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未来之霸气小吃货

117.被拍卖了!    文 / 言是 更新时间: 2017-08-26 12: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呵!就这女人?长得也不怎么样啊!”一个嘲讽的女声隐隐绰绰地响起,钻进墨初的耳畔,“行了,该怎么做,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躺在冰冷的地上,墨初这会儿只觉得浑身发寒,全身无力,眼皮更是沉得厉害,使尽全身力气往上抬了一下,也只瞅到一个模糊的背影,正踩着一双细白高跟鞋,哒哒地离开了······

    眼一沉,又陷入一片黑暗。

    等她再睁开眼的时候,逼人明亮的光线让墨初双眼一晃,不由得微微眯眼,等缓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这明亮的灯光。

    浑身疲软地厉害,墨初费了老大的劲儿,才稍稍坐起身来,这才发现她竟然被锁在一个金属笼子里,身上的衣服也早就被换了,一件轻薄透明的白纱正掩盖着她半裸的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

    记忆慢慢回笼,墨初眉头猛地一皱,这会儿才想起来,她之前是被人打晕打走了!那现在这儿是······?

    放眼四望,装饰华丽的房间里一盏明亮的吊灯正微微垂下,透着点点璀璨而耀眼的灯光,各式古董正随意摆放在桌上墙上,足以看出这房主的豪富。

    看着看着,墨初忽地一眯眼!

    除了装着她的这个笼子,旁边竟然还放着几个笼子,里面也有几个半裸昏迷的女孩儿!

    难道······她这是遇上拐卖了?

    墨初心头不禁一跳,手上酝势,正准备使用水刃,将这金属笼子切开,才讶异地发现她身体里的元素能力竟然丝毫没有动弹!

    怎么回事?

    墨初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愕然。

    凝神细细一探,才发现她身体里的元素能量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根本发不出来。狠狠咬唇,墨初的视线忽然落到手腕上的终端,对,她还可以用终端联络外界,结果这一使用才发现这儿根本没有信号!也是,这些人要是诚心囚禁他们,怎么会给他们联系外界的机会呢?

    墨初并不知道,其实这些人本来是想取下她手上的终端的,只是她手上这一款是最新型,安全系数非常高,一旦被强行取下,里面的资料内容会自动销毁不说,而且还会引起异常,暴露出他们的位置。最后没办法,他们只能选择屏蔽了这里的信号。

    “啪”地一声,门忽然被打开。

    抬头望去,墨初的眉头不禁皱起。

    “不愧是墨小姐,”来人用力拍了拍巴掌,笑着道,“打了这么大剂量的麻药,竟然也能这么快就清醒过来,再看看旁边那几个,啧啧,睡得可沉了!”

    “你是······?”眼前这个男人一身斯文风度,西装革履,嘴角的笑意更是谦和逊然,要不是他刚才的话,墨初怎么也没办法把这样一个男人和“拐卖犯”三个字联系在一起。

    “呵,”男人轻声笑了一声,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越发内敛温和,“你可以叫我周少。”

    周少?

    “看样子,墨小姐应该没听说过我,”周庸微微弯头,眉眼一挑,这会儿才露出几分邪佞的味道,“还真跟节目里表现的一样,纯洁干净地很呐!”只是可惜了,这越纯洁干净的东西,越是有人想要把它给染黑。

    要是换了别人,这会儿一听到他的名号,说不定早就被吓得痛哭流涕了。

    周庸,人称“周少”,正是联邦黑市上出了名的人拐。

    只要你出得起价钱,他就敢出货,任意妄为,胆大包天,不过碍于他交错复杂的势力网,根本没人敢动他的脑筋。

    “怎么?不好奇我会对你做点儿什么吗?”周庸睁大眼,紧紧盯着墨初,嘴角露出一抹诡辩的笑容。

    以往落到他手上的女孩儿可不像墨初这么冷静,要么就是哭,要么就是求饶,甚至还有蠢到极点的人竟然敢出声威胁他,真是愚不可及!像墨初这样只问了一个问题就安静闭嘴的,还是头一个,周庸自然也升起了几分兴趣。

    “怎么,难道我问了,你就会放过我?”墨初微微挑眉,反问了一句。

    就这架势,她都知道***肯定是否定的,既然这样,她问了与不问有什么区别吗?

