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寿师

第八章 新事端    文 / 炳林 更新时间: 2013-01-23 21: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周环顺着东子指过的方向看去,突然神情一转怒怒的说道:“王强那个土豆子,看样子喝醉了,东子跟我过去扁他!”

“好,大哥的话就是圣旨。”东子从路边扒开一块路砖,拎在手里,跟着周环就迎着王强而去。

老宋在身后欲要阻止,可是周环二人走的快,东子更是迅速,最后居然抢在周环前面到了王强跟前,一砖便砸向王强的头上,王强晃晃荡荡的,此刻好像是醒了酒。

王强的几个手下见状要上前还手,周环摸了摸自己的头,身体里好比是充满了神力一般,抬手便打,一拳就打在来人的鼻梁,此人倒下。紧接着,周环一脚便踢在王强的前腹,王强再也无力站起。

“强哥,强哥,怎么办!”王强的手下不停的喊着,从KTV里又冲出几个人来,准备收拾东子与周环。

东子喝到:“今天挨揍我认了,我就跟你们拼了!”

宝光寺后山的一顿打,真的让周环与东子吃了不少的苦,所以他们早就决心一定要出了这口气,不想今天却碰见如此良机。

周环顺手也扣出一块路砖,与东子二人一顿拍,将出来的几个人统统拍倒,两个人身上也挨了不少的拳脚。

“快走吧,别跟他们打了,我们惹不起的!”老宋一旁喊上了话:“两个祖宗啊,出了气就得了!”

剩下的人向后退去,王强趴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脑袋不停的打着滚,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将王强搀上车,开车离去,剩下的人发现周环二人太能打,便纷纷散去。

“你们两个给我等着,强哥你们都敢惹,死定了!”散去的人群中有人放出了狠话。

老宋几步冲到周环身边,拉着周环的手便离开了KTV大门,东子紧随其后,三个人回到了寿衣店,一夜过去。

第二日一早,寿衣店没有开门,便有顾客上来敲门:“老宋师傅,老宋师傅,快开门啊!”

老宋在当地是相当有名的,大多数只要想办白事的人都会来找老宋前去。老宋朦胧着双眼,出门迎客:“谁啊,还没开门呢!”

“宋师傅,我家……我家那个挨千刀的昨天被人打,今早就断气了!”此刻老宋已经开了门,一位年约四十的女人站在门外,脸上流着泪水。

老宋一听她这样说,心里顿时有些慌乱,因为昨晚周环与东子打了王强的人,这一旦出了人命,他们两个就要负法律责任的。

“哦,那你来是让我帮忙操办后事?”老宋又顿了一下,脑子里转了个圈问道:“你说是被人打了之后死了,报警了么?”

“没有,他那点事不用报警,报警也没有用,他活着的时候就跟着王强胡作非为,谁知道这是不是黑***复仇?”女人说着话便要拉着老宋前去他家。

老宋将女人让进了屋子里:“你先稍稍等一会,***换件衣服。”他进了卧室,脱掉了睡衣,换了衣服便要出门。

周环与东子睡在一张床上,听见老宋要出门,周环问道:“子轩,你这是要去哪?”

“哎,你们昨天晚上打的人,死了!”老宋一边说着话,一边出了卧室,跟着女人向门外而去。

周环从床上跳起来,套上衣服便追了出去,东子真是与周环形影不离,穿着睡衣就跟着周环而去。

老宋几次暗示周环不要跟着前去,可是周环心里明白,昨夜他们出手不是很重,可以将人打伤,但是不至于死人。

女人开着车,没半个小时便到了女人的家,女人家里没有别人。一进门,一个男人躺在床上,死态很自然,不像是痛苦的死亡,身上没有什么伤口。

老宋感觉到很意外,如果是挨打致死的话,怎么没有痛苦的死相,既然是受伤,从身上一点伤口都看不见,这使老宋感到很意外。

周环神态自若,凝神看着床上的男人,从头到脚,从左到右,没有任何重伤的征兆。

“哥他是老死的吧,你看他死的样子,那么轻松。”东子说话道。

周环神态自如的说道:“一会我们就不轻松了,准备帮助老宋干活吧。”

老宋一旁对早晨敲门的女人说道:“我将准备开始帮他送行,你去准备东西吧。”紧接着老宋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本,用笔写上需要准备的物品的列单,然后递给女人。

列单上写着:洁净棉布一***小,一盆热水,一条新毛巾,些许香烛烧纸。

周环看到老宋递给女人列单后,他主动要求看一下列单所列的物品,看过之后,周环淡淡的一笑:“大姐,再多准备二两朱砂,一打黄纸。”

老宋的神情有些诧异,因为他平时为死人操办白事的时候都是如此,可是这次周环为什么要加上这两样东西。

东子一旁呆呆的看着周环与老宋,挠着头伸手从女人手中抢过列单,看了好一会:“哥,这上面写的什么,我怎么一个字都不认识?”

