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未来之霸气小吃货

108、突发病疫!    文 / 言是 更新时间: 2017-08-26 11:2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门外,宁熠渊正大步迈了进来,自然没有忽略掉旁边左霖看到他欣喜若狂的表情,嘴角不由得微微勾了勾,不过等目光落到正站在窗边的中年男人上,宁熠渊脸上那一丁点儿的波动又瞬间收敛起来,面色淡然,轻声问道,“父亲,你怎么来了?”

    听到这话,宁振海才微微转过头,面色冷硬,棱角分明,一身刚挺的军旅气质显露无疑,“这会儿才回来。”

    “嗯。”宁熠渊干巴巴地应了一声。

    话音一落,两人都没再说话,场面又瞬间恢复到一片寂静。

    左霖在旁边看着都替他们着急,你说说,这两人明明是亲父子,结果每回见面都弄得跟上级接见下级似的,让他们这些外人看了也颇为尴尬。

    “嗯……”仲温也是忍不住了,稍稍往前迈了一步,轻咳一声,眼神不着痕迹地往宁振海不便的右腿上一扫,又抬头看向宁熠渊,“老大,宁叔都在这儿等了好几个小时了,你看……”

    宁熠渊立马会意过来,眉头微微一皱。

    他父亲这腿是之前一次作战留下的伤,当时就伤得严重,再加上在战场上耽搁的时间太久,后来即使精心治疗,也没法再恢复如前,这会儿又站了这么长时间,他这脚估计早就难受得不行了,偏偏他脸上还不露分毫,“父亲,有什么事跟***办公室说吧。”

    闻言,宁振海也没拒绝,大步朝宁熠渊的办公室走去。

    等两人的背影一消失,左霖才狠狠松了一口气,“哎,累死我了!”

    别看宁叔现在已经转投到政界,但那浑身的军人气势依旧不减,刚才只静静在这站着,无形中就带来一股狠狠的压迫感,连带着仲温他们也都小心翼翼的,连呼吸都不敢放得太大,那模样倒是像极了以往在老大手下训练的样子。

    “哎,你说宁叔找老大干嘛?”这不,才刚放松一点儿,左霖那上闹得那么厉害。

    不过说实话,宁振海自个儿是不太相信这事的,他和宁熠渊虽然相处的时间短,但对这个儿子的秉性他还是了解几分,怎么会突然就和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好上了呢?

    不过毕竟是长辈说的话,他这么提一嘴也算是带到了意思。

    不过这次宁熠渊的反应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网上的消息都是真的,”面对宁振海的眸光,宁熠渊面色不变,语气淡然而坚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提到墨初的缘故,他一向冷硬的眸光也稍微柔和了些,“我是真的喜欢墨初,也愿意当她的守护者。”

    一听这话,宁振海的剑眉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锐利的双眸仔细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宁熠渊,这细细一看,不由得心头一惊!

    以往这小子很少注重穿着,身边只有一两套便服,除此以外,就是几套军装轮着换,这会儿身上却穿了一套修身的深蓝色西装,眉星眸亮,当真是俊美坚毅,就连目光也变得温和起来,和以前那个冷硬的宁熠渊完全不同!瞧这模样,还真是谈了恋爱?

    “你是真的想好了?”宁振海微微叹了一口气。动心生情,这四个字他从来没想过会往自己儿子身上按,毕竟他们这样家族出身的人,大部分都是到了一定年龄,再和家族指定的优等基因女人结合,宁熠渊这会儿倒是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意外!

    “当然。”宁熠渊抬起头,眼神里的坚决和执着显露无疑。

    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宁熠渊忽然开口问道,“父亲,你从来没有喜欢过的人吗?”

    闻言,宁振海不由得微微一愣,摇了摇头,“没有。”

    虽然联邦男女比例悬殊,但到了他们这个阶层,这个问题反而不算是问题了。

    宁家的路子都是在军队,宁振海当年也不例外,只不过后来战斗出了点意外伤了腿,才会从军队上退下来,转入到政坛,至于婚姻,那只是他人生中很小的一部分。

    宁熠渊的母亲也是世家大族的女儿,礼仪教养好,更关键的是她基因等级是难得一见的***,为了能够结合生出更优良的后代,两个从来没见过面的人就这么在一起了。

    结婚之后也没什么改变,生活还是那个样子,不过就在宁熠渊十来岁的时候,她母亲突然病逝,现在想来,也已经过去快二十来年了。

    宁熠渊抿了抿唇角,和联邦大多数婚姻关系一样,他父母的结合也只是为了孕育出更优秀的后代,等他一出生后,两个人就各做各的事,完全没有半点家庭的氛围。

    曾经他以为他也会这样,按部就班的生活、结婚,可当他遇见了墨初,那种心跳冲动的感觉是他头一回感受!宁熠渊在那一瞬间就清楚了,他要这丫头!