    “说得也是,”周庸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嘴角扬起一抹浅笑,“不过,你这小丫头还真有几分意思,要不是有人指定要把你卖出去,我还想留着你多玩玩呢!”

    墨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能不要顶着你这张好人脸,说这么违和的话吗?感觉很诡异好么?

    “呵呵!”仿佛是看出了墨初的心思,周庸笑得越发开怀,眉眼弯弯的样子就像个邻家大哥般谦然,“既然你已经醒了,就趁早开始吧,要不我还真怕自己会忍不住留下你呢!”

    话是这么说,周庸拍手的动作却没有半分迟疑。

    随着拍掌声的响起,好几个冷面壮汉走了进来,抬手将一块儿黑色的大幕布盖在墨初的笼子上,然后大力推着笼子往外走。

    视线被黑色的幕布盖住,墨初眼前是一片黑暗,听觉却变得格外发达。

    随着笼子越推越近,那一阵阵叫吼声也听得越来越清晰。

    沸腾热闹中又掺杂着几分疯狂!隐隐可以听见几个模糊的字眼,“买下······多少钱······”

    墨初脸色一变!

    难不成这外面就是拍卖场?现在这幅架势,是准备把她们一个个像物资一样推上去任人打量叫价吗?

    不行!墨初心下一沉,眉头紧皱!

    不能就这样束手就擒,一定要想办法,想办法逃出去!只是装着她的笼子,已经往台上推去······

    另一边。

    搜救行动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只是效果不尽如人意。

    “老大,大家已经将三区给搜了个干干净净,但······”左霖微微低头,不敢直面老大那张难看阴沉的面孔,“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其实,左霖心里也是打鼓,这怎么可能呢?他们一群人差点没把三区翻个底朝天,按道理说,别说是找墨初这个大活人了,就算是只小小的铁蚁也不可能逃得了他们的法眼,这会儿怎么会一点音信都没有呢?

    “是不是还漏了什么地方?”仲温也紧皱着眉头,距离封区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要是再不抓紧时机,等三区一解禁,想要找到墨初的难度可就大得多了。

    “不可能!”左霖使劲摇摇头,“我们可是按照三区地图,一个区域一个区域划分开来找的,绝对不可能会有遗漏的地方。”

    这期间,宁熠渊一直静静地坐在旁边,眼神紧紧盯着终端上的三区即时地图,眉头紧紧皱起。

    就在这时,墨阳忽然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眼神灼灼地盯着他们,“怎么样,你们······找到小初了吗?”

    迎上墨阳期待的眼神,左霖都没办法说出否定的***,只能微微侧过脸,沉默以对。

    可就是这么一个动作,也让墨阳满脸的期待瞬间褪却下来,浑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干了一样。堂堂七尺男儿,就这么半蹲在地上,大手抱住头,挡住满脸的痛色。

    “等等!”宁熠渊忽然出声,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眼神微亮,“你们找过这里了吗?”

    左霖好奇地凑过头,等看着宁熠渊指着的地方,不由得泄了口气,“找过了,之前第一圈的时候就查过这里了,第二圈搜查的时候,也说没发现异样。”

    “不是这儿!”戳着这块儿地的下面,宁熠渊眼神亮得惊人,“这下面找过了吗?”

    什么?下面?

    闻言,左霖和仲温都不禁愣了一下。

    三区还有地下建筑吗?怎么他们都不知道?

