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寿师

第十六章 失魂    文 / 炳林 更新时间: 2013-01-23 21: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阮香凝手中拿着箫不停的吹着,从石炳元的大门口晃晃荡荡的走进来一个人,他是周环,此刻的周环仿佛是被降住了魂,整个人一点生机都没有,眼神呆滞,瞳孔变大,手脚软软的。

“周师傅!你醒过来,不然就麻烦了!”石炳元在喊着。

阮香凝身形飘逸,挡在了周环的跟前:“他是我的男人,休想从我身边带走,不管你们谁要拆散我们,我都不会轻易饶过他。”阮香凝怒目赫赫,手中的竹箫又慢慢抬起,向自己的嘴边靠去。

石炳元看着掉了魂的周环,心里真是焦急万分,好好的一个大活人,手段有可能在自己之上的寿师界奇才,这……石炳元迷茫了。

“师傅,我们该动手了,不然一会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洪坤此刻的反应够快的了,看到石炳元依然是呆呆的立在当处,自己便抬手写了触鬼符,用自己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夹住,双腿一较劲便冲向战在大厅当中的阮香凝。

洪坤手中的符咒风一般直奔阮香凝的额头而去,左手伸出去便要抢夺阮香凝手里的竹箫。

此刻,只见阮香凝不慌不忙,也不躲,洪坤的符咒正正好好贴在了阮香凝的额头之上,看到洪坤伸手来抓竹箫,她还伸出竹箫让洪坤去抓,但是她自己仿佛一点力气也不使似地,就那么样蒙着头,脸冲着洪坤。

洪坤这回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了,一个男人怎么着也能拽动阮香凝手里的竹箫,可是怎么拽都拽不动。本来以为自己的符咒多少也应该有点效果,没想到阮香凝伸手竟然将符咒撤掉,这个符咒对她来说像是一张废纸一般,

“你……”洪坤满脑袋都是汗,嘴里说话哆哆嗦嗦的。

“哈哈哈,小样儿,你那个师傅老头都没有办法,凭你的一招半式就想叫我有反应,去死吧!”只见阮香凝一手持箫,一手掐住了洪坤的脖颈。

洪坤拼命的挣扎着,而阮香凝将竹箫叼在嘴里,一只手便吹出了悲凉的乐曲。

石炳元站在原地,这时候才缓过神来,主要是他被周环的状态与阮香凝的手段惊住了,等他缓过神来洪坤与阮香凝已经纠缠到一起了,他一看阮香凝单手掐住洪坤的脖子,心里着急了,接着他从供桌上拿起一块榴莲的果肉,两步便跳到阮香凝跟前,咬破自己的手,在榴莲上画上了攻心咒便要往阮香凝的嘴里塞。

阮香凝嘴叼着竹箫,又腾出一只手,一下子又掐住了石炳元的脖子,石炳元想挣扎,可是不管怎么动弹,就是摆脱不掉阮香凝的鬼手。

石炳元与洪坤师徒两个人往阮香凝的身上连踢带打的,阮香凝的乐曲越吹越有劲道,两个人堵住符咒的耳朵已经不听使唤了,乐曲源源不断如同海水一般向二人的脑海里涌注。

时间渐渐的向前推移,石炳元与洪坤的身体渐渐失去了知觉,阮香凝收起了自己的竹箫。

“哈哈哈,你们两个***,以后就跟着我,好好侍奉我和你们的周师傅吧!”接着阮香凝回过头,将自己的嘴贴在了周环的脸上,深情的亲了一口:“夫君,一会儿我们就回家,在坚持一会!”

石炳元与洪坤开始蹬腿了,两个人的脸憋的深紫深紫的。

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阵阵婴孩的啼哭,那种啼哭可以让人听到撕心裂肺,听到海枯石烂,天崩地裂。

声音一传来,只见阮香凝慌了神:“啊?我的孩子,你……你怎么了,爸爸妈妈来救你了!”接着她放下了快断气的石炳元师徒,拉着周环便走。

“咳咳!”洪坤首先缓过气来,双手捂住脖子,拼命的爬向自己的***。

石炳元紧张的吸了一口气,口中低声的嘀咕着:“这个鬼太厉害了,看来我不下点血本,根本整不过她。”

“师傅,他们跑了,我们追不追?”洪坤毕竟年轻一点,缓过气来也比较快。

石炳元一***坐在地上,两只手不停的抚摸着自己的脖子:“徒弟,你去跟着他们,我在这里想象办法,我就不信她能翻了天。”

洪坤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屋子,紧紧的跟着走路如飞的阮香凝,跟在身后的周环也步履飞快。

