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五章 局长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谢文东回到鬼蜮,见大家都在,数百人在鬼蜮有些轰乱。谢文东来到场中喊道:“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今天没有事了!”众人听谢文东这么说,犹豫了一会,然后向外走去。张研江与何浩然二人没有离开。

        张研江来到谢文东身旁说:“东哥,爽哥现在怎么样了?”

        谢文东摇摇头说:“不太好,没有度过危险期!”张研江低头说:“东哥,你说的话我想过,我怀疑一个人可能是内奸!”

        谢文东一挑眉毛道:“谁?”张研江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后小声说:“水姐!”

        “为什么这么说?”

        “东哥,我把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会里的兄弟现在正是团结的时候,他们不会出卖帮会,说难听点也没有机会出卖。因为当时大家都在一起,根本就没有人离开过。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水姐!我们离开鬼蜮后她完全有时间给镰刀帮的人通风报信。但是我还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谢文东细细听他说了一遍后,感觉很道理。点点头说:“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先不要乱说出去。对了,张哥呢?”

        张研江道:“出去拿钱和打听消息去了!”

        谢文东哦了一声,走进一间单间,躺在沙发上,闭眼想着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张研江二人没有打扰谢文东,静静站这外面等着。到了晚上,三眼夹个纸兜回来,见张研江和何浩然还在,问道:“东哥回来了吗?”

        何浩然点点头,指了指单间说:“回来了,在里面呢!”三眼走过去,敲敲门。“进来吧!”谢文东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三眼听后推门进去。

        “东哥,你让我办的事都办妥了,这是十万快钱。”说着,三眼把纸兜让在桌子上,然后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张纸条说:“这是市局局长家的地址!”

        谢文东看看表,已经快晚上七点了,站起身把钱和纸条拿起对三眼说:“***一趟局长家,想办法先把强子和十个兄弟放出来,你和兄弟们都老实待着,没有我的话谁都不许去找镰刀帮的麻烦!”

        三眼听后点头称是,然后对谢文东说:“东哥,我和你一起去吧!”

        谢文东摇摇头道:“不行,你去了不好。再说去人多更没有用。”说完,谢文东向外走去,按着刚才心里想的步骤一步一步走下去,镰刀帮的人早晚会用血来偿还他们所范下的错误。

        依照纸条上的地址,谢文东很快就找到了局长家的住宅区。这里在J市有局长楼之称。里面住的不是市里领导就是有钱的大款。谢文东来到局长家的门口,按动门铃。里面有女人的声音传来:“谁啊?”

        谢文东尽量放低声音说:“你好,我找陈局长!”

        里面的声音问道:“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有些事需要陈局长处理,是急事!”

        里面的女人一听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十有***是来送礼的,这事天天都有。没再问什么,把门打开说:“那你就请进吧!”

        谢文东看看开门的女人,年纪在四十左右岁,打扮的很漂亮。谢文东很有礼貌的点头说:“阿姨,你好!”

        那女人没有想到来人这么年轻,是个面容清秀的少年,楞了一下,见谢文东很乖巧,笑道:“小伙子进来吧,别在外面站着了。”

        谢文东脱鞋走进方厅,见方厅里没有人,问道:“阿姨,陈局长不在家吗?”

        女人说:“在家,他在卫生间,一会就出来了,你坐这等一会。”谢文东称谢坐在沙发上。那女人给谢文东倒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

        不一会,一个四十多岁,头发稀少,但还算精神的中年人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谢文东后转头问那女人:“小惠,他是……?”

        女人笑道:“是找你办事的。年纪不大,你能帮就帮帮他吧!”女人显然对谢文东第一印象很好,帮他说话。陈局长哦了一声,坐到谢文东的对面,问道:“小伙子,你有什么事情来找我,说说吧!”

        谢文东犹豫了一下,眼神飘过那女人,没有说话。陈局长是明白事理的人,对女人说:“小惠,你去屋里看电视吧,我和这个小伙子谈点事!”

