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寿师

第九章 开阵    文 / 炳林 更新时间: 2013-01-23 21:2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周环惊愕的眼神看着绿度母手里捧着的那个婴孩,这个孩子的眼神好像是那种呆滞不受约束似地,顶住了周环,周环的心里不知觉得感觉到一阵阵亲情般的光色,他在心里不停的打转,难道这是小荷的孩子,那不就是我周环的孩子么?

绿度母的身边周围开始散发出一种拿人的***,这种香味可以使人神魂颠倒,可以使人失去理智,如果功底不好的话,他全身的真气都会到处乱窜,当绿度母的这类气场开始散发的时候,在场的那些个天神一个个的都感觉十分的不适,纷纷的使出了自己的招数将自己的嗅觉封住。

周环此刻最担心的是洪坤,因为洪坤的伤刚刚好,而且在做的四个人当中就属他的功底最差,随意他生怕洪坤坐不住阵,那样的整个九宫天门阵就不攻自破了。

“洪坤,闭住鼻息,尽量用皮肤呼吸。”周环不断的提醒着洪坤用自己寿师门的皮肤呼吸法呼吸,这个招数是前所未有的,古时候听说过龟息法,那是指呼吸缓慢到了一定的程度,这个人仍然可以继续生存下去,但是周环这种皮肤呼吸的方法也是从动物身上学来的,这个方法能使得专门摆弄死人或者是灵魂的人有效的避开那些害人的气体,最直接明了的就是尸体的腐臭。

皮肤呼吸当然是石炳元与天雄也了解,也十分的精通,周环这么一说就是提醒大家一下。

再看绿度母这一大堆的气体放完之后,她的脸上头一回露出那死人一般僵硬的笑容,好像是她得逞了,再看他的大嘴一张,那种好像要撕破天宇的哭声,哇哇的嚎了起来,紧随其后的就是他手里那个孩子的哭声,这个哭声一起来,声音刺的人耳朵里古古怪怪的,好像是要睡着了一般。

周环的身体开始打晃,忽然间他感觉到不对劲儿,这个声音里好像带有一丝的悲凉,那种感觉不禁的让人潸然泪下,忽然间感觉到自己在宇宙中穿梭,看到的都是那些个缺胳膊少腿儿的婴孩,每个孩子的脸上都挂着痛苦与思念父母的泪水。

周环想伸手去抓一把那些个漂浮在太空中的婴孩,可是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已经触碰到了什么东西,凉凉的,当他缓过神来,猛地张开眼睛,发现绿度母的利爪已经钳住了周环的手,周环用他的余光向四周一看,顿时周环感觉上当了,他立刻将自己的手从绿度母的手里挣脱,还原开始的手印,再看鬼太的身子立刻就向半空反弹而去。

“哈哈哈!你们的定力不行,还搞什么这么大的阵法,纯属开玩笑。”鬼太的嘴里说着话就喷出来一大堆的雾状的东西,这些好像是液体的雾状东西散播在空气中,飘落在皮肤上立刻那一块就没有了感觉。

周环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家伙是想用这个办法来破阵啊,让这个阵法连成功的机会都没有,周环的嘴角微微一翘,他的心里有数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绿度母将他手里的婴孩抛向半空,再看这个婴孩的时候,这个婴孩在半空翻了一个个儿,整个身体向***方向的坐阵者而去,第一个还是头天难受过上的洪坤。

而绿度母自己飘在半空,口里念叨着不知道是什么语言的咒文,只听他越念,那个在阵中打斗的婴孩越活跃。

周环一见不好,他立刻将自己手下的法器,那把铜钱剑飞速的甩了出去,那把剑带着***的金光,直奔半空的婴孩而去。

周环在坐打起强攻手印,口中念叨着破魂咒,只见这把剑飞的速度更加邪乎,光芒越聚能量越大,给现场的压力带来的越大。

老鬼太也在拼命的念着咒文,但是见到周环的那只剑追着婴孩不放,婴孩到哪那只剑便追到哪,而且越追越近,老太这个时候口中淡淡的一道:“居然连你的亲生骨肉都舍得杀,你说你周环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当周环一听见这句话的时候,他顿时就慌了阵脚,顿了分毫,双腿一使劲便横着飞了出去,单手接住这把剑便又弹回了自己的座位。

也就在这个时候,周环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一张驱魔符咒,迅速贴在了婴孩的身上,再看婴孩的时候,婴孩已经向地面上的下方阵脚落去。

最令周环没想到的是,自己的速度已经够快的了,绿度母就趁着这个间歇闯进了周环的阵脚,已经将周环阵脚的阵旗拆掉,这就意味着周环这一块儿的阵气消失了一般,除非坐阵的人功力非同一般,可以打出一个气流,杵在自己的阵脚。

周环这个方向的天神已经被绿度母的几下破阵搞的晕头转向,正在调整者神气,没想到这个鬼太的速度使他们根本料想不到的。

天雄处,见周环这个阵脚已经动了,他立刻助气给周环,真气打到周环阵旗的旗杆之上,形成了一股高挑的气流,随后天雄口中大声道:“师傅,小心!”

