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寿师

第二十二章 救治小乞丐    文 / 炳林 更新时间: 2013-01-23 21: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于秋小姐,你交代给我们的事我们做完了!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要求?”周环一回来便站在楼下问道于秋。

东子将自己脖子上的黄瓜掰掉一根,嘎吱嘎吱的开始咀嚼起来。当东子在吃黄瓜的时候,于秋傻了眼:“这黄瓜是从哪里来的?”

“哦,刚才我们离开***时候,他老人家偷偷的将黄瓜挂在了东子的脖子上,还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一下子就能认出来了。”周环看出来于秋认出来了黄瓜这个信物,其实当这串黄瓜出现在东子的脖子上之后,周环就让东子别动那串黄瓜,可是黄瓜的清香太吸引东子了,他一直挺到了这座小二楼,才当着于秋的面吃了一根。

于秋的眼睛里流出了血,他不停抹着,最后抹的满脸的血渍,紧接着于秋却发出了呜呜的哭声。

周环见此刻进攻的时机已到,他抬手便打出一个降魔手印,那是将中指与无名指下压大拇指扣在上面,掌根立直与小臂垂直,单张推出,接着右手掏出一张符纸,上面是已经写好的一个字“封”,顺着周环单掌推出的力量,这张符纸正好贴在了于秋的头顶印堂,紧接着于秋的头顶开始冒出白气,挂在二楼的两个半死不活的人,加上几具尸体统统冒出白气。

“于秋小姐,不好意思了,周环出此手法不是想将你的魂打破,只是想暂时的定住你,但是我保证让你转世投胎,你的魂魄不会损伤一丝一毫,我问到你的你尽管说出来,你看看这样如何啊!”周环其实并不想如此做法,但是他发现李天雄与李知两个人的伤口已经开始恶化,他已经没有时间一件件的去完成于秋的事,只得在保证于秋的魂魄完整的大条件下,去解决于秋不想投胎的执着。

于秋被封住了魂体,但是他还在挣扎:“周师傅,你这么做我理解,这样吧,麻烦你帮着我把我的儿子***的身体治好,之后我想带着他去看看我的母亲,随后我便去投胎,还请周师傅了愿。”

“放心吧,剩下的事交给我们来做吧,你先在这里好好的呆着,我把这几个人先处理完了以后再救你的儿子,明天晚上的子时,我会带着你们***二人去见见你的母亲,至于你投胎的事,要花费多一些的时间,但是你放心,最多不会过七天。”周环的话说的胸有成竹,通过他那浑厚的发音,可以使得于秋对周环产生无比的信任。

周环与东子将挂在二楼的两个活人先放了下来,之后又将几具尸体放到了一楼,随后,周环先从那间做包子的屋子里将灵位拿了出来,摆在了于秋的面前,接着他将屋里的窗帘摘下,定在了墙上,挡住了于秋跟前的光线,整个将于秋罩在了窗帘之内。

“哥,你怎么不直接收了她,这样我们是不是还能回福寿堂照顾他几日。”东子虽说啥都不懂,但是毕竟与周环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多少也知道一些事情,他也知道周环有这个能力收服鬼魂。

但是此刻的周环便拒绝了东子道:“这个你不懂,收了她我们也不能将她养在福寿堂,因为那是人住的地方,一个能投胎而没有投胎的鬼,是不能与人同住太久的。”

周环在处理好现场之后,打了***给派出所的小李,说明了情况,派出所的小李叫上了殡仪馆的人,把几具尸体拉走,随后他们也同样的上了二楼包子铺调查了一番,当然他们是看不到于秋的,只能呆呆的看到房间门口那抱成一团的白色窗帘。

***与殡仪馆的人走开之后,周环单独与于秋说道:“现在我就去治疗你的儿子,回过头我再帮你做法,让你投胎。”

“周师傅,我要看我娘!”于秋此刻的心情十分的激动,虽说是被周环控制住了,但是周环的亲情战略算是奏效了,既没有伤到于秋,也没有让事态继续发展下去。

“放心吧,即使是你能够投胎了,中间还有一段时间,足够你与你娘相聚的了!”周环说了话,起身离开了。

当周环走了很远之后,于秋的鬼声又喊道:“谢谢了!”声音在周环与东子耳边回荡了很久,一直到两个人走出了这片棚户区,上了公交车之后才停下。

周环带着东子抱着于秋的儿子回到了福寿堂,小乞丐已经无力说话了,只有那拼了命的急促的呼吸。周环打开了药柜,看了一眼自己的存药,好像是少了些种类的药品,接着他便写了一副药方递与东子:“你去大道对面的药店抓药,记得另外多买一瓶云南白药药水的,还有买完药之后,去隔壁的包子铺买几个素馅包子。”

“哦,哥,你买云南白药做什么?”东子的好奇心时时刻刻的存在着,但是这点却让周环感到一丝欣慰,至少现在的东子知道问了。

周环没有直接给他讲解,只是说:“你先去买,回来之后我会告诉你用它来做什么!”

