如今叫作镇海团,那里形势复杂,有远多于内地的战斗机会。

    不过他的申请没有通过,他回了天津。他按照计划成了亲,贷款买了房。

    在范家庄等了大半年,韦老大才等到出征的机会。这一次是打流贼,韦老大觉得现在的流贼也不是善茬,一个流贼也可以抵得上一个印记。韦老大希望这一战能杀五个以上的贼兵,争取刻上五道印记。

    不过刚才一***打飞了,这让韦老大十分心痛。要知道虎贲师打一场仗下来士兵也就几次射击机会,打飞一次,就生生少一个印记。

    好在流贼还有老贼和塘马。这些贼兵士气旺盛,而且集体朝韦老大所在的正面冲过来。这两万多骑马的流贼不进攻***面,孤注一掷冲击虎贲师的正面一个面,想靠人海战术冲垮正面三千五百士兵。

    韦老大不相信流贼能冲垮自己所在的正面。看到流贼往自己这边冲过来,韦老大反而有些兴奋——这些密集的流贼能让自己打上好几***。

    “射击!”

    韦老大身后,第三排一千二百名士兵开火了。***像是一片暴风雨,袭向了一百四十米外的流贼骑兵。前排的流贼像是被点了名,一个个惨叫连连,从马上摔了下来。

    韦老大看上的一个穿绵甲的骑兵也中弹了,摔在了满是积雪的地面上,在地上抽搐了一下。后面涌上来的骑兵没有躲开他,沉重的马蹄直接从他身上踩了过去。只一个呼吸间,就有三匹马踩在了这个流贼身上,韦老大仿佛听到了这个流贼骨骼粉碎的声音。

    第三排步兵蹲下装弹,排长大声吼道:“第一排起立!”

    韦老大站了起来,端着步***瞄准了冲到一百米外的流贼骑兵群。他这次瞄准了一个穿着鳞甲的流贼。这个流贼不知道是不是流贼头目,穿着一身白漆鳞甲,带着一个红缨头盔,十分抢眼。

    但是排长还没有下令开***,正面的一百门***炮又开火了。

    一百门大炮轰隆齐鸣,韦老大感觉到脚下的大地都抖了一下。一万***喷薄而出,射向了前面冲过来的流贼骑兵。密集的骑兵被狠狠地重击,起码有几百匹战马和几百名骑兵同时被***击中,倒在了雪地上。红色的鲜血喷洒在白色积雪上面,分外鲜艳。

    韦老大瞄着的那个鳞甲骑兵没有中弹,但是他的战马中弹了。那匹马往右边一倒,把那个鳞甲骑兵压在了马下。后面的一匹战马来不及躲避,踩在了那个鳞甲清兵的身体上,鳞甲骑士当场就被踩伤了,口中喷了一口血出来。后面那匹奔驰的战马也失去了平衡,马失前蹄摔倒在地上。

    摔倒的战马引起了连锁反应,让后面更多的战马摔倒。最后两万多骑兵全部停了马,往两边绕过正面的障碍物,才能继续朝虎贲师正面冲来。

    韦老大放弃躺在地上***的鳞甲骑兵,瞄准了另一个身穿绵甲的普通塘马。那个塘马绕过地上的障碍物,正准备加朝虎贲师冲过来。

    “射击!”

    韦老大终于听到了排长的命令,屏住气息,狠狠摁下了扳机。

    韦老大几乎和身边的几个大兵同时射击,几把步***出的“啪”声汇成了一个巨大的声音。韦老大被火门上喷出的火花闪了一下,闭上了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睛,看到那个身穿绵甲的骑兵已经倒在了地上。

    韦老大心里一阵兴奋,赶紧蹲下让出射击位,让后排的第二排士兵射击。

    韦老大装弹的这一阵,流贼的骑兵还在前仆后继地朝虎贲师冲锋。后面的两排士兵完成了两次齐射,韦老大前面的流贼骑兵已经冲到了二十米外。

    此时流贼的骑兵已经***了几千人,士气已经摇摇欲坠。

    几十匹流贼军马没注意到地上的陷阱,冲进了铁蒺藜中,被铁蒺藜的尖刺刺得倒在地上。这些贼兵摔下马时候度太快,结果连人带马被铁蒺藜刺死了。流贼这才惊讶地现虎贲师阵前二十米上满地的铁蒺藜,一个个停住了马匹。

    正在贼兵们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正面的一百门大炮又开火了。

    二十米距离上的轰炸,***弹丸已经不能用夺命来形容了,应该说是毁灭性的。韦老大看到一个骑在马上的贼兵身中十几弹,身体刹那间被轰成了几团碎肉。一个弯腰缩在马上的流贼脑袋上中了几弹丸,整个脑袋被打没了,几尺高的血柱从脖子上喷出。韦老大还看到一匹战马前胸被十几枚***打穿,被***的冲力往后一带,直接往后飞了一丈,才浑身喷血地落在雪地上。

    一百***打完,正面的流贼又是一片人仰马翻,不知道多少贼兵被***打死。

    流贼们的士气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在流贼头领的吆喝下,前排的流贼们脸色苍白地跳下马开始清理铁蒺藜。但地上的铁蒺藜密密麻麻,哪里是一时半会能够全部清理完的?流贼们还没有清出五米的铁蒺藜,韦老大就听到了射击的命令。

    韦老大瞄准一个正拼命清理铁蒺藜的贼兵,摁下了扳机。距离二十多米,***毫无悬念地射入了这个贼兵的前胸。这个贼兵手上还抓着一串铁蒺藜,身上的伤口处却喷出了血红的鲜血。他丢掉铁蒺藜,捂着伤口,惨叫着倒在了雪地里。

    打死了第二个流贼,韦老大赶紧蹲了下去,把射击位让给后排的战士。但就在韦老大蹲下的那一瞬间,战场上就再没有战斗了。

    贼兵们崩溃了。

    二万三千冲阵的骑兵已经死了四千多,清理铁蒺藜的士兵全部***了。前排的骑兵们再不敢下马清理铁蒺藜,也不敢再面对虎贲师,调头就往两侧逃去。伤亡已经过了流贼的承受能力,前排的崩溃马上就带动了后排的大溃败,没用多少时间,流贼的一万多骑兵就全部溃散,变成了一万多逃兵,拼了命地在雪地里逃窜。(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