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

第一百五十一章 雨夜(下)    文 / 锋锐 更新时间: 2017-08-25 15:1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现在我们需要更强的火力。”蔡司勒看着克劳森画好的战场草图,和他带来的***进行着对比。

    “但是里面的人可能坚持不了后援到来了,你们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希望。”克劳森诚恳的对蔡司勒说道。他现在已经无计可施,如同他所讲的那样,装甲掷弹兵连是被包围伞兵的唯一希望。

    “明白了,我们只有自己干,我需要你的人全力配合我。”蔡司勒把地图放到了桶车的座椅上。

    “没有问题,蔡司勒中尉,我和我的人随时听从你的命令。”克劳森毫不犹豫的交出了指挥权,只要能够救出战友,他并不在乎对方的军衔是否和自己一样。

    “现在我们先要做的是和里面的同志联系上,你们没有携带无线电台吗?”蔡司勒解开雨衣的扣子,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烟盒。

    “我们连有两台无线电,一台和通讯兵一起失踪了,还有一台在战斗中损坏了,我们一直没能和里面的部队联系上。”克劳森推开了蔡司勒递过来的烟盒,表示他不吸烟。

    “尼克尔,你马上呼叫连部,让他们送一台3oo型过来。”蔡司勒解下步话机的背带,转手递给了尼克尔。

    “我们现在必须仔细的制定一份作战计划,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所以绝对不容许有任何差错。”蔡司勒转过脸看着克劳森。

    “我的人会向你提供所有需要的帮助,只要我们能够做到的,一定会全力去完成。”克劳森做出了肯定的回复。

    “很好,克劳森中尉。现在我们说说已经掌握的情况。”蔡司勒点着了烟,指了指草图上的标记。

    “弗兰克、尼古拉斯、泰勒,你们三个随我来。”霍夫曼中士站在沟渠边对着蹲在渠底的三个伞兵小声呼喊道。

    “遵命,中士。”三个伞兵小声的回复,同时飞快的从沟渠里翻了出来。

    “现在连里有个重要的任务,我们要做一次潜伏突袭。任务非常危险,如果觉得没把握。可以要求退出,因为一旦我们出,那么就必须将任务完成到底。”霍夫曼扶着胸前的***,严肃的对着三个伞兵说道。

    “没有问题。中士。”“随时待命,中士。”“下命令吧,中士。”伞兵们虽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但是士气依然旺盛,他们渴望着与敌人战斗。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很好,现在检查各自的装备,只携带武器和***,***装备都留在阵地上。”霍夫曼带头把他的食品袋和防毒面具桶以及行军包扔在了战壕旁,随后把一个帆布包放在了伞兵面前。

    “每人携带两枚***。”霍夫曼从腋下***套里抽出1911,拔出***检查了一下弹量。

    “再拿上两块“花梗”,还有工具,你们都知道怎么用。”霍夫曼扣紧了钢盔的颚带,抹了把脸上的雨水。

    “准备好了吗?很好,我们出。”四个伞兵弯着腰。在夜色和雨幕的掩蔽下,沿着公路边的田埂,快的向着远处的村落跑去。

    “他们是我手下最优秀的士兵,参加过挪威和比利时的作战,经验非常丰富,不会出问题的。”克劳森站在桶车旁目视着远去的伞兵,等到看不清那些身影之后才转回头对蔡司勒说道。

    “我相信这些士兵的能力,中尉。那么我们就各就各位,按照原定计划行动。期待着战斗之后再次与你相见,中尉。”蔡司勒靴跟一撞。抬手行了个军礼。

    “我也一样,中尉,祝你好运。”克劳森郑重的立正还礼。

    “那么待会儿见。”蔡司勒转身走进了雨幕里,走出没有几步。他突然停下身来。

    “别忘了,十分钟后起行动。”蔡司勒转身抬起手腕指了指手表。

    “十分钟。”克劳森点着头表示明白。

    “二排和三排注意了,计划你们都清楚了,排成突击队形,向前推进三百米,伞兵会为我们指示目标。我的要求是,用你们所有的武器,向着目标射击,有什么东西都给我打出去。重火力连,跟着连部一起行动。”蔡司勒站在他的指挥车里,对着电台大声的下达了命令。

