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寿师

第五章 宋派随喜(二)    文 / 炳林 更新时间: 2013-01-23 21: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随喜进了大门之后,二话没说,起手便是符咒横飞,在半空自燃,随后在半空,由上至下下落一个火光的大字“禁”。

周环双眉紧凑,不禁脸上露出了一丝的惊讶,小荷被这随喜的这一招镇住了,她静观了良久才凑到周环耳边,压低了声音问道:“环哥,他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周环双唇微张,没有避讳随喜在场的拘束,比较大的声音回到小荷:“他这是宋派典型的开门符,空中自燃是符纸飞出去的同时在手中被点燃,那个大字的火光名曰‘爆符’这也是宋派一绝,叫做亮场!“

“啪啪啪!”两人正说话之际,只见随喜双手起伏,刚才那个大字稳稳的落地,泛起点点光晕。

“好!”周环不禁的为这几下叫起了好:“好一个火符光化!”

随喜嘴角微微一颤道:“哼哼,还是周师傅见多识广,不愧为大师哈!”

一般的人都可以听出来随喜这是礼数上的场面话,其实从随喜的脸上就可以看出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把周环当回事,整个脸上的表情显现出来的只是一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傲。

寿师这个行当,宋派是个历史上遗留下来,带有道教风格的一个分支,以前中国的民间都是依据道教的处理方式去处理死者的,自从周环的前世将这个行当重新立派更名,白事先生便有了专业化的称谓。

“随喜师傅,果真是宋派的掌门?”周环客气的让了一句话。

随喜做作的向周环轻轻一弯腰,看起来倒像是鞠个躬,但是很不规范,这在古代也叫做不敬,或者是向嘲笑某人的时候才这样。

“周师傅,你年纪比我长,按理讲我得叫你声大哥才是,不过在白事这个行当里大家都是行家,自然按照辈分来区分了。”随喜这下子可算是真正的亮出了自己的真正意图。

周环心理合计着,从哪看我也没这个家伙的岁数大,他反倒叫起自己大哥,这明摆着是想将自己踩到脚后跟那,看来不亮一手,这个家伙还真是没个谱了。

“随喜师傅,哪里哪里,咱们还是先办正事吧,我想看看死者在哪里。”周环倒像是扯开话题,实际上是让这个狂妄的家伙继续放松警惕。

随喜将周环带到一具尸体的跟前,尸体的上边罩着一层白布,他随手便向将尸体上的白布揭开,却被周环一把拉住。

“哎,等一下随***,这具尸体放在这里多久了?”

随喜没正眼看周环,依旧伸手去揭开着尸体上的白布:“有段日子了,这也就是放在这里,要是放在别的地方早就变质了,对了,他的死相挺可怕的,你们看了之后千万别……”随喜的话还没说完,手里抓着白布想揭开,可是不管他怎么使劲,就是掀不开这块白布,当他一回头,看到的却是周环微笑的面孔,还有他那双手打起的手印。

“定物?”随喜果然是个大行家,周环的寿师里的手印只有练到大师级之后,才有可能将定魂的手印转嫁到定物上,所谓定物就是一种特异功能,用施术者的手印以及内力,再加上他的意念,将实体的物体定格在某处,一般人根本就无法动弹。

“环哥,你这是什么招,没见你用过啊!”小荷再一次好奇,这回可算是开了眼界,跟了周环这么久,都一次见周环使出这么离奇的招数,他往常都是对付鬼魂的,这回还对付上实体物体了。

周环深吸一口气,将手印收回,向随喜赔笑道:“随喜师傅,这回好了,这里毕竟有个女士,看见太难看的尸体有点不太好,现在可以了,可以将白布掀开了。”

刚才还是得意的不得了,感觉自己高高在上的随喜这回也有些不太适应了,说话吞吞吐吐的,因为他心里也十分的有数,一个寿师要是练到定物,那么定人也很容易,这就证明这个寿师他可以轻松的将一般的鬼魂搞定,而且这样的人对付人也十分的轻松。

“周师傅好手段,今天随喜果真开了眼界,咱们还是先办正事吧!”这回是他主动要求办正事了,刚才的那种挑战的精神头再也不见踪迹。

周环陪笑道:“客气了,来吧!”

