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未来之霸气小吃货

138.恋手癖?    文 / 言是 更新时间: 2017-08-26 13:0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墨初目色微凝,手上的水刃一个接一个地发出,只感觉身体里的元素能量一点点地流逝,而眼前肆虐的魔植枝条不仅没少,反而还越来越多了!

    这怎么回事?

    墨初疑虑地皱起了眉,定睛一看,脸色却猛地一变,“哥,你快看!”

    顺着墨初手指的方向看去,墨阳的眉头也紧皱起来,除了他们正在对付的蜘蛛树,***几株八阶魔植竟然也往里面掺了一脚!

    怎么会这样?完全不合常理啊!

    墨阳心头一颤,一个失神,就被几根枝条紧紧地缠住了手腕,往两边使劲一拉,硬生生将他的双手朝不同的方向扭去,呈现出一个诡异的角度!

    “咯哒!”一声轻响骨头脱臼了!

    “嘶”墨阳痛得轻哼了一声,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地冒了出来。

    “哥!”墨初一直拿余光瞅着墨阳,这会儿自然也这注意到这状况,面色不由得一白,想要上前帮忙却被周围密不透风的枝条给挡住了去路!眉头不由得紧紧皱在一堆儿,该死地!

    瞧着他无力垂下的手腕,墨阳脸色不禁微微发白。

    脱臼,放在以往,不过是在治疗仪中治愈十分钟的小事,可到了现在,却可能代表死亡!毕竟失了准头的攻击还能妄想有多大杀伤力?

    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几根细韧的枝条悄无声息地缠上了墨阳的双腿,然后猛地向上一抬,墨阳整个人就被悬空抓了起来!

    不远处的半身蜘蛛正死死盯着墨阳,长满细密黑毛的数个爪子正激动地动个不停,眼里的垂涎和渴望不加掩饰地倾泻而出!

    近了,再近一步!只要墨阳一被带到半身蜘蛛能触及的范围,他立刻就会被活撕吞咽!

    墨阳也明白这一点,面上流露出几分急迫和紧绷,手上的雷电不停发出,效果却微乎其微!

    “哥!”一声厉喝响了起来,破音的喊叫声中仿佛可以感受到血腥的溅出!

    墨阳微微一侧头,目光不由得一滞!

    身后的墨初已然爆发!

    那双清澈而纯粹的黑眸已经泛红,粗丝状的血丝几乎遍布了整个瞳孔,手上发出的水刃更是数量惊人!墨初身旁,无数的魔植枝条被砍断,无情地散落在地上,而且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小初”墨阳的脸色越发苍白!

    小初,小初这是怎么了?

    墨初却仿若根本没听见墨阳的高喊,下巴微垂,两旁的碎发挡住了她精致的面孔,只能瞧见她已然惨白的唇瓣,像是失去了所有血色!

    气氛一下子凝滞起来。

    墨阳只觉得胸腔里的心一阵乱跳!

    终于,墨初抬起了头,眸光微沉。与此同时,她手上竟然凝出一把长约八十分米的大刀,隐隐生辉!

    没有任何话语,墨初直接握紧大刀,朝束缚着墨阳的蜘蛛树狠狠砍去!

    白光大作!

    墨阳下意识地眯了眯眼,只听见一声清脆的脆裂声在耳边响起。难道是能量凝成的大刀碎了?

    那小初呢?

    墨阳赶紧瞪大双眼,朝着光芒四作的地方看去,这一看,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没错,墨初凝出的大刀的确是碎了,像是摔破的镜子,片片落在地面,很快就化成了水印,毫无痕迹。

    而被大刀砍中的蜘蛛树已然碎成了两截。

    光秃秃的树干立在旁边,丝毫还隐隐传来几分悲号,而旁边的半截蜘蛛也摔落下来,带着强烈浓腥味的黄绿色汁液从它身体里迸溅开来,散了满地!

    墨阳只微微一挣,就从枝条中落了出来,摔倒在地上!

    顾不得身上的伤,墨阳脚步踉跄地朝蜘蛛树跑去,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惶恐,小初,小初正躺在那儿呢!

    “小初,你怎么”剩下的话,墨阳已经说不出口了。

    墨初瘦瘦小小的身躯就那么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腰上那道细细的伤口已经被震裂开来,鲜血不停地流溢出来,不一会儿,就染红了一小片儿的草地!