    仔细瞅着老大终端里的三区即时地图,仲温和左霖都是满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老大是怎么从中发现的地下建筑。不过宁熠渊这会儿也没功夫给他们细细解释,直接命令一支军队前往该处,自己也开始往那儿赶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说不出的预感,小初就在这里!

    瞧见宁熠渊的动作,墨阳也一甩刚才的疲累和脆弱,牢牢地跟在他后头。

    时间已经不多了,他们必须争分夺秒!

    **

    “哇——”随着黑色幕布被唰地一声拉开,拍卖台下响起一片惊呼!一个个都目露惊艳地盯着墨初!

    “呵,不愧是周少,连这样的好货色都能拿出来!”

    “这丫头可真是让人眼馋,瞧瞧这纯净的小模样,真是让人恨不得立刻就把她压在身下,好好地疼爱一番!”

    “得了吧!”闻言,另一个男人嗤笑一声,“还疼爱?就你手下玩残儿的女人可不在少数啊!我听说,这小丫头还没成年,这可就对了我的胃口,我就喜欢青涩的果子!”

    ······

    幕布被扯开,光亮一下子透了进来,让墨初不由得晃了晃眼。

    等眼睛缓过来,凝神细看,墨初才发现她刚才待过的房间和这儿相比,完全是大巫见小巫!各种各样奢侈无度的装饰品,显得整个拍卖台就跟个展示会一般华丽无双。

    下面三五成群的男人正饶有兴致地盯着台上,这会儿看向她的目光更是带着无尽的垂涎和渴望!各种赤果果的打量议论不加掩饰的***出来,像是猛地撕去了最外层伪善的道德,只剩下最肮脏下流的言行。

    “没错!”站在墨初旁边的男人,不带丝毫感情的瞅了她一眼,介绍道,“这个女孩儿就是我们今天最好的拍品之一,墨初墨小姐,底价一亿联邦币。”

    “现在,竞拍开始!”

    男人的话音才刚落,底下的喊价声就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伴随着叫价声的,还有那一双双盯着墨初的炽热眼眸,就像是锐利的X光,想要透过她外面的衣裳直愣愣地看进她的最深处。

    墨初此刻并不知道,她此刻的模样有多勾人。

    浑身无力地半躺在笼子里,那身雪白的肌肤在薄纱的掩映下,和她身下纯黑色的地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透出一抹莫名的***感,再加上她眉目精致,小脸虚弱间却隐隐露出几分桀骜,这幅模样更是勾起了这些男人无穷的征服欲!

    不到十分钟,叫价就越飙越高,现在已经出到6亿联邦币了!

    “啧啧,”站在台下的周庸不由得啧啧舌,浅笑着拍了拍手,“不错啊!墨小姐的这个价钱,已经破了我们这儿的最高记录了,了不起。”

    周庸站的位置离墨初很近,这番话自然也落到了她耳里,眼神不由得一厉,狠狠瞪了一眼周庸!

    “呵呵,我还以为,你不会有情绪了呢?”周庸自然也接收到墨初这一眼怒瞪,嘴角的笑意更浓,谦谦君子的风度油然而生,只是说出的话却颇有几分挑衅意味。

    墨初没再回话,只是默默转过头,再没看他一眼。

    而此时,场上的竞价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

    底下原本端坐着的男人,这会儿已经一个个都站了起来,一个比一个还吓人的价钱就这么从他们嘴里冒了出来,那盯着墨初的眼神更是恨不得把她一口给吞了!

    “好,现在最高价是十亿,还有更高的吗?”站在旁边的拍卖师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幕,面上平静无波,连声音的频率似乎也没改变过,仿佛拍卖的仅仅是一件毫无生命的物品,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好,十亿,第一次?”

    “十亿,第二次?”

    “第三次!”木锤落在敲板上,一锤定音,“那么,这件拍品就属于我们的林先生了!”

