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未来之霸气小吃货

116.墨初失踪了    文 / 言是 更新时间: 2017-08-26 12: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另一边,有了左霖和仲温的神助攻,宁熠渊自然顺利地带得美人归。

    略带薄茧的大掌轻轻握住墨初的小嫩手,两人就这么相携走在街头,一高一矮,拖长的背影从后面看着显得分外和谐。

    这会儿正好是晚上**点的时候,人流量一下子猛增起来,大伙儿都是摩肩接踵,川流不息。

    瞧见这情状,宁熠渊微微皱了皱眉,不着痕迹地和墨初换了个位置,让她走在靠里的一侧,挺拔结实的身躯为墨初支起了一片安全而宁静的屏障。

    “对了,你不是去一区了吗?”墨初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心底一甜,轻声问道。

    “恩,”宁熠渊点点头,转头看向墨初,语气温柔,“不过想着你在这儿,我就立刻赶了回来。”

    说起来,这还多亏了左霖的提醒。

    宁熠渊活了四十来年,一直沉浸于元素***和军事训练,别说参加这伴侣节,就连注都没怎么注意过,要不是左霖猜想墨初可能会有兴趣,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脑袋上顶着个凶猛残忍的血曜兽面具,宁熠渊嘴里说出的话却满是温情,眼神紧紧盯着她,那双深邃的眸子里似乎可以清晰倒映出她的影子来。

    嘿!墨初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扬,这人的情话倒是越说越溜了!

    “哇,快看!”

    “好漂亮!”

    伴随着旁边几声惊呼,墨初也抬头向上望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深蓝色的夜空中竟然冒出了不少烟花,一朵一朵地绽开,璀璨闪耀,明媚动人!

    “你喜欢这恒花?”宁熠渊低头,看着墨初掩映在灯花下的精致半脸,忽然心头一动,凑近脸,低声问道。

    “恒花?”不是烟花吗?

    墨初愣了愣,这会儿才发现天空中绽放的朵朵烟花竟然没有湮灭跌落,反而凝固在那最美的瞬间,整个天际都被照亮了,美得醉人心魄。

    “恩?”宁熠渊嘴角微扬,面颊又不着痕迹地凑近了几分,“你喜欢吗?”

    “当然喜欢!”墨初猛地回过头,嘴角笑意忽地微凝,就在她转头的那一刹那间,两人面具相贴,宁熠渊的唇瓣刚好扫过她的脸颊,带来点点温润而湿热的触感。

    墨初愣了片刻,一下子反应过来,怒目瞪着宁熠渊,“你刚才是故意的!”

    “错,”能够一亲芳泽,宁熠渊这会儿的心情显然极好,竖起手指微微摇了摇,眼神深处隐着几分笑意,“明明是你投怀送抱。”

    滚蛋!墨初狠狠地瞪了宁熠渊一眼,你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索性将他甩在后头,自己大步朝前面走去。

    瞧着墨初气冲冲的模样,宁熠渊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伸出手微微抚了抚唇瓣,眼神一眯,长腿一迈,也跟了上去。

    要是换做以前,就这么漫步在街头,宁熠渊肯定会觉得这事又无聊又浪费时间,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可现在看着前面墨初急冲冲的身影,他忽然觉得这么一件简简单单的事竟然也弥漫出浓浓的幸福感。

    “对了,你觉得六月二十一日怎么样?”赶上墨初的脚步,走在她的外道,一片宁静中,宁熠渊忽然开口,语气里带着几分商量。

    “恩?”墨初脚步一顿,什么意思?

    “我们结誓的时间啊!”宁熠渊停下脚步,微微转过头,深情的眼神落在墨初脸上,语气微缓,“我之前已经让人查过了,这天的寓意最好,宜嫁娶。”

    说到“嫁娶”这两个字的时候,宁熠渊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不过看着眼前娇小的女孩儿,只能低叹了一口气,算了,还是先落实自己“守护者”的身份吧!