东子揣着钱出门而去,而周环却在自己的工作台上铺开了阵势,两大摞的符纸,一坛子朱砂,一个大铁钵,工作台下是一大缸的黄酒,在酒缸上座着一个框,框中装的是糯米。

其实这个工作台是老王先生为周环重修福寿堂的时候,他特地向老王先生要求做的,这个工作台很大,甚至可以当做大供之用。

周环从框中抓起一大把糯米,在工作台的中间用糯米画上了一个圈,这个圈不小,中间坐个人应该是不成问题;紧接着周环将大铁钵拿起来,装上了朱砂,倒上黄酒,然后将其调匀,接着用毛笔沾着这搅和好的朱砂在符纸上写上了符咒,他一连写了二十几道符咒,突然间停了笔,将剩下的朱砂混到一张符纸上,他将这张符纸放到了糯米圈的正中央。

“哥,我回来了!”东子的速度还挺快,但是周环发现他的手里拎着一个大桶,右手拿着一副药,一袋包子,这使得周环十分的不解,他拎着的桶是干什么用的?

“你拎着的桶里是什么?”周环问道东子。

东子将东子送到周环跟前,然后非常吃力的将桶放到地上,咧嘴笑道:“哥,今天我又办了一件十分聪明的事。”

“什么事,你倒是说给我听!”周环也很好奇,因为东子最近的表现与反应十分的超乎想象。

东子将地上的桶盖扭开,然后非常得意的对周环说道:“刚才去药店买药,你单子上写的药材都全了,唯独是这个云南白药,我说要水,她说只有粉状的,接着我说那个不行,我们急用,你就是想办法也得帮我搞出个水来。开始他们没有办法,接着就想啊想啊,后来我灵光一现想出一个办法,我跟他们要了一个桶,接满了水,然后我一下子买了三十盒云南白药粉,接着我将这些药粉统统混进大桶里,紧接着我便对那些药店的人说,我说你们也够傻的了,粉儿和水有什么区别,不就是一个是稀的,一个是干的么!”

东子一直在唠叨刚才发生的事情,这把周环给说的晕晕乎乎,周环实在是受不了了,只好不搭理他,将东子买来的药检查了一边然后用砂锅装上水,将药坐在水上,接着他用一个大铝盆坐在刚才摆好的糯米圈中,接着将这一桶的云南白药统统的倒进大盆里。

“哥,你听我说啊,我刚才装完药之后,他们药店里的人居然还说我聪明,所以当时我感觉自己老霸道了,真是……”东子依然是滔滔不绝。

周环抬手便是一巴掌,狠狠的抽到了东子的脖颈:“聪明也不许再说了,你给我安静一会,帮忙去煎药。”

东子被周环这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他晃了晃脑袋好歹缓过神来:“哦,好!”这回说话可算是简洁了。

没一会东子将煎好的药端了上来,周环将包子浸泡在药汤里,随手抽出一张刚才写好的符纸,在长明烛上点燃,之后将纸灰扔进药汤里,紧接着周环用手一指昏迷在一旁的小乞丐:“东子,把他的衣服都脱了抱过来。”

“哦,好!”东子这回只会这两个字了,东子没一会就脱掉了小乞丐一身破烂的衣服,然后将他抱给周环,周环接过赤身的小乞丐准备将他放进装满云南白药的大盆里,可顺手往下一摸,他却发现这个小乞丐居然是个丫头,周环有些疑惑,明明于秋一直在叫他儿子,于老太也叫这个孩子外孙,这是怎么回事?

周环仔细的看着手中的小乞丐,并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通过小乞丐受伤的程度,加上面容,都可以肯定他就是当初周环见到得那个小乞丐,一点都没错。

周环此刻也顾不上想那么多,将小乞丐往大盆里一放,东子搅合的云南白药水正好够小乞丐浸泡到脖颈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