    “都听到连长的命令了吧,全体行动,快快快。展开队形!”弗兰克军士长在电台里吼叫起来。

    “和指挥部联系上了吗?”蔡司勒扶着车厢的外沿,对着通讯兵询问道。

    “团里已经上报了,三连在我们西面差不多四公里的地方,他们正在想办法向我们靠拢,问题是找不到合适的路,他们可能要绕上一圈。”

    “这些该死的英国人,该死的英国公路。”蔡司勒无奈的摇着头。“来不及等他们了,我们只有自己干了。”

    “另外,我刚和里面的伞兵联系了一次,他们表示已经准备好配合我们的行动,他们已经打退了对方三次大规模的进攻,损失不算大,但是***已经不多了,他们正在想办法从敌人的尸体上寻找***。已经可以确认了,对方是波德霍尔旅,全都是波兰人。”通讯兵对着连长耸起了肩膀。

    “很好,我们终于能够为凯特洛夫上尉报仇了,总算又遇到了这群***。这些懦夫竟然向着伤员开***,和他们在波兰时干的一样。”蔡司勒带起耳机,挂好了颈部麦克风。

    “所有人都听好了,在接到我的命令之前,禁止接受对方的投降。对面敌人是替他们的英国主子卖命的波兰军队,这些人顽固的选择继续与德军为敌,我们必须让他们知道这种愚蠢行为的代价,他们不愿意承认失败,那么我们就从**上彻底消灭掉他们。”

    十四辆半履带运输车开下公路,展开成两列横队,前排是两个排的运兵车,后排是重火力和连部排,配属连部的摩托车继续留在公路上,担任侧翼的警戒与掩护。

    很快田野上就回荡起迈***动机的轰鸣声,在暴雨中显得格外沉闷。

    “注意,德国人的坦克!”波兰士兵惊叫起来。他们在动机声之间还听到了履带板碰撞的咔哒声。

    “反坦克炮准备,注意测距。照明弹,打两照明弹。”反坦克炮排的排长大声的命令到。他站在炮队镜前,仔细的扫视着眼前的田野。想从黑暗的雨幕背后找到敌人的踪迹。

    “我们只有一照明弹了,长官。”迫击炮班的班长跑到窗口前,慌张的向屋子里的上级报告。

    “现在就给我把这该死的炮弹打出去,我们必须要看清楚敌人的方位。”排长愤怒的指着班长的鼻子呵斥道。随着一声闷响,一照明弹被打到了德军阵地的上空。惨白色的光芒透过密集的雨幕,照亮了下方的德军阵地。

    “不是坦克,是装甲车,四、五、六、七。。。。至少两个排,后面还有。”反坦克排的排长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测定距离,瞄准中间的目标,不用等我的命令,立即开火。”排长放开炮队镜,走到了窗前向着远处明亮的德军阵地望去。

    “这些该死的英国佬。”波兰少尉摘下了头上的四角军帽。这是他在波兰军队里服役的唯一纪念,当时带出来的还有一套波兰6军军服。结果在朴茨茅斯登岸时和托运的行李一起遗失掉了,最终只留下放在随身帽盒里的这顶军帽。

    现在这位少尉比任何时候都要痛恨英国人,同时他也知道,他永远都没有机会报复那些***了。

    英国6军交还给索尔斯基营唯一的重武器就是这两门反坦克炮,不过和德国人判断的不同,这两门并不是英国的两磅炮,而是法国的1937式47毫米反坦克炮,也就是法国人讲的皮托炮。

    这是一种性能尚可的反坦克武器,精确度马马虎虎,威力也足以应付三号以下的德军坦克。问题是法国6军的思路一向异于常人,他们竟然只研了供这种火炮使用的穿甲弹,***的什么半穿甲弹、榴弹之类的一概没有,所以这种火炮除了反装甲之外。无法执行***的任务。

