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寿师

第十八章 线索浮出    文 / 炳林 更新时间: 2013-01-23 21: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门外回来的是石炳元与洪坤,两个人一进屋就大声嚷嚷着,东子嘴里叼着个苹果冲了出来,伸手挑出了食指:“嘘,小点声,师傅跟小荷姐刚刚上楼!”

“睡觉了?”洪坤大声豪气的说道。

“别吵吵了,人家兴许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商量呢,又有可能在做些人类伟大的事业。”东子这回嗑还挺多。

石炳元明白了东子的意思,咧嘴一笑道:“哎,俺就是老了,要不然不必师傅差哪,俺也会快活的很!”

洪坤闭住了嘴,拉着东子石炳元两个人,锁了大门,回到东子的卧室。

“东子,你看看这个东西你认识不?”石炳元从兜里掏出一个炼药皿,还有一小包粉末。

东子勃着眼睛,眼珠子在眼睛里滴流乱转,盯着眼前的这两样东西说不出个字来。

“你跟着师傅这么久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洪坤带有讽刺的问到东子。

东子眉头一扭:“你还跟师傅的时间也不少了呢,有本事你说说这个是什么?”

“好了,别吵了,我看这个东西极像云南那边炼毒用的东西,但是这个炼的到底是什么毒,我也说不清楚。”石炳元解释着,东子便把装有粉末的口袋打开,这家伙虎到想沾点药末自己尝尝。

石炳元一巴掌就打开了东子得手:“不要命了,你知道那是什么你就尝!”

“废话,我不尝能知道他到底是干什么的,知道么,这叫奉献精神。”东子看着石炳元,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但是又不想在他们面前丢人:“哼,那你倒是说个一二三出来,要不然我不服的!”

几个人正在嚷嚷着,屋子的门开了,周环衣装整洁,满面红润的走进来:“你们几个家伙,发生什么事了,用得着这样的吵嚷。”

“师傅,你来看看这个东西,这是我们从别墅里拿出来的,看来孙家还真的不简单,他们还会炼毒呢。”石炳元将粉末与炼药皿递给周环。

周环把这两样东西放到手里,仔细的打量一番,接着周环又掏出一张纸,铲处一些粉末,在纸上晃了一晃,用手轻轻的扇了一下粉末,自己用鼻子嗅了一下。

“原来如此。”周环好像是明白了点什么,他看着几个徒弟不明而又渴望的眼神便解释道:“这个应该是幻粉,他的那根针就是经过这个粉浸泡过的,所以早先我们中的招都是来自与这个粉。”

“师傅,那这么说这个粉末一定是那个李光做的了。”石炳元跟着就问道。

周环想了良久,屋子里一时间静了下来,他点了一支烟,突然间,感觉眼前一亮,自己仿佛是明白了什么似地:“炳元,你跟洪坤睡觉,晚上再回一趟别墅,这回不用进去,也不用做什么法,在远处用望远镜观看,最好是俯瞰,他家的家寨里还有问题,没有这么简单。”

“行,对了师傅,你看看这个是什么?”石炳元又从兜里掏出一张纸,纸的上面画着一个不规则的图形,看纸的样子好像是被揉烂过,之后扔掉的,上面还有“心形图百分之三十”几个小字。

周环乍一看也说不出个什么来,总觉的这个图形没有什么根据,好像是谁没事乱画着玩的。

东子在后边看着图,因为他不认识多少字,所以只能看看图,凭着自己的形象思维去理解图意。他看着看着冷不防的说出一句话来:“这是什么破图,画的像鸟窝似地,又是横又是叉的。”

东子这一句话可激发了周环的想象力:“对啊,他们家的死尸是在地下水源找到的,要想从水源里过来一个人,那得多大个空间啊,你看这个图,这越看越像一个建筑,或者地方的草图,每个叉,点,圆都会代表一个东西。”

石炳元看着周环的手指,一边说一边指着图上的标记:“啊,对,我跟洪坤在哪里蹲坑的时候,有时候会听见一些很奇怪的声音,好像都是从地下传出来的似地,难道……”

“有地下室,搞不好这两个人还有另外一段插曲呢,孙老可能是死的冤了。”周环说这个话的时候,好像是自己已经预兆到了,接下来的事情会更加棘手,更加难以处理。

紧接着小荷又从门外进来:“环哥,去睡一会吧,睡两个小时我们该出发了。”

“小荷,现在又新的情况了,你得回去安排人调查一下这个叫李光的,还有那个孙香娇的经历,能查出多少查多少。”

“这个好办,我们白天先审孙志,回过头来再派人调查。”

石炳元随后站起身子来:“师傅,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先去睡觉,一切按照你的安排行事。”

“记住,一定要抠出他家的地下室,但是一定要小心,我现在怀疑他们已经知道我们一直在盯着他们了。”周环嘱咐过后,石炳元与洪坤回屋子睡觉了。

东子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张图纸,周环回身故意的大声喊了一句:“东子!”