    这一件拍卖就此宣告结束。

    很快,就有人来推装着墨初的金属笼子往里走,左绕右转的,最后进入了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

    而刚才那位出价买了墨初的林先生也已经坐在床边,一身深色西装勾勒出他良好的身形,脸上带着一个精致的黑色面具,只能看出他略微上扬的薄唇。

    整个人显出一股神秘莫测的气质。

    朝墨初走了两步,男人才轻轻开口,声音像是跳动的丝线,细腻而又温和,却又隐隐带着几分危险,“你就是墨初,联邦宁元帅的被守护者?”

    这话一出,墨初眉头忽地一扬。

    “看不出来,他口味竟然这么重,还喜欢玩养成?”没有在意墨初面上的表情,男人嘴角一勾,声音有些飘渺,“不过,你说我要是把你给玩残了,宁熠渊是不是就得声名扫地了?”

    “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能守住,这样的家伙还有什么好骄傲的呢?”仿佛是看到宁熠渊一副痛苦不堪的神色,男人嘴角上扬的幅度越发明显。

    不知道从哪儿拿出的钥匙,男人修长的手握住锁,只听见“咯哒”一声,困住墨初的金属牢笼就被解了开。

    “来吧,”墨初这会儿还浑身乏力,只能被这个男人给抱了出来,直接扔到了一旁的大床上,“让我看看,被宁元帅看上的女人究竟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随意地扔下钥匙,男人的手渐渐逼近墨初的身体,眼看着就要碰到她身上的白纱,墨初突然抬头,声音虚弱却带着坚定,“你······不是联邦的人吧?”

    从一开口,这男人的话就已经暴露出他的身份,如果他是联邦的人,称呼宁熠渊的时候绝不会下意识地使用“联邦宁元帅”这几个字,而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绝对不是联邦属下的公民!

    闻言,男人的手一下子顿在原地。

    扬起的嘴角也慢慢收敛起来。

    “······现在,我有点明白宁熠渊为什么会喜欢上你了?”盯着墨初精致白净的小脸,男人忽然出声道。就这么三言两语就能确定出他的身份,当真是个聪明无比的小丫头!

    “不过,你应该知道,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反而不是件好事吧?”男人忽然话锋一转,语气发沉。

    墨初目光一凝,对上男人的视线,语气清淡无波,“所以······你是准备杀了我?”

    “不,当然不!”男人语气微扬,摇了摇头,伸手摸上墨初滑嫩的小脸,“我可是花了整整十亿才买到的你,怎么会这么轻松地杀了你呢?”

    “你放心,等我们的人来了,我们就一块儿走,”男人眉头一挑,“既然我买了你,你就逃不出去了!”

    墨初脸色忽地一变,走?走去哪儿?

    一旦出了三区,天大地大,想要找到她可就困难了!

    “乖,”看到墨初脸上神色的变化,男人语气里的得意越浓,“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离开之前,我总得尝尝这十亿的滋味如何,你说是不是?”

    说着,男人嘴角不由得扯出一个邪佞的笑容,发沉的身子直接往墨初身上压了下来!

    “砰”地一声,男人直挺挺地压在了下面的大床上。

    而本该在他身下的墨初,这会儿却已经动作利索地躲在一旁。

    男人微微侧过头,眉头微挑,语气带上几分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可以动弹了的?”

    凡是在周氏拍卖场拍卖的人都会被预先打入一种针药。这种药会使人浑身无力,无法动弹,用以保证拍卖品的乖顺程度。

    没想到,这丫头倒是个意外!

    墨初活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手腕,嘴角微微扬起。

    的确,之前她也被打入这种药品,不过幸好,她终端还没有被收缴,就在之前被黑布罩住的时候,墨初就趁机从终端里取出了些灵食,拼命塞到嘴里。

    这灵食的效果自然不错,不过从服下灵食到发挥效果,之间需要的时间可不短。

    要不然,她之前也不用和这男人斗智斗勇,就为了能拖到更长的时间了。不过还好,最关键的时候,这灵食总算是发挥了效果,她身上的药性全部被解了开,不仅如此,她被封住的元素能力也可以使用了!