    而且,现在已经是六月中旬,离二十一号也不过还有七八天的样子,对于这个时间,宁熠渊还是非常满意。

    可惜,这事光宁熠渊一个人满意还是不够的。

    “那个······”墨初往后退了一步,微微低头,不敢逼视他那灿若星辰的眼眸,“什么结誓······我可没同意过。”

    低着头的墨初只感觉宁熠渊声音微微有些发沉,却没看到他眼里染上的一抹笑意,“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要准备对我始乱终弃了?”

    ······什么鬼?这话说的墨初是满头黑线,什么叫始乱终弃,他们俩都没开始过,哪来抛弃一说?

    “不过,这可由不得你抵赖,”宁熠渊眸光越发闪耀,忽然伸手捏了捏墨初挺翘的小鼻子,“现在整个十二区的人都是我们俩的见证,你逃不了的。”

    ***!不是说联邦宁元帅是个非常沉默果断的人吗?

    眼前这个能言善辩,满嘴甜言蜜语的家伙是谁?

    墨初一脸怀疑地盯着宁熠渊,心头不禁暗暗吐槽,到底是哪个眼瞎的家伙竟然会给他冠上个沉默的名头,这完全和事实相反好么?

    “既然你不说话,那就当你默认了,这事我们就这么说定了?”瞧见墨初撅起的小嘴儿,宁熠渊嘴角一扬,笑意落在他坚毅的面孔上,融汇出一股难言的魅力。

    平常不笑的人,一笑起来要么吓死个人,要么就迷死个人,宁熠渊就属于后者。

    墨初被美色所惑,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连连摇头,“谁说的?这事,我可没同意!”

    皱了皱鼻头,墨初朝宁熠渊冷哼了一声,这幅娇俏的模样落到宁熠渊眼里,使他嘴角的笑意更浓。

    就这么说说笑笑,两人绕着街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

    宁熠渊自然不会感觉到累,只是看着墨初略带薄汗的额头有些心疼。

    “要不,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吧?”宁熠渊往旁边打量了几眼,拉着墨初朝一个装修精美的住宿酒店走去。

    墨初也没拒绝,走了这么长时间,她也觉得脚有些发酸,休息休息也不错。

    “好了,你先在这儿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就回来。”将墨初带进其中一个房间,好好安置下来,宁熠渊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浅笑着交代了一声。

    墨初也没在意,手肘支着脸,随意地点了点头。

    说起来,宁熠渊还挺有心思,特地挑了一间临窗的房间。

    墨初坐在这儿,往外一看就是热闹的人流和小摊,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带着面具的男男***相携走过,场面格外别致生趣。

    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门忽然一开。

    “你,你回来了?”墨初转过头,打了个哈欠,声音带着几分慵懒,恩······才逛了这么一会儿,就累得想睡了?

    结果目光一转,瞧见门口的来人,心头殊地一紧!这······身形和味道都不是宁熠渊!

    来人没有多话,动作迅速朝墨初奔来,来势汹汹。

    墨初面色一变,身子立马往后一退,手上的水刃已经蓄势待发,正要往前面扔去,这人却已经先发制人,近到墨初身边,一个手刀狠狠地劈在了她的脖颈处!

    “恩!”只来得及低哼一声,墨初就“啪”地一下,倒在了地上。

    来人看了看窗边已经燃尽的***,眸子里忽然划过一丝疑惑,这可是黑市上最畅销的新型***,无色无味,效果显著,据说这效用甚至能够迷倒一头大型魔兽,怎么······这丫头吹了这么久还能意识这般清醒?

    算了!甩开脑子里的疑惑,来人将墨初抗在肩上,几个跳跃,就不见了踪迹。

    十分钟后,宁熠渊脸上带着笑,大步走了回来,他怀里正抱着一大包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和他平时硬朗坚毅的风格一点也不匹配。

    宁熠渊却毫不介意,将它们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这些都是之前墨初游街时特意关注过的,宁熠渊虽然当时没说话,却都一一记在心里,这会儿正好将它们都给买了过来。

    “小初,我回······”推开门,宁熠渊的语气满是欢欣,剩下的话却在看到一室空寂后戛然而止。

    眉头蓦地皱起!