    “啊”双手正无力地垂下。墨阳狠狠一咬舌,直接将手腕放到地上,狠狠一摁!剧烈的痛感顺着手腕传上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他却一声不吭!

    外力的作用下,墨阳脱臼的手腕稍稍回归正常,勉强动能够动弹了,不过毕竟不是专业的治疗手段,骨头的位置有些错乱,光是一动都是钻心的疼痛!

    墨阳却毫不在意,双手小心翼翼地扶起墨初,将她给翻了过来。

    这么低头一看,墨阳更是心疼!

    小初的双眼正紧紧地闭着,面色苍白如纸,连呼吸都显得有气无力的!

    血腥味和蜘蛛腥臭的汁液味交织在一起,这滋味着实算不上好闻,但旁边剩下的几株魔植却不以为意。

    要不是刚才墨初突然爆发的那一手着实震慑了它们,估计它们早就耐不住这香气逼人的味道,直接朝墨初发起进攻了!

    飞舞的枝条正节律性地拍打着地面,发出唰唰的声响。

    离得最近的巨型蟑螂树悄悄将一根枝条伸了过去,沾了点墨初身下的鲜血,往嘴里一塞,那味道让它立刻就眼冒精光!

    太好吃了!巨型蟑螂将枝条上的鲜血舔的干干净净,眸中刚刚升起的对墨初的畏惧迅速被吞噬血肉的本能给压制了下去!

    吃了她,一定要吃了她!难耐的渴望下,巨型蟑螂树立刻发动攻击,长满倒刺的枝条狠狠地朝着墨初和墨阳甩去!

    眼看这枝条就要缠上他们的时候,一道炽热的火龙打了过来,热焰一烧,枝条瞬间就化为了灰烬!

    “该死!还是来迟了一步!”娃娃脸军人一眼就瞧见墨初和墨阳的状态,不由得皱皱眉,眼里划过几分担忧和内疚。

    这种状况下,他也不准备恋战,手上微微一动,几道火龙径直朝着蟑螂树的连接处打去!

    鲜红的火龙仿若带着无穷的热气和能量,巨型蟑螂面色一变,立刻就撤回了大多数枝条回防它的命门,而娃娃脸军人就趁着这一个眨眼的功夫,以诡异的速度将墨初和墨阳两人给带了出去!

    也幸亏娃娃脸军人的动作快,要不就墨初这滴着血的状态就无异于在饿了半个月的灾民面前摆了一大盘的肉,那些路过的魔植纷纷***起来,不过还没等它们发动攻击,就发现那散发着浓香的味道已经不见了!

    只有地上偶尔还残留着几滴血液,引得众多魔植纷纷争抢起来!

    等走出魔域的范围,娃娃脸军人才不由得轻呼了一口气。

    而他旁边的墨阳正紧紧搂着怀里的墨初,面色寒漠地厉害!

    “你干什么!”娃娃脸军人才刚凑近两步,就被抬起头的墨阳狠狠瞪着,那眼神,仿佛他只要有一个异动,就会立刻杀了他一样!

    “我还能干什么?”娃娃脸军人甩了个白眼给墨阳,饶是他见多识广,也不由得被墨阳这眼神一骇住了,“给她检查呗!”

    一听这话,墨阳脸色的表情才稍稍放松了些,不过眨眼功夫后,又目光一凝,手死死抓住他正在替墨初最检查的手掌,“救她!一定要救墨初求求你了!”

    男人流血不流泪。这话从一入军,娃娃脸军人就听了无数次,说实话,他自己平时也挺讨厌那种动不动就哭的娘炮!不过这会儿看到墨阳发红的眼角,他只觉得喉头一涩!

    片刻后,娃娃脸军人检查的动作一停,墨阳立刻就问了上去,“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大问题?”

    “这”娃娃脸军人皱了皱眉,欲言又止,“情况不太对劲儿啊!”

    这话让墨阳脸色立刻白了起来,身子摇摇欲坠,要不是他这会儿正搂着墨初,说不定现在就能倒了下去!

    “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墨阳的声音就像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样,沙哑地吓人。

    “墨初这情况像是能量使用过度,”娃娃脸军人皱了皱眉,继续说道,“但她身体这衰败的情况可比一般的力竭严重地多,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具体什么情况还得更详细地检查才能知道。”

    墨阳不由得苦笑一声,能量使用过度?

    可不是!小初现在也不过是七阶的修为,面对的却是八阶的特殊魔植,这里面横亘的能量差可不是一两个数级!

