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三百七十四章 复社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26 11: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植没想到总兵府内部也被士绅攻入了,脸上有了怒色。 

    “怎么让人混进来的?”

    亲卫见李植怒,结结巴巴说道:“是...是送菜到厨房的商贩...乘厨房的师傅不注意丢井里的!”

    李植问道:“这个商贩抓住了吗?谁指使的?”

    亲卫答道:“商贩抓到了。是静海县的大地主汪家主使的。”

    李植沉吟道:“汪家?”

    亲卫说道:“那汪家家主是个举人,有良田六千亩,是静海县有数的大财主。他怕伯爷收他的田赋,所以率先难,对伯爷动手了。”

    李植冷冷说道:“让都指挥同知钟峰带兵去静海县抓捕汪家家主,诛汪家家主三族!”

    亲卫答应下来,便去传话。

    李植骑在马上,狠狠说道:“我倒要看看,是这些屑小的***狠,还是我的虎贲师狠。”

    ####

    河间府的府城,一户装饰豪华的四进大院子里,一个身穿衫头戴儒巾的中年人坐在雕饰讲究的花梨木木椅上,正用手敲打着茶几。

    许久,这个中年人举起了手,把房间里伺候着的两个丫鬟支了出去。两个丫鬟出去时候把门关上了,房间里仅剩下两个人。

    支走丫鬟的这个中年人,便是河间府最富有的地主,举人于宣晋。他的对面,坐着一个须皆白的老人,正是河间府次富,致仕的河南兵备道杜则仁。

    天津镇一府二州十六县都在河间府内,只有四个县不在河间府。河间府的富,基本上就是天津镇的富了。如今李植强征士绅税赋,而天津镇的文官们不敢对抗兴国伯,一个个挂印而去。天津镇的士绅们,不得不自己出手对抗李植了。

    于家的良田两千顷,几乎全是农民为躲赋役投献而来,如果李植征收于家的田赋,于家的产业就要顷刻间土崩瓦解。于宣晋是被李植逼到了绝路,无论如何要和李植拼个你死我活。

    于宣晋压低声音,对杜则仁说道:“杜兵备,我试过,我买的这火龙弹能用!”

    杜则仁抚着长须,默然不语。

    许久,杜则仁才小声说道:“于老爷,静海县的汪家和青县的何家都被李植抓了,说是要诛三族呐!”

    于宣晋笑道:“杜兵备担心走漏了消息,让李植防备?”

    杜则仁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汪家和何家出手后,李贼就十分提防。据说如今总兵府里五步一岗,饭菜茶水先让狗吃,再有专人吃,都没有问题了才给李家人使用。李贼出门必穿钢甲,带的士兵从来不低于百人。”

    “我担心,我们这一批火龙弹炸不死李植啊。”

    于宣晋笑了笑,说道:“杜兵备不要害怕,这火龙弹是我托人从京营运来的,一旦点燃,两步之内绝无活口。这次我们在总兵府和西门之间必经之路旁的院子里埋伏二十个人,每人持两个火龙弹。只要李植一去范家庄,我们就四十颗火龙弹扔出去。李植跑得再快,能有这火龙弹跑得快?”

    杜则仁吸了口气,没有说话。

    于宣晋笑了笑,说道:“杜兵备,你随我到柴房去,我现场炸一颗火龙弹给你看。”

    杜则仁点了点头,随于宣晋到了于家柴房里。于宣晋支走了家人仆人,亲手用火折子点燃了一颗火龙弹。只听到轰的一声,火光四射,那火龙弹把于家的柴房炸得一震,竟把屋顶炸飞了一块。

    看到火龙弹的效果,杜则仁脸上有些喜色,点了点头。

    于宣晋说道:“杜兵备,李植的盔甲再好,士兵再多,被这四十颗火龙弹轰炸之下,还能有命?李植一死,李家灰飞烟灭,谁会来追查我们?”

    杜则仁哈哈笑了笑,拍了拍于宣晋的肩膀,说道:“好!我们干了,炸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李植!”

    ####

    四月二十七日,苏州虎丘,复社的精英荟萃一堂。

    复社是江南的一个大文社,由苏州太仓的张溥、张采二人组织。复社虽然名为文社,实际上却是江南的一个“在野党”。社内有读书人几万,财力人力惊人。复社甚至能够控制科举,直接决定读书人是否通过科举***。

    每次复社***都攻击“丑类”,颂扬“清正”,甚至要影响朝政。复社领袖张溥、张采二人曾写檄文驱逐魏忠贤余党周秉谦,又令门人写文驱逐当地司理周之夔,权势甚至过一般的地方官员,可谓江南衣冠之。

    复社领袖张溥在去年年底筹措二十万两白银,贿赂朝中机要人物,帮助托病还乡的周延儒成为辅。此时已是崇祯十四年四月底,在张溥的活动下朝廷已经下旨启用周延儒,只是周延儒还没有到京城上任。

    张溥一个在野党领袖,靠贿赂扶持出一个内阁辅,可见其影响力和手腕。周延儒复官为辅,是复社的一个大胜利,也让复社在江南的影响力更盛。

    这一天,复社的领袖集于苏州虎丘,却不是为了遥执朝政,而是为了天津的事情。

    虎丘的剑池边,复社三十多个领袖席地而坐,对天津的事情慷慨陈词。

    复社领袖之一的张采站起来说道:“李贼抽田赋于士绅,这是国朝五十年来未有之事。倘若士绅要纳田赋,那还算什么士绅?那些投献的小民,岂不是一朝全散去?国朝以读书人治天下,李贼却反其道而行之,将田赋之毒加诸士绅,这是要让天下士绅家破人亡!”

    张采的话,引起复社领袖们的一片叫好声。

    陈子龙站起来说道:“若百姓不知道尊重士绅,不懂得敬重秩序,那和禽兽有什么区别。这样的情景,便是比亡了国还要可怕!我等读书人,决不允许这样的世道改变!”

    陈子龙的话,又引起了一众读书人的叫好。

    张溥站了起来,说道:“李贼以为他手上有两万精兵,就可以将田赋加诸于士绅。却不知道和天下士人作对,他会撞得头破血流!”

    “李贼靠产业起家。我张溥今日以复社之名,号召天下商家停止一切和李贼有关的商业。再不卖一件商品给李贼,也再不准买李贼的一件商品!”

    “三个月之内,我复社就要让李贼破产!让李贼的士兵无饷可拿,让李植无兵可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