    宁熠渊仔细打量着整个房间,还是没有人!

    心下猛地一颤!他很清楚,小初不是个一声不吭就擅自离开的人,她突然不见了,肯定事出有因!

    忽然,宁熠渊目色一凝!

    将怀里抱着的玩意儿往桌上一放,大步朝窗边走去,这里竟然有着些许白色细粉,宁熠渊拿手指稍稍捻了一些,在鼻尖轻嗅,脸色蓦然大变!

    该死!这是最新型的***!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还多亏了宁熠渊脚程快,要是他再晚个十来分钟,怕是连这些细粉也自动湮灭,也正是因为它使用后会自动消除,毫无痕迹,黑衣人才会自顾自地离开,没有收拾处理后续,留下了些许痕迹。

    而此刻,宁熠渊已经想清楚了,眸色狠狠一沉!

    小初一定是被人给带走了!

    “嘎吱”地一声,窗户轻轻地被推开。

    “嘘嘘——小声一点儿,”左霖压低的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八卦和好奇,“也不知道老大他们这会儿走到哪一步了?”

    就在刚才,他们在街上意外遇到自家老大,结果发现他竟然一脸傻笑地买了一大堆儿没用的玩意儿,不用想,这肯定是用来讨好墨初的,好奇之下,他们立刻就尾随着老大,跟了过来。

    只是这会儿透过窗缝儿一看,却惊讶地发现怎么只有老大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墨初却不见了踪迹,怎么回事?难道墨初先离开了?

    “进来!”忽然,宁熠渊厉声喝道!他没有转头,那低垂着的面色简直沉得骇人!

    糟糕,被发现了!左霖和仲温对视一眼,两人嘴角一垮,齐齐站起身来,朝房间里走去。

    “那个,老大,我们就是随便看看,没别的意思,你别——哎,你拉我衣服干嘛?”左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准备替自己开脱几句,倒是仲温明显察觉到气氛的异样,狠狠扯了扯他的衣袖。

    “给我查!”宁熠渊猛地站起身来,眼神带着嗜血的光芒,“给我一五一十地查清楚,究竟是谁带走了墨初!”

    一听这话,左霖和仲温的面色才不由得一变。

    什么意思?墨初被别人带走了?

    “还不快去!”宁熠渊微微侧头,几个字几乎是从咬着的牙齿缝里钻出来的。

    这幅嗜血的模样看得仲温和左霖都有些心惊,跟着宁熠渊这么长时间,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老大这幅模样,也不敢再耽搁,立刻转身安排下去。

    于是,三区军队里,一队又一队军人整装待发,从各个地方出发,以地毯式搜索的方式进行寻人。

    左霖也将三区所有***的视频都调了出来,一一排查,足足用了两个小时,最后却一无所获。

    不敢和面色阴沉的老大说话,左霖只能朝一旁的仲温摇了摇头,面色带上几分沮丧,“我猜带走墨初的人应该是个熟手,对于三区的监控摄像非常熟悉,故意避开了这些位置,没留下一点线索。”

    “对了,那***呢?”左霖忽然眼神一亮,说不定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仲温也无奈地摇摇头。

    黑市里这东西算得上畅销货,根本没有人会记录购买者的信息,再说了,这东西只要一转手,之后的去路就是千头万绪,根本无从查起。

    闻言,宁熠渊的脸色越发低沉得可怕!像是平静下的岩浆,只要掀开表面那一层淡漠,炽热的岩溶瞬间就会喷薄而出,杀伤力大得惊人!

    就在这时,宁熠渊的终端忽然有了动静。

    “报告!A队搜寻1街,没有任何发现。”

    “报告!B队搜寻2街,没有任何发现。”

    “报告!C队······”

    听着下属一声声汇报,宁熠渊原本就阴沉的眸光简直阴骛得快滴出水来!

    到底是谁?紧紧地握拳,宁熠渊这会儿简直是目眦俱裂,心头的恐慌和愤怒达到了平生的最高点!如果让他找到罪魁祸首,他一定要把这人挫骨扬灰!

