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三百七十九章 见证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26 11: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兴冷冷说道:“尤名贵,你抓了三十四家碱面矿的矿主,这才一个月,已经有五个死在你的班房里。  你说你一时糊涂?你这一时也太长了些!”

    “劣绅打砸李家的货物,你也不闻不问,任刁民把城中李家货物砸了个遍!”

    “兴国伯对士绅收取田赋,你就响应刁民张溥的号召,阻断兴国伯的碱面。汝用心之险恶,罪不可赦。”

    “你动手关闭碱面矿产的那一刻起,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来人,将尤名贵和他的儿子全部关进班房中审问。午时一到,便押到菜市口问斩!”

    尤名贵双股战栗,竟吓得尿在了裤子里,湿了一地。他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匍匐在地上嚎叫着说道:“大将军...大将军饶我一家三个男丁...”

    他话还没说完,几个选锋团大兵就把他拎了起来,押进了班房。

    午时一到,抓捕到的囚犯们全部被押到了城北菜市口。囚犯们背插木板,木板上用毛笔写着大大的死字,在菜市口的街道上跪了长长的一排。

    选锋团的士兵们在城里宣传这次问斩,沿着大街小巷叫嚷:

    “兴国伯大军此次征伐,已经抓拿死犯五十七人,即将于午时于城北菜市口斩!”

    “犯兴国伯者,虽远必诛!”

    “襄阳知府尤名贵论罪当斩!城中百姓,可去菜市口见证处决。”

    “我兴国伯虎贲师纪律严明,绝不刁难城中百姓。”

    城里的百姓们见这支凶狠的官军入城半天,没有做出任何骚扰百姓的事情,胆子渐渐壮了起来。此时听说官军要处决襄阳知府,一个个抑制不住好奇,都涌到了城北菜市口取看热闹。到了午时的时候,菜市口外面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就连旁边房屋的瓦顶上,也站了不少人。

    百姓们站在一起,议论纷纷。他们互相打听,好不容易才弄明白,这支战力强悍纪律严明的官军,是天津兴国伯的大军。

    兴国伯的大名百姓们都听说过。兴国伯北据***南灭流贼,是大明中流砥柱一般的大将军。兴国伯的故事,早就被说书人传颂到大街小巷。甚至还有一些戏班子把兴国伯的经历编成了戏曲,在茶楼酒馆间传唱。

    兴国伯大军征伐张献忠时候,还曾路过襄阳呢!

    搞明白了破城而入的官军是兴国伯的虎贲师后,百姓们开始渐渐认可这支官军了。能让兴国伯兴师来伐,这襄阳知府肯定做了罪大恶极的事情。

    日晷上的影子一点点挪动,最终落在了午时的刻度上。

    到了午时,李兴走了出来,看着襄阳的百姓,大声说道:“襄阳的百姓们,这次虎贲师大军之所南征襄阳,是因为襄阳的知府尤名贵勾结士绅,妄图阻止兴国伯向士绅收田赋!”

    听到李兴大声喊话,围观的百姓们停止了议论,开始听李兴说话。

    “如今国家千疮百孔,流贼复起又平,平又复起,正是因为小民所承担的田赋太重,***!”

    “士绅们通过贿赂官员,歪曲大明的税赋制度,像硕鼠一样不纳税赋。他们不但自己不纳税,还接受奸猾刁民的投献,帮助***刁民也不纳田赋。”

    “因为士绅不纳税,朝廷一贫如洗,百姓流离失所。”

    “兴国伯要杀的,就是这些劣绅和***,妄图阻止兴国伯向士绅收田赋的劣绅和***。”

    听到李兴的话,围观的百姓们才知道兴国伯为何杀到襄阳来,脸上渐渐动容。张献忠去年刚刚肆虐湖广,百姓们都知道流贼来了是怎样的灾难。所谓国家有难匹夫有责,谁也不会看到大厦将倾而无动于衷。

    虽然市井小民们自己无力改变这个世道,但是兴国伯有这样的力量。兴国伯正本清源匡正天下,百姓们都是认可的。

    站在后排听不清李兴说话的市民焦急地询问前排的市民,想弄清楚李兴说了什么。前排的百姓便转过身去,把李兴的话说给后排的百姓们听。李兴的言语,一排一排地往后传了出去。

    等市民们把自己的话传开了,李兴才高声说道:“在尤名贵之流的***和劣绅眼里,小民就应该被敲诈盘剥,士绅就应该免赋免役,坐享刁民的投献,不劳而获!即便是朝廷收不上赋税,国家因此败亡,他们也毫不介意!”

    “兴国伯向士绅收税,他们就动天下士绅打砸兴国伯的商品,阻断兴国伯的原料!”

    “故此,虎贲师兴师伐远,将这些国家败类擒杀于襄阳城内!”

    “今日,襄阳城的百姓们,就在菜市口见证虎贲师斩杀这些劣绅***!”

    围观的百姓们听到李兴杀气腾腾的话,一个个脸色白,不敢议论说话。

    李兴转身对行刑的士兵喊道:“准备动刑!”

    士兵们先把步***对准了打砸商铺的士绅和家丁,把***口对准了他们的后脑勺。

    这些人感觉到冰冷冷的火铳对准了自己的脑袋,一个个哭得泣不成声。黄家的家主大声喊道:“大将军,大将军我知道错了,我愿意双倍赔偿玻璃店的损失!”

    周家的家主磕头不止,大声说道:“大将军,我出钱,我出钱把那些被砸烂的肥皂买下来,算是我出钱买的!”

    负责行刑的排长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大军从天津杀出来你们才醒悟,已经太晚了!”

    李兴一挥手,二十几把步***射出***,顿时把三家劣绅和他们的家丁毙于道路之上。

    杀完了左边的劣绅和家丁。士兵们又把步***对准了右边的襄阳府知府尤名贵、他的两个儿子、以及二十多个殴打欺辱碱面矿矿主的衙役、弓手。

    步***架在这些官吏脑袋上,官吏们吓得泣不成声,一个个拼命在地上磕头,希望李兴能饶他们一死。

    尤名贵流着眼泪不停磕头,大声喊道:“大将军,我是朝廷命官,你不要杀我!我为官二十年积有家财十七万两,全部献给大将军,大将军饶我一家三口!”

    李兴冷笑一声,挥手说道:“行刑!”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起,尤名贵后脑勺中弹,头颅上绽出一朵血花。他惨叫着睁大了眼睛,身子一歪,倒在了青石板铺就的道路上。

    噼哩啪啦的***声响起,二十多个***污吏,连同尤名贵的两个儿子,全部毙于血泊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