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少年大将军

第一百二十七章 西戎追兵    文 / 水刃山 更新时间: 2017-08-26 13:0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长宁突然插言道:“吴公子,你为何要赎下这位姑娘?”

    李落淡淡一笑:“我没想过。   w?w?w??c?o?m”长宁一愣,再看沈向东几人,倒是一脸平常,仿佛司空见惯,长宁霁颜一笑,也不再问。

    一夜无语,次日清晨,天又下起了细雪,又再冷了几分。女子身上还穿着迭贺护卫拿来的衣物,稍显有些单薄,身子还没有恢复。寒风一吹,浑身有些抖,呼察靖找了一件羊毛大衣,扔给女子穿上。

    几人又再向大甘行进,如此五日,离着鹰愁峡已过半数路程,一路上过了最少三道关卡。

    倪青卖出丝绸织物的钱财已剩下不足百两,虽说几人入朔夕时带的财物不多,在朔夕也花费了些,不过这么重的赋税确属少见,难怪商人都冒着风险从陈河谷转往三岔口入关,省些银两。

    到了第六日,几人找到一处城镇,买了些粮食,继续赶路。

    正午时分突然从身后遥遥传来呼喝马蹄之声,听着比李落几人还急。

    呼察靖仔细分辨,说道:“好像是西戎的军队。”

    沈向东微一皱眉,说道:“我们在道旁避一避,让他们先过。”几人勒住马,隐到路边。

    马蹄声越来越近,呼察靖忽道:“不对,军阵散开,是冲着我们来的。”

    倪青和朱智抽出腰间长刀,策马上前几步道:“公子,叔父,你们先避一避,我俩先打探一下。”

    长宁内疚说道:“是我连累了你们,吴先生,你们快走吧,不用管我,我想办法脱身。”

    说完正欲下马,被楚影儿拉住,冷冷说道:“你不会骑马。江湖历练又少,怎么脱身?”

    呼察靖笑道:“别急,先看看,还不知道来者何人。再说我们现在走也来不及了。”话音刚落,就听后面蹄音一沉,身后追来的骑兵转过山丘,与李落几人不过百步之遥,人数却倒不多。

    倪青望去。点算正好二十二骑,扇状将几人半围了起来,到了众人身前十步处停了下来。

    领头一人,正是当日在奴隶行市外见到长宁惊咦出声的男子,身着金黄铠甲,手持着一柄长***,年岁三十上下。

    此时看也没看李落几人,径自向楚影儿身前的长宁半礼道:“殿下,属下来的迟了,还请恕罪。”

    几人一愣。都转头看了长宁一眼,不知长宁到底是何身份,竟有殿下之号。还让这个看着官职颇高的西戎武将自称属下,呼察靖狐疑的看了看长宁,转过头去没有作声。

    长宁秀眉一蹙,轻声说道:“我不是殿下,羯将军也不用自称属下。你可是来找我?”

    “那还不是迟早......”武将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长宁面色不愉,急忙住口,道:“殿下。您这一走,可把大家都急坏了,兄长差点亲自跑出来,苦劝之下。这才忍住,不过责令烽火一定要把您带回来,兄长一连了七道将令,烽火是最先出城的。”

    “那日在朔夕,你认出我了?”

    “是,”男子苦笑道。“只是当时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后来说给兄长听,这才传书过去。可笑偌大的祖山,竟然没一个人知道殿下已经离开,殿下的布置委实让烽火心服口服。”

    长宁脸色一沉,微带不喜道:“我不过是祖山上的一个侍奉,不是什么殿下。”

    说完又自叹了一口气,微微有些凄苦,转即抛开,浅浅笑道:“这几日打扰吴先生、吴公子了,还有倪青朱智,你们也多保重,楚姐姐,多谢你,可惜这么快就要分开了。”

    羯烽火一提马缰,这才打量了几人一眼,冷漠说道:“这几位想必就是大甘苍洱吴家的几位客人吧,我朔夕也有吴家的商号,出城之前,本帅也打听过,不曾听说吴家有阁下几位。几位到底是什么人,来我朔夕有何居心?”

    沈向东微微一笑,也不见礼,缓缓说道:“苍洱吴姓是大姓,在朔夕的吴家不过是苍洱千族中的一个罢了,老夫也从没说过是我们是哪个吴家。”

    “牙尖嘴利,望之便不是善类,最可恨的竟然胆敢诱骗殿下,罪无可赦,来人,给我拿下。”羯烽火大喝一声,一扬长***,骑兵上前将几人围了起来,只是李落几人眼睛也没有眨一下,视若无睹。

    长宁叱道:“羯将军,你做什么?他们都是我在途中遇到,结伴同行的朋友,何来诱骗一说。”

    羯烽火告了一声罪,回道:“殿下,如今正值长宁节,人多眼杂,良莠不齐,也难免他们不是狡诈阴险之辈,骗得您的信任。”

    长宁静静的看着羯烽火,羯烽火一滞,一提马缰,微微退后了半步,长宁轻轻一叹道:“我如果不下祖山,就不会知道在朔夕人原来可以卖来卖去,还有,你为什么会和一些别的人去奴隶行市?”

    看着长宁一双清澈见底的双眸,羯烽火心中一慌,强笑道:“烽火只是听闻有人在那里行凶伤人,这才赶过去看看的。”

    长宁微微摇头道:“在行市里,就是当众杀人,也没人会过问,不要说还惊动了你。”

    羯烽火似是略有些尴尬,不过难掩眉宇之间的傲色。

    长宁接道:“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族中有急事要赶回去,你不要为难他们,让他们离开吧,我随你回去。”

    呼察靖正要开口说话,耳中传来李落声音:“不急,听听这个西戎武将想要怎样。”

    羯烽火眼珠一转,恭敬回道:“殿下,一来出城之前,兄长一定要我将殿下以及殿下同行之人带回,如果是心怀不轨之辈,看在殿下说话的情分上,烽火也不能和他们计较,如果真的是心地善良的商人,自然少不了兄长的奖赏,总不能让大甘的商人笑话我们不懂礼数,二来这几位都是商人,来朔夕不过是求财,倘若殿下安全回到朔夕,烽火担保朔夕之中定有诸位商族的立足之地,以后在西戎行商,税赋减为原来的三成,几位意下如何?”

    沈向东哈哈一笑道:“多谢将军了,不过我等几人确有要事,需要赶回家中,去的晚了,恐怕是会出别的事端,将军的好意我们无福消受。”(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