    这么多戒备森严的军队进进出出,街上又有这么多人,民众可都不是瞎子,自然不会看不见,心头也不由得多了几分埋怨,明明是浪漫动人的伴侣节,却因为这事蒙上一层淡淡的阴霾。

    这番不小的动静自然也传到了上头。

    宁老爷子是第一个有反应的,视讯直接打到了宁熠渊的终端上。

    才刚刚接通,宁老爷子的怒吼声就传了出来,“宁熠渊,你是疯了吗?”

    那双满是皱纹却依旧清明的双眸死死瞪着宁熠渊,大掌狠狠地拍着桌子,借此发泄出他内心的愤怒,“军队是能够私自调用的吗?你是不是觉得你这个元帅的位置坐得太稳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宁熠渊站在这个位置上,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嫉妒。

    多的是人想要把他从上面给扯下来,只要宁熠渊有一丝一毫的错漏被人抓住了,就是攻讦他最好的利器!

    面对宁老爷子的怒气,宁熠渊却一言不发。

    “怎么,现在我老头子的话,都使唤不动你了吗?现在,立刻给我收手!”瞧见宁熠渊沉默的样子,宁老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宁熠渊才刚刚解决了十二区的病疫,这会儿正是被人紧紧盯着的时候,不好好低调行事,竟然还这般大张旗鼓地调用军队,这不是自个儿地把把柄往别人手上送吗?

    不愧是军人出身,宁老爷子足足吼了十来分钟,都不带换气儿的,直到旁边送来一杯水,才算停了下来。

    “墨初被人抓走了,我要找她!”宁熠渊这会儿才抬起头,目色猩红,脸色更是从未有过的凝重和狠厉,“至于***的事,我暂时顾不了这么多了。”

    撂下这么一句话,不顾宁老爷子还没说完的话,宁熠渊抬手将视讯给关了。

    直到现在,距离墨初消失已经过去了两三个小时。

    夜色越来越深,沉得就像一团黑墨,浓烈而深沉。

    墨阳这边儿也已经收到消息,大步流星地朝房间走过来,行走间都仿佛带着浓浓的怒气。

    一走近,二话没说,直接一记狠狠的拳头砸在了宁熠渊的脸上,满脸怒气喷薄而出,“宁熠渊,你特么把我妹妹弄哪儿去了!”

    “就你这样,还想当小初的守护者,人在你眼皮子底下都能弄丢了!滚你丫的蛋!”

    宁熠渊没有反抗,任这拳头狠狠落了下来,一块儿乌青就这么印在他的左脸上,很快就高高地肿了起来,分外明显。

    “那个,”左霖在一旁为难地劝道,“墨阳,这事其实也不能怪老大,他当时是······”

    “闭嘴!”宁熠渊狠狠瞥了左霖一眼,凝眸对上墨阳,“这件事是我的错,等找到小初之后,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

    死死盯着宁熠渊好一会儿,墨阳才转开了头,狠狠按捺下自己内心的怒气,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小初,至于别的事情都可以放在后头!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墨阳沉声问道,“小初不是和你在一块儿吗?怎么会突然失踪的?”说着说着,墨阳怒气又起,埋怨地瞪了宁熠渊一眼。

    “是这么回事······”

    “什么?黑市***?”等墨阳了解到事情始末的时候,脸色更是一白,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墨初难道是被黑市的人给拐了去?

    要真是这样,事情可就糟了!

    要知道,由于联邦女性数量少,所以律法对她们非常宽容,联邦公民对女性也多有优待,但这对于黑市上的人来说,却根本不成立!

    能进入黑市的,哪一个不是游走在生死线上?哪一个不是踩在法律的边缘上?

    墨初要是真被他们给捉了去,那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之前就有女性被黑市的人抓住,拐卖到***星系,明明在联邦是娇生惯养的宠儿,结果被他们这么一倒卖,直接成了别人的禁脔,蹂躏毒打,身上的伤痕简直看得人触目惊心,过了几年,等军队的人将这女性救出来后,她早就没了个人样!