    而且她还是在元素能量明显不足的情况下爆发出来,一举就将这八阶特殊魔植给生生毁了,又怎么能不极度虚弱呢?

    “走吧。”娃娃脸军人将终端里的驱动器取了出来,朝墨阳招招手,等两人一病患一坐上去后,驱动器立刻迅速而平稳地向前进发。

    “报告!”将驱动器设置成自动驾驶,娃娃脸军人按下手上的终端,面色严肃,“队长,已经成功找到目标任务墨阳和墨初,现在正在回训练场的路上,重复,现在已经成功找到”

    将情况报告清楚后,娃娃脸军人才回过头,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声,“那个,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这支军队的军人之一,你可以叫我程哥。”程瓦顶着一张娃娃脸,充满善意地说道。

    “我知道。”墨阳淡淡地回了一句。

    “恩?”娃娃脸一愣。

    “你身上的军装。”墨阳轻声解释了一句,要是不清楚这人的身份,他会这么随随便便地带着墨初跟他走吗?

    “咳咳!”这会儿才发现自己又卖了个傻的程瓦呵呵笑了几声,生硬地转了话题,“你说今儿这天气怎么这么好呢?是吧?”

    墨阳往外面看了一眼,阴雨绵绵,这叫好天气?

    程瓦清晰地感觉到墨阳眼里对他的鄙视,然后乖乖地转过头,不再说话了。

    不多时,驱动器就停了下来。

    墨阳小心翼翼地抱着墨初往里走。

    “先把她放到治疗仪里吧!”程瓦大步走向其中一间房间,推开门,将治疗仪打开,数据调好。等瞧见进入里面的墨初情况暂时稳定住,才不由得轻呼了一口气,“行了,先别着急,等管回来看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们这支军队里,大伙儿都懂点简单的医理知识,只是其中最精专的还得属管。

    墨阳轻轻答应了一声,眼神却紧紧盯着墨初。直等管几人回来,给墨初检查并调整了治疗方案后,他才稍稍放松些。

    “你这手?”目光在墨阳身上一扫,管很快发现了不对劲,不由得皱了皱眉。

    “手怎么了?”程瓦好奇地插了一句。

    “脱臼了,然后自己又错位装上了。”管淡淡地说了一句,话里透露出来的意味却让***几个军人一愣!

    他们做的就是危险任务,这种伤自然不少见。饶是这样,他们也不禁为墨阳捏了一把汗!挺着错位的手腕坚持了这么久,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痛苦!一时间,几人看着墨阳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敬佩!

    尤其是程瓦,这一路上他可没听墨阳痛哼过一声,甚至连眉头都没怎么皱一下,眉头不由得一挑,嘿!不错,是个铁血汉子!

    “不疼吗?”管走近两步,捏住墨阳的手腕用力一转,将他错位的骨头给修复过来,发出咯哒一声脆响!

    墨阳狠狠咬了下唇,面色一白,很快就恢复正常,“当时没注意。”这话确是真话,他当时光顾着担心小初了,哪里还会在意手腕上的痛啊?

    “放心,她会没事的。”听见这话,管动作不由得顿了顿,轻声说了句。

    墨初的情况他已经检查过了,虽然有些严重,但并不算致命。不过让他觉得奇怪的是,墨初到底爆发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才能把身体给弄成这样?

    两天后。

    墨初的伤已经好了很多,面上也渐渐有了点血色。

    不过更关键的一个问题出现了已经饿了两天的她还没吃的呢!

    一听这话,程瓦立刻就激动了,自告奋勇道,“***给你们抓魔兽!”

    话音还没落,人就跑得不见了,只留下后面的墨初暗自伤神,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你把我的终端还给我不就行了吗?

    不过这话等对上程瓦一脸期待的时候,墨初还真说不出口。

    “这些够了吗?”程瓦往旁边一指,满脸的激动根本抑制不住!

    墨初侧头看了一眼,不由得黑线,这是去打劫了魔域吗?旁边横七竖八地摆了有七八头魔兽!“够,肯定够了!”不过你这胃口是有多大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墨初眼神里的意思,程瓦挠了挠头,轻声解释道,“其实,我我胃口很小的。”

    胃口很小?不会吃太多?

    说谎不打草稿!

    墨初盯着已经少了一大半的魔兽,愣愣地张大嘴,***,这军队是不给吃饱饭吗?为什么感觉这家伙跟饿了十天半个月的灾民似的?