石炳元坐在地上,一个劲的想着想当初他的师傅交给他的一些绝招,想着想着,他从自己的皮箱里掏出一本笔记来,翻看起来,翻到最后一页,这也是石炳元曾经的师傅交给他的绝招:遇到解决不了的厉鬼,我们就要跟他拼了,将各种驱邪道具混在一起,然后加入寺院里的高炉香火,然后泡水,在自己泡在水里,出来的时候,在使用招数就会功力倍增。

石炳元照着做了,一顿忙活,终于将东西备全,之后他自己钻进水里泡开水来。

洪坤追着阮香凝,一直追到了十字路口,自己是在跑不动了,便停了下来,合计自己喘口气,可是没想到的是,他这刚刚一低头,阮香凝与周环就不见了踪迹,这回可把洪坤急坏了,这么长的路,一路跑来,居然把鬼跟丢了,岂不是白跑了。

还好,洪坤认得这条路,这条路就是通向周环福寿堂的必经之路,他灵光一闪便知道,这一人一鬼一定是去了福寿堂。

等到洪坤追到了福寿堂门口,发现里面没有一个人,他想推门进去,可是门锁上了。紧接着他从小区的后院翻了墙,到了后院,直接映入他的眼帘的是,东子左手拿着小棺材,右手拿着跟锯条,嘴里念叨着鬼上墙,一边念一边还来回用锯条拉着小棺材的盖子。

“哇哇哇!”从小棺材里传出来婴孩的哭声真的很凄凉,可是令洪坤感到意外的是,自己都赶来了,怎么女鬼和周环却没了踪影。他刚想到这里,一阵风从他的耳边掠过。

“***蛋,把我们的孩子放下。”阮香凝到了,至于她为什么走的慢了,是因为她拉着一个活人周环,刚才又与石炳元打了一阵,鬼力消耗过猛,所以他们找了个地方打了一会坐。

东子一看阮香凝奔着自己就来,他转身就跑啊,当他闪过身子,李天雄在东子身后一本经书打开,加上自己的符咒一起扔向阮香凝的身体上。

阮香凝的身体上出现了一道伤疤,她抓起这本经书,不顾手上冒出白烟,将经书扔回李天雄。

“东子,开阵,拿家伙!”李天雄回身抽出一把七尺桃木剑,这把桃木剑的材料来自于五台山白马寺后院的一棵桃树,灵力与道力十足。

东子也将周环的看家桃木短剑拿了出来:“天雄我们跟他拼了!”两个提着桃木剑便冲向阮香凝,当他们到了阮香凝身前的时候,阮香凝此刻有些慌乱了,拼了双手的疼痛抓住了两把桃木剑,冲破了东子与天雄的冲击,直接奔小婴孩而去。

“香凝,带着我们的孩子回去吧,别和他们斗了。”这句话一说完,全场的人都傻了,整个气氛变得鸦雀无声,婴孩的啼哭也被这种寂静给淹没了。全场的人,包括阮香凝的目光都抛向站在墙头的那个人,他就是周环。

“周环,你太不是人了,你说变心就变心,还有了自己的孩子,我跟你没完!”王小荷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周环说的话他都听见了,现场的情况他也清清楚楚的看见了。

阮香凝一看见小荷出来,她立刻捧起小棺材,便跑向周环,双手紧紧的抱住周环,对小荷说道:“臭娘们,你是哪来的,就凭你也想跟我抢男人?”

“你这个不是人的鬼,周环是人,你凭什么跟我师母抢男人?”东子此刻的话还真的挺到位的,着实令小荷的心里感到一丝弟弟对姐姐的关心。

小荷大步流星的走到周环身边,她用手轻轻的拨开阮香凝的双手:“这位大姐,不知道你是哪来的鬼,周环他现在是人,在一起只能我们在一起,你偏要拆散我们两个么?”

“那是自然,拆散你们又如何,你是后来人,他可是我几百年前的男人,到现在还是我的男人,这是我们的孩子!”阮香凝故作炫耀,将手中半死不活的婴孩从棺材里掏了出来,在小荷的面前来回的摇晃着。

小荷看着阮香凝手中的婴孩,心都凉了,在她的心里仿佛是乘上了泰坦尼克号一般,此时此刻,正在撞击着冰山。

“周环,你说句话,我王小荷绝对不会怪你!”接着小荷伸手去摇晃着神识恍惚的周环。

阮香凝立即显现出女人之间的那种勾心斗角,争风吃醋的样子,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还懂得什么鬼魅之术了。她又伸手去拨开王小荷的手:“躲开,别乱碰!”

王小荷的两只眼睛被突如其来的泪水润红了,她盯着周环看:“周环,只要你说一句,在我们两个之间到底谁是你的女人,只要你做了决定,我就会尊重你的意见,将事情做好!”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