    一想到小初可能会遭遇到这些,墨阳只觉得整个脑子都是木木的!不会的,小初一定不会遇到这些事的······

    关于这些事,宁熠渊比墨阳知道得更清楚,其中的黑暗和肮脏简直不为人所闻!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需要比任何人都冷静。

    就在这时,搜救情况忽然有了突破!

    宁熠渊派出去的人都是他手下的精英,各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无论是侦察力还是判断力都非常精准厉害,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今天这么纷乱的日子找到线索。

    “怎么样?找到人了?”打开视讯,宁熠渊一向镇定的外表已经被打破,这会儿就连声音都有些微微发抖。

    “报告,我们发现了一小截衣料。”视讯那头的军人将一小截衣料贴近视讯口,“我们怀疑这可能是目标人物的衣服。”

    浅蓝色的细丝布料,上面绣着云纹,没错!这就是墨初今天穿着的衣服。

    墨阳反应很快,立刻点头,眼眸中也不加抑制地带上几分激动,“没错,这是小初的衣服,你们在哪儿发现的,我立刻过来!”

    “等等!”墨阳刚刚起身,正要准备往外跑,却被宁熠渊给伸手拦住,沉声道,“你先别行动,再看看情况。”

    “滚开!”被宁熠渊挡住去路,墨阳眸光一怒,拳头狠狠地朝他身上砸了去,厉声吼道,“等?再等下去,小初说不定就出事了!现在好不容易才找到线索,你竟然还······”

    墨阳的话还没说完,宁熠渊的终端又响了起来。

    打开一听,竟然是另一个军队也发现了墨初身上衣服的布料,而且他们所在的位置和之前第一只军队的位置完全是南辕北辙!

    墨阳瞬间愣在原地,脸上有些茫然,“怎么,怎么······会这样?”

    “这是他们惯常用的手段——障眼法,”对于这些把戏,宁熠渊自然是知晓几分,“小初身上的衣料估计早就被盯上了,多做了几件,现在只需要将它们撕下来一小截随便扔在街上,就能模糊我们的视线,打乱我们搜寻的脚步。从而赢取更多的时间,将小初带出去。”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么等吗?”听到宁熠渊这话,墨阳才发现自己还太过稚嫩,拳头狠狠握紧,啪地一下打在桌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拳印,遇到这种事,他竟然什么都做不了!

    宁熠渊这会儿也是眉头紧皱,但即使他现在心头再焦急难耐,也只得暗暗忍耐下来,“现在我们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自乱手脚。”

    “至于小初,”宁熠渊深深吸了一口气,“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她出事的。”说着,宁熠渊就走到一旁,打开了终端,声音低沉,几乎听不见内容。

    直到十分钟后,宁熠渊才走了过来,眼神坚定如是石,“从现在开始,三区会有4个小时的封闭时间,这四个小时内,我们一定会找到小初的!”

    这里距离三区出口还有一大截距离,今天又是伴侣节,街上人来人往,根本没有办法使用驱动器,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人根本不可能将小初带出三区,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将她藏在某个地方。

    “行,”墨阳也很快反应过来这一点,点点头,“既然这样,就更不能浪费时间了,我现在就出去找。”

    墨阳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自然不明白宁熠渊刚才说的那话有多骇人,但仲温和左霖却非常清楚的,也正是因为清楚,两人才不由得瞪大了双眼,震惊地盯着他,“老大,你这······”

    三区可不同于十二区,这里是联邦的经济胜地,这里有着多少名家大族,完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方!

    怎么可能说封闭四个小时就封闭四个小时,其中的运作难度有多大,再没有比他们更了解的了!

    再说了,就连十二区想要封区,也需要各个军政大佬共同商议决定,更别说三区了!虽然只有短短四个小时,但老大就这么一个***就搞定了?这实力也太恐怖了!

    ------题外话------

    恭喜“1。个蛮不讲理的温柔女人”、“当海绵宝宝没有了派大星”、“洲洲ZYZ”、“两亿分之一”四位亲成功进阶为本书秀才,来来来~鼓掌~撒花!

    然后,言是也要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各位正版读者,爱你们,么么哒!~O(∩_∩)O~

    T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