    “我是真的喜欢她,”宁熠渊重重点头,好看的唇瓣微微上扬,眸光熠熠,“我很确定,未来生活在我旁边的人除了小初,不会再有别人!”

    宁振海眉头一扬,倒是没想到自家儿子一动情就这么坚定,语气带上几分慎重,“那你可要想好,怎么过你爷爷那关!”

    自家孩子的眼光他还是相信的,至于宁熠渊的婚姻大事,他本来也不打算多加干预,毕竟这是他自己的人生。不过……家里的老爷子可不会这么想!当初他和宁熠渊的妈妈各忙各的事,宁熠渊倒是让他爷爷奶奶一手带大,估计不会对他的婚事袖手旁观!

    “我知道。”宁熠渊了然地点点头,他自然清楚自家老爷子的脾气,不过既然他做了决定,就绝不会让墨初受一点点委屈,这回也不过是先在他父亲这报备一下。

    “行了,这些事儿都交代得差不多了,”宁振海这几年倒是难得和宁熠渊这么好好谈上一场,多是说上几句话两人就干巴巴的眼对眼,这回倒是托了那个叫墨初的小丫头的福,好好聊上了一会儿,一时间对墨初也有了个好印象,“我就先走了,对了,记得处理事情的时候也要小心,别把自己给拉扯进去了。”

    “是,我知道了。”宁熠渊点点头。宁振海最后这话就算是关心了,虽然听起来一如既往地干瘪。目送着宁振海远去,宁熠渊暗自思考了片刻才走出房间,对仲温和左霖交代起来。

    十二区的病疫已经刻不容缓,他们必须要尽快处理掉手上的事情,马上出发!

    这边的墨初也是不得安宁。

    自从宁熠渊的真实身份被爆出来,学校里大部分同学看她的眼光都带着几分异样。

    可不是!墨初这丫头明明是十二区出来的乡巴佬,没权没势,在军校顶多就是个无根的浮萍,偏偏她天赋好,运道强,一进校就被宸白尊下收为徒弟,然后又被看中参加真人秀,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就在联邦名声大噪,一路上简直是顺风顺水。

    不仅如此,她甚至还被一向不近女色的宁元帅给看上了,甚至还愿意成为她的守护者,细想想,这命可不是一般的好!

    于是,众人看向墨初的目光就更是带上几分火热,偏偏这丫头又不是个高调的人,索性就趁机躲到了实验室里,整日整日地和宸白老师一块儿研究魔植,倒也得了不少安宁。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墨初是运气好,至少乔红魅就不是。

    什么运气不运气的,她可不信这玩意儿!要她说,分明是墨初这小丫头心机深沉,要不这么多好事儿能全落在她头上?

    一想起那会儿,她正嘲讽着墨初,结果宁熠渊就出来英雄救美,她就恨得不行!谁能想到之前那个不怎么起眼的教官竟然就是联邦元帅宁熠渊!

    这……这简直也太夸张了!即便是到了现在,乔红魅还有些晕乎乎的。虽然她在乔家的地位也不低,但和宁熠渊这一类的人就明显不是一个档次了,要不然,也不会到了现在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

    不过……墨初这丫头说不定早就知道了,要不然怎么会故意表现自己,引得宁元帅对她另眼相看,偏偏这丫头还装得一副清纯模样,还真是个双面派!

    哼!不要脸!乔红魅眼神微眯,修整好的指尖狠狠地***皮肉里,她就不信了!墨初这丫头能一直这么下去,总有一天要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

    不过让乔红魅没想到的是,这个机会竟然这么快就到了。

    宸白尊下实验室的内容都是保密的,但偶尔也会透出一两个讯息,这不,乔红魅很快就知道他们最近需要一种名叫“花树”的魔植。

    这种魔植不仅数量稀少,而且非常难栽培移植,整个联邦就只有七八株,也正是因为这样,可把宸白这师徒俩愁得厉害!

