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明末工程师

第三百九十六章 老叟    文 / 米酿 更新时间: 2017-08-26 12:3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孔老大听到兴国伯的新税率时候,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他家离静海县县城不远,他专门去县衙里问了。那些衙役虽然一百个不情愿,不过还是不敢撒谎,不敢挑战兴国伯的新税制。衙门们说以后县衙不收田赋了,以后的田赋,就是兴国伯收取的这七升一合每亩。

    孔老大当时听到衙役的话,心里稳稳的,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孔老大找到了村里一个唯一一个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年轻人,让他帮自己算账。看看兴国伯这么低的新税率实行后,自己要交多少粮食田赋。

    那个年轻人小时候学过一年算术,算得清简单账目。他笑着看着孔老大,说道:“孔老大,你家的好日子要来了!”

    孔老大哈哈大笑,说道:“帮算算,能省下多少田赋?”

    那个年轻人用树枝在地上划拉了几下,说道:“如今兴国伯给出七升一合的田赋,你家原先要交六石田赋的二十亩薄田,如今只需要交纳一石四斗田赋。你家每年能多出四石六斗米面杂用!”

    听到年轻人算的账,孔老大一下子就乐开了,几乎是跳着走路回家的。

    一下子多出了四石六斗麦子,你让孔老大如何不乐?他家现在一年才收入六石麦子,兴国伯的新税率几乎让他的收入一下子翻了一倍。

    青黄不接的时候不会再饿肚子了,过年可以吃上肉了,可以扯几尺布做新衣服了。甚至可以养得起一个儿子了!

    孔老大觉得,前几天还灰暗沉闷令人绝望的生活,一下子变得阳光明媚,闪烁着灼灼生机,令人说不出的高兴。

    七月十六日,孔老大听说兴国伯打着仪仗,亲自来静海县收取税赋了。兴国伯的仪仗进了曹老爷的院子,显然,原先从来不纳税的士绅老爷,现在也要交纳赋役银子了。

    恐怕就是因为从士绅老爷身上收取了足额税赋,所以孔老大这样的孤苦农民才能大幅降税。

    那些读书人散播的谣言,说兴国伯收缙绅税,更要给小民加税的谣言,用心险恶。孔老大此时弄清楚了怎么回事,便有些恨那些满口假仁假义的读书人了。

    如果自己相信读书人的话,相信兴国伯要把自己逼上绝路,去冲撞兴国伯的仪仗,那不是要被兴国伯的亲兵打死?自己白死了不说,还要冤枉兴国伯这样的青天大老爷。真要变成那样的话,自己死后恐怕要被***农民骂几十年。

    幸好自己不傻,没有相信读书人的假话。如今兴国伯的税务官一个村一个村的宣传新税制,把事情说清楚了。

    七月十六日,孔老大和***受益于兴国伯税赋的农民一起撒腿跑了两里路,就为了去给兴国伯磕一个头。他们到曹家大院子门口齐齐跪下,结果现四野里赶来的贫苦农民越来越多。赵家村的村民来了一半,韩家村的穷汉子们来了,羊家围子的农民也来了,大家都欢喜地跪在道路两边,要给兴国伯磕头。

    好久,兴国伯才穿着一身盔甲,在亲卫和仪仗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兴国伯一出来,就听到道路两边的几百穷苦农民们大喊:“青天大老爷!”

    “李青天!”

    “李青天!”

    那喊声汇成了一片,传到了好远之外。

    不再受税赋重压的农民把头磕在黄土地上,向兴国伯表达着自己的感激。

    衣衫褴褛的孔老大不敢偷看兴国伯,只狠狠地把头磕在了土地上。磕了几个头,他的眼泪就流出来了。他哭着大声喊道:“兴国伯,大青天!”

    “青天大老爷!”

    “青天大老爷!”

    ####

    七月十九日,紫禁城皇极殿,大明天子正和群臣在举行朝会。

    “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礼部尚书贺世寿手举牙牌走了出来,大声唱道:“臣有事奏!”

    “奏!”

    “逆贼李植在天津举行演习,在天津文武官员之前演示攻打京师城墙。其谋逆之心,昭然若揭。若圣上再不能冲冠一怒,传檄开战,则四海之内再无王法,士林之中再无忠臣,天下人心尽失也。”

    群臣***天子也***了一个月了,此时似乎都有些累了,一个个再不多说。贺世寿几句话就把意思说清楚。他一说完,群臣们就齐齐举牌出列,大声唱道:“我等附议!”

    “臣附议!”

    朱由检看着僵持在殿内的群臣们,叹了一口气。

    这一个多月,朝会上群臣就不说***事情了,就抓着李植的问题不放。当然,这样的朝会并不会影响***政务的处理。***事情,群臣们可以把奏章送到内阁票拟,然后让天子在乾清宫批红处理。

    朝会,本来就是提供一个票拟批红之外,让官员和天子面对面交流的渠道。

    但如今,群臣们已经铁了心,在这个面对面交流的渠道上只说一件事,就是李植的事。

    前几天,天津传来消息,李植在范家庄举行演习,攻打四丈高的坚墙。据说李植的大炮火铳兵配合之下,只用半天就把那高厚的城墙打成了土堆,轻松拿下。据天津官员的奏章说,在李植的新式战法之下,城墙上用刀剑防守的士兵根本就是靶子而已。

    这个消息,让朱由检有些惶恐。

    四丈高的城墙,不就是京城的城墙吗?李植这是威胁攻打京城啊。

    李植羽翼已成,朱由检已经没有办法打压他了。如今他甚至可以威胁攻打京城。如果没有边军出城和李植的兵马***,几万京营未必能守住京城。

    文官们和李植开战的说法,实在是纸上谈兵,令人笑。

    可是这些文官们被李植抄了老家,炸锅跳脚,已经不考虑***了。文官们每日一上朝就号召讨伐李植,说完这些话就静立在朝堂上,不说***。今天贺世寿带头说了要讨伐李植,文官们喊完了附议,就又集体沉默了,再不说一句话。

    朱由检看着用沉默威胁自己的文官们,突然间怒火中烧。他一拍御座扶手,大声喝道:“讨伐!讨伐!整日说讨伐!拿什么讨伐?拿你们这群老叟的命去讨伐吗?”

    朱由检愤愤地站起来,大声喊道:“退朝!”

    在文官们震惊的目光中,朱由检满脸怒色,背手走出了皇极殿。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