当东子看到周环的脸的时候,周环的满面怒气,紧缩的眉毛靠在一起:“哥,怎……怎么了?”

“今天你立功了,哈哈哈,白天你去把天雄叫回来,让他好好休息,晚上我们三个一起去墓地。”周环的表情多云转晴了,转身带着小荷回到了两个人温馨的小窝。

东子呆呵呵的,被周环这一冷一热搞得死去活来的,随后他穿了衣服,下楼独自迎着朝阳奔墓地而去。

周环与小荷回屋之后,两个人刚才的热劲还没烧完,其实刚才石炳元回来的时候,两个人突然间刹车了。周环担心有事情所以穿了衣服,收拾了一下,便去了东子的屋里。

这回两个人可算是有点时间了,一直忙了很久,终于可以***挑水帘洞,荷叶裹春蚕了。

福寿堂里宁静的很,因为当初做隔音的时候,是周环故意将隔音层加厚的,所以只要关上门,外边的事要是凭着听觉是听不到的,所以福寿堂里平时总是有人在楼下,但这回不是了,毕竟大伙都疲惫不堪,福寿堂里除了睡觉的,在没有干别的了。

福寿堂外,车水马龙,大日头已经升得高高的,很多家里已经开始做午饭了。

“小荷,起来了,我们得去所里了!”周环双手不停的摇晃着玉肤透水的小荷,小荷扭捏的转过身来,朦胧的眼睛,双手撒娇的伸到了周环的脖颈。

“你拉我起来!”

周环会心的笑着,他双手一使劲将小荷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小懒虫,这回盖起来了吧!”

“亲爱的,帮我把衣服拿来呗。”

周环抱着小荷,轻轻的将她放到了床边,然后他自己去帮着小荷拿起衣服。

“啪!”一样东西从小荷的衣兜里掉了出来,周环弯腰拾起此物,打开一看,居然是***本。

“这个……?”周环有些不明,问道小荷。

小荷这回也不着急穿衣服了,光着身子就跑到周环身边,死死的抱着周环:“咱们今天先去登记吧,反正也快,登记完了再去处理孙志的问题。”

周环其实早就想与小荷登记结婚,但是他这个人做事总是想一步一步的去做,把眼前的事情办好了之后,腾出时间,轻轻松松的去办理登记。

“小荷,咱不是说好了么,要把孙坚这件事处理好了在去登记,要不然你看咱们结婚也结不好不是。”周环的解释很温和。

小荷其实也知道周环的意思,他也很理解周环:“恩,那好,就听环哥的,那我们快些出发吧,处理完这件事之后我们要尽快结婚。”

两个人收拾好了行装,出门周环开着车,拉着小荷到了所里,小荷安排好了人去调查李光与孙香娇,接着独自去看守室提出了孙志:“孙志,跟我走!”

可怜的孙志,那只断掉的手还在殡仪馆里,剩下的半只胳膊还有很多地方没有长好,腐烂的散发着异味,还好有医生天天为他消毒,擦药。

“警官,今天我的手格外的疼,能给我想想办法么,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孙志的脸色变得白青,苦苦的哀求着小荷。

小荷仔细的看了看孙志,接着说道:“你先不用着急,我先叫人给你打一针止痛,你得先配合我们做点事,要不然你的手断的就太不值得了。”

小荷的话好像是说道孙志的心理去了,孙志诚恳的点了点头,接着他一只手扶着墙,艰难的出了看守室,这回上来两个小***,帮忙搀扶着孙志便向审讯室里而去。

而周环早早的就在审讯室里等着了,他还是老规矩,倒了三杯水,一杯给犯人,一杯给小荷,一杯给自己,然后在犯人的地方还摆上了一盒几块钱的烟卷,唯独这回跟以往不同的是,周环自己抽上了烟,而且他这回带来了自己的包裹。

没多时,小荷带着孙志进了审问室,两名***在孙志身后一面一个,不一会医生进了屋子,为孙志注射了一针镇痛药剂,一会功夫孙志的脸色变了回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