周环瞟了周环一眼:“你小学都没上完就辍学了,能知道你不认识上面的字就不错了,告诉你也没用!”

东子被周环说的无地自容,退到一旁静静的呆着。

女人拿着列单,按照单子上写的去准备,所说是周环多加了两样东西,但是总归是死者为大,对死人有好处的一般人都会尽力去做到。

当女人离开了有一回了,老宋悄悄的问道周环:“周……师祖!”老宋也不知道到底应该叫自己面前的人什么,毕竟自己的岁数可以做周环叔叔辈儿的了,叫起师祖好似有些别扭,但是他心里明白,周环确实是自己师门的师祖备份的:“师祖,为什么要加上朱砂与黄纸呢,不知道您有何用?”

“你把你带来的化妆品给我看看,准备给他化妆吧,所说他不是什么好东西,毕竟我昨夜也扁过他,我就尽点人事!”老宋指着床上的死人,非常和谐的对老宋说。

老宋伸手从带来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化妆袋子,接着递给了周环。

“等等!”周环伸手接过老宋递过来的袋子,看到老宋的手说话打住了老宋,一把抓住老宋的手:“昨天晚上你的手被针管扎了,废血挤干净了么?”

老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他手上被针管扎过的地方已经开始腐烂,一个小小的针眼,针眼周围的肉变得绿蓝部分,从针眼里不停的冒出黄黄的脓水:“我的手……这是?针管里有狗血啊!”

“作为一个寿师,必须要先学会的就是保护好自己,如果自己都保护不好如何帮助别人?”紧接着周环回头喊过东子:“快去找把刀来,什么刀都行,我要把他那块烂肉剜掉。”

东子听了周环的话,转身在女人的家里一通乱翻,最后找到一把藏刀。这把刀悬挂在中堂正面上,是这一家人镇宅用的,东子伸手便把它从墙上将他摘下来。

房门响过,女人准备好了白事物品回来,正好看见东子摘下藏刀:“小子,你干什么,那个是元朝的古董,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老娘们懂什么?元朝的怎么了,弄坏了我陪你个唐朝的,这把破刀坏了更值钱!”东子根本没顾忌女人的阻拦,拿着刀便递给了周环。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周环从东子手里抽出刀,左手死死的拉住老宋的手,一刀便剜了下去,一大块烂肉从老宋的手上掉落下来。

老宋的额头疼出了汗水,手心里滴滴答答的滴着鲜血。

周环扔下手中的刀,凝视着女人带回来的物品:“把东西放下,让我这个哥们把老宋送回家,用棉布香灰包扎好!你们家的男人我来处理!你只管一旁看着。”

女人十分的犹豫,口中不由自主的问道:“你?就凭你?你是哪来的?你有老宋那两下子么?”

老宋接过女人的话:“他是我的师祖!”

女人惊呆,顿了好一会,东子带着老宋出了门下楼向寿衣店而去。

周环按照正常的仪式操办,用大块棉布遮住了死者的上半身,浸湿新毛巾,准备为死者擦拭身子。他将手伸进棉布下,准备为死者脱掉衣服,可是他却摸到了一个令他十分敏感的东西,长长的非常柔软,仿佛是丝绸,但又仿佛是纯棉布。

周环的脑子里通过触觉拼命的分析着,因为他处于礼仪,不能将死者的***暴露于家属面前,所以他只有靠手摸,好一会他冷的一惊,难道?他悄悄的将眼光抛进棉布下面的一丝缝隙,看到死者脱了上衣还是有一件衣服的,他手中一使劲便掀开盖在死者身上的棉布,定睛观瞧。

“哦!”女人一声叫,昏倒在地。

周环也对死者的死相感到惊讶,死者被脱掉衣服后,身体上裹着一件没有系扣儿的红色大衣,腹部***在外,上半身已经被开膛。长长绿袖子从肚脐部分的肠子而入,在死者体内的五脏六腑来回穿梭,最后从心脏而出。

死者身上的绿袖子的颜色依然是那么明显,没有沾到任何血迹,但是当周环看到死者的时候,死者的嘴里开始流出黑色的血液。

周环迅速点起烧纸,抽出一把黄纸,用温水将朱砂调稀,用手指沾着,在黄纸上画这符咒,接着他将画好的符咒扔进死者被抛开的上半身。

接着周环几巴掌便打醒女人:“快起来,今晚你去别处睡觉,你家男人死的出奇,定有悬疑,现在他还不能火化埋葬,等我们搞清楚此事件后,再来帮他送行。走!”说着话,周环便伸手拉起女人向外走。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