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少年大将军

第八十五章 来者何人    文 / 水刃山 更新时间: 2017-08-26 10:5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沈向东收起心绪,闻言点点头道:“只能这样了,这里西戎经营已久,我军实不能长居,成众矢之的,早些回营为好。? ?? ?  w?w?w com要是我部能和狄将军同心一致,今日大胜未必不能成我军收复狄州之机。”

    李落轻轻一叹,看了看脚下的土地,没有说话。这时迟立和丁斩赶了过来,行了一礼道:“大将军,参军大人,营内钱粮兵器都清点完毕,我军整装,随时可以拔营。”

    李落看看天色,晚上行军还是次。李落向迟立和丁斩两人问道:“将士休息的怎样?”

    “放心,大将军多有嘱托,我们轮换着让弟兄们都歇了歇,急行八百里绝无问题。”丁斩忙回道。

    李落嗯了一声,道:“起兵,拔营。”

    “大将军,那营寨和西戎残兵?”迟立恭声问道。

    李落微微一顿,望着营外黑黑的深夜,似藏着一个洪荒巨兽,静静的窥视着营内的数万将士。

    李落淡淡说道:“放火烧营,带不走的粮草也全部烧了。西戎将士,”李落微微一顿,沉声道:“杀,把尸体用帐篷盖上,不要让秃鹰和豺狼叼走,给他们留全尸。”

    呼察靖咽了一口口水,领命正欲前去,李落唤过,翻身上马道:“我和你同去,***众将整军,备好火把。”

    众将俱都领命,各自准备去了。

    李落和呼察靖打马向西戎残部驰去,听得后面传来马蹄声,两人回头望去,却是呼察冬蝉。

    呼察靖皱眉道:“你来干什么?回去!”

    呼察冬蝉不理兄长,径自向李落说道:“大将军,我也要去。”

    李落看着呼察冬蝉用手轻拂眼前的几缕长,突觉得心中莫名一痛,刹那间就向心里钻了进去,疼的李落仿佛停了心跳。

    李落深吸了一口气,王城的大家闺秀这时候是在赏灯游玩,还是几几一起在嬉笑玩闹,李落懒的去想,只是眼前这个玉人,却纵马在西域黄沙之中驰奔,看那些腥风血雨。

    李落慌忙转过头,没有说话,一提马缰,先行了一步。

    呼察兄妹皆是愕然,不知李落何意,呼察冬蝉嘿嘿一乐,从呼察靖旁边跑了过去,呼察靖无奈也就由着呼察冬蝉的性子去了。

    听到马蹄声,宁厄尔峰睁开眼睛,就着点起的火把看清是李落和呼察靖。

    还有刚才嘲笑自己的女将,长叹一声道:“时间到了么?”声音低沉萧索,一副英雄迟暮的疲态。

    “宁厄尔将军,我们各为其君,世事造化无常,得罪了。”李落一挥手,正欲放箭,就听宁厄尔峰问道:“李将军,行风谷一战,可有你谋划?”

    李落沉默片刻,轻声道:“没有,都是沈先生和刘将军定计。”

    宁厄尔峰纵声大笑,笑声未落,李落沉声喝道:“放箭!”

    西戎残兵向四周拼命冲了出去,只是全被牧天狼将士所阻,几轮箭雨之下,数千西戎士卒都倒在了地上。

    宁厄尔峰端坐在地上纹分未动,身上刺中了数十箭,已命丧黄泉,不过双目圆睁,显是心有不甘。

    旁边的牧天狼将士走了进去,给那些还在残喘的西戎士卒补上一刀,片刻之间,方才还活着的人就成了一堆渐凉的尸体。

    呼察冬蝉上阵厮杀从来不惧,不过杀这些无还手之力的降卒还是次,顷刻间,血已侵透了营地。

    呼察冬蝉呼了几口闷气,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天虽然冷,却出了一身香汗。

    呼察冬蝉回头看看兄长和李落,两人一脸平静。

    李落命牧天狼的将士将尸体遮盖起来,不多时已经收拾妥当,数千降卒,再无一个活口。

    出营之时,呼察冬蝉闷在一边,半响也没有说话。

    呼察靖颇为担忧,却不知怎么开口,数次望向李落,只是李落也似有心事,浑然未觉周身的异状。

    大军只点了不到半数火把,一路只闻马蹄的闷声,将士皆都悄无声息,整军急退向沙湖。

    行军过半,还没有出狄州境,一路李落几人谁也没有说话。

    大军正在疾行,突然前方锋营的探子急急回转,隔着数丈便高声喊道:“大将军,前方左翼二十里现西戎骑兵,看不清旗号,人数约莫过万。”

    呼察靖一扬手,身旁亲卫急急传了下去,放缓了行军。

    李落眼眉一挑,自语道:“来得真快。”

    呼察靖快赶几步,问道:“大将军,沈大人,我军是迎敌还是避开他们?”

    沈向东没有说话,拂须望着李落。

    李落看了看远处的山脊幽谷,缓声说道:“大军减缓行进,我们去见见这个西戎的左帅。”

    沈向东一笑道:“李将军已经料到羌行之会来么?”

    “猜到了,但是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么快。跨江而来,西戎的骑兵最多不过万余之数,如此兵疲马倦,我牧天狼将士数倍与他,若是羌行之行险,我们何惜一战?传令下去,卸下多余的兵器钱粮,大军戒备,十里之内,如果西戎不出兵,我们便战!”

    “末将遵令。”诸将精神一振,齐声回道。

    呼察靖和丁斩二人急急到军中传令,牧天狼大军放缓行军,蓄势向前掩去。

    两军相接已近十里,李落正欲传令全军亮起火把,轻骑突击,突然前方的探马匆忙回报,正前方竟又再出现一队骑兵,人数也是近万余众。

    李落和沈向东面色俱是一变,不知来者何人。

    李落再传将令,命大军亮起火把,列军阵,严加戒备。

    迟立凝重说道:“大将军,前路已断,我军要想回营,只能冲过去了。这个羌行之果然了得,如此仓促,竟然还能分兵截住我军,西戎骑兵果然名不虚传。”

    李落眉头一皱,沉声喝道:“再探!”

    前锋探马一礼,匆匆驰去。沈向东一脸思索,回道:“李将军,你觉得来者是何人?”

    李落驻目望向左前,影影绰绰已看到漫山的火把,似是天上的星星都倒影到了这苍凉无垠的山川之上,正前方的大军没有半分异动,只是不疾不徐的向着牧天狼靠近。

    左前的大军微微一顿,火把缓缓的集中起来,大军却是停了下来。

    沈向东心中一动,和李落互望一眼,讶声说道:“莫非是刘将军来了?”

    李落微微点了点头道:“沈先生,你还忘了一个人。”

    沈向东沉吟道:“西府此地,除了羌行之和我牧天狼之外,那就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