    之前她还觉得“饿货”这两个字是专门用来形容秦越的,现下才知道什么叫做一山还比一山高!

    等吃得满嘴冒油,程瓦的动作才慢了下来,抬头一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个啥太好吃了,我一时间没忍住!”真的,光屏中看到的效果和实际尝到嘴里的质感完全不同!

    他本来还以为秦越之前那幅样子是带了点夸张,现在才明白这哪里用得上夸张,他还嫌那小子表现力不够呢!

    这么好吃的东西,他以前怎么没遇到过呢?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烤肉,程瓦瞬间觉得自己以往几十年的日子都白过了!

    “你还要吗?”墨初索性将剩下的魔兽肉都给烤了,那味道简直是香飘千里啊!

    “恩?”一听这话,娃娃脸上瞬间冒起了星星眼,“要!”有多少要多少,来者不拒啊亲!

    被这湿漉漉的眼神一盯,墨初瞬间感觉心头一软,将烤肉分了一大半给他,剩下的全给了墨阳。

    “那个你不吃吗?”娃娃脸军人侧头看了一眼,这么多魔兽,除去不能吃的部分,他一个人就占了三分之二,自己也觉得不太好意思了。

    “没事,你吃吧。”墨初摇了摇头,她这会儿还没好,这么燥火的东西也应该少吃,“我等会儿再看看,还有没有***吃的东西。”

    一听这话,娃娃脸军人双眼立刻放光,连珠炮似的问了一长串,“***吃的,是什么呀?也是烤肉?好吃吗?”

    一直在旁边默默观察的墨阳总算放下了心,咬了口烤肉,细细品尝着,恩,没事这就是一个单纯的吃货而已!应该不会打自家妹子的主意!

    “恩”墨初被一串的问题给打昏了头,摇了摇脑袋,“我得在终端里看一下才知道。”

    “没关系,我等你!”程瓦继续啃着手里的烤肉,满脸期待地盯着墨初,心里一个劲儿地翻腾,又有好吃的啦,好幸福!

    就在这时,旁边管正抬着一株魔植往外走,墨初一眼就瞧见了!然后猛地站起身,惊喜地喊了一嗓子,“葡萄!”

    “什么?”程瓦一脸兴奋的转过头,等定睛一看,不由得皱了皱眉,“你说的是累累果?”

    累累果?可不是嘛!瞧这挂得枝头累累的样子,差点没把这枝条给压弯下来!

    一想到葡萄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墨初嘴里的唾液就一个劲儿地分泌出来,干脆跑过去,直接伸手摘了一个,在身上擦了擦,撕去有毒的一部分,就往嘴里喂去!

    “哎,这不能”追上来的程瓦下意识地想阻止墨初,却被墨阳给伸手拦了下来,朝他摇摇头,“放心,不会有事的。”

    一听这话,程瓦才反应过来,也是,既然墨初能够将有毒的魔兽肉给做成美食,那这累累果肯定也没问题。

    墨初将剩下的葡萄往嘴里一塞,牙齿上下闭合一咬,汁液在嘴里溅开!哎哟!这久违的味道,她幸福得简直快要流泪了!

    等那酸甜可口的果肉和汁水一块儿吞下肚子,墨初还意犹未尽,干脆又摘了一颗撕开擦干净放到嘴里。

    一旁看着的娃娃脸都快流口水了,有这么好吃吗?瞧墨初这模样,简直就是勾人食欲啊!要不是墨阳正在一旁杵着,他肯定让墨初也给自己摘一颗尝尝!应该比烤肉还要好吃吧?

    不过挠了挠头,程瓦疑惑地皱了皱眉,他明明记得这累累果是有毒的,怎么到了墨初手上就成了另一番模样?难道墨初的手有过滤功能?

    想到这儿,脑洞大开的娃娃脸立马将视线落到了墨初的双手上,恩墨初的手纤细***,关节处还有几个肉窝,哎呀,好可爱!

    不过除此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啊!难道是自己太粗心,没发现?一想到这儿,程瓦越发紧迫地盯着墨初的手,脑子不停打着转。

    墨阳不着痕迹地往前走了一步,挡住娃娃脸的视线,满脸狐疑地盯了他一眼,这人死死盯着小初的手是准备干嘛?恩难道这家伙就是传说中的恋手癖?

    T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银河小说网(2stars.cc) 手机版:2stars.cc/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