        那女人不是很高兴,但还是回到屋里把门关上。陈局长见妻子走后,身子靠在沙发上说:“现在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谢文东也不想废话,开门见山说:“陈局想必已经知道昨晚在八神发生的火拼事件吧!?”

        陈局长微微楞了下,问道:“你是为了此事而来?”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我希望陈局能把在八神那里抓来的人都放了,定他们没罪!”

        陈局长面容一沉说:“我看你是太高估我的能力了。对不起,这事我帮不上你什么忙!”

        谢文东说道:“我知道你是能的,要不我就去找别人了。”说着,谢文东从怀里拿出纸兜,把里面的钱全倒在茶几上。陈局长吓了一跳,没有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会带这么多钱来。陈局长两眼放光,盯着茶几上一沓沓的百元大钞,有些动心了。但是转念一想局里的情况,以及八神事件的影响,贪心又收了回去,看着谢文东摇摇头说:“对不起,这件事我真的帮不上你的忙,你请回吧!”说着,陈局长站起身打算回屋了。

        “难道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这件事我真的帮不上忙。再说,现在还是严打期间,你的朋友敢顶风上……算他倒霉吧!”

        谢文东目光冷下来,问道:“我的朋友会在监狱里蹲几年?”

        陈局长想了想说道:“和你说实话吧,你的朋友没有蹲监狱的可能。如果没错会被判死刑!”谢文东心里一惊,说道:“这不可能吧!他只不过是打架斗殴,怎么会被判死刑?”

        陈局长叹口气说:“不只是打架斗殴,你的朋友还有抢劫,重伤害等罪名。就算是在平时也会被判无期的,更何况现在是严打期间。这这里的事和你说了你也不懂。”

        谢文东揉揉太阳穴道:“我是不懂,所以才找陈局你来帮忙,我希望明天就能看见我的朋友平安回来!”

        陈局长听了谢文东这话有些不高兴,说道:“我和你说了,这件事我帮不了,带上你的钱走吧!”

        谢文东没有动,冷笑说道:“现在陈局长你还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呢!你一句话,答应了这钱都给你,而且以后也少不了你的好处。你要是不答应也好办,我会感觉你很看不起我,我马上拿着这十万快钱出去找***做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了,不要把我的话当玩笑,我从来不跟不是我朋友的人开玩笑!”说完,谢文东眼冒寒光紧盯着沉局长。

        ‘他不是在吓唬我!’陈局长吓了一哆嗦,看着谢文东冰冷,感觉不是人类能发出来的眼神,陈局长确实有些害怕了。又坐了回来说:“这事我真的很难办,我上面有市委压着,下面有几个副局盯着,唉!”

        谢文东面无表情说:“难不难办是你的事,我对这些不关心。我就想在明天看见我的兄弟回来!”

        陈局长没有说话,从兜里拿出一跟烟,默默抽了起来。心里思前想后,犹豫不定。

        谢文东也没有催他,坐在沙发上等着陈局长做决定。时间一分一秒流过,方厅里沉闷得没有时丝毫声音。陈局长一连吸了五跟烟,把最后一跟烟头掐灭后,心里有了决定,看着谢文东说道:“你走吧!这钱我收下了。”说完,把眼睛一闭靠在沙发上不再说话。

        谢文东说声谢谢,也没有多说什么,然后转身离开。

        走出陈局长家后,谢文东才算长出了一口气,背后早被汗水湿透了。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局长一定会同意。事情还算顺利,心情也放松了不少,知道高强应该不会有事了。心里默默祈祷李爽也能平安度过这一关。谢文东坐车回到鬼蜮,在车里一阵眩晕,感觉自己很累很想睡觉,但是却没有办法休息,现在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自己解决。

        回到鬼蜮后,三眼马上跑过来问;“强子怎么样?”三眼心里有一种内疚感,觉得如果不是自己莽撞,当时听了张研江的话,李爽和高强还有几十个兄弟都不会有事。

        谢文东压住头晕的感觉,低声说:“放心吧,强子没事!”三眼见谢文东脸色难看,急忙问道:“东哥你没事吧?你的身体……”谢文东打断他的话,笑道:“放心吧,我没事!”