    还可真是巧了,乔红魅嘴角往上一扬,她恰好就知道一株“花树”的位置,而且这位置还非常合适

    眼神微微一转,乔红魅想了个法子,把这消息通过别人透露给墨初他们知道。

    这边,两人一听说“花树”的位置有了着落,立马就高兴得不行!

    “太好了!”宸白高兴得脸都红了,自从有了墨初的帮忙,他们的实验简直是日进千里,这不,实验到现在,已经进入最关键的一步了,现在只需要把“花树”给成功带回来,提取出它其中的有效成分,添加到他们的实验品里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小初,这事儿还得麻烦你。”宸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之前没有把“花树”移植到实验室里,一是因为没有找到,二是担心移植后它活不下来。现在问题是全解决了,“花树”的下落找到了不说,依靠墨初对魔植的特殊亲和力,肯定能把它安全的带回来。

    一想到他们实验室里这株“绿希”很快将会茁壮成长,宸白就激动得厉害。

    “放心吧,老师,”墨初调皮地眨了眨眼,“我保证完成任务!”说来也巧了,这颗“花树”的位置正好在十二区,那还算是她的故乡呢!

    “好,那我就等着你凯旋归来。”宸白伸手拍了拍墨初的脑袋,满脸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他对魔植研究一向痴迷,自然也没有结婚生育,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有孩子缘,没想到这都快走到人生的一半了,竟然会找到墨初这么个小徒弟,又乖巧又听话,简直贴心到不行!时间一长,他也就把墨初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对待了。

    “没问题。”墨初笑着点头。

    她也知道这事儿越快完成越好,等在军校请了假,当天下午就出发离开了。

    啧啧!知道这个消息的乔红魅眼神不由得一闪,嘴角微微往上一扬,这一出去估计就没这么容易回来了!

    “圆圆,你说咱们这次总不会再遇上星盗了吧?”墨初这会儿正坐在飞往十二区的星际船舰上,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和宁熠渊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当时她还以为宁熠渊是隐世高人,还口口声声叫他“大叔”来着,也不知道他当时是什么心情,一想到这儿,墨初嘴角也不由得扬起一抹浅笑。

    “嗷嗷”可能是之前睡得太久,圆圆这会儿可精神得很,一直在墨初腿上蹦,太好了!这回就只有它和墨初两个人出来,没有***跟班,简直不能再好了!

    墨阳本来还不放心她一个人出来,只是军校里的机甲训练还得继续,而且这回也没有太大危险,墨初也打算自己行动一番。最后,墨阳拗不过小初,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和圆圆出发。

    她们这一路倒是顺利,很快就到了十二区。

    墨初也没顾得上休息,直接按照宸白老师给的地形图去寻找“花树”。

    与别的魔植不同,这“花树”长得分外美丽,翠绿的叶子上面长着各色斑斓的鲜花,色彩艳丽而明媚,这特殊的外形很是扎眼,墨初很快就找到了,正准备将它移植出来,忽然从旁边冒出了一群军人,面色严肃,看着她的眼神也带着几分打量,“说,你怎么到这儿来的?”

    “嗯?”什么意思?墨初愣了愣,实话实说,“我从那儿走……走进来的啊。”

    听到这话,领头的那名军人不禁皱了皱眉,往身后挥了挥手,另一个军人忙快步往前跑了起来,片刻后才回来,也不知道在他耳旁都说了些什么,这名领头军人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脸上倒是浮现出几分歉意,“不好意思,我们现在不能让你走。”

    “为什么?”墨初疑惑地问了问。

    “你是刚来十二区吧?”没等墨初回答,领头军人脸上浮现出一个苦笑,“现在我们整个十二区都开始蔓延病疫,一旦进入涉病区域,就不能再出入了。”

    “这里昨天刚刚被封为涉病区域,结果还没来得及写提示公告,你这一来,怕是走不了了……”这几个军人也是觉得抱歉,本来他们还以为她是准备逃跑,结果正好相反,就因为他们的疏忽,人家一个好好的小姑娘一下子就被牵连进来了。

    这病疫可是来势汹汹,不过短短一两个月地时间,就已经死了一大半的人,这小姑娘也是运气不好,怎么偏偏跑到这里来了?

    墨初愣愣地眨了眨眼,她不就是移栽个魔植,怎么还能掉进一场病疫里?

    T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