随喜慢慢的将尸体上的白布揭开,一具僵硬、发黑而冰冷的尸体展现在周环与小荷的面前。

小荷凑近看了一眼道:“这具尸体是被他杀的,绝对不是***,而且完全可以划到灵异范畴了。”

周环细细的看着尸体上的每个环节,而随喜掀开白布之后,再一次被惊的电线杆子一般杵在了原地,一言不敢多说。

这句尸体的脸色被冻得白青的,两只眼睛被一张胶带粘住,应该是睁着眼睛死掉的,两个耳朵少了一个,嘴角流出了尸体被冻久了流出来的液体,脖子上有个深深的印记和一道深深的划痕,没有擦去的血迹依然清晰可见,尸体的双手紧张的向内弯曲着,条条青筋已经便的死黑死黑的,再仔细看手指甲里,还有一些皮屑。

“随喜师傅,这具尸体回来后没有被法医尸检么?”小荷处于一个***的身份问道随喜。

随喜点了头道:“检过了,但是在尸体上找到的有相证据毛头都对向他自己本身,报告DNA报告上说的指甲里的皮屑也是他自己的,但是我们并没有在他的身体上找到任何指甲抓出的划伤。”

此刻小荷又将眼神抛向一旁自己看着尸体的周环:“环哥,你看……”

“等一下,我想问问随喜师傅,你是如何分析的啊!”周环还是先礼后兵,让随喜先说自己的看法,自己先不表态。

这时随喜脸上刚才的那种得意劲再也找不到了,从旁人的眼里看来,至少是他已将将周环当做自己的对手了,也拿他当回事了:“周师傅,我曾经分析过,死者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自己,但是死者死在自己的家里,时间是他刚从外地旅游回来之后,在他家我们什么有用的证据都没有找到,唯一能用的上的就是他这个人有写日记的习惯,我们找到他以往的生活事件,但是那件事都不足以促成他死亡的原因,而且这个人没有仇人,屋里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少,这个人也没有感情上的事项,应该说他是个乐天派的人,这就又排除他***的可能,所以我们将重点放在了他旅游到他死亡这段时间。”

“按照你这么说,这个死者是在旅游开心回来之后才死亡的,那他旅游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你们逐一核实了么?”小荷一边分析着,一边问道随喜。

“恩,所有的调查报告都在档案室,不过很奇怪,所有关于这件案子的记录,不超过三天都变成了白纸,这才将他定做灵异事件。”随喜解释着,他又掏出一张宋派专用的符纸,画了几道少见的符咒,随后点燃口中念念有词道:“死者出来说话,天宫地府保你通途。”可是他连续招魂招了十多分钟,才将这为尸体的魂魄招来。

“奇怪,这个尸体的魂魄怎么分散的这么厉害,这么大的符咒才招来一魂一魄。”周环看到被招出来的魂魄深感离奇。

随喜招完这个魂魄之后,随口问道:“你是如何死掉的,速速道来!”

“吼吼,我冤枉啊,我死了,我冤枉啊!”非常虚弱的魂魄突然间化作一点点的零星光点飘散而去。

周环此刻的眼睛已经瞪的溜圆:“随喜师傅,这可不好啊,死者的魂魄招不来我们要多费周折了,一魂一魄都要这么大费周章,看来真是怨气不轻啊,以后恐生变故。”

“哎,周师傅,不瞒你说,这个家伙每次出来都是这两句话,说完就没,想我宋派的招魂术如此精妙,居然也只做到这点,一魂一魄,恐怕别人能招来一魂,或者一魄也就烧高香了。”随喜这个时候也不忘了要炫耀一下自己的本事。

周环见此,也没做回答,因为魂魄也是一种能量,如果这回出来了,消失之后没法在同一天连续招出来,这估计也是随喜故意首先招魂的意图所在,也可能是给周环一个眼罩看看。

小荷在一旁便急了起来,本来他知道周环也可以将魂魄招出来的,可是周环却不出手,但她并不知道魂魄无法再连续招来,便大急的喊道:“环哥,你为何不一同将死者招呼回来,省的随喜师傅累的要命。”

“呵呵,这个行里人都知道,一个魂魄不可能连续出现,况且是冤死之人,更加费事了,下次再招他估计也得三日之后了吧。”周环说着话,冲着随喜一笑道:“随喜师傅,你说我说的对么?”

随喜此刻满脸的不自在,他根本没想到周环居然有这样的实力,也没想到周环会这样沉得住气。

“嘟嘟!”小荷的***响起。

“新生意外,快回***局,有新死者!”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