即使是天雄不说周环也早就看到了,到底是自己的徒弟,真是有道,能看出来自己要是补旗的话,那一定会挨着鬼太的一下子,如果自己直接去对付鬼太的话,那阵脚就破了,再补旗的话那就不是它容易了,而且整个阵的能力全部被破坏了,威力将大大的破损。

周环长出了一口气,回手一掌,用他的天蚕手套挡住了鬼太,最后自己平稳的落回了阵脚,看着鬼太像离弦的箭一把冲到下阵将那个婴孩解了上来,之后再见这个绿度母在半空飘着,两只眼睛在阵里来回的瞅着。

“绿度母,别整那些没用的了,我先告诉你我们这个阵,叫做九宫天门阵,如果你能破了这个阵,估计害的个十年八年的,但是有一点啊,这里不允许你在折腾了,快把你手里的孩子放下,要不然今天我就要进一个父亲的责任。”

“怎么着,要报仇?”

“必须报!”

也就在这个时候,现场的气氛显得格外的紧张,绿度母一听周环这样说她反倒大笑了起来,将手里婴孩好好地抱着,用手抚摸着孩子的头,随后将她的上怀解开,露出那绿绿的奶嘴,喂着这个婴孩,而这个婴孩拼命的吃着鬼太身体内出来的那种黄绿的液体。

周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既然孩子是现在这个样子,那就证明这个孩子已经没有了人气,充其量他就是个无名的魂,哪里还能回到小荷的肚子里重新生下来,到这里周环算是死心踏地了,他知道这个孩子不管是不是自己的,至少这个孩子现在是跟鬼太一样了,没个救了。

“徒弟们,开阵!”周环轻声的喊了一声,再看他的几个徒弟,加上请来的几个天神各自摆起架势,掏出各自的法宝对准了绿度母。

鬼太还是保持着那僵硬的笑容,当他听见周环开阵之后,他也没有慌张,只是将自己头上的发簪取下,向刚喝完奶的婴孩的头顶百汇狠狠的刺去,再看婴孩的时候,这个婴孩的脸部表情变得急速的紧缩,好像五官在同一时间缩到了一起,紧张的喘息着,再看他的额头那块青紫突然间像是开了一个洞似地,这个洞里发出超强的一道黑色的光束,这个光束在夜里也特别的显,直到照在阵中之后,再看这个婴孩不知道从哪里搞到的一套盔甲,居然跟鬼太的一模一样,两个魂这回可真是肩并肩了。

伸到阵中的那缕黑气应该是婴孩的元神,那个元神坐在下方跟镇守下方的天神较量着,而上边的两个人就准备攻克***方位的坐阵者,首先对付的就是上方的天神,两个魂一个人手里化出一件儿利器,一个是上吊绳子,一个是金锁。

守在上方的天神是掌管天庭兵器库的领军,他的手里拿着的是百变***,想让他长就长,想让他短就短,天神用的化身跟鬼太与婴孩较量着,而他的元神却坐在原位不动,这就跟那个婴孩一样,元神坐在下方跟下方的天神较量着底气,上边的化身在跟人家pk着。

其实周环明白鬼太想的,这个天门阵如果把上方下方破了的话,就相当一个圆的阵被捅出来一个大大的窟窿,那破阵者就可以随时的向四面的各方阵脚进攻,将自己置身于阵中,这也叫做制置使地而后生,她的墓地就是打下周环的阵。

周环哪里能让她这么轻松的破阵,他指定是有了自己的想法,只见周环稳了稳自己手里的天蚕手套,轻轻的对自己的几个徒弟还有剩下的天神道:“我们九宫天门阵千变万化,按照上天九星行阵,按照天门守卫的方法交替,就算是他在跟上方的坐阵者斗法,我就让他跟在场的所有坐阵的斗一边一样。”

这大概就是九宫天门阵的奥妙之处吧,要不然周环不能想起这个阵法对付这个没有了人性的鬼太,这就是正道好入,歪倒好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