    “你应该没猜到吧?”墨初嘴角微扬,手上已经暗暗酝势。

    “的确!”男人点头,微微坐起身来,不愧是宁元帅看上的女人,果真有几分刷子,不可小觑!不过这么一来,他对这女人的兴趣,可就越发浓厚了······

    正想着,男人忽然眼神一眯,身子猛地往后一闪,及时躲过了墨初手上发出的水刃!

    落空的水刃打在旁边的门上,竟然劈出了一个大洞!

    “还真是最毒妇人心!”男人目色一冷,这水刃要是落在他身上,估计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墨初根本没心情和他歪缠,手上的水刃接二连三地发出,全都是朝着男人的心口直直而去!男人眉头一皱,往后翻腾几下,躲过墨初的攻击!

    好机会!瞧见男人的身影一移开,墨初眼神不由得一亮,一边手上的水刃威力不减,一边朝着门外大步跑去。

    “哼!”瞧见墨初的举动,男人也不以为意,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你能跑得出去吗?”

    别说这房间的位置设计得错综复杂,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就算知道了,外面那些一直守着的守卫也不会放墨初离开的,她现在的行为不过是白费力气罢了。

    “呵,你之前不也没预料到,我还能攻击你吗?”话可别说得太满了!墨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动作迅速地朝外面奔去,之前被送过来的时候,她就记下了这路线,现在正好找到了机会!

    瞧见墨初的动作,男人不仅不阻止,反而还不快不慢地跟在她身后,脸上笑意吟吟。

    就像是猫捉老鼠一样,他非常喜欢看自己的猎物不停挣扎,最后却无力逃脱,只能乖乖呆在他的身边,任他把玩的模样,那会让他非常有成就感!

    眼前这个女人,也不会例外!

    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男人眼里的笑意越发浓厚。

    而就在此时,宁熠渊已经带着一群军人硬生生地闯了进来。

    跟在他后头的左霖和仲温还有些发昏,也是到了这会儿,他们才知道在三区下面竟然还藏着这么一栋建筑,当真是怪了!至于外面那一道密码门,呵呵,不好意思,直接被暴怒中的老大用风刃给劈开了!

    “宁元帅,”瞧见宁熠渊满身寒气地走了起来,周庸眸光不由得一闪,亲自迎了上去,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您可真是稀客,这儿怎么有功夫到我这儿来了?”

    “闭嘴!”宁熠渊冷冷一呵,严眸对上周庸,“我不跟你绕圈子,现在,立刻把墨初交出来!”

    周庸微微一愣,“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瞧宁元帅你这说的话,我可是正经做事的良民,这墨小姐怎么会好端端的在我这儿呢?您可不能仗着您那身份,欺压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吧?”

    “有没有,查一下不就一清二楚了吗?”宁熠渊逼近周庸,一字一句地说道。

    “这哪儿成啊?”周庸立马往后退了一步,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我这儿正做着生意呢!您这一来,就带这么多军人来查,不是故意扰乱我的生意吗?”

    “你别给我废话!”墨阳站在后头,早就不耐烦跟周庸打口水仗了,脸色寒漠地上前几步,大手狠狠扯住他的衣襟,“我特么告诉你,你要是不把小初原原本本地交出来,这事,我们没完!”

    墨阳的话才刚刚说完,旁边两名高手就立刻朝他发起攻击,无数锐利的冰刃和一大团鲜红炽热的火球直接朝着墨阳的心口袭去。

    脸色忽地一变,墨阳往后一个空翻,连着退了好几步,手上的雷电接二连三地发出去,堪堪能抵消这一波攻击。

    “你是墨阳吧?”周庸模样磊落地站在对面,一左一右两个高手正护在他身边,“你这丢了妹妹的焦急心情我可以了解,但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无辜地摊了摊手,周庸往前走了两步,眼神忽地一凝,“我们周氏拍卖向来只做收货出货的事,***的,我们一概不论,你要是想找事,怕是来错了地方!”