        三眼还是担心的看了看谢文东,后者说道:“张哥,这几天会很忙,看来有很多事都要拜托你了!”

        三眼说道:“东哥,看你说的哪的话,这是我应该做的。东哥让我做什么?”

        谢文东沉思一会,说:“第一,明天你去帮我买一部手机。”顿了一下,“这样吧,多买几部,会里的主干一人一部,这样大家联系起来也方便。第二,麻五那边谈成了,这几天货就能送到,我打算让他把货送到一中,那里是学校,一般***也不会怀疑那里。”说罢,谢文东转头对何浩然说:“浩然,这事归你,货到了你指挥一中的兄弟拿货。”何浩然点头称是。

        谢文东停了一下,寒光从眼睛里射出,接着说:“第三,查清镰刀帮的一切,老大是谁?有多少人?有几个老窝?一般活动的时间?都要清清楚楚的回来告诉我,张哥,这事交给你。我要让他们加倍偿还所犯的错误!也要让周围的帮会看看,惹我们会有什么下场!”

        三眼听了谢文东的话,信心又慢慢的回来,大声道:“东哥,你放心吧,这个交给我了!”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水姐今天不在这吗?”

        三眼一楞摇摇头,奇怪谢文东为什么会提到水姐。谢文东从医院回来与张研江的谈话时,三眼没在,不知道谢文东等人已经怀疑上了水姐。看着三眼疑惑的眼神,张研江解释道:“三眼哥,我们怀疑水姐就是出卖我们的人!”

        三眼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还是没想清楚为什么。谢文东笑了笑,说:“这话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传到水姐的耳朵里就不好办了。”三眼听了点点头。

        谢文东说道:“那好吧,大家一直累了一天,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如果没有意外,强子就能回来!”

        三眼三人脸色同是一喜。谢文东和三人告别,坐车回家。等到了家门口,刚要开门进屋,猛的一拍脑袋,暗说:怎么把她给忘了!谢文东想去自己从麻五那还带回一口人呢,今天的事太多,把那小丫头倒是忘得干净。摇摇头,谢文东看了看家门,叹口气。从楼洞里出来,坐车到欣欣。

        欣欣台球厅里还有几个兄弟在,没有回家。谢文东走进去,问道:“我带来的小姑娘还好吧!?”

        一个兄弟说:“挺好的,东哥你刚走不久她就开始睡觉,一直睡到现在。”谢文东恩了一声,向里屋走去,轻轻把门推开,见小姑娘还在睡觉。微微一笑,谢文东心想,真是个小孩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也能睡着。

        谢文东走到床前,低头想:自己不能把小姑娘自己留在欣欣,可晚上带她去哪睡呢,把她带回自己家……?!谢文东轻轻推了推她,“起来了,起来了!”

        (这里说几句题外话,讲讲严打。何为严打?就是严厉打击犯罪活动。在严打期间,犯罪分子在量刑方面都会加重。

        举个例子说吧,比如全国进行严打时,省里给J市下达指标:这此严打期间,J市必须破获一百起重大案件,要***毙一百人。

        而J市***全体出动,尽了全力只抓到九十九个这样的罪犯。市局没有完成省里下达的目标,怎么办?好办!省下一个指标从被判无期的罪犯份子里出。家里即没钱,又没有门子,那么OK了,就把他顶上去。正好到了一百个,市局也完成了从省里下达的目标。

        大家看了就当个笑话吧,我说得只是一个地区,没有指整个国家都是这样!废话就说到这里,最后还是老话,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汗~~~最后一句好象很多人都说过。没办法,我俗人一个哈!)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