    在英国人眼里这种东西就是个***,拿去训练起国民自卫队的炮手,两个月折腾下来膛线都已经磨掉了一层,所以才会这么大方的交还给了波兰人。

    索尔斯基营虽然拿到了火炮,却失去了***的来源,英国人当然不会为了他们专门去收集这种法国制造的***。原本的存货被拿去训练那群国民自卫队已经被消耗一空,最终每门火炮的***只剩下了可怜的八,这还是索尔斯基求爷爷告奶奶从军需仓库的角落里搜罗到的。

    现在这两门炮各自打掉了五炮弹,这种炮原本就不适合攻击阵地目标,但是为了压制德军的***火力与迫击炮,不得不赶鸭子上架,把宝贵的炮弹白白消耗在这种无聊的对射上。

    索尔斯基营的炮兵全都在他的指挥下了,谁会想到一个步兵营竟然只配了四门迫击炮,而且都是六十毫米的法国制布朗德。法国货的性能还算不错,射程也达到了一千米以上,问题同样是***来源已经断绝,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打完了所有的杀伤弹,现在只剩下一些烟雾弹和照明弹。哦,照明弹刚刚也已经打光了。

    让波兰炮兵排长愤怒的是,英国人就是不同意用英制武器替换这些装备,给出的理由是波兰人已经熟悉了这些装备的操作,换了英国产品需要重新训练,会降低部队的战斗力,他们就不想想,一支没有***的部队哪里有什么战斗力,不过或许这就是英国人想要看到的结果。

    “只是一些装甲车,我们的炮可以收拾他们。”炮手们在雨中大声的喊着口令,瞄准手仔细的转动着微调手盘,炮口缓缓的指向了照明弹下的德军装甲车。

    “七百三十米!”测距兵好不容易在照明弹熄灭之前侧准了距离,在这种微弱的光线下他已经尽了他所有的努力。

    “开火!”一门反坦克炮先开火,拖着明亮曳光的穿甲弹掠过原野,随后一头打入了潮湿的泥土里,泥浆伴随着碎草断叶向着四方飞溅,除了在德国装甲车的车体上糊了一层碎土污泥,没有造成任何损伤。

    “偏了三米,这该死的雨。”炮手大声的咒骂起恶劣的天气,装弹手从一旁的木箱里抽出***开始下一的装填。

    波兰反坦克的炮击如同按下了什么开关,伞兵阵地上的***和步***突然同时开始向着波兰人占据的建筑展开了射击,德国人此时毫不顾忌***的消耗,绿色的曳光弹犹如雨点般向着波兰人迎面撒来。

    随即所有的德军装甲车也都开始用车头前的那挺mg34***向着波兰阵地开火,伞兵的曳光弹为他们指明了目标位置,***手开始使用长点射和连射向着目标进行压制射击。

    两门反坦克炮成了要目标,其中一门还未来得及开火,就被密集的弹雨包围了起来,炮手和瞄准手尖叫着缩在防盾后一动都不敢动,边上躺着二炮手和***兵,一个胸口被撕烂,一个被打飞了整张脸,密集的雨点浇落在血肉模糊的尸体上,血液混合着雨水顺着地面上的沟堑向着街沿流淌。

    “开火,开火!打掉德国人的装甲车!”炮兵排长躲在屋内的掩体后,他大声的向设立在屋子旁的炮位下达着命令。

    “上帝啊,谁来帮帮我,医护兵!”回答他的却只有部下凄厉的喊叫。

    突然,不知道生了什么变故,德军的射击戛然而止,四周突然变得安静下来,除了依然密集的雨水声,只剩下受伤的波兰士兵尖利的惨叫。

    “开火!立即开火!”排长从那堵用书桌和家具垒起来的掩体后探出头来,他对着窗外继续喊道。就在这时,窗外突然又响起了密集***声,排长连忙又缩回了掩体后。

    下一秒,他背后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了开来,随即一根黑乎乎的东西被扔进了屋内。波兰少尉疑惑的看着那个正在嗤嗤作响的东西,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已经为时已晚。

    随着一团震耳欲聋的轰鸣,炮兵排长千疮百孔的尸体倒在了地板上,一顶残破的四角军帽掉落在他身旁,鲜血缓缓流淌,浸湿了黄褐色的帽檐。(未完待续。)

    ps:  家中有事,近几天更新时间会不太规律,字数也无法保证,不过我会尽力更新,希望大家能够谅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