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378章 赏与罚,郑亨!    文 / 迪巴拉爵士 更新时间: 2017-08-26 11: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陛下,莫不是兴和伯对武安侯下了毒手?”

    虽然隔得有些距离,可吕震依然看到了郑亨的倒地。  由于郑亨和方醒站在一起,所以他马上就如获至宝的说道。

    张辅冷哼道:“隔着这般远,吕尚书的眼力倒是好。”

    边上一直没说话的富阳侯李茂芳一脸关心的道:“陛下,武安侯可是国朝大将,若是这般就出事了,怕是军中会……不服啊!”

    “对啊!陛下,若是置之不理,不单是军中,怕是朝野也会哗然啊!”

    “陛下,和武安侯的生死比起来,这场胜负不过是小事而已,臣敢请调派御医前来,为武安侯诊治。”

    “……”

    朱瞻基冷眼看着这些人的表演,冷笑道:“皇爷爷,兴和伯可不会莫名其妙的伤人。再说了,武安侯武力高,兴和伯如何能是他的对手?”

    “这不是怕偷袭吗?武安侯……”一个文官在边上插了一句,结果被朱瞻基那能冷死人的眼神把后面的话堵了回去。

    朱棣听了一耳朵的话,他放下望远镜,淡淡的道:“去,救治军士,顺便去问那辛老七,可愿进军中效力。”

    吕震愕然,前倾的身体马上就收了回去,表情也变成了肃然,仿佛他刚才未曾说话。

    刚才说话的文武官员都纷纷的退了回去,脸上还带着不解与震惊。

    只有李茂芳,他涎着脸道:“陛下,臣觉得还是要先救治武安侯吧,那可是……”

    朱棣只是扫了一眼,宛如实质的凌厉眼神让李茂芳差点就跪了,急忙收起嬉笑,垂不语。

    大太监领命就去了下面,朱棣这才收回目光,对朱瞻基说道:“看来你跟着兴和伯也不是没学到东西,板甲对于火器部来说,正得其所!”

    朱瞻基笑道:“兴和伯常说孙儿有些浮躁,不能沉下心去学习,办事,所以孙儿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不足之处。”

    “嗯。”朱棣看到大太监到了下面,就说道:“能体悟到这个道理,那就改之!”

    “辛老七何在?”

    大太监到了下面,看到那些倒地的军士们就有些不忍直视。

    呻yIng、嚎叫、捶打地面、叫骂……

    这是大太监第一次直面这种场面,以往他陪着朱棣上战场,可那时的他只是呆在中军,从未上前。

    垂眸,大太监看到辛老七有些纳闷的出来,就干咳道:“陛下有话问你。”

    辛老七马上就跪下。

    大太监对不远处正关切看着这边的方醒颔,示意不必紧张,才说道:“陛下有意抬举你,问你可愿到军中效力?”

    辛老七茫然的抬起头来,大太监以为他是被喜翻了,就说道:“陛下的看重可是难得一见,你可想清楚了。”

    “啊?”

    辛老七的茫然让大太监露出了一抹微笑,心想果然是陛下都知道的憨实人啊!连反应都是这般的慢。

    “小的不愿意。”

    大太监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他不敢相信的看着辛老七,“你莫不是高兴坏了?”

    范进中举的类似事件生过不少次,所以大太监才有此问。

    辛老七果你不要后悔!

    “陛下,那辛老七说……”大太监上去回禀,有些为难的道:“那人有些憨实,说是只想给兴和伯当护卫。”

    “什么?”

    呃……

    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的,觉得大太监会不会是和辛老七有仇,所以从中作祟。

    朱棣要抬举一个人,那人还不得感激流涕的谢恩啊!

    居然还敢拒绝,这是在作死吗?

    吕震出来,躬身道:“陛下,此人当诛!”

    一介家奴,居然敢藐视朱棣,不杀你杀谁?

    李茂芳又窜出来,一脸义愤的道:“陛下,有此家奴,可见其家主之一斑啊!”

    朱棣环视一周,马上就有不少人纷纷出言谴责,让朱瞻基和张辅也有些无奈。

    “都说完了?”

    朱棣一开口,瞬间就冷场了。

    朱瞻基和张辅都心跳加的看着朱棣,生怕他一张嘴就是拿下辛老七。

    朱棣的表情好像是在讥讽,然后他缓缓的道:“臣子家有忠仆,朕觉得这是教化之功,当赏之。”

    顿时周围就掉落了一地的下巴。

    陛下,您就算是不惩罚他,可也不该赏赐他吧?

    难道陛下最近转性了?变得仁慈了?

    而方醒也傻眼了。

    “陛下赏辛老七宝刀一口,锦袍一件……”

    辛老七谢恩后,随意的把宝刀挂在了右边腰间,走动时左右两把长刀,看着很是威风。

    而锦袍方醒没让他穿,只是让他带回家中保存。

    这个皇帝还不错啊!

    方醒刚对朱棣产生了些好感的时候,大太监又来了。

    郑亨已经在府军右卫的随军大夫的诊治下醒来,脸色惨白,呼吸细微……

    我今日怎地会败了呢?

    郑亨依然无法认同方醒的话,他认为方醒说那些话的目的只是想羞辱自己。

    大太监走过来,冷着脸说道:“陛下谕旨,武安侯……”

    “郑亨统兵无能,御下不力,削候为伯,收回铁!”

    这不但是削爵,而且收回铁后,武安伯的爵位在郑亨这一代就完结了。

    “噗!”

    郑亨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接着脑袋一歪,脸色呈现青紫,就此不省人事。

    台子上,朱棣起身带着朱瞻基已经离去,剩下的人都静静的站在那里,一是恭送,二是……

    刚才大家还觉得朱棣改性子,变和善了,可刚赏完辛老七,转眼就下重手处理了郑亨。

    胡广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冒头,他看了吕震一眼,知道这人善于揣摩上意,当不会有事。

    而李茂芳就有些慌了,他急匆匆的离去,想去求太子缓颊。

    ***人都不大担心,法不责众嘛,只要近期小心一点就没事了。

    下面的那些军士的叫喊低沉了下去,方醒麾下的自然得到了同袍的及时救助。可郑亨那边的人却有些凄凉……

    胜者为王败者寇,此千古不易之至理也!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