    “我说了,让你把墨初交出来!”墨阳现在满脑子只有这一个念头。

    倒是宁熠渊很快听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窍,寒声问道,“那您这儿最近收的货在哪儿,能让我们看看吗?”

    闻言,周庸眉头不由得一挑,不愧是宁元帅,反应真快!

    “不过······可惜了,我们刚刚收下的一批货物全都拍卖出去了,你们啊,来迟了一步!”嘴里说着可惜,周庸脸上的幸灾乐祸却显露无遗。

    就在这时,里面忽然响起一阵吵闹声。

    几个壮汉快步走了出来,在周庸耳边说了几句。

    周庸脸色忽地一变!

    “不好意思,我这儿还有点事,就先不奉陪各位了。”周庸扬了扬手,后头好些个高手露了面,一个个都虎视眈眈地盯着宁熠渊一行人。

    “怎么,”宁熠渊眉头一扬,浑身的气势勃然而发!“周少这是准备拒客了?”

    这名头要是传出去了,周氏拍卖场百年的声誉就可有损了,闻言,周庸面色不由得一凝,这宁熠渊还真是个难缠的角色!

    “这回,还真是抱歉了,我们这儿突发有事,”周庸挤出一抹笑意,“要不这样,以后······”

    话还没说完,嘈杂声已经越来越近!

    忽然旁边一道门,完整地水刃给划开,“碰”地一声倒塌在地上!

    闻声望去,一个纤细的身影映入眼帘,几人的脸色俱是一变!

    “小初!”宁熠渊和墨阳一行人这会儿自然是双目发红,脸上的欣喜激动溢于言表。

    周庸却是眉头紧紧一皱,这怎么回事!墨初不是被打了药物了吗,为什么现在还能闹出这么一番大动静来?下面那群***都是怎么干事的,怎么能让她一个大活人给跑了出来!

    “周少,您刚才说的话,我可都还记着呢!”宁熠渊面上寒气更重,冷冷地盯着周庸。

    墨初这一现身,他刚才那番冠冕堂皇的话自然也就不成立了。

    墨阳倒是顾不得***,直接大步上前,紧紧握住墨初的手肘,上下打量着她,担心地问道,“小初你怎么样,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结果这低头一看,墨阳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小初身上这根本就蔽不了体的白色轻纱是什么东西?拼命按捺下自己心头的怒气,墨阳赶紧将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搭在墨初身上,“来,先穿着。”

    “恩。”这会儿看到墨阳和宁熠渊出现,墨初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几分笑意,拿手紧紧捂住衣服。

    一旁的宁熠渊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眸中的阴霾渐盛,咬牙切齿地盯着他,“周少,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吗?”

    要是没有,他可就动手了!

    周庸脸色一变,知道这回他是讨不了好了,只能服软妥协,“宁元帅,您也知道,我们这会儿是做生意的,只要有人送货,有人要货,我们就接手,这次······”

    “那个,送小初来的人是谁?买下小初的人又是谁?”宁熠渊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冷声问道。

    周庸静了片刻,“······生意场上的规矩,抱歉,无可奉告。”

    “给我砸!”宁熠渊眸色更寒,手径直往下一划!

    身后的军人闻声行动,不过短短几分钟,刚才还奢侈华丽的拍卖场瞬间变得跟废墟似的。

    “周少,我们要不要······”看着宁熠渊一行人走远,周庸旁边一个壮汉走上前来,沉声问道。

    “闭嘴!”话还没说完,周庸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过是一个拍卖场,我还不看在眼里。”

    倒是那个墨初,着实诡异地很······

    ------题外话------

    恭喜“清夜惊鸿”成功进阶为本书的秀才,鼓掌,撒花,么么哒!~